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玄幻:为师真的没有藏拙啊 > 第九章 败杨铁

第九章 败杨铁


  
在见识过修昊那恐怖的实力后,原本充斥着叫嚣、不屑声的人群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中。
修昊站在擂台上扫视人群,却迟迟没有人敢上台一战。
钱开眼见场面有点僵住了,连忙用眼神示意一旁的手下。
“可恶啊,难道我流云城年轻一辈都被吓破胆了吗?竟然任由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在台上耀武扬威!”
“若不是年龄超出了限制,就算胜负难料我也要上台一战,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还没打就怕了!”
人群中有几处不忿的声音响起,这正是钱开担心眼下这种局面出现所做的布置,被这样的言语一激,那些十八岁以下血气方刚,容易上头的少年们又怎么可能不出手。
“我来!”一道高瘦的身影纵身一跃,跳上了擂台。
“是铁剑门的杨铁!据说他已经突破引气巅峰了!”
“不错,这杨铁天资卓著,铁剑门十分看重他,还赐下一柄筑基期的黑铁剑作为护身之宝,看来此战这黄口小儿便要交代了。”
原本沉寂下去的人群一时间又开始吵闹起来,三言两语间便宣判了修昊的败局。
那身着水蓝布衫的少女微微一笑,扭头看向那位头戴斗笠的剑客。
“剑尘,是你的师弟呢,你觉得他能赢吗。”
那剑客微叹口气,沉声道,“师弟他有一战之力。”言下之意便是败多胜少。
“如果师弟他输了,我会亲自出手挑战那位师兄。”剑客眼中精光一闪,看向了那站在擂台旁的石宗廷。
擂台之上,二人的战斗已经一触即发。
杨铁率先动手,左手往挂在腰间的剑鞘上一拍,那散发着丝丝寒气的黑铁剑便应声而出,被杨铁抓在手里,铁剑翻飞间,一朵朵悦目却危险的剑花便朝着修昊不断的绽放。
修昊脸上涌上一股常日难见的认真之色,右手将腰间的地炎剑取下,并不出鞘,直接以鞘身挥舞着迎向那一朵朵剑花。
清脆的碰撞声响起,却是杨铁手持黑铁剑被修昊用剑鞘所击退。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刚才这一次交手,明显是杨铁的招式更胜一筹,怎么会是那小子占据了上风!”
“杨铁招式上是赢了没错,但他在力量的碰撞上却输了。”
有部分修为不弱的人看清了刚才的交手,杨铁虽然借助招式之利,却仍输了一筹,这便是源于力量上的差距。
剑尘倒没有过多的惊讶。“接下来杨师弟他应该会做出正确的判断的。”
杨铁看着修昊,并没有什么气馁之色,右手举剑轻舞,带起一阵阵的破空之音,令得修昊的感知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杨铁抓住机会,剑身一抖,便如灵蛇出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修昊刺去。
修昊虽立即便回过神来,但此时杨铁的黑铁剑已经近在眼前,下一刻便要刺向修昊眉心。
众人见状皆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各个都屏住了呼吸,死死盯着擂台,生怕错过些什么。
就连那一直皱着眉头的剑尘此刻也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但修昊并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慌张,右手拔剑出鞘,以灵力全力激发地炎剑,一道由空气中火灵气所组成的火墙便拦在杨铁前面,为修昊抵住了这一剑。
“竟然也是一柄筑基期武器!而且还能如此程度地调动火灵气,这定是柄法宝级的武器!”人群中有见多识广的人惊呼道。
修士所使用的武器可以帮助使用者更好地调动灵气,但只有法宝级的武器,才能如地炎剑这般直接调动空气中的火灵气形成火墙御敌。
“看来这天道宗很可能有大能坐镇,法宝级的武器,寻常宗门可舍不得轻易赐给门下弟子,便是你我二人也不曾得赐法宝吧。”
身着水蓝布衫的少女表情有些凝重,与身旁同样神情严肃的剑尘对视了一眼。
武器的层次从打造之日便固定了,若铸成之日是筑基期那便一直是筑基期,但法宝级别的武器则不同,只要不断温养,则武器也能够随持有者修为的进步而一同成长。修昊手中这柄法宝级的武器赫然只有筑基期的层次,说明可能刚铸造便赐给他了。
要知道,法宝级别的武器可不是轻易能制造出来的,惟有具灵期以上的修士能为武器附加灵性,才有机会铸造出法宝级别的武器,而且制造所耗费的心血甚至要超过一般的法宝。
“流云城中的那些势力,我所知道的法宝级别的武器不会超过一掌之数,而能将之赐给弟子的天道宗,又该有多么强大啊!看来我这次的投资赌对了啊!”
钱开看着修昊手上的地炎剑,脸上是控制不住的狂喜。
而人群中更是一片哗然,不少人盯着地炎剑眼中闪过难以抑制的贪婪之色。
一旁的石宗廷脸上仍是一片平静淡然,但内心却一阵波动。
“法宝级别,师父他赐下的武器居然如此珍贵!是了,我该想到的,以师父他的身份,又怎么赐给我们平常的武器!失算了啊,按照稳字决,应该将武器当作底牌才对。不过要是谁敢打我师弟地炎剑的主意,我定亲手宰了他!”
杨铁一击失手,立刻抽身后退,不给修昊缠斗的机会,他一脸不甘的看着修昊,右手做了一个起手式,全身灵力都朝着黑铁剑汇去。
“小子,接我一式灵剑斩!”
话音落下,黑铁剑带着一阵刺目的光华斩向修昊。
“竟然是铁剑宗的灵剑斩!那可是号称铁剑三绝中威力最大的一式灵技!杨铁引气巅峰修为便能修炼到如此境界,不愧是我流云城的天才人物!这一战尚有说法!”
众人又燃起了希望,剑尘眼中也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光彩,那是对宗门绝学的自豪。但所有的希望却注定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
地炎剑出鞘后,修昊便恢复了轻松的表情,面对来势汹汹的灵剑斩,他以灵力催动地炎剑,带起道道火光迎了上去。
“这是我自创的一式元阳斩,请指教!”
修昊参悟经由林玄简化后的元阳焚火绝,结合玄炎正法所自行领悟出的一式剑诀,威力之大令得林玄也惊讶不已,连连感叹小昊子不愧是超等悟性的天之骄子。
两道灵技相遇,爆发出了惊人的光亮,攻击的余波向四周蔓延,将地面上的灰尘激起,蒙住了众人的视线。
“到底谁赢了?”众人只在尘雾中见得擂台上有一人持剑而立,另外一人则佩剑脱手瘫倒在地,顿时急切地想要知道此战的胜者。
随着尘雾慢慢散去,眼前的景象又让众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赫然是修昊笑到了最后!他甚至仍旧面色轻松,只有脸上那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宣示着他刚才经历了一场大战。
便是一直对修昊信心满满的钱开此刻也有些看傻了眼,“灵剑斩可是铁剑宗内成名已久的镇宗绝学啊!那位天道宗弟子竟然以自创灵技击而败之!究竟是那元阳斩威力更胜灵剑斩,还是说二者的实力差距太大了,无论是哪个原因,都令人心惊啊!”
水蓝布衫少女面带震惊的转头看向剑尘,却见他此时更加失态。
“这,这怎么可能?自创灵技竟能击败我铁剑宗的镇宗绝学!不,不可能!一定是杨师弟他没修练到家,如果是我出手,刚刚那一剑必能胜他!”
少女拉了拉剑尘的衣衫,令他惊醒过来。
沉默片刻后,剑尘朝少女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刚刚失态了,师弟学艺不精,倒是让人看了笑话。”
“你要出手吗?刚才这一剑便是我也得认真对待,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未尽全力,那位师兄的实力,恐怕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恐怖。”
剑尘盯着擂台上一脸失魂落魄的杨铁,坚定的点了点头。
“师弟他输出去的面子,理当由我这个做师兄的赢回来!”
轻轻一跃,剑尘出现在了擂台上,右手打出一道灵气将满身伤痕的杨铁送到少女旁边。
做完这些,只是微微扫了一眼修昊,便转头看向了擂台旁的石宗廷,一字一句的说道。
“铁剑宗大弟子剑尘,请天道宗弟子赐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