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玄幻:为师真的没有藏拙啊 > 第十七章 雷堂比试

第十七章 雷堂比试


  
见到最后的抽签结果,一众弟子不由得都惊呼出声。
“这对局相当于决赛提前上演了啊!”
“没错!这场谁赢了最后的冠军归属便也确定了!”
听着弟子们热烈讨论的声音,石宗廷微微点了点头,笑着看向修昊。
“师弟,如果程宇在这一轮就倒下了,那我可就赢了哦。”
修昊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大师兄你别高兴的太早了,程宇的实力我是知道的,赢郭浩肯定没问题,倒是凌箫那边,周霆虽然仍是引气中期,但实力可不比一般的引气后期差!”
林玄听着两个弟子的对话,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在这个世界,也算有了亲人和牵挂啊。”
比试进行到这一轮,每场比赛都看点极大,不再像之前同时进行,而是轮流开始,首先进行的是雷堂的比试。
林玄看了眼演武场上的两位弟子,微微点了点头。
“这周霆虽然修为差了点,但实战能力恐怕丝毫不比凌箫要差啊。”
石宗廷闻言微微一愣,他也教导过几次周霆,并未察觉出此人有何不同之处,但此时听到自家师父的评判,心下便也将对周霆的重视提高了一个档次,想着若是此战表现良好,今后也要多关注他。
石宗廷与修昊虽是亲传弟子的身份,但对于雷堂与火堂分别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两堂的弟子经常向他们请教问题,二人也将两堂弟子当作晚辈来看待,林玄得知后也颇为欣慰,想着让二人去做两堂的堂主,只不过水堂没有作为堂主的合适人选,此事便也暂时搁置。
“凌箫,今天我会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宣告谁才是雷堂弟子中的第一人!”
演武场上周霆信心满满,对即将开始的这一战兴奋不已。
对面的凌箫则是一脸平静,在他心里,这次比试真正的对手便只有火堂的那位程宇。不过面对周霆,他也没有丝毫的轻视之心。
随着林玄的袖袍轻挥,这一场龙争虎斗便猛然展开。
周霆率先发难,取出由宗门统一配发的长剑,朝凌箫疾刺而去。
凌箫同样取出长剑,同时左手在空中刻画阵法,一个小型的聚灵阵瞬时完成,浓郁的雷灵力加持于凌箫的剑上,一剑挥出,便将周霆剑身汇聚的雷灵力给打散,逼得周霆连连后退。
周霆吃了这一亏,表情逐渐凝重,但他并未气馁,凝聚灵气上前又是一剑。
周霆连连出剑,凌箫则借助聚灵阵颇为轻松写意的不断破招。局面上凌箫是完全占据上风的一方。
一众弟子见了,都不由得感叹起凌箫的强大。
“凌箫竟还从石师兄那学会了聚灵阵吗?也不知道以他的天赋,现在学会了几种阵法啊。”
“别说几种了,就凭这一手聚灵阵,凌箫就足以称得上我们雷堂,不,是我们外门弟子中的第一人!”
火堂的弟子本也在感叹凌箫的强大,但此刻听到雷堂弟子的话,立马就不乐意了。
“说什么呢?凌箫是很强没错,但我们火堂的程宇和郭浩可都不是吃素的,要称外门弟子第一人,还得问过我们火堂答不答应!”
“就是就是,我们火堂可有两位引气后期,你们雷堂就靠一位凌箫撑场子!”
石宗廷和修昊听着慢慢吵起来的两堂弟子,都皱起了眉头。
“师父,是徒儿教育不严,此事确实是我雷堂弟子有言不当在先,徒儿这就去制止他们,事后再将雷堂弟子好好教育一顿。”
“大师兄,此事我火堂弟子也有不对之处,师父,徒儿之后一定会好好教导他们。”
林玄看看了两位面带愧疚的亲传弟子,不由得摇头失笑。
“你们两个年纪不大,倒挺有做师兄的样子嘛,不过此事倒是你们多虑了。能为各自的堂口说话,为各自的堂口感到自豪,这正是弟子们对宗门产生归属的表现啊。一个宗门内部,总要有竞争才能驱动弟子们努力修炼,让他们争论一番又有何妨,最后都是凭实力说话。”
石宗廷和修昊听完师父的教诲,都低头沉思了片刻,随后点点头,皆是一片恍然之色。
演武场上,二人已经交手数招,凌箫仍一脸从容,而周霆则显露出了不小的颓势。
石宗廷眉头微皱,对周霆的表现有些不满意,心下也觉得这次是师父看走了眼,这周霆对凌箫并不能构成什么威胁。
周霆又是一剑斩出,但这次出招过于匆忙,右手挥剑,左边向前露出了极大的破绽,凌箫眼前一亮,抓住机会凝聚灵力向前斩去。
一众弟子包括石宗廷和修昊在内都是摇头一叹,似乎已经可以预见周霆的败局,而林玄则仍旧一副微笑的模样。
“此子战斗经验倒颇为丰富,一身悟性也是不俗啊,只可惜你面对的这位,警惕性十足呢。”
林玄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石宗廷和修昊听到都是一脸懵逼,完全没反应过来师父说的是谁。
但下一秒,就在除了林玄以外的众人都以为胜负已定时,原本因为露出破绽而略显惊慌的周霆微微一笑,右手持剑向前急速抖动,一道灵动的雷蛇便飞速游向凌箫因攻周霆左路而暴露出的自己的左边身躯。
“这是灵技!是周霆从天雷正法中参悟出来的灵技!”
石宗廷高声惊呼,对周霆的这一式灵技惊讶不已。
各堂弟子刚入宗门不久,都还处在修炼天雷正法打基础的阶段,很少有人会在引气期就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钻研灵技,更何况周霆这式灵技明显是从天雷正法中衍生而出,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便能通过领悟道法自创灵技,这让石宗廷如何不惊讶。
“这式灵技中隐约可见其他灵技的影子,应该是周霆之前有修习过类似的灵技,再结合天雷正法衍变出来的,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自创灵技。”
一旁的林玄见众人惊讶不已,便出声解释道。
“但即便如此,这份悟性也很不凡了啊,何况更值得称道的其实是他的战斗经验啊。”
说话间的功夫,周霆的这一道雷蛇便已经攻向了凌箫的左侧,但凌箫并未如周霆预想中的那般落败,只是凌箫的身前有一道防御阵法碎裂开来,雷蛇声势减小,速度也被阻了一阻。
与此同时,凌箫手中的剑也已经斩向了周霆的左边,比试继续下去,只会是凌箫的剑先斩断周霆的身躯。
林玄袖袍轻挥,一股柔和的力量便将二人隔开。
“此战胜者,凌箫!”
听着最终的结果,众弟子仍旧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本来凌箫是一直压着周霆打的,怎么突然间周霆露出个破绽就一转颓势了,最后那道破碎的阵法又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有那道阵法的话,应该是周霆胜了才对。”
众弟子面面相觑,皆是一头雾水。
林玄看着若有所思的两个亲传弟子笑了笑。
“周霆的战斗经验很丰富,他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如对方,此战想胜,只能凭借他这一手隐藏的灵技,便先示敌以弱,故意卖出个破绽后再出其不意,一招制胜。不过凌箫行事稳健,提前刻画了一个防御阵法,挡住了这一击。宗廷,这可移动的防御阵法是你教他的吧。”
石宗廷点了点头,“是,师父,前几日我参悟道法时突获灵感,将防御法阵从固定改成可以贴附在衣物上,虽然威力降低了,但更灵活,也不易被察觉。”
“不错,你做的很好。”林玄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我这大弟子今后在阵法方面成就会极高啊。
众弟子听了林玄的讲解,都恍然大悟,先前有感叹周霆实力不行的此刻也红了脸,为先前鲁莽的发言感到羞愧。
林玄接着讲道,“这二人都是不错的苗子啊,行事之间颇得我天道宗稳字决的精髓,示敌以弱,不轻视敌人,都很不错。宗廷,看来这段时间你没少教导他们稳字决啊。”
“师父总强调稳字决乃我宗立身之本,徒儿自然不敢忘记对师弟们的教导。”
林玄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大弟子是开窍了,又接着看向一旁的修昊。
修昊察觉到林玄的目光,连忙拱手。
“徒儿也时常教导师弟们稳字决,不过我对稳字决的理解没有大师兄深,还是大师兄教导的比较多。”
“不错,不枉为师对你们的教导。”
二人比试结束,凌箫休息了片刻,将自身状态调整好,便接着开始了雷堂的最后一轮比试,结果不出众人所料,凌箫较为轻松的便战胜了对手,拿下了雷堂的冠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