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玄幻:为师真的没有藏拙啊 > 第二十一章 穆菲菲

第二十一章 穆菲菲


  
流云城中,乌云压城,钱开站在聚财楼的阁院内,深深地叹了口气。
“唉,这些年来我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却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身后,一位身着布衫的中年男子听见钱开的叹息,步伐顿了顿,还是走了过来,拍了拍钱开的肩膀。
“老兄弟,是我拖累你了,明天我恢复元气后就出城与那人死战,我只请求你能帮我把菲菲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钱开转过身来,脸上没有丝毫的埋怨之色,只有一丝无奈。
“穆兄,何至于此啊!你是知道我的,我钱开虽不是什么能够舍生取义的好汉,但也绝不是会抛弃兄弟的小人!我已经向天道宗寻求了帮助,如果那位手段通天的天道宗宗主肯出手相助,我们自然无恙,若那位不愿相助,我便是耗尽聚财楼积蓄的所有实力,也定会护你们父女周全!”
“况且我已经派人去石家和叶家、铁剑宗寻求帮助了,相信很快就会有回信了,你且先放宽心。”
若是石宗廷在场,定会惊诧无比,平日里精明无比的聚财楼掌柜现在竟乱了阵脚,向那三家随时可能爆发冲突的势力寻求援助,这无异于病急乱投医,又怎么可能会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呢?
果不其然,钱开这边话音刚落,便有手下来报。
“掌柜的,那三家势力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我们的请求。”
钱开喉咙一梗,头上汗流如注,原本准备好要安慰穆云的话都被噎住,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慌乱之色。
穆云见到钱开这副模样,顿时心下了然。他叹了口气道,“老兄弟,不必为了我搭上你的性命,想必那位天道宗宗主同你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亲密吧,若你真与那等能虚空造物的大人物有交情,又何必去请那三家势力。”
钱开知道瞒不过去了,只能将他与天道宗的关系如实说出。
“虽不知天道宗是否会出手相助,但试一试总是好的。”
穆云看着苦笑着的钱开,心里闪过一阵自责。
“总不能把希望全寄托于那位出手,你还是先将菲菲送走吧,总好过留在这里陪我等死。”
钱开点了点头,找来手下最有力的打手,吩咐道,“张开,你将穆小姐送往天道宗,就说这是我钱开最后的请求,此战之后,若我钱开还能活着,定唯天道宗马首是瞻!”
张开应诺,去往别院寻穆菲菲去了。
不多时,便见一道靓丽的身影飞似的扑入了穆云的怀中,泣声道。
“爹,我不走!天邪宗要抓的人是我!与你无关!我自己去寻那邪延老儿做个了结!”
穆云双眼泛红,轻轻地拍着穆菲菲的背,柔声道。
“菲菲啊,从你娘被天邪宗杀死的那天起,我与他们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天邪宗是三等势力,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他们无异于蚍蜉撼树,为父这一生修炼已经走到尽头了,但你不一样,你是一品水灵根,是天纵之才!只有你努力修炼,将来实力足够了,才能为你母亲,为我报仇!”
“所以,听话好吗?爹求求你了,听你钱叔叔的话,去那天道宗,只要那位宗主肯收下你,那你便可安稳修炼,无需再惧怕那天邪宗。好好活着,这是爹最大的心愿了,好吗?”
听着穆云那近乎恳求的话,穆菲菲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撕裂开来,她松开了环抱着父亲的手,声音颤抖的说道,“爹,爹我听你的,我走,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早日杀上那天邪宗,灭他们满门!为你和母亲报仇!”
穆云在这一瞬间既感到满足,又感到茫然——为穆菲菲能有机会活下去而满足,为自己的明天感到茫然。
一旁的钱开见到这一幕,心里难受无比。
“菲菲,快走吧,你早一分到达天道宗,你爹就早一分安心。”
穆菲菲不舍地看了穆云最后一眼,便跟着张开离去,她不敢回头,她怕一回头就看到父亲那张饱经风霜的脸,怕看到父亲眼里的不舍,怕自己会忍不住要留下来。
穆云同样转过身去,不再看穆菲菲,他怕自己的目光会让女儿牵挂,怕女儿改变主意,这一刻,他只希望穆菲菲能快一点,再快一点离开。
钱开看着这背对背的分别,又想起早些时候见到二人的画面。
……
这一天,钱开如往常一样,悠闲的在流云城外闲逛——自从获得天道宗庇护后,聚财楼在流云城内的地位便无可撼动,没有人愿意招惹他们背后的天道宗。
正哼着自己最爱的小曲,欣赏着不远处山林间的鸟兽嘶鸣时,钱开忽然看见有两道熟悉的身影朝着流云城一步一顿地挪来。
“穆云!”钱开认出了这位昔日对自己有过命交情的好兄弟,不由得激动万分,赶忙迎了上去。
穆云见到钱开,面上也是一喜,但随即又想起了些什么,神色立马暗淡下去。
钱开心下奇怪,又见穆云同穆菲菲遍身是伤,急忙出声问道,“穆兄,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穆云看了看身旁疲惫不堪的穆菲菲,又看了看面前一脸担心的钱开,有无数话语想要说,但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最后,百般话语只化为一声浓浓的叹息。
“钱兄,咱们进城再说吧。”
给二人用完各种疗伤丹药后,钱开也从穆云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穆云一家人本来生活在数千里之外的水灵洲,一次,穆云的妻子在外出时被天邪宗的人撞见,那人见色起意,便欲行不轨之事,不过穆云当时正在附近,听见妻子的呼声便立即赶到,将那小贼击杀,哪曾想,那弟子是天邪宗一位长老的孙子,身上有传音玉符,他临死前将消息传了出去,自此,穆云一家便陷入了无尽的逃亡之中。
在逃亡的途中,穆菲菲身怀先天癸水之体的事被天邪宗发现,天邪宗对此十分重视,甚至派出了邪延这位金丹巅峰的长老前来追捕,穆云不过凝鼎巅峰的修为,哪里是邪延的对手,眼看就要被对方追上之时,穆云的妻子挺身而出,动用了一道偶然得到的秘法,以身为祀,封印了邪延的部分修为,二人强忍住心中的悲痛,一路奔逃,这才到了流云城。
“不过那封印在近日应当便会解除,以邪延金丹巅峰的修为,我们再无路可逃了啊。”
钱开听完老友的叙述,默然不语。
这时,一道虚幻的身影突然在流云城上方浮现,阴森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乃天邪宗长老,现奉宗门之命,抓捕穆云、穆菲菲二人,凡敢阻拦者,杀无赦!一日后,若不交出二人,我便杀进城去!到时,死伤不论!”
流云城上下大骇,各方势力纷纷出动打听这天邪宗的来历,在得知其乃三等势力后,皆默然不语,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更有甚者,直接派人来聚财楼劝钱开将二人交出,直接被愤怒的钱开杖打赶出。
石家在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便找上了王长老询问,王长老只说了五个字。
“万不可招惹!”
叶家、铁剑宗对于钱开的求援也都纷纷拒绝,不敢因此为自家带来灭顶之灾。
思绪回转,钱开望着乌云横空的城外,双目无神。
“那位存在,您会来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