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玄幻:为师真的没有藏拙啊 > 第二十二章 身陷绝境

第二十二章 身陷绝境


  
这一晚,钱开彻夜未眠,他定定地站在院子里,看向天道宗的方向,祈求着,期盼着。
这是个漫长的黑夜。
刺耳的鸡鸣将流云城唤醒,也慢慢击垮了钱开看似不切实际的妄想。
穆云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老友的肩膀,他同样一夜没睡,同样对那可能浮现的一线生机抱有微小的希望,但希望越大,失望便也越大。
“以那位的通天修为,若真愿意出手相助,想必早就到了流云城,如今一夜都过去了,天道宗甚至连回信都没有。”
石宗廷手上是持有钱开赠予的传音法螺的,有什么消息,双方能够第一时间通知。可现在,石宗廷甚至连回信都没有,钱开心中思绪万千,只觉得自己已经被天道宗给放弃了。
看向一旁面沉似水的穆云,钱开勉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
“老穆啊,咱们有多久没有并肩作战过了,这些年来,我可是常常会怀念起当初我们一起闯荡江湖的日子啊。”
穆云闻言,心中也是感慨良多,打趣道。
“当初可是你自己说受够了那种提心吊胆的生活,主动提出要过安稳点的日子,怎么,现在又过腻了安稳的生活了吗?”
钱开捶了一下穆云的胸口,笑骂道,“这安稳日子我可还没过够呢!这不是要帮你个老小子擦屁股嘛!”
穆云又沉默下去,半响,讷讷地道,“老钱,这件事同你无关的,何必为了我如此这般呢?”
“你小子!什么意思!不把我当兄弟是不是!当初行走江湖,你救了我多少次,我便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还你的,现在你有难了,做兄弟的说什么也不能抛下你不管!”
钱开那双小小的眼睛努力的睁大,从中射出一道不容置疑的光芒。
穆云虎目含泪,重重地抓住钱开的双手,“好!我们两兄弟就一起再战斗这最后一次!”
流云城上方,邪延的身影再次浮现。
“那小姑娘跑了?很好,真以为她能跑得了吗?穆云,我今日就先杀了你,再去擒她!现在,滚出来领死!或者,我杀进城去,让无辜之人为你陪葬!”
聚财楼外,一众势力包括石家、叶家、铁剑宗在内,都派人聚集。
听到手下人来报,钱开知道,这是众势力在联合起来逼他们出城一战。
钱开苦笑两声,知道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何况他本也没想让邪延杀进流云城来,那样只会让无辜之人遭受横祸。
“聚财楼内供奉,有种的,就跟我出城一战!不想赴死的,可以去账房那里支领俸禄,自行离开,我钱开绝不阻拦!”
话音落下,有半数以上平日里忠心耿耿的供奉转身离去,只剩下寥寥几人仍一脸坚定地站在原地,等候钱开的差遣。
钱开一一记住这几人的面庞,“若此战我钱开侥幸得生,必不忘诸位今日追随之情!”
在一众势力的冷眼监督下,钱开和穆云带着这几位供奉向城外走去,视死如归。
暗中,三大势力的高层也都看着这一幕。
“王长老,此战,那钱开有几成生还的可能?”
“零成!他绝不可能在天邪宗长老的手下逃出生天!”
“好!只要这钱开一死,聚财楼便是我石家的囊中之物!”
……
“能为兄弟做到如此地步,这钱开真是个响当当的汉子!当初我倒是看走眼了,飞宇兄,我现在有点想出手帮他了。”
“彰武兄,咱们不过是金丹初期的修为,那位邪延乃金丹巅峰修为,更出身自天邪宗那等庞然大物,莫说你我了,便是再加上石毅那老贼,恐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啊。”
“唉,等战斗结束了,派人去帮他们收个尸,那几位供奉也都是铁骨铮铮的人物,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
钱开一行人刚一出城,便感觉到自己被一道阴沉的目光所锁定,立刻就陷入到了浓浓黑雾之中,心里顿时警铃大作,小心翼翼地提防起四周可能产生的变故。
但天邪宗乃魔门,邪延修行魔道功法,诡谲无比,再加之双方实力差距过大,每有一阵阴风吹过,钱开便会发觉身边少了一人。
不多时,跟随而来的几位供奉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钱开和穆云甚至都还没有碰到过邪延。
如此诡异的战斗方式,直让钱开感觉头皮发麻,一身凝鼎境的修为顿时全力释放。
穆云见钱开还未同对方交手就已经乱了阵脚,便连忙出声提醒。
“老钱,冷静一点!这些都是邪延的幻术!那几位供奉应该还没有死,只不过应该也都中了他的幻术,此刻能指望的,便只有我们自己了!”
钱开这才清醒过来,冷汗直冒。昨日他便听穆云讲述过邪延的战斗手段了。天邪宗有秘术,能将人的灵魂剥离而出,为自己驱使。因此邪延在交战前,总习惯于先用幻术迷惑敌人,待对方神志不清后,便趁虚而入,一击毙命,再炼化对方的灵魂。钱开刚刚的状态,分明便是中了招的样子!
“天邪宗强于修炼灵魂,肉身较为薄弱,因此邪延也不愿意轻易暴露真身,那几位供奉的生命应该暂时不用担心,没把我们先解决掉,他应该是不敢施展抽取灵魂的秘法的。”
钱开听着穆云的分析,点了点头,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警惕着随时可能出暗招的邪延。
“嘿嘿,没想到穆云你还有个这么讲义气的朋友,竟然愿意陪你一同赴死,不过你以为凭你们两个区区凝鼎境的实力,就能与我抗衡了吗?”
邪延的声音陡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暗黑色的火焰手掌。
感觉到这道手掌强大的威势,钱开连忙取出一块清莹的琥珀,正是聚财楼的镇楼之宝,土灵珀。
土灵珀被钱开激活,从中散发出一股厚重的气息,钱开的灵力随之暴涨。
“厚土之壁!”
一道由土灵力凝聚化形而成的壁垒挡在了钱开身前,挡住了这一式黑焰掌,但钱开仍受了不小的轻伤,喉间涌上一抹腥咸。
邪延那有些诧异的声音响起。
“土灵珀?《九洲至宝录》人榜第二的土灵珀竟然在你的手里啊,很好,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钱开冷哼一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打出了一道道土灵掌,但最终都落了空。
“桀桀桀,这么想找我啊,本座就算是将本身现出来了,你们又能奈我何?”
邪延的身形在黑雾中浮现,一袭灰黑色的长袍将他的全身遮住,只露出一张枯老的脸,正以一副欣赏猎物的表情看着钱开与穆云。
穆云右脚蹬地,横起长刀向着邪延直接弹射冲去。
“老贼!吃我一式水龙斩!”
钱开也紧随其后,取出一把大锤冲了上去。
“崩地锤!”
邪延伸出两只干枯的手,向上微扬,周围的黑雾便向之汇聚,将双手包裹住。
邪延直接以双手抓住了两件兵器,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只是两手间的黑雾淡去了不少。
“你们两个卑微的蝼蚁,现在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
但钱开与穆云脸上却不见太多慌张,二人并未松开兵器抽身而退,反而全力催动起自身灵力。
“老贼!我们等的就是这一刻!”
长刀和大锤同时爆发出一阵惊天的光芒,两股灵力竟然有了融合的倾向!
“真怀念这一招啊!水吟土崩!”
邪延这才察觉到这两件兵器所传来的躁动,两股灵力朝着自己的身体汇聚,随时可能炸裂开来!
邪延面色狂变,连忙想要抽身而退,却发现此时双手却被两件兵器牢牢的吸住,水灵力和土灵力在这一刻产生了强大的相吸力。
邪延口中尖啸,周身的黑雾便不断向双手汇聚,终于将两件兵器从手掌抽离而出,但为时已晚,两股灵力的融合已然完成,水吟土崩,是钱开和穆云当年行走江湖赖以生存的傍身技,时隔多年,再次使出,这惊天的威势,便是金丹巅峰的邪延见了也忌惮三分!
水灵力奔涌,土灵力堆积,两股力量在邪延身前相撞,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声势,将邪延的身形埋没。
钱开此时已经完全虚脱,他和穆云一同死死盯着前方,他们耗尽全力使出了这一招组合灵技,已无再战之力,胜与败,生与死,全看邪延是否能接下这一招!
土灵力与水灵力缓缓消散,露出了一道衣衫褴褛,遍身伤痕的身影。
邪延咧开嘴,吐出一口淤血,对着绝望的钱开与穆云笑道。
“小觑你们了啊,不过接下来,便该轮到我炮制你们了!”
钱开与穆云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