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神与弑 > 第二章

第二章


夜包裹了星河,太阳换上一袭寒装,清幽暗淡却可以净化心灵。每当日薄西山,每当寒丹初现,每当城市点亮大地那都意味着隐藏在光明下的黑暗可以得到慰藉。无论是杀人的魔鬼还是救人的天使都可以暂时褪下伪装,暗夜会包容一切的丑恶和美丽,在此时不会有所谓的对错美丑,有的仅是来自内心深处的评判,纯粹的公平,不参杂任何的影响。

  翼杰和羊羽坐在车里,发动机发出痛苦的呻吟,计速盘上的指针一次次闯入禁区。车开的飞快,两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俩个都已经掉入了神域之中,神域的主人对神域拥有着绝对的控制权,在这里空间的主人是神邸一般的存在。这发生的一切对空间之外没有任何影响,而进入神域的必要条件就是神血的拥有者,普通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进入到神域之内。

  “怎么办,这个神域太大了?”羊羽一脸苦笑道。神域的大小由其主人的实力决定,实力越强所展开的空间越大。羊羽的神域只有八十多平方米的大小,但这个神域明显已经破千!而且在他人的神域之内自身的神域是无法打开的,否则空间错乱必定会使强行打开神域的人死无全尸!

  “师姐停车吧,”翼杰淡淡说道,“主人费劲心机将咱们请进来,身为客人不见见主人多不好。”

  翼杰和羊羽打开车门走下车,两人双瞳紧闭,猛然睁开时翼杰双目之中充满黑色,那是绝对的纯黑色,来自黑洞深处的纯黑色;羊羽的双目则是纯白色,白的恐怖,不掺杂任何杂质!

  见到两人下车远处的的高楼上一个身穿宽大黑袍的神秘人也停下脚步,他抬手一挥原本空荡荡的天台瞬间被人影塞满。风吹过他的衣袍,黑色的衣袍下一双翠绿色的眼瞳冷漠的看着远方的猎物。“动手吧。”冷冷的声音让人感觉到寒冷。

  下一瞬百余人瞬间消失,再出现时都已到翼杰和羊羽身旁。没有多余的废话战争直接爆发。

  “炎术·火粹刀。”翼杰说完两把火刀被他抓出,火刀斩处黑袍人应声倒地,干脆利落。

  同一时间羊羽召出一根雷鞭,雷鞭猛的甩向冲上前来的黑袍人,但并没有出现如翼杰一样的效果黑袍人仅仅是停留了一瞬就马上回复了行动,面对如此情况羊羽也是一惊,不过经历过多场搏杀的她凭借深厚的经验巧妙的躲开了原本必中的攻击。一记飞踢她踢掉了一个黑袍人的黑袍,黑袍之下一个人形的木头正冲她咆哮!

  “木头人?!这是什么?”羊羽的声音传到了翼杰耳中,翼杰立刻一拳将一个黑袍人打倒,扯下了他的黑袍和羊羽的情况一样,黑袍之下一个人形的木头在奋力的挣扎着站起。

  两人对视一眼瞬间就意识到这是木傀!木属性神元者的能力之一,可以控制树木等植物为其所用。但是控制木傀会消耗使用者体内的神元力,同时召唤如此多的木傀其实力恐怕已在两人之上!虽然在对方的神域之内其主人消耗会降低但是也扛不住这么多的木傀消耗啊,这里可是拥有着百余座木傀啊!

  羊羽和翼杰背靠背被一众木傀团团包围,两人都使用了火属性神元但是情况不容乐观。不仅要面对着百余木傀还要时刻提防幕后主人的偷袭,更要命的是在敌人的神域之内自己的位置就好像是在一个宽阔的无人广场中央根本就是无处可藏。偷袭敌人,不存在的!

  一瞬间战斗再次爆发,两人默契的配合将靠近的木傀迅速斩杀。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开始体力不支,已经被木傀击中数次。原本平整的地面上如今已是坑坑洼洼,裂缝如树根趴满了地面。

  翼杰看着完全下风的局势心生一技。歪头对着羊羽说道:“师姐你会布高级神元阵不?”“当你师姐我是万能的啊,这东西师傅只教给你了忘了吗?”羊羽怼道。听到这翼杰才意识道师傅将他的这种绝学分别传给了他,而师姐的是“霸体”则是师傅依据她独有的能力专门为其所创的杀招。两种都是师傅的绝学。给翼杰的《阵图》中共计录了1792种神元阵,初级人阵1024种,中级地阵512种,高级天阵256种。而羊羽的霸体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无视一切攻击和控制。

  “师姐你拖他们一会,我去布个阵宰了这几个木头!”

  “十分钟如果你回不来就不用回来了,我解决。”羊羽冷冷道,此时纯白的双眼越发的通透,渐渐变得透明!

  “别呀,我可不想和你打!”

  羊羽撇他一眼没有任何表达。冲着翼杰一挥手一个漩涡出现将他吞没。这是羊羽独有的能力,整个神元界中只有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控空间无论是哪里的空间!

  随着翼杰的消失羊羽深吸一口气,手中两把火焰韧刀上火势猛涨。

  “霸体!”羊羽的声音并不大一点也不像放杀招的气势。

  一瞬间细小的空间漩涡布满了她的身体,宛如一件盔甲,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有何差异!

  此时的羊羽完全放弃了防御手起刀落之中就会有一个木傀倒地,场上烧火味满天,木屑横飞。

  远处的天台上黑袍人见到自己的木傀纷纷倒地没有露出一点担忧之色,反而还有些高兴的模样。

  “喂,穿黑袍的这场表演秀可是要门票的请问现金还是刷卡?”不知何时翼杰出现在了黑袍人之后,手中一把火刀直指黑袍人。

  “我能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吗?你不是去布阵了?”黑袍人转过身,眼中毫无惧色。

  “很简单,一般像你这种幕后大boss一定会找一个可以观看全景的地方,那么高耸的建筑是首选,而这座建筑在这个幻境中出现了很多次,至少在我们还在车里的时候我就见到它好几次。而且在你的木傀形成的包围圈中这个方向上的木傀是最多的这就说明他们都来自这个方向,所以我就赌了一把结果运气不错。”翼杰看着面前的黑袍人没有一丝表情的脸让人心生寒意。

  “很棒啊,至少比先前的那几个好多了。本来还想向你讨教一下你是怎么看出这是幻境而不是神域的,不过看你的脸色不太好今天还是不问了给自己留一个思考题吧。那么十甫翼杰我们后会有期。”说完黑袍人纵身一跃跳下天台,下落到一半时凭空消失。

  翼杰在天台上冷冷的看向远方,他知道这次自己输了,输得彻底。他没有选择偷袭因为这是幻境而不是神域之内。幻境之中唯有意识到身处幻境且意志坚定者才能逃出幻境,或者完成幻境主人所下达的任务。其实这次的逃出幻境的条件应该就是斩杀所有木傀但这样自身的底牌就可能会暴露这是不明智的。所以眼下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以唇齿散人兵。

  翼杰和羊羽在车上相对视一眼,两人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在目标下一次出手之前找到他。不过好在他们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目标。

  一小时前。

  “经化验,你们提供的水中确实有神元毒素,但是十分稀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多次浓缩后的液体中毒素含量仅为0.1%这种浓度的毒素如果不算浓缩的话其危害大概为正常人吃连续吃几个月地沟油炸食品。”常天雄拿着化验报告单说道,语罢便将报告单递给了两人。听到这个结果羊羽十分吃惊,她以为可能是在翼杰不注意时被人下了毒但明显并非如此。翼杰则是并不感到意外他可以肯定没有人在晚自习时打开过自己的杯子,除了最后的李浩森,但是李浩森为什么要下毒?如果是他下毒为什么自己被毒倒了?为什么水中毒素含量如此稀薄?而且依据当时的情况如果翼杰没有救他那他可能就死了。但是问题来了,没有人下毒为何李浩森会中毒?这一连串的问题将翼杰团团包围。

  两人回到酒店简单交换了一下信息就各回各屋了。进门时翼杰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仔细体会时又发现那种奇怪的感觉消失了。经过一场对弈两人都知道他们已经和对手相差太多了。下毒的问题,被催眠进入幻境的方法和时间,幕后的boss,他们没有解决一项反而是自己快速的暴露了。

  翼杰躺在酒店的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此时的他睡不着,也是如果有个时刻刻想杀死自己的人在暗处恐怕谁知道了都睡不着。

  作为省会城市关洲的发展程度还不错勉强可以接受。比起原地踏步这种进步还是要好上很多的。自从十五岁时师傅被人杀死翼杰已经有六七年没有回过国了,和家人的联系只有一个银行账户,当然是翼杰向里面打钱。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才发现“熟悉”都已经是过去式。在熟悉的街道上已经不见了熟悉的路牌;在熟悉的街口巷道那位买粥的慈祥老太已经悄悄离开;在熟悉的路口已经见不到当年吵架斗嘴、互帮互助的邻里;在熟悉的街道上总是多了陌生……

  翼杰坐在了一家路边的烧烤摊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吃过路边摊了。记得小时和师傅训练提前完成任务师傅就会带他和羊羽出来吃东西。

  “老板咱吃点啥?”旁边的服务生问道,并不像翼杰所去过的餐厅一样,这里的人都透露着底层人的心酸,食客曾经空明澄澈的双眼如今已被人情事故充斥,店家原本的初心已粘上铜臭。来来往往的人们都知道曾经的年少已在凡尘的洪波中沉溺,浮出水面的早非少年。

  翼杰愣了一下对他说:“随便上几个小菜来一瓶啤酒,再来十串羊肉串。”看着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离去翼杰总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不一会翼杰的菜就上齐了,尝着小菜和羊肉串,味道自然是无法满足天天吃高档餐的翼杰但他没有显露出不满,还是在周围吵闹的氛围中静静的吃着。

  一位老者在他的对面坐下,老人古道仙风满头的白发,双眼中的深邃与智慧隐藏在暗淡的目光里。老者毫不客气的拿起翼杰的羊肉串便吃了起来,边吃还边夸赞好吃。

  “小杰都这么大了,不认识你二爷爷啦?”老者手中拿着竹签笑眯眯的看着翼杰。听到老者的戏言,翼杰也是一惊,认出老者后连忙起来行了个礼。

  “哈哈哈,小杰啊,你还是这样,跟那个疯丫头不一样,知礼数。来来快坐快坐。”老者对着翼杰笑道。

  “二爷爷您怎么在这?”翼杰的这个二爷爷并不是亲的,他是翼杰师傅的弟弟,平日里总让翼杰和羊羽叫他二爷爷。时间长了也就没那么抵触了,就叫二爷爷了。但是羊羽刚开始并不认他叫二爷爷,总是调皮。

  “老头子我没事干出来溜达溜达,刚巧就遇见你了。你怎么在这,回来了也不看看我们,也没回家吧?”

  “嗯,没回,等忙完这次的任务再说吧。二爷爷,奶奶还好吧。”

  “那老婆子身子比我都好。你说任务,看你这模样是遇见困难了?”

  “是,有一些困难,不过应该就快解决了二爷爷您不用担心。”

  “小杰啊,这任务要慢慢来,有什么要帮忙的告诉你二爷爷。我虽说没有大哥的威望但还是有几分薄面的。我的话那些老家伙还是会听听的。”

  “二爷爷您不用担心,我和羊羽会解决的。”

  “好好,都大了,不是小时候了。翼杰啊,你可知壁虎断尾?壁虎断尾是为的活下去,可人非壁虎人若‘断尾’为的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老者看着翼杰淡淡道,此时他的双目中暗淡早已消失,有的仅仅是智慧的光辉!

  翼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迷茫,他迷茫的并不是这句话的含义,而是为什么说这句话。

  “哈哈,你会明白的。对了,多在意一下周围哦。旁观者清时及是当局者迷。好了,天色也不晚了老头子我就先走了,你和羊羽完成了任务就来看看我们吧。到时候会有人告诉你们去哪找我的。”老者直径的离开,翼杰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消失在黑暗的街口。

  在一片森林里,湖边的竹屋里一老一少对坐,一盘围棋在老者与少年中间。一旁的香炉里名贵的香料散发出沁人的幽香,提神醒脑。一位老欧在竹屋的另一侧翻看着一本范了黄的手记菜谱。

  “师傅,你所说的十甫翼杰和欧阳羊羽并不怎么强嘛,还要您老人家亲自去提醒。”

  “你小子,别以为自己有了一点本事就飘了,和他们两个比你还差的远。”

  “切,现在的局面可是我单方向碾压他们俩个。”

  “你呀,嚣张不了几天了,最多三天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碾压’的。你可以取得目前的优势都只是因为你先知道他们的身份而已,别太飘了啊。”

  “师傅,你怎么老是长他人威风,我才是您的徒弟啊。”

  “都快成年的人啦,还跟小孩一样。你是我的徒弟,他们俩还是我的孙子孙女呢。对你们三老头子我绝对是一碗水端平。”

  “师娘,你看看师傅,明显是向着大爷爷的徒弟。”男孩看着老欧用可怜兮兮的语气道。

  “别闹了,小杰和小羽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看看他们俩喜欢吃啥。”

  “师娘,您怎么也……”男孩摇摇头,一脸的无奈,明明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啊。

  “说正事,暗鬼没在来找你拉吧?”老者严肃道。

  听到“暗鬼”的时候这一屋的三人神色都微微一变。

  “没有师傅,自从上次交过手他们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了。”

  “别掉以轻心,这个组织就连三大组织都不太清楚他们的实力。”老者说道,双眼中微微透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

  “嗯,师傅我会注意的。”男孩也是换上了严肃的表情,和刚才撒娇的小子判若两人。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有三大组织在,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做些过分的事。小子通盘劫了,你又输了。”

  “师傅,你都不让让我。和你下棋我就没赢过。”

  “好了就你小子嘴贫,和翼杰羊羽的比试别输得太惨给我丢人。”

  “切,师傅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少年将旗子和棋盘收拾好,没有回头直径向户外走去十分自信道。

  见到这一幕老者和老欧对视一眼,露出欣慰的表情。知道对手的强大还能拥有必胜的信心,尽管这之中含有一丝轻敌的缘故。面对亲人的不公平对待还可以笑着接受,这些都是人生路上必须的品质,一旦缺失必定会陷入歧途。

  翼杰回到酒店,在房间里思考二爷爷对他说的话。二爷爷仿佛知道些什么。壁虎断尾,到底是什么让二爷爷说出这句话?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又和事件有什么关系?遇见二爷爷之后仿佛问题更多了。翼杰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如果理解了二爷爷说话那就可以解决问题。这种感觉就像是找到了宝藏可却没有打开宝藏的钥匙,令人十分难受。

  不知不觉之间翼杰在床上睡着了。

  当清晨的阳光照曜进房间,可以看到光穿过的痕迹。城市像一个活力四射的少女,即将迎来崭新的一天。初秋的早晨空气中透露着寒气,早起的太阳也是懒洋洋的没有精神,就连散发出的阳光都透露着一丝慵懒。有些泛黄的绿叶抓紧一切时间在排练舞蹈。等到秋凉之时,公主降临之日用自己最后的时光,演一曲舞,迎接公主的到来,将生命推向高潮。

  翼杰草率的洗漱完毕后就准备去晨练,这是十几年养成的习惯了。因为场地有限翼杰就绕着酒店跑了两圈,这种程度的晨练对他根本就没有太大的作用。不过用来唤醒肌肉和大脑已经是足够了。

  秋风微凉,路上的行人都添置了衣物。这是一位高贵的公主,城市为了迎接她的到来特异换上了金装,将燥热去除,在静谧中期待着这位来自远方的公主。

  因为身份已经暴露的关系今天他和羊羽并没有分开去上学。两人一起可以大大减少遇袭的可能。

  翼杰坐在位子上,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金叶。每当微风拂过总会摘下几片最好的镶嵌在大地上。

  对于高三党来说课余时间只有三件事:去厕所、去接水、讨论问题。于是即使在下课时间教室也并不吵闹,可能大家都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稚嫩的自律总是在这样的氛围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翼杰的演草本上写满了与练习无关的东西,今天的课他一节也没有听进去。满脑子是昨天与二爷爷的对话和案件的过程。

  “喂,孟柯辰你昨天打王者打的是个屁啊,一直在送人头。”一位同学冲着另一个在他前排的同学说道。

  “呵呵,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的黄盖该架炮不架,不该加乱架,一点意识都没有。”那位叫孟柯辰的同学回应道。

  “你们俩别吵吵了,我才是被坑的最惨的好吧。”又一位同学加入了话题。

  翼杰听的烦了,起身拿起水杯要去接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漏出了坏小孩的笑容。小声说道:“黄盖?!原来壁虎断尾是这个意思。”

  天台上,羊羽和翼杰靠着矮墙面相天空,可能是因为秋天多风的缘故今天的天空格外澄澈,雾霾霸占的苍穹又一次被短暂的撕开了一个缺口。迎面吹来的秋风撩起了羊羽的秀发,长发在风中起舞弄影此刻的她格外漂亮。

  “等了好久了,我已经准备好听你的推理了,”羊羽转过头冲翼杰笑了笑“开始吧。”

  “我有一个问题,什么叫等我好久了?”

  “哎呀,这不是难得和师弟一组吗,师姐我呢十分相信你的能力,所以就……”

  翼杰看着说话声音越来越低的羊羽毫不犹豫的接过话头道:“所以我亲爱的师姐这次行动根本就没有动脑子考虑问题,对吗?”翼杰此时面带微笑,样子十分和善。不过此时的羊羽却感到有杀气一般,冰冷刺骨!

  “哎呀,我的好师弟,咱这不是要能者多劳吗,师弟不会怪我的对吧?”羊羽对着翼杰撒娇道,这般姿态恐怕就连女人都不会再拒绝她的请求。不过翼杰好像不吃这套,一把推过羊羽,仍是面带微笑。

  “呵呵,你说呢?师姐!”翼杰说道。

  “那老规矩吧,真是的,你师姐偷个懒还不行,是不是男人啊!”羊羽撒娇道。

  翼杰看着羊羽的表演淡淡一笑,从小每次被罚羊羽都会这样来让翼杰帮自己,所以呢被坑了好几十回的翼杰已经完全免疫了羊羽的各种非正常行为。“这是你说的啊,那我开始说正事了。”翼杰坏笑道。

  羊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翼杰回她一个十分标准的白眼。

  “首先是李浩森中毒,毒是他自己下的。然后他喝我的水,制造出有人想毒我的假象。之后他猜测这件事之后我一定会慌乱紧张,所以就有了幻境中的截杀。”

  “可是他是怎么下的毒?”

  “嘴唇上,他将毒涂在了嘴唇上。我记得当他中毒时嘴唇变黑的很快,是身体部位中最先有中毒反应的。同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杯中毒素含量微少的原因。”

  “涂在嘴唇上!他不怕你不帮他他直接中毒身亡吗?苦肉计也太过了吧?”

  “不是不怕,是有绝对的把握自己不会死所以才敢用这种方法的。至于他相信自己不会死的理由有两个,第一他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一定会救他。至于第二马上你就会知道了,先不着急。”

  “呵呵呵,那幻境呢,他是什么时候将我们催眠的?如果说是你救他时他对你催眠那为什么我也会被催眠?”

  “的确他在我救助他的时候将我催眠了,但那是浅层次的催眠,他需要通过时间的积累来加深催眠,在此期间他必须跟着我。之后他就发现了你的存在,所以必须将你也催眠,而在什么情况下你会降低防线?”

  “是哪个差点撞到的那个人,他当时和我对视一眼!”

  “没错你就是在那时被催眠了,当时那一瞬间你的心理防线完全被放弃,神经十分紧张,而且注意力高度集中,那种状态下是十分容易被催眠的。”

  “仅仅是一瞬间就催眠了我?!”

  “当然不是,他只是种下了种子,否则也不会等到我们从分部出来才进入幻境。”翼杰看向天空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很棒的推理,不愧是师傅看中的人。”突然一个声音从天台门口传来,正是李浩森!

  “你也不错,仅仅一瞬间的绝佳时间你都可以抓住。”翼杰看向李浩森,并不意外他的出现。

  随着李浩森的出现天台的气氛发生细微的变化,羊羽的眼瞳已经在李浩森说话同时变成了洁白色。翼杰也是双眼微眯。

  看到两人如此模样李浩森也是噗笑出声。但是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可以问一下你是怎么看出你们陷入的是幻境而不是神域之内?”李浩森双臂交叉放在胸前,样子十分的高傲、自信,这是强者对自己能力的绝对自信!

  翼杰看到他的状态说道:“李浩森,你现在没有任何防备,这点从你的站姿就可以知道了,而我们间不到十米,我可以快速拧断你的脖子!”

  “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至于原因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翼杰白了他一眼,双手紧握,仿佛在手中汇聚了全部的力量!

  “好了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很简单的推理,如果是在神域之内那么无论我们在哪,在干什么神域的主人都可以感知道。所以没有必要在那种地方监视我们。而且神域之内神域之主便是神,可以制定一切的规则。比如在常规世界中水是可以灭火在神域之内神域之主可以将这一规则改变甚至颠倒!你完全可以将规则改变,使火对木的克制减小或者将木与火的关系完全改变,但你没有那么做,只有一个原因——那不是神域!”

  “很棒,我倒是忽略了这一点。主要原因应该是我没有开辟出神域的缘故吧。 ”李浩森淡然道。“这并没有什么,别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们俩一样,这般年纪就可以开辟出神域。”

  翼杰和羊羽并没有因为李浩森没有开辟出神域就轻视他,经过这么多年的任务他们知道狮子搏兔尚使全力。何况和这种人打交道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谁是最后的赢家。

  “那么李浩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放我们从幻境中出来呢?”

  “哈哈哈,不愧是‘弑者’这么快就发现了吗,不过很抱歉,现在还不能放你们出来。因为这可是我唯一的优势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来我也不确定,不过你这么问我倒是可以确定了。”

  听到翼杰和李浩森的对话羊羽满脸写满了震惊!他们还在幻境之中!这说明他们陷入了双层幻境中,这种幻境叠加是十分危险的。因为需要大量不同的细节对大脑造成的负荷非同凡响,而且一旦出错幻境崩塌造成反噬是小,严重者甚至直接作用于神经——变成白痴!所以大多数幻术师并不会使用双层幻境,这也是羊羽震惊的原因。

  “本不确定?那么我可以听听你猜测的理由吗?”李浩森看着翼杰,表现出了紧张。

  “今天一整天我都感觉不太舒服,原本是以为是昨天的战斗造成的,不过仔细一想就发现了不对。我参加过比着更为激烈的战斗,所以身体的不适感不可能是因为昨天造成的。那么问题来了,不是昨天的原因不适感是哪里来的?所以只能是今天,因为我在幻境中,不适感是本体造成的。其实最主要的一点是昨天有人提示了一下,旁观者清时即为当局者迷。还有就是你的站姿太过放松丝毫没有防备的意思,这说明即使我杀了你你也不会有太大损失那么只可能是我们还在幻境中。”

  李浩森听完翼杰的推理鼓掌道:“很棒,很棒。不愧是‘弑者’厉害。没错你们俩确实是在幻境中,明明我搬运本体时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这都能被你感觉到!真的厉害,不过我拒绝你的请求,我不愿意放你们出来。”

  听到这里羊羽和翼杰并没有出现任何生气或意外的表情,他们都知道,如果是他们也会这么做的,所以没什么好生气。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说完李浩森双瞳变成了翠绿色,如同水晶般晶莹剔透,仅仅是靠这双眼就可以迷倒万千少女。

  翼杰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了一眼羊羽表情仿佛就再说:你加油哦,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羊羽看着翼杰的表情和行为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两个人的规矩,如果一个人偷懒那么收尾工作由偷懒者全包。这是翼杰提出的,毕竟合作几次都是自己被累成狗,她倒是玩的嗨。

  羊羽也没有废话直接贴到了李浩森身前,手中一把火刃直接刺向李浩森。只见李浩侧身一转巧妙的躲掉了羊羽的突袭。见到这种情况李浩森也是手持一把荆棘缠绕的镰刀应上,短短几秒钟两人就已经交手数回合!只见羊羽一脚踢到了李浩森腹部不过其也被李浩森的镰刀划伤手臂。两人交手下来竟是不分上下!

  李浩森跪在地上单手捂住腹部,羊羽这一脚他可是吃的实在。强忍着痛,召唤出了数个木傀,木傀刚一出现就将羊羽挡住。

  “火元·地火吞天!”突然一道巨大的岩浆柱从地下喷出,直接吞噬了木傀。当岩浆消失时所有的木傀表面都变的焦黑,已经看不出人形。这招的杀伤力非同凡响,不过此时的羊羽整条左臂都已经被染成了红色,衬衫袖子在血液的作用下和手臂仅仅贴敷在一起。额头的汗珠排列紧密,体内飙升的肾上腺素压制着疼痛感。

  “春风吹又生。”李浩森喊到。

  此时被烧焦的木傀表面迅速出现了裂缝,缝隙快速蔓延到木傀全身,随着一声巨响,炭包的木傀如蛇一般褪下了外表皮。木傀快速闪到羊羽身边,正当羊羽抬手防御时一个光圈出现在其脚下接着一道光幕替她挡下了木傀的攻击!

  “人阵·守护光幕,地阵·画地为牢。”翼杰直接放出了两个神元阵挡住了木傀的攻击同时还困住了李浩森。此时的李浩森被自己的木傀护在中间。

  “放弃抵抗吧,画地为牢至少可以封住你的行动一分钟。你的木傀保不了这么久。”翼杰看着李浩森淡淡道。画地为牢可以至少封住人三秒,但是李浩森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吃招他又和翼杰实力相差太多所以才会有这般效果。

  李浩森没有回应翼杰,只是看着羊羽的手臂说道:“你们知道吗在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是有剧毒的哦。”

  听到这话翼杰和羊羽对视一眼,虽说在幻境中中毒一两次对本体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毒素会积累在脑部,如果次数太多会使大脑对身体中毒部位的控制能力下降。

  翼杰冷冷的看着李浩森,双瞳变成了暗黑色,任谁都能看出此时的翼杰动怒了。

  “我可以让你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虽说在幻境中被杀死并没有太大后遗症,但本体在短时间内所需要承受的疼痛难以想象。像拿钉子钉穿手指这样的疼痛在幻境反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当然反噬有多强烈主要还是要看死法。如果仅仅是被一枪爆头那反噬并不会太强烈,头疼个俩仨天差不多就没事了。但要是你在幻境中就是疼死的,那还是直接准备好毒药或者让天台帮你缓解痛苦会比较好。

  李浩森见到翼杰如此,耸了耸肩道:“我无所谓啊,反正你不会成功的。不如咱们做笔交易,我给她解毒,你放我出来,如何?”

  翼杰听到这话想了想,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在这里杀了他,无论是从组织上考虑还是情面上考虑,他不可能动手杀了李浩森。现在他算是明白了,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局,只是需要一个破局的人出现罢了。翼杰没有说话大手一挥就将“画地为牢”取消了。李浩森也是守信直接将解药扔给了羊羽。刚才还在打个你死我活的局面一下子变得和谐了许多。

  “好了我想你的任务结束了,将我们放出了吧,不然接下来的局面你会很难看的。你要知道惹怒一头母狮子是多么大的错误。”翼杰看着李浩森说道。刚刚说完就有一脚直接踢在了他后背上!

  “咚。”一声清脆。

  李浩森看着突然发生的意外,呆呆的看着两人,他都有点怀疑羊羽是和他一起的了。刚诞生这个想法只见羊羽目光凌厉的看着他,吓得他一个哆嗦。

  见羊羽要冲来李浩森连忙喊道:“师姐,我错了!”

  “师姐?!谁是你师姐?”羊羽看着李浩森一脸震惊!

  李浩森委屈巴巴的看着翼杰,这种事还是由翼杰来解释比较好。自己解释恐怕不会有人相信。

  收到李浩森的求救信号的翼杰并没有解释的打算,默默的把头扭到了一边。于是乎一阵悲痛的嚎叫响彻天台,不过可以看出羊羽还是收了些手,打的力度也是减少了,些部位也是些抗打的部位。但是李浩森还是在卖力的嚎叫,努力的表演。最终翼杰实在是看不下去开口道:“好了,他应该是二爷爷收的徒弟。”只见倒在地上的李浩森连连点头像一只啄木鸟一般。

  听道翼杰的话羊羽才收手,倒是苦了李浩森,挨了近五分钟的胖揍。“所以这就是第二个原因?”羊羽说道。爬起来的李浩森充满幽怨的刮了翼杰一眼然后大手一挥就接触了幻境。三人正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中坐着,房间的装修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大长桌,三个沙发凳和一个到处是划痕的沙发。此时的羊羽和翼杰正坐在沙发上,李浩森则是坐在其对面的沙发凳上。

  羊羽开口道:“你家的装修风格真是极简风啊。”听到这话李浩森咳了一下道:“这不是我家,只不过是暂时找来存放本体的地方而已。”听到李浩森的辩解,羊羽和翼杰都没说什么,毕竟这些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没什么好深究的。

  “二爷爷说会有人带我们去找他,你就是那个带路人吧。”翼杰看着李浩森道。李浩森点头说道:“别催,一会我就带你们去找师傅现在先休息一会。”羊羽和翼杰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虽说他俩没有太大的伤,可是李浩森可是被羊羽暴揍了五分钟又维持幻境消耗了精神力,休息一会也没什么。

  不过三人相对无言,李浩森感到莫名的尴尬。很显然在外人面前羊羽和翼杰已经进入了高冷冰山模式,而李浩森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从哪里找话题,所以房间里安静的可怕几乎都可以听见呼吸声。最终李浩森实在是忍受不了这般“折磨”刚要开口只见羊羽和翼杰齐刷刷的看向他,李浩森吞了口唾沫道:“我休息好了,咱们走吧。”两人没有回应直接起身走向门口,留下李浩森一人在原地凌乱。此时的李浩森脸上写满了无奈,委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