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神与弑 > 第三章

第三章


三人在羊羽的座驾中安静的等待着终点的到来,车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低气压压的李浩森喘不过气来。

  “我说师兄,师姐虽说是师弟我先对不起你们的但是这么赤裸裸的把我冷淡处理也不太好吧。”李浩森开口道,因为他觉得再没有人说话这台车内都会成为人类禁区。

  “和你无关,我们本来就这样,不喜欢和外人说话。”翼杰开口道。而羊羽仿佛没有听见李浩森说话一般静静地看向车外。

  “师兄啊,我都挨了一顿胖揍了还是外人吗?我好难啊。”

  听到李浩森慷慨激昂的辩解羊羽也是嘴角也是微微上扬。看得出来羊羽和翼杰都在尝试接受这个年轻幽默的陌生男孩。

  突然羊羽和翼杰猛然回头,目视前方。几秒钟后李浩森也是猛踩刹车,空荡的公路上一个人站在路中央,周身空间扭曲!

  见到这般模样羊羽也是瞬间展开了自己的神域——白色都市。一道空间涟漪以羊羽为中心迅速展开将车完全包裹。空间涟漪所到之处一切物体都变成了纯白之色。

  三人下车看着面前的男人。男子先开口道:“李浩森,好久不见,看来这次你并没有将弑神的专员解决啊。”男子指了指羊羽和翼杰。

  “又是你,从你第一次找到我我就和你说过我是不会加入暗鬼的,所以请回吧。”

李浩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让你每次都走并不是我打不过你而是上面让我放你走而已。对了先向你们自我介绍,暗鬼七恶鬼第七——雅克杰克斯,你们也可以叫我贝路赛布。李浩森要不是这两位在你连知道我名字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你的样子并不像是贪食之神啊。”羊羽开口道。

  “哈哈哈,不愧是‘嗜血魔后’脑子转的真快啊。”

  “这和脑子转的快不快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常识而已。”羊羽面无表情直直的盯着雅克杰克斯。

  “你的毒舌功力好强啊,”雅克杰克斯笑道“曾经我们还见过一面呢,不过当时你还小神智不清,记不得我也是正常。”

  “地阵·画地为牢。”翼杰指着黑影道。

  雅克杰克斯看到自己被圈到正中间平淡开口道:“十甫翼杰你不用这么想留下我吧,不过你师父教你的神元阵还真是厉害啊。我在神域之中还可以有效啊。”

  “不然你以为羊羽和你唠嗑半天是干什么呢?”

  “哈哈哈哈,不愧是弑神年轻的王牌啊。比旁边那个愣头青难对付多了。不过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再见了各位。”说完雅克杰克斯一挥手只见从他的神域中冲出了三十多个机械战傀,战傀没有任何迟疑直径冲向翼杰他们。下意识中羊羽扩大了神域。

  “不要扩大神域。”翼杰喊道,不过明显已经太迟了。有的时候经验丰富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解决问题,可还有的时候我们也会掉进经验的陷阱之中。

  神域转换会使原本的技能失效,毕竟每一个神域就像一个小空间一样。就像是画在卧室墙壁上的涂鸦,你在客厅肯定找不到一样。雅克杰克斯先取消掉自己的神域对阵法造成一定的冲击,接着羊羽的神域到来,两次的空间转换足以将“画地为牢”粉碎。接着突破一个重点不在自己的神域对他来说并不算困难。

  “哈哈哈哈,‘弑者’‘嗜血魔后’再见了,和你们玩果然比旁边那个小不点更加刺激。那边的小孩多向他们学学吧,哈哈哈。”说完雅克杰克斯直接飞向了远方,临走之前雅克杰克斯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李浩森看着远去的雅克杰克斯双手紧握,甚至有些细微的抖动。不过他也快速的投入了战斗之中“禁忌森林!”李浩森喊道,话音刚落一片参天古树拔地而起,所有人都陷入了这座森林之中。他一个箭步迈入森林将羊羽和翼杰带出了这座仿佛来自远古的森林。

  “走吧,仅凭那一群废铁是出不了禁忌森林的,最终不是在森林里耗光电力而报废就是被守林人杀死。”李浩森双手交叉放在头之后走向车子。

  羊羽和翼杰对视一眼,没有说任何话。直径跟上了李浩森。

  夜幕从东方攀起,追随着太阳的步伐,一点点用黑墨水晕染了天空。没有了红色夕阳最后的庇护黑夜瞬间占领了天空,月亮是夜幕的标志,有时见到月光比见到阳光更容易让人兴奋。就像锦上添花的人永远都比雪中送碳的人多,可我们最后印象深刻的只有那些雪中送碳者。毕竟带痛的往事总会令人印象深刻,甚至终身难忘!而黑夜正因为可怕才显得更真实!

  在一潭湖边,一个三层的别墅静静的站在这里。湖水将月光反射在黑暗中,水面像是铺了一层薄霜,明亮洁白又泛着寒意。别墅的灯都开着,在这老林之中泛着宝石般的光泽。一位中年男人正坐在木质的小板凳上垂钓,男人身形消瘦,长相平平如果没有左脸的一道长疤恐怕汇入人群就可以立刻消失不见。突然雅克杰克斯从天而降落在了男人身边,水面生起了圈圈涟漪,惊走了浮标旁的食客。

  “哎呀,老七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突然从天而降呀,这都第几回了。你吓走的鱼都够我吃一年了!”男子嗔怪道。

  “五哥你想吃鱼还用自己钓,不然今天兄弟我劳累一下把这湖里的鱼一条不剩的都给你抓上来。”雅克杰克斯笑道。

  “你小子,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圆满完成了,不过上头是怎么知道今天那两位会见到李浩森的?让那两位出手的任务保密级别可都是很高的。”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有些事呢咱们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你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点道理还不懂?”

  “是,五哥说的是。”

  “对在自己能力之外的事不要太好奇,上头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其他的事儿别打听,别乱想,管住自己的好奇心。”

  听到男人的话雅克杰克斯眼神复杂的望向湖面,突然浮标一抖男人很快收杆。钓上了一条两三斤重的草鱼。看到有鱼上钩男人大喜,对着雅克杰克斯说道:“你今天运气不错,有机会品尝道你五哥我做的鱼。”听到男人的话他并没有露出喜悦的表情,只是呆呆的看着男子手中奋力扭动身子想要挣脱的鱼。

  “好了,种子已经被你种下了。相信在我们众人的努力下一定会开花结果的。所以雅克杰克斯开心一点。”一个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两人寻声看去只见一个人坐在别墅旁一棵大树的树枝上,叶影正好挡住了那人的脸庞。

  “三哥。”两人异口同声道。

  男人轻点头回应,又开口道:“我是来给你们下一个任务的。”

  “有任务发邮件不就好了,还麻烦你亲自过来?”雅克杰克斯问道。

  “这次的任务我也会参加,等会还有老六也要来。”

  听到这雅克杰科斯和男人一愣,是什么任务要将他们七恶鬼中的四位派出来,其中还有一位排名前三的!

  “本来这次任务应该是四妹带队的,不过这丫头不知道跑哪去玩了。大哥和二姐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所以这次就由我带队了。任务的事人到齐再说,家里我带了几瓶好酒,老五你的鱼够不够配我的酒啊?”

  “哎呀,既然三哥都下本了那我拿着草鱼也没什么意思了,走把我养的几条好家伙让你选一条,解解馋。”说完就将草鱼向后一抛只听“咚”的一声落入了湖水中。

  “那我在这就先谢谢两位哥哥了。”雅克杰科斯说道,说完就引起了三人大笑。

  一座典雅的竹屋内羊羽、翼杰、李浩森、二奶奶和二爷爷围坐在一张圆桌旁。不过令人疑惑的是首领竟然也在这里!一群人围绕在圆桌前倒是像极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幸福的气息。翼杰看着旁边的人眼神中流漏出一抹不知名的情感,他多么希望时间可以慢一些,再慢一些……

  “好了,饭也吃完了,该说说正事了,”首领打破了这温馨的画面,尽管知道这是早晚的事,可当他开口时翼杰眼中还是出现了悲伤。“关于李浩森加入弑神组织的事,各位都有什么意见没有?”

  “我和老婆子是没什么意见,加入你们总比加入暗鬼要好得多。”二爷爷看着首领笑道。

  “我本人也没问题。”李浩森回应道,说完又向嘴里塞了一大筷子的食物。

  “那既然都没什么问题那……”

  “等等,我有一个问题。”翼杰打断了首领的讲话。

  “什么问题?”首领问道。

  “这场局布置了这么久,让元老院损失这么多,如果他直接加入会不会引起新的麻烦?”

  “哈哈哈哈,原本以为不会被发现呢。老怪,你孙子还真不简单啊。”

首领对着二爷爷笑骂道。

  “虽说是他认的孙子但可不是他教的。还是大哥厉害,有这么优秀的弟子。”二奶奶接过话头回答道。

  “不错,这是一场局,就是针对元老院的。从元老院要分权开始这场局已经开始了。但是当初没有找到实力强劲的未知神元者,直到七年前你二爷爷找到了李浩森,才出现了转机。”首领回答道。

  “七年前?那是不是已经分权成功了吗?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本来我也准备放弃,但是李浩森进步飞快,在你二爷爷的培养下丝毫不必你们俩差。甚至还完成了几个我独自给他下达的任务,难度可不比A级任务低,所以……”

  “所以二爷爷起了爱才之情,想将他培养成才。”

  “不错,在我的培养之下浩森成长的很快。现在我能教他的他都会了,是时候让他出去闯闯,磨炼一番了。”二爷爷笑道,看着李浩森,对自己的这个徒弟十分的满意。是啊,到了二爷爷这种境界名声,权利,金钱都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每个大师都希望自己的一身本事有人传承,都希望自己的弟子可以达到更高的层次,二爷爷也是如此。

  “我不想让他去元老院,让你们一脉弟子相互为难。可奈何元老院更早的发现了李浩森的神元波动,按规矩首领是无法再去插手元老院的事,除非元老院主动。”

二爷爷看着翼杰说道。

  “之后你就都知道了,李浩森把元老院那群执行者全都干掉了,等着你们来。”首领插过话道。

  “那为什么还要和我们较量,直接来汇合不就可以了?”

  “较量是我要求的,我想看看在你们面前我有多大的实力。就结果来看还可以勉强接受吧。”李浩森看着翼杰说道,话语中有这一种傲气。

  对于李浩森的回答和态度翼杰并不在意,在他看来完成了任务就好。只不过是发现了一些问题想了解一下,就算首领没有给他解答其实也无所谓。而且他知道这并不是他们俩的真实实力,毕竟傍边这位这次的事件根本没有发力,只有他自己在和李浩森玩而已。

  “好了,任务圆满结束就好了。浩森你明天和我一起去组织在亚洲的总部报道。至于你们两个在这等我回来。浩森你将元老院那帮家伙记忆删除,让他们老化这一点你还要帮他们恢复。不然元老院那帮老头又要叽叽歪歪的。”首领看着李浩森道,能收到这般优秀的专员对他来说也算是一桩幸事。

  “让他们老化?这事我可没做,我只是让他们失忆而已。”李浩森听到首领的话否认道。

  “不是你干的?可是被送回去的执行者明显被老化了十年左右。”首领听到李浩森的回答也是一惊。

  “真不是我干的,再说我也不会啊。会不会是元老院识破了计划,将计就计反将一军?让你无法收我进执行部。”李浩森问道。

  “不可能,我看了元老院派出去的执行者名单,其中大多数都是他们的顶尖者,如果要反将一军那么没有必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首领神情严肃道,无论是谁做的这一步棋可谓是狠狠地将了一军。现在将李浩森带回总部他保不住他,毕竟派出去的执行者是和他交手之后才出的事,说他是清白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如果力保下李浩森元老院一定会起疑心,一旦被查到什么他在组织内部的威望可能就会大减分,毕竟没有人希望组织的首领会是为了让元老院损失就会勾结外人,虽然二爷爷并不算是外人。但这一点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包装之后难免会造成恶劣影响,动摇中立者的立场不说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二爷爷。

  “也许我知道是谁做的。”一旁的羊羽看着一筹莫展的众人道。翼杰听到这句话露出了和别人不同的表情,因为他知道从现在起他这位师姐才开始带脑子玩游戏。

  “你知道?是谁?”李浩森看着羊羽诧异道。

  “答案就是暗鬼,确切的说是雅克杰克斯。今天下午遇到他时他曾说过,看来这次你并没有将弑神的专员解决。这就说明每次你解决专员后他都会来,也许你一直被他监视着,每当你解决元老院的执行者之后他就会出现和你交手,而在暗地里用某种手段让执行者老化。完成后又故意放你走。”羊羽分析道,最后还不忘喝了一口橙汁。

  听到这里李浩森恍然大悟,仔细回想一下好像真如羊羽所说,每次暗鬼都是在他解决完执行者后才来找他的。

  首领听完羊羽的分析眉头更是紧皱,如果真是暗鬼就更麻烦了。

对于这个组织了解他的人很少很少,这个组织突然出现,而且底蕴深厚,其中不乏强者。

  如果这件事真的和暗鬼有关那么可能事情就不只是组织内部的派系之争了,每次暗鬼有大规模运动总会给神元界乃至普通人的世界造成巨大的影响。

  “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我会处理。至于李浩森你先留在这里,我回组织调查一下。羊羽和翼杰你们也留在这里,有什么新的情况及时汇报。”首领快速的将任务下达,表现出了他高超的领导能力。

  “那你已经上交的报告怎么办?报告上你不是说已经找到未知神元者正在前往总部?”二爷爷问道。

  首领愣了一下道:“人被抓住难道就不会逃跑了吗?老哥哥你放心把那群老家伙我可以应付的,大不了就在他们面前再丢一次脸面。”

  二爷爷看着首领开口道:“不行就把我说出来吧,那群老鬼还是会给我几分薄面的。”

  “老哥哥没事的,我的能力你还不相信吗?论打架我可能不如你可是论公关十个你也不敌我。”首领笑道。

  战斗力的高低在很多时候可以解决神元界的事,毕竟这里说话看的就是谁的拳头硬,就像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很多事都可以用钱来解决一样。但神元界偶尔也会用到战力之外的能力,就像普通世界里有时情面会比钱更有用一样。

  竹屋靠着湖,夜间的风从湖面划过带着些许水汽,温润清凉。这里并不在现实世界,而是在神域之内,这潭湖就是整个神域的力量源泉。这是一座天然的神域,或许说是一座天然福地更为合适。从古时流传下来的这座神域,姬家世世代代都在这里,守护着这里。“姬”就是翼杰师傅一族的姓氏。

  翼杰坐在湖中心的凉亭上,看着微微起伏的湖面。曾经这里是他和羊羽的家,但再来时自己当年留下的痕迹可能只有湖底的鹅卵石还在。时间磨平了属于他的回忆,他也已经从主人变成了客人。

  羊羽走进凉亭看着翼杰平声道:“多愁善感可不是你的风格。”

  “半夜不睡带着酒陪人多愁善感也不是你的风格,再来这里怀念吗?”

  “怀念?可能有一点吧,你知道的从小我就没心没肺的。回忆过往还是留在六七十之后吧。”羊羽给他递了一瓶啤酒。

  翼杰接过酒直接打开拉环豪饮。

  “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六七十。”翼杰低声道,每次执行任务时虽然都是考核过得但没人知道会不会有突发情况,也许下一次分别之后再见就是奢望。

  “你说什么?”

  “我说酒怎么是常温的?不像你啊。”

  “咳,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那家店忘记补冰箱里的酒了,所以我这两瓶是冰的,你呢就只有常温的了。”羊羽拿着自己冰镇的酒放在了翼杰的脸上,让他感受顺便嫉妒一下。

  两人在凉亭上说说笑笑,不一会酒就被喝完了。两人都没有用神元之力分解酒精,羊羽看着还算不错,可能是经常喝酒的缘故她并没有醉。脸上泛着丝丝红晕,在月光的照耀下此时的羊羽充满诱惑。不过翼杰已经靠在凉亭的支柱上睡着了。

  “啧啧啧,酒量真差,被我一个女孩子灌倒。给你喝就是大发慈悲了,还想喝冰镇的,自己胃不好是不知道还是嫌胃疼的时候不够刺激。还要师姐给你送回去,等你起来看我怎么收拾你,看你还改不改……”一番冗长的抱怨之后羊羽还是扛起了翼杰把他送到了竹屋里。

  二爷爷看见凉亭里的羊羽和翼杰脸上也是一抹笑容,多少年了再见到这般模样的两人,他心中也是万分的感慨,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一般。无论风筝飞的多高,总有一条线牵引着他回家的方向;无论游子走得有多远,总有一份牵绊指引着家的方向。

  羊羽将翼杰搬到竹屋内,向她房间的沙发上随意一丢盖上了毛毯就去内室了。进屋时还回头看了看翼杰,漏出坏笑。二话不说就回屋拿了一个化妆包在翼杰脸上为其化妆,左涂右抹不一会一副“杰作”诞生!看到翼杰“妖艳”的红装羊羽还拍了好几张照片。不一会才打着哈欠满意的进屋。

  竹屋后的山顶上,月亮将银粉洒满山巅,从这里可以看到远方城市的凡尘烟火稀稀拉拉的描绘着天地的界线。

  二爷爷走上山巅开口道:“天凉了,在这里坐的久了会生病的。”

  李浩森回头看见二爷爷连忙起身将他扶到石凳上,“师傅?!您怎么来了?”

李浩森诧异的看着二爷爷。

  “你师娘看见你上山,担心你,让我来看看别出什么岔子。”

  “劳师娘担心了,弟子没有大碍。”

  “呵呵,浩森,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为师也不能告诉你太多不过我可以让你问一个关于他们的问题,倘若问题不是十分隐秘为师可以回答你。”

  李浩森看着师傅,眼中闪烁着些许的忧伤。

  “师傅你说过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其独一无二的意义,在这世上一定有至少一件事是只能由他完成的。那你说他们要完成的事会是什么呢?”

  “不知道。未来的事由你们这些未来的人决定,我的未来已经属于过去了。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一定能谱写新的传说!你也可以!未来之事能看透的应该只有那位沉睡的神明吧。”二爷爷看着李浩森严肃道。

  “不说了他们了。师傅你给我讲讲暗鬼吧,这个组织倒地是怎样的存在?”

  “怎么突然问这个?”

二爷爷疑惑的看着李浩森说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对这个组织了解太少,如果以后要交手会不利。”

  “这个组织恐怕整个神元界都没有几个人了解他们。这个组织高端战力只有十一个人可正是着十一人掀起了一场旷世之战。”

  “只有十一个人?!旷世之战?!”李浩森十分诧异的看着师傅,在他看来这般阵容和他们的名气一点都不符合。

  “没错,在那场围猎中暗鬼的高端战力只有十一人,分别是十大高手和代理首领。当年三大组织中的第三塔纳托联合了部分小组织对暗鬼组织进行了围猎,想要端掉这个来路不明的组织,提升自己的威望反超排名第二的原罪。就在快要胜利的时候,塔纳托最大的总部——北冰洋总部和三个规模不小的分部遭到陨石的袭击,一夜之间整个总部、分部被摧毁百分之八十,损失惨重,众多精英、骨干葬身大海。虽然很多人怀疑这件事和暗鬼脱不了关系但是没有证据,而且当时暗鬼的十大强者和代理首领都在战场和塔纳托众人对质。事件之后暗鬼众人如同蒸发一般,并没有趁火打劫。可是祸不单行,紧接着神元者在欧洲的犯罪率飙升,毕竟欧洲神元界的稳定大都是塔纳托掌管,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当然没有精力在管理其他的事。最后迫于无奈弑神和原罪两大组织出动才恢复了欧洲的秩序。这场对暗鬼的围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最令人在意的是在围猎全程中暗鬼的首领始终没有现身,出面的最高领导者是暗鬼众人推选出来的代理首领。抛除代理首领,暗鬼十大强者也是极为恐怖的存在,每一位都有颠覆战局的能力。更令人不解的是暗鬼十大强者个个战力滔天可在他们出现之前神元界没人知道这十位强者的来历,这十位强者仿佛凭空出现一般。之后暗鬼组织被人们越传越强,甚至有人猜测暗鬼的总体实力已经超过了弑神。这一战之后三大组织对暗鬼的关注上升了一整个层次,派出众多探子,但始终没有实质性突破。”

二爷爷叹息道,那声饱经沧桑的叹息声仿佛将人们又带回到那场旷世之战中。二爷爷看看月亮又看了看湖中的玉盘,又轻轻叹了口气,当年的事可谓是轰动神元界。百年来都难得一见的大战,而他见证了这场大战的全程!

  “好了,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给你安排了一场测试,你会喜欢的。”二爷爷拍了拍李浩森的肩膀起身道。

  “是,一定会让师傅您满意的!”李浩森回答道。

  二爷爷看着李浩森说:“明天的测试要的不是我满意而是你自己满意自己。”

  听到这话李浩森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刚要发问只见师傅已经伸出了手示意他回去休息,见到如此情况他也知道多问无意几个闪烁就下山去了。

  见到李浩森下山二爷爷反而又坐到了石凳上,看着平静的湖面。淡淡道:“哥,当年你到底发现了暗鬼什么秘密,为什么要那么做……”当二爷爷的声音消散在天地间时,突然平静的湖面中心暴起一个巨大的水柱,声波夹杂着冲击波迅速的传播,正要扫过竹屋时突然消散。紧接着满天的水滴从天而降,这座福地洞天沐浴在冰冰凉凉的“雨中”。二爷爷看着植株沐浴在雨水中,吸收着弥漫在天地间的神元然后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一眨眼山巅的老者就已经出现在竹屋前。

  晨曦的柔光温柔的抚摸着潮湿的世界,湖面早已恢复了平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人相信昨天在这个安静的湖面长起了一个通天的水柱!

  竹屋内的所有人都呼吸着纯净的空气,唤醒了朦胧的大脑,洗涤了饱经城市废气摧残的肺腑。

  “小懒猪们,快起床啦。”二奶奶用柔和的语气叫道。

  二爷爷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说道:“有孩子们回来就是不一样啊,终于不用吃硬馍就咸菜了。”

  二爷爷刚拿起筷子正准备加菜只见二奶奶一筷子夹住了他的筷子说道:“边去,等孩子们起来再吃。”

  “那帮懒小子不睡到中午就不会醒,咋滴准备早饭午饭一起吃啊。”二爷爷用哀怨的眼神看着二奶奶。

  “那你还不赶快去叫他们起床,不想吃饭了?”二奶奶回怼道。

  语罢两人都露出了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容。这可能就是老辈的幸福,经过岁月的洗涤褪去了一切的包装留下的只有感动。这可能就是两个人在时间的打磨后才会拥有的特殊默契。

  听到这二爷爷看着桌上丰盛的美食最终还是选择了低头,刚要起身只见李浩森从房间里出来。二爷爷宛如看见救星对李浩森说道:“徒弟啊,去吧你师姐和师兄叫醒吃饭,你师娘说了人不齐不许吃饭。”

  李浩森睡眼惺忪看着桌子上的美食也是吞了吞口水看向师娘。

  “别听你师傅瞎说,师娘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我说的是人不齐不让他吃饭。浩森来来来你快坐下吃吧。”说完师娘将最后一碗豆浆也盛好了。

  李浩森听到二奶奶的话又看了看师傅,最终麻溜的坐到了餐桌前。李浩森想到:得罪师傅不过是训练加量,而且我也快加入弑神了,但是得罪师娘那可是后果十分严重的。还有桌上的美食,盘算一下还是听师娘的比较划算。

  只见师傅瞪了一眼李浩森然后默默的起身去叫羊羽和翼杰了。

  正当二爷爷走到门口时羊羽突然打开门从中冲了出来躲到二爷爷身后,紧随着羊羽而来的还有一个火球!当火球距离二爷爷还有寸许远时火球渐渐变小,最终消失。

  还未等二爷爷说话一阵喊声霸占了所有人的耳朵“欧阳羊羽!你给我过来!”没错嘶吼的人正是翼杰。

  羊羽见状也是要飞身逃跑,只见二爷爷左手她的抓住胳膊,右手摁在了翼杰的腹部。猛一发力两声悲惨嚎叫响彻云霄!

  “大清早就不老实,咋滴你两是要翻天?还有翼杰你的脸上抹的啥?”二爷爷怪道。

  “二爷爷昨天晚上有人在我睡着的时候在我脸上乱!涂!乱!画!”翼杰盯着羊羽愤愤道。

  “略略略,你还好意思说,昨天不知道是谁喝几瓶酒就睡着了。还是本大小姐给你抬回来的,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外面晾着呢!”羊羽做了个鬼脸冲翼杰说道。

  二奶奶看着两个活宝无奈道:“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去洗漱一下快来吃饭吧,你二爷爷早都快忍不住了。”两人也是连连应是。不过在去卫生间的十米路上注定不会是一段平凡之路。

  倘若让组织内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把他们惊的下巴都掉下来,平日里寡言少语的两位S级顶尖专员竟然还有这样不顾形象的日常疯!如果被狗仔拍到照片买给组织里的人的话,你就会发现福布斯富豪榜上会出现第一个狗仔出身的亿万富翁!

  洗漱完毕,羊羽和翼杰在桌上再一次展开了搏斗。“筷筷杀招”,不是他的菜没夹到就是她的夹到的菜送不到嘴里。李浩森看着两人的龙争虎斗在一旁格外的安静吃饭,因为直觉告诉他如果此时在不安分那绝对是嫌自己命太长!果不其然“咚咚”两声狠狠地在两人头爆开,两人眼里泛着泪光看向出手者。

  “你两要是再不好好吃饭今天一天就别吃了,外加训练!”二奶奶看着两人怒喝道。

两人对视一眼也不在皮实乖乖的吃饭,二爷爷看着两人也是笑道:“果然还是你们师娘能镇着你们两小崽子。”两人听到这话也是哑火,恍若没有听见一般。

  早餐过后羊羽和翼杰准备晨练,刚收拾好餐具二爷爷叫住两人:“你们俩今天的任务就是陪浩森过招。”听到这话两人都有些诧异,不仅仅是他们俩个,就连李浩森都有点诧异。仔细想想这可能就是昨天师傅说的训练。

  “二爷爷我没有听错吧,我们俩个?”翼杰看着师傅满脸都是震惊。他们俩个和李浩森交手,两个S级和一个还没有开辟出神域的人交手?!如果不是知道李浩森是二爷爷的爱徒他都怀疑二爷爷是要借他俩之手搞死李浩森!

  “不是你们俩一起上。”二爷爷看着一脸茫然的三人。听到这句话三人才缓和了一下。二爷爷由开口道:“准备一下,我在湖面等你们。”说完二爷爷就悠悠的出了门。三人对视一眼十分有默契的各自回屋准备了。

  这座福地的湖名叫水元湖,湖边的巨石承载着三个来自远古的字符矗立了千年。水元湖在没有神元的干扰下如同一般的湖一样,可当有神元进入是湖水会排斥一切神元。简单来说在正常人看来这就是一潭天然水,对神元者来说这是禁地!一滴水在神元者的手中重达数十斤!神元者在湖面上因为水的排斥就像走在平地上一样,一般的打斗连涟漪都不会激起!不过如此排斥神元者的湖水对神元者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水中充斥着生命的力量可以加速恢复伤势,堪称特效药不过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

  二爷爷和翼杰坐在湖中的凉亭里,羊羽和李浩森在湖面上。羊羽并没有穿组织的作战服只是简简单单的休闲装,长发被一节白色的绸带束着。高马尾配休闲装依旧挡不住羊羽的魅力,漂亮对她来说只是最平常的配置。

  李浩森面色凝重的看着羊羽,他知道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拥有可以轻松抬起一辆汽车的力量,各种格斗技巧。宛如神邸一般高贵、美丽又充满危险!举手投足之间可定人生死!

  羊羽看着李浩森表情凝重开口道:“放心吧我不会用神域的,也不会用霸体的。”

  “不用了,我想知道自己和你的真实差距,所以师姐让着我我会不高兴的。”说完就飞身靠近了羊羽。

  羊羽见状也是邪魅一笑抽身向前。

  在两人接触的瞬间两把火刃和荆棘镰刀发出碰撞声。羊羽反手一转一把火刃借着镰刀的力在碰撞后飞向了羊羽,一个下腰躲过了火刃接着火刃直接插到了羊羽身后的木傀头上。羊羽则借势滑倒了李浩森身后。李浩森连忙挥舞着镰刀转身不料羊羽一个扫腿将其踢倒,镰刀插入了湖中。李浩森一个空翻起身后退了数十步,抬头看只见羊羽站在镰刀的刀柄上。

  羊羽对着空气一握一把火弓出现在她手中,羊羽对着李浩森莞尔一笑开口道:“看好了,中箭可就不好了,近我身就算你赢。”

  “用不着!”李浩森喊道,冲向羊羽。

  “火术·天火燎原!”

  羊羽拉弓一发火箭凭空出现箭离弓时火箭多达数百。满天的火箭冲着李浩森而去,将他逼得连连后退。

  此时的李浩森也是面色难看,盯着羊羽的火箭连连后退。

  “木术·守林人!”突然数个光圈出现在水面上,接着一座座人首马身木傀出现。李浩森控制着木傀给自己掩护冲向羊羽,羊羽看到这一幕也是不慌不忙由是拉弓射箭。满天的火箭将李浩森召唤出的木傀烧成了焦炭。

  羊羽看着李浩森低着头面无表情,因为她知道热身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才是主菜。如果李浩森只有这点手段那他根本没有站在这里的资格!

  正当羊羽将蓄满力的箭放出时,一把水刀从另一个方向正向她飞来,羊羽只好转身放箭。火箭和水刀双双湮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