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神与弑 > 第四章

第四章


“师姐,稍安勿躁。二爷爷要给师弟开个小灶我先和你玩玩。”说完翼杰一个空翻就到了湖水的中间。

  羊羽也是从李浩森的镰刀上下来玩味的看着翼杰,她知道他这是想报复自己在他脸上乱涂乱画。不过她也不怕,毕竟每次交手他们都是不分上下。

  “那老规矩,写上字条压谁赢,输的人请吃饭。”羊羽开口道,毕竟她也是精英中的翘楚有敲诈一笔的机会可不能放过。听到羊羽的话翼杰知道自己的算盘打空了,虽然开始也没有指望成功,但是等到失败了多少还会有点失落,人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明知会失败还是会去做,可能这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原因。不过我更喜欢叫这种不知名的东西叫做——执着。

  翼杰没有回答,脸上的微笑已经表明了答案。

  下一瞬两人从原本的位置消失,巨大的冲击波向湖边袭来,每当快要冲出湖的时候总会突然消失。原本平静的湖面荡满了涟漪,涟漪跟着黑白两道模糊的身影一次次碰撞。水花在蓝色的天空中飞翔,绽放!

  凉亭内,二爷爷看着两人交手感叹一声。对着身后的李浩森开口道:“你还满意自己的表现吗?”

  李浩森低着头,没有说话,紧握的双手写满了不甘!

  “知道为什么把你叫过来吗?”

  “弟子表现无能,请师父责罚。”说话间李浩森的手握的更紧了。

  “哈哈哈,昨天我就和你说过了今天的这场比试要到是你自己满意,而不是我。我知道你还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但是你看看他们你能跟上他们的节奏吗?”

  李浩森看了看湖面只能时不时看到身影一闪而过,地下头道:“跟不上。”

  “以你的实力虽说打败羊羽的可能很小但是也绝不可能会被如此压制。其原因在于你自己,你的内心中失去了对自己的肯定。你害怕失败,所以败了。你放弃了自己的优势,想从正面击败她这是不可能的。”

二爷爷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鼓励李浩森,他觉得没有必要。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听得进刺耳的意见,也唯有想让你成为强者的人才会向你提出刺耳的意见。

  二爷爷看着湖面漏出欣慰的笑容。

  “浩森,你不比任何人差。不要放弃自己的想法,他人的意见要听但不要全听。战斗中不要轻易被对手带入他的节奏,刚才你师姐激你然后你就怒了,接着就放弃了思考完全进入了她的节奏。如此就算你使出全力还是会难达效果。”说完二爷爷转身拍了拍李浩森的肩膀“等会再上去要让自己满意就好。”

  说完二爷爷从空中接过一滴水,水滴悬浮在二爷爷的食指上。阳光穿过水滴晶莹剔透,如宝石般生辉!

  二爷爷猛然一甩水滴如箭般飞向湖面从羊羽和翼杰中间穿过。两人也是停止交手看向凉亭。李浩森正站在凉亭外,翼杰知道时间到了就对羊羽耸耸肩,指了指李浩森。一个闪烁就出现在了凉亭里。

  李浩森看着羊羽深吸一口气,羊羽开口道:“小师弟你可要准备好了,有人在你身上下了重注。而且我的感觉已经来了,接下来下手可能会重一些。”语罢羊羽突然发力出现在李浩森身前一个膝顶撞在了李浩森的胳膊上。羊羽也是一惊,几个空翻拉开了距离。

  “不错嘛,竟然挡住了。要当心咯!”

  一时间无数的涟漪将李浩森包围,李浩森轻轻闭眼,再睁眼时双手与羊羽的胳膊重重的撞在了一起。李浩森连退数十步才稳住身形。

  “木元·守灵人!”

  “木元·暮雨草原!”

  “木术·荆棘!”

  突然湖面上一抹绿草以李浩森为原点迅速蔓延到整个湖面。原本清澈透明的湖水此时的已经变成了一个草场,草场上荆棘锋利的尖刺引着水滴,阳光透过显得格外漂亮。

  羊羽知道这祥漂亮的草场上布满杀机,一个不慎可能就会使自己负伤,中毒。

  “用草场来封住我的速度吗,是比较麻烦,开始动脑子了吗。”羊羽低声道,不过此时的她并不在意反而漏出了微笑,这场比试终于可以让她认真了。

  “火术·天火燎原!”满天的火箭飞向李浩森。李浩森见到火箭也是微微一笑开口道:“师姐我这暮雨草原怎么可以没有雨。”李浩森一个响指满天的火箭就被雨水浇灭了。雨水遍布草场每当雨水落下被浸润的绿草就会疯长,短短几分钟青草就已经爬上了羊羽的膝盖!在这几分钟内原本护住李浩森的木傀已经全部被羊羽打烂。

  “不可否认你很棒,几分钟的交谈就可以让你如此进步。我的师傅曾说过再低级的技能用的好就是杀招,你很出色!”说完羊羽轻闭双眼,再次睁开时冷漠的白色夺走了瞳孔中的情感。

  “火元·地火吞天!”

  “火术·火粹刀!”

  “火元·焰千层!”

  “雷术·淬体!”

  下一刻羊羽全身布满细小的电流,电流的刺激下此刻的羊羽几乎感觉不到疼痛,肌肉的力量被提升到极限。手中的火刃直接将身边的雨滴蒸发,巨大的岩浆柱和高达数米的火墙一起使得草场化为灰烬。湖面泛起了水雾,宛若仙都。不过此时却没有人欣赏这人间绝景。

  发出几个高消耗的招式此时羊羽的额头上汗珠隐约可见。羊羽直径穿过水雾火刃在她的掌控下火光逐渐暗淡温度却持续升高。

  突然,羊羽将火刃扔出接着一声惨叫响起羊羽并没有停留一个飞踢跺在了李浩森的胸膛清脆的骨骼断裂声此刻如同雷鸣般充斥在所有人的耳中。此刻羊羽身上的电流如饿狼发现羔羊般迅速流动,酥麻的感觉使李浩森忘记了疼痛,失去了移动能力。

  此时瞳孔中的白色已经褪去,但羊羽眼神中还是冰冷。正当羊羽走到李浩森身旁检查情况时李浩森突然睁眼喊到:“木元·禁忌森林!”

  参天的古树将羊羽团团包围,这赫然一座森林!

  “师姐这禁忌森林是我的领域,马上就可以化为神域,姑且算是半个神域。在这森林之中会有守林人清除外来者,一旦被守林人困住可是会很麻烦的,所以师姐请指教!”李浩森的声音从西面八方传来。

让人分辨不出他倒地在哪里。

  “半个神域吗?我倒要试试着半个神域有何过人之处。”

  语罢一把火刃出现在了羊羽的手中。

  羊羽边走边砍树留下记号,完全没有意识到森林的深处十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正盯着她。

  这半个神域有点意思,我都走这么久还没有看到边界。这不可能这么大,是我的思路错了吗?羊羽想到。突然他意识道李浩森曾经说:过这堆废铁是走不出禁忌森林的,这座森林有蹊跷!

  正当羊羽仔细思考时只见数枚箭支飞来,羊羽也是身经百战。轻而易举就躲开了所有的箭。抽身到箭支来处数个守林人正在拉弓射箭,羊羽也是干净利落几个回合就将所有的守林人砍裂。

当羊羽收刀离开时,一片枯叶落到了她的头上,羊羽将其取下看了看四周沉思了一会便将枯叶丢到了地上。朝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前进。

  片刻之后枯叶掉落的地方土地突然消失,露出清澈的水面。

  一路下来羊羽已经杀死了七波前来杀她的守林人,而且她发现前来的守林人实力越来越强。必须快点找到出去的方法!羊羽在心中盘算道。

  羊羽看着满是残骸的土地,一片枯黄落叶缓缓飘落进入了羊羽的视野。羊羽抬头看了看高耸的古树,浓厚的翠绿枝叶将阳光遮挡,森林内的世界寂静,清幽甚至说有些恐怖,安静的恐怖,压抑感扑面而来。

  羊羽捡起树叶在手中把玩,片刻之后枯叶如蝴蝶般在羊羽的指尖飞舞。羊羽低头看着只见飞舞的枯叶若有所思,旋即就收起了枯叶。

  “这场比试翼杰你怎么看。”二爷爷看着面前的水镜问道。

  “二爷爷胜负已分,师姐害怕将李浩森的领域崩坏所以没有展开她的神域而是想顺着领域的方法出来。而且她已经放过一次水了,第一次看见枯叶她就知道破阵的关键在枯叶。毕竟满是绿叶的森林里突然出现几片枯叶还都是在消灭守林人之后出现想不引起注意都难。”翼杰看着面前水镜中的景象缓缓道。

  “也多亏了羊羽放水不然浩森这犟孩子估计还拗不过来。羊羽会赢,不过这还不是决胜的时候。”二爷爷看着水镜漏出一抹笑容。

  翼杰看看隐藏在森林深处的李浩森他知道自己和羊羽的光芒给了他巨大的压力。所以为了让他相信自己的能力羊羽故意放了水,他将赌注的结果放在他身上这都是希望可以告诉他自已很优秀。

  优秀在有些人面前是理所当然,他们天生就被予以众望,仿佛优秀这个词汇是因他们的存在才得以存在。可对另外一些天赋不在世人看重的方面的人来说他们的优秀都只是“不务正业”。人们总是把孩子的不甘叫做顶嘴,把少年的勇气叫做叛逆,把未成年的崩溃叫做矫情,把成年人的软弱叫做顾全大局,还有一个我最讨厌听的一个形容词叫懂事。也许你想帮他少走弯路,可你不知在你眼里的弯路正是他们内心中的光明正道!

该走的路就在那里谁都无法抄近道,那条看似崎岖泥泞的道路上它的终点格外绚丽!

  翼杰并不知道这样做可不可以帮到李浩森作为师哥他撒了一个谎言——善意的谎言。可无论怎样美化谎言终究是谎言,他不知道这个谎言会带来何种的后果,此刻他竟有些害怕。可能证印了那句话“恐怖来源于未知”。

  谈话间羊羽已经用得到的几片树叶开辟出了一个半平米大小的湖面,站在湖面上森林开始扭曲,渐渐的领域消失。羊羽看看四周熟悉的场景知道已经结束了。双手反手一甩两把火刃出现缓缓走向坐在湖面的李浩森。

  “还不认输吗?你已经没有胜算了。”羊羽看着还在吐血的李浩森说道,同时右手的火刃停在其额头前寸许处。灼热的火刃和体内传来的剧痛一同使得李浩森满头大汗,穿着的长袖衫早已被汗水浸透。

  “师姐你这一脚可是真疼啊,断了三根肋骨啊。”李浩森用左手扶着胸口,他的右臂完全报废。断裂处光滑如镜,还有一部分呈现出焦黑状。尽管他还没有做任何处理但是焦黑的血肉早已封住了断裂的血管,没有一丝血流下。

  羊羽看着身负重伤的李浩森也是收起了火刃,双瞳再次充满了灵动。正在羊羽转身要走时李浩森喊道“木元·玫瑰藤蔓!”

  四面八方蔓延而来的藤蔓瞬间就缠住了羊羽曼妙的身姿,将羊羽缠紧拉升到空中。

  “师姐你大意了呢,”李浩森看着被五花大绑的羊羽笑道“这招需要长时间的蓄力,消耗极大,现在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想必效果会让师姐你满意的。”

  “你还真是拼命啊,放心我不会用神域的。让我看看你费劲心机放出的杀招有多强吧。”说完羊羽突然发力,全身被火焰包围。不过任凭火焰的灼烧藤蔓纹丝不,仿佛它们并不怕火焰的灼烧。

  随着时间的推移藤蔓上长出了尖刺,羊羽的全身都有着细小的血线出现。鲜血流过的藤蔓都开出了曼丽的玫瑰骨朵,远远看去此时的羊羽格外的妖艳,宛如玫瑰的皇后。

  “师姐你要加快了,玫瑰藤蔓一旦开放你的血液会快速被玫瑰吸食。藤蔓也会越缠越紧的。”李浩森看着被火焰包围的羊羽缓声道,他明白如果羊羽使用神域玫瑰藤蔓绝对不会困住她这么久的。虽然知道自己有些卑鄙,但是他也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实力并不逊色于任何人。

  听到李浩森的话羊羽也是眉头一皱,这玫瑰果然是带刺的花啊。美丽之中充满危险!

  羊羽开口正要说什么看到在一旁的李浩森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二爷爷麻烦你把十甫翼杰带走!”

  全场人听到着句话都处于懵逼状态,就连凉亭里的二爷爷都没有搞清楚状态。李浩森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羊羽,不知所措。

  “喂喂喂,你打你的管我啥事?为啥要我走啊。”翼杰问道。

  “因为……因为……你哪儿那么多为什么叫你走就走。”此时的羊羽脸颊通红,像一个红的通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吃上一口。

  “啊哈!那我今天还就不走了。二爷爷你别拦我。”翼杰一个跳跃就跑到了凉亭了顶上。

  “羊羽,咋了?你这突然一说二爷爷我也没有明白啊。”

  听到二爷爷的话羊羽通红的脸颊更是红了一份。

  “哎,你们两个大男人不要为难我们羊羽啊。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二奶奶看着羊羽通红的脸颊笑道“我们羊羽还有这么可爱的样子呢!哈哈哈,起!”

  听到二奶奶的话羊羽的脸已经低的没法再低了!二奶奶话声刚落湖面长起了一面巨大的水墙,隔绝了凉亭。

  “哈?二奶奶她倒地要干什么啊?”翼杰此时宛如一个好奇宝宝满眼求知欲!

  “你呀,等会不免一顿胖揍!”二奶奶笑着看着翼杰。

  这下翼杰更懵了。

  看到水墙长起羊羽红润的脸颊稍稍恢复了正常,此时的羊羽对任何男人都是充满了诱惑的。曼丽的身姿被展现的淋漓尽致,红润的脸颊取代了平时的寒霜,尽显妩媚!群花簇拥,高贵气场宛如神女。

  李浩森也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敢随意打量着近在咫尺的尤物!他知道自己敢看那就离失明不远了!

  “李浩森,委屈你了,你可能会失明四十分钟,不过放心可以恢复的。”

  “啥?!”李浩森猛然睁眼看着羊羽,只见羊羽微微一笑突然一股强光瞬间充斥了他的瞳孔,接着一阵惨叫响起。

  “师姐你耍赖我本来都没有看你。”

  羊羽没有搭理他的惨叫和疑问低声道:“结束吧,火元·地狱天火!”话音未落一层暗红的熔浆夹杂着数米高的火浪涌出。湖面再次泛满了水雾,雾气瞬间挤满了整个神域。就连距离不到两米的二爷爷三人都相互看不到!

  羊羽从藤蔓的囚笼中缓缓落下,此时羊羽的娇躯上一丝不挂!超高的温度在瞬间就蒸发了她的衣服,想起刚才翼杰的疑问她的脸颊又红润了几分。真是的总不能在那种场合下说等会自己会一丝不挂吧!

  “羊羽,穿上吧。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身。”二奶奶拿着一套衣服递给了羊羽,此刻羊羽看到二奶奶双眼已然变成了蓝色,纯粹、空明、净化人心!不过此时的羊羽却感到了若有若无的压力,那是实力差距造成的。如果不是二奶奶对自己没有敌意羊羽确信自己可以更清晰的感觉到压力。

  “放心吧,他们都看不见的,你这妮子真是的,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二奶奶语气中充满了嗔怪和宠溺。

  “那就别说了,还是奶奶好。本来想用空间之力的但是李浩森离我太近,又是重伤怕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力度让二爷爷损失掉一个优秀弟子嘛。”羊羽抱着二奶奶的胳膊撒娇道。

  羊羽快速的套上了宽松的衣服,雾气中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渐渐消失不见。

  此时的李浩森状态并不好,尽管二奶奶出手帮他化解了火浪和熔浆可是超高的温度无法隔绝的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全身的皮肤通红,一些地方甚至可以说已经没有了皮肤。巨大的疼痛瞬间就让他晕了过去。

  他身边的雾气触碰到这具残破不堪的躯体缓缓的修复着令人战栗的伤势。

  二奶奶看着一旁昏死故去的李浩森摇了摇头开口道:“你这妮子下手真重啊!没个一两个月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二奶奶一抬手一团湖水包裹了李浩森的身体二奶奶又滴了数滴血滴在了水中,李浩森的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走吧,两三天应该就可以醒了。”二奶奶淡淡道,看着满天的水汽眉头一皱看着羊羽刚要说话羊羽却先发发声道:“二奶奶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就原谅孙女这一次吧。”二奶奶看着认错态度“诚恳”的羊羽轻敲了一下她的头叹气道:“都是成年的人了怎么跟个未成年小女孩一样。”

  二奶奶不是这样的,这个女人在外人面前不是这样的啊,您不能这样被她欺骗啊!

  羊羽拉着二奶奶的手撒娇说:“反正有您在我不成年也无所谓呀。”

  啊啊啊,二奶奶不是这样的啊,身为作者的我都已经看不下去了!你身为S级的担当呢?你作为“嗜血魔后”的威严呢?你在外人面前的高冷人设呢?咦,怎么背后突然凉飕飕的,明明还没有到冬天啊。

  这场比试毫无疑问的以羊羽的胜利告终。二爷爷看着被湖水包裹的李浩森也是漏出了担心之色。

  翼杰看着被湖水包围的李浩森,也是头皮发麻,没有说话。

  羊羽看着面色担忧的二爷爷也不说话,确实是下手重了些。不过她并没有一丝歉意比试之中受伤是为常事没什么好愧疚的,再加上她本就待人凉薄所以更不会因为李浩森的伤势而感到愧疚。

  二爷爷看了一眼羊羽轻微地摇摇头说道:“走吧,让他好好修养一会。”说完一行人跟着二爷爷直径回了竹屋。

  正当翼杰经过羊羽的时候,羊羽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冲他使了个眼色。

  翼杰当然明白羊羽的意思,可是能怎么办呢?李浩森伤成那样我要怎么带你出去啊?翼杰看着羊羽正准备拒绝时看见羊羽眼神深处的期待,这一次他又心软了!这种眼神中的期待是无法伪装的,他很讨厌这种表情。每当有人对他漏出这种表情时他都无法拒绝。没有任何理由,可能仅仅是因为不想让他们满怀期待的瞳孔中泛起水花。

  生活中总有一瞬间,有一种表情让人不忍心去破坏,只想默默的守护。

  “二爷爷我回家一趟,让羊羽开车送我一下吧。”翼杰硬着头皮说道。

  “是该回去一趟了,去吧,去吧。别回去就吵架啊。”二奶奶抢先说道,冲着他俩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走。两人见到这么样也是几个闪烁间就离开了。

  “你知道他不会回去的。”二爷爷对着二奶奶说道。

  “你我都知道他们的目的何必深追过程呢,顺水推舟的事。”

  “总是这样他们不会有搭档的。我并不是责怪羊羽打伤了浩森,而是担忧啊!”

  “他们两个就是最好的搭档了,就让他俩去闯一闯吧。吃了亏自然会收敛气焰。就和你当年一样不吃跟头不回头啊。”

  听到二奶奶的话二爷爷也是干咳两声。旋即大手一挥满天的水汽都涌向了包围着李浩森的水团之中。

  郊外的公路上发出超跑咆哮的吼声,像是一头宣泄着怒气的野兽。

  羊羽将油门踩到底,秋天的凉风撩起她的长发,空气措不及防的撞在挡风玻璃上。她眼角的疲惫让人生痛。翼杰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劝诫她开慢一点,漆黑的双目中散发出惊人的能量那是神域之力正在酝酿!每当一个人伤心的时候我们只需要默默地陪着他,让他将心中的苦闷压抑都抒发出来,然后默默地收拾好他所弄坏的房间,静静地为他发泄时闯出的祸买单,在一个适当的距离上守护着他就够了。不要在这时候说任何话,因为你不知道此时的他承受了多少伤痛!你的鸡汤将会成为他伤痕累累的肉体上一枚沉重的枷锁,将那本就孱弱的、奄奄一息的灵魂彻底压毁!

  原本咆哮的发动机发出哀鸣,它已不堪重负。

  “怎么不叫我停下来?”羊羽淡淡的说道声音中没有一丝温度,像是尖锐的冰柱毫不留情的刺入耳膜一般。

  “如果我说让你停下恐怕今天你就不会停下拉吧?”

  “谁知道呢?不试试看?”

  “不用试了,听声音就知道结果了。”

  翼杰刚把话说完羊羽猛的拉起手刹同时狠狠地踩向了刹车。黑色的法拉利瞬间失去了平衡发疯般的翻滚着!同时翼杰展开了他的神域,翻滚的车从没有擦到地面。几个翻滚下来车稳稳的停在了路边。

  “你还是这样啊,每次都可以完美的展开神域。”羊羽盯着翼杰双手搭在方向盘上。

  “还好吧,主要是我惜命。”

  “哦?惜命还敢坐我的车。兄弟你胆子很大啊。”

  翼杰看着前方说道:“没事的话我可走了。”

  “今天的风很大啊。”羊羽低估一声。

  “什么?我没听到。”

  “我没事你走吧。”说完羊羽就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银色的玛莎拉蒂飞驰在公路上,康本行云流水般的换挡使车始终处于极限的边缘!车后三辆布加迪紧追不舍,呼啸声撕裂了空气直冲入脑海。

  三辆车的驾驶者正是暗鬼七恶鬼中的三位——暗鬼第七:雅克杰克斯,暗鬼第六:布鲁姆佩,暗鬼第五:路天!

  四辆车在公路上上演着现实版速度与激情!直到一个身影出现在康本的视野中。一个看着二十多岁的少年依着停在路中间的暗黑色世爵!面前的人看着像是一个少年但老一辈的人都知道他已是一个活了百年的怪物。不只是他,暗鬼中的所有人都是如此,他们仿佛是被时间抛弃的人,永葆青春的同时体验着孤独的涩苦。

  康本刹住车并不是他不敢撞上去而是想知道一些问题的答案。

  “康本首领好久不见啊,有几十年了吧。上一次见你是在刚任职时吧。”

  “是啊,不过我并不想再见到你呢。”康本说完双瞳已经变成了猩红之色,凌冽的杀意感扑面而来。

  “哈哈哈哈,别紧张,我们是来帮你的,不过在此之前你会受点伤的。”话音刚落一道闪电直奔康本,巨大的冲击波摧毁了方圆百米的道路。

  “神域·火炎陵城!”

  “神域·天雷!”

  “神域·幻想森林!”

  “神域·水镜墓!”

  “神域·火蛇龙穴!”

  一时间五座神域同时打开,

每一次神域的碰撞看似平静但只有老一辈神元者才能看出其中的恐怖,一招不慎葬命于此!

  “哈哈哈哈,康本你的实力确实比我强一点但是今天你赢不了。”

  “话说的太满小心闪到舌头!吕爻龙多年来你的实力还是没有一丝增长啊,如今我已非当年了。火元·天火焚城!”

漫天的火球向着地面的四人砸去,每个火球都掺杂着神域之力只要命中不死既伤!

  “是啊,我没有进步但是我们人多啊。”

  “水元·水影折射!”

  “木元·土木堡垒!”

  “火元·火羽刃!”

  “雷元·闪银囚笼!”

  没有废话几人也是拼尽全力,阻挡满天的火球。这毕竟是弑神首领的全力一击,整个神元界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轻视。

  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一切都归于平静。一道银色的闪电直冲康本而去,浮空状态下康本硬抗下了这一击。

  “康本,你的进步很大啊,但是今天我们有绝对优势。”吕爻龙挥了挥手只见几十座机器战傀从他的神域中出现,刚才的闪电正是由他们发出的!

  康本扶着胸膛踉跄着站起来,强悍的肉身出现一大块黑礁状。

  “没想到啊,名震神元界的暗鬼七恶鬼也会偷袭啊。”

  “我们是凶名在外,可不是好名声。今天你要是死在这里我们的名声就更大了。”吕爻龙看着天际说道。

  “动手!”吕爻龙喊到。

  几人也是问声出手几个闪烁就出现在了康本旁边,路天一击膝顶直接将猝不及防的康本顶飞!

  “哈哈哈,五哥这个人头归我了。”布鲁姆佩笑喊道。

  “只怕你收不了!火元·火神将!”一道虚幻的火焰巨人出现在康本身后,一击将布鲁姆佩打飞。

  吕爻龙看到巨大的火神虚影也是微眯双眼,神将是自身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力量。七恶鬼中只有大哥二姐才会的绝技!

  “吕爻龙想留下我你还不配,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用他们的命来换我的。”康本浮空而立。

  “三哥怎么办?我们这边就你和老七会飞行啊。”路天问道,本来康本应该也不会飞翔但召唤出神将之后局势就瞬间逆转了。如果硬吃下康本他们这里一定会有人丧命,转身离开就错失了这次如此的时机。一时间吕爻龙也不知该如何取舍了。

  “等!先拖住他。”吕爻龙吼道。

  “水元·极地冰缘!”

  “电元·雷蟒山河!”

  “火元·地火吞天!”

  “木元·圣光玲木!”

  火柱拔地而起,满天都是雷电形成的巨蟒,三人被圣光笼罩得到了全属性的提升,极寒的温度淡化了火神虚影。

四人默契的配合毫无破绽,堪称完美。

  “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一切技巧都是没有用的!火元·火神邸!”

  空间被撕开一个裂缝,放眼望去彩色的火焰填满了裂缝,宛如火神的府邸!无论是满天的雷蛇还是通天的火柱都被裂缝一口吞下!

  吕爻龙看着天际面无表情,曾经的手下败将竟然强到如此地步让谁来恐怕都无法接受吧。

 “炸傀吧,要再拖他一会。”吕爻龙淡淡道,三人面面相觑但也只得应是。

  几十座机器战傀分别从三人的神域中出现,这里已经有近百座战傀了。同时引爆方圆几百米恐怕都会被夷为平地!在平时这是禁止的,应该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禁止的。毕竟神元界不成文的规矩——不伤平民!

  “吕爻龙你是疯了吗?如果炸傀你们也逃不出去的,而且如果伤及无辜还会引得整个神元界的敌视!”

  “所以你不要乱动,不要逼我冲动。”

  一时间全场安静。仿佛刚才的战斗不存在一般。

  吕爻龙看了看天际,回头说道:“时间到了,炸傀!”七十多座傀儡包围康本一同自爆。

  “疯子!”康本喊道。

  “所有剩余的傀儡摆成人墙,挡住冲击波。”听到命令一瞬间一座钢铁城墙将康本四周围住。冲击波直接摧毁了百余座傀儡!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一组人出现在战斗场地中。

  “都不准的动,这里是弑神组织分部第一、二、三、四、五小队!你们涉嫌破坏治安,放弃抵抗,接受盘问否则我们将采取武力手段。”一个一身紧缚的女人浮空而立喊道。全黑的战衣,左臂的臂章上一条古龙被巨剑贯穿!这是弑神组织的标志,这套全黑的衣服可以抵挡一发火箭筒而完好无损!

  “等你好久了,王云旭。你还真是够慢的啊。”吕爻龙看着浮空而立的女子说道“再晚一会你就要为你们首领收尸了。”此时的吕爻龙脸上挂满了得意之色,像是被父母夸赞的孩子一般,似乎他很乐意见到王云旭。

  “水元·冰箭!”王云旭看到吕爻龙直接动手没有一丝犹豫!

  吕爻龙看着扑面而来的冰箭咧嘴一笑一个闪烁就出现在王云旭身后一击怒拳直接砸在了她凹凸有致的躯体上。首领则是完美的接住了这位从天而降的美女。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出手!”吕爻龙喊道。

  “她不配我来和你玩玩?现在是我的人比较多了。”康本放下怀中的王云旭平淡道。其实如今他的状态已经开始下滑了,七十多座战傀同时引爆他也是付出了代价。

  “康本,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后会有期,哈哈哈哈。”只见他一挥手剩下的战傀直接扑向了首领一行人。

  待所有的战傀都被解决完毕他们早就不知所踪。

  王云旭看着首领行了一礼开口说道:“剩下的怎么办?这边动作这么大一定会引起普通人类的怀疑的。”

  “制造一场事故吧,旁边那几辆豪车刚好可以。”语罢只见四辆百万级豪车猛的撞在一起,爆炸再次响彻云霄。

  吕爻龙你到底要干什么,首领深思道。完成的任务是什么?听他的话好像目标是王云旭可是仅仅是爆锤了一下这个对他不敬的人有什么用呢,况且他还调动了三个人。百思不得其解康本下意识的摸了摸脖颈的吊坠,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他总是在没事的时候摸脖颈的吊坠。但是这一次在没有了熟悉的触感,吊坠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瞬间康本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们的目标可能就是他的吊坠,那个装满水元湖湖水的子弹型吊坠!那是二爷爷送给他的,关键时刻能救他一命的东西!

  康本面色难看,一旦暗鬼的人知道水元湖的存在恐怕又是一场大乱!毕竟如此高效能的疗伤药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应该是路天用膝顶撞击他的时候拽下来的。

  “三哥,吊坠拿到了。”路天将手中的吊坠递给吕爻龙。吕爻龙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打开了吊坠将其中的湖水喂给了布鲁姆佩。只见原本焦黑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这水元湖水果然是疗伤奇药啊!”众人感叹道。

  “虽是奇药但是对我们也不是必须。这次偷拿他的药水只是为了掩盖我们的真正目的罢了。”说完吕爻龙就将空吊坠扔到了路边。

  几人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次任务的目的,起初以为是偷走康本的吊坠不过看到吕爻龙这般模样就知道此次的任务并非如此。多的既然吕爻龙不说他们自然不会去问,作为死过的鬼知道的越少越安全这个道理他们还是都懂的。

  “各自都回去吧,这段时间都安分点。康本一定会报复的,我可不想去救你们。”说完他就浮空而去了。几人见状也是不做停留纷纷离去。

  夜幕展开,遮蔽了天空,太阳只能奋力的在夜幕中留下几个稀疏暗淡的光点。

凉风从裤腿灌进衣服,无情的剥夺着人们的体温。

  翼杰走在回家的路上,短短的路程他却走了一下午。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步子很沉重,双腿像是灌了铅。和羊羽分开后他褪下了伪装,漏出了少有的疲态。有时候我们明明已经很疲惫了却还要装出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去安慰别人,只因为那个人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我们才忘记了自己的疲惫,将他放在了自己前面。

  “十甫翼杰?!你怎么在这啊?”身后传来一句柔和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疲惫和悲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