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神与弑 > 第五章

第五章


“怎么不认识我啦?”女人看着和他差不多大,一身的运动装。长发被绑成高马尾在她身后一晃一晃的。

  “怎么会,姬木姐!”翼杰也是反应过来笑着回应道。

  姬木、他还有羊羽在小时候就认识。姬木比他俩大两岁

  “回来看看啊?你出国留学这是衣锦还乡了?还是学成归来了?”

  “不是,算是回来看看吧。马上就又要回去了。哎对了,姬木姐你过得怎么样啊?”

翼杰连忙转移话题,他不想欺骗姬木所以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讨论。

  “我还行吧比较幸运,大学毕业就找了工作,现在手里也有几个人。”她笑着回应道。她并不算特别漂亮是耐看型的,看的越久就越能发现她的魅力所在。

  “羊羽没和你一起回来吗?你们俩不是一个学校的吗?”

  “她也回来了,不过她还有些事就没和我一起。”

  “这样啊,你是看完叔叔阿姨刚出来吧。要不要去我家坐坐,还有一件你的东西要给你,估计你都忘了吧。”

  “啊?我的东西?”翼杰一脸茫然,他不记得自己有什么东西给了姬木。当初首领带他走到时候瞒住了一切人,说是有个教授看中了他的才华要带他走。当然那个教授就是首领假装的,至于翼杰的父母首领给了他们一堆纯英的报告和一张卡就打发了。

  “就知道你忘了,当初还叫我好好保管来着,结果自己忘了?”姬木看着翼杰嗔怪道。

  “呃呃呃,对不起啊,我真忘了。”翼杰看着姬木羞愧道。

  “走吧,我家就在这一片。”姬木一挥手就在前面带路了,没有给翼杰一点拒绝的空间,翼杰只好跟上去。

  房间并不大只有六七十平,一个人住也是足够了。屋内的摆设简单干净,可以看出是一个干练独立的女人。

  “要换鞋吗?”翼杰问道,看到姬木姐的房间他想起羊羽的房间那简直是猪圈啊!

  “直接进来吧,很快的。”姬木拿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盒从内室出来。

  “给,就是这个。”翼杰接过木盒打开,一条十字架型的项链静静的躺在木盒中。十字架的中心一颗蓝色的宝石宛如沉睡的公主,逃避了现实封藏了美貌!

  “这是什么?”

  “你给我的项链啊,在你走的那天你给我的。”

  “呃呃呃,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翼杰自问,身为神元者他不可能忘记自己会给别人一颗如此的宝石啊。

  “喂喂喂,你发什么呆啊,那颗宝石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还会给你?”姬木笑骂道。

  翼杰也只好尴尬一笑,可能是当时随手送的所以没有任何印象。

  和翼杰分开后羊羽独自来到了一座大厦上,任凭冷刃刮过脸庞。此时的羊羽十分的烦躁,平常凉薄待人的她今天竟然受到了影响!仿佛内心中有人在怪罪她下手太重,此刻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莫名的感觉。

  雨,稀稀拉拉的飘落。秋天的雨总是下的这么柔和唯美,撑伞仿佛成了一种罪过。城市在秋雨中放慢了脚步小憩一会。车上,楼上,地上,枯叶上紧紧密密的排布着一颗颗饱满的水珠。路边的情侣手牵手漫步在公园里,感受这爱情的甜蜜和秋雨的沁人心脾。

  羊羽睫毛上挂满了水滴,像是大自然为这位伊人补抹的淡妆。长发沐浴在秋雨中,微微引了些挂在上面像是精美的绸锦上嵌了纯净的碎钻。羊羽已经在这站了一个小时了,浑身上下被云雾缭绕着,宛如仙子误入了凡尘。秋水一点一点的浸润着她的外套,

冰凉的雨水刺激着她的肌肤,想要以此来平静躁动的内心。

  “咳咳咳,‘嗜血魔后’在这里看风景吗,天气冷了多穿点啊。”一个身身戴鬼面面具的人站在羊羽的后面缓缓道。

  听到有人说话羊羽也是一惊,在她的感知中并没有这个人的!

  “不知阁下何人?可是找我有事?”

  “哈哈哈,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就不劳烦你记得了。我确实是来找你的,自觉有些实力特来向你讨教一番。”

说完他侧身站立一手背后单手对着羊羽。

  “既然阁下不愿报出名号,那今日就由我看看鬼面之下有着这样一副嘴脸吧。”羊羽心情真是不爽,这人不就是来讨打的!

  鬼面人没有说话直径冲向了羊羽,仅凭单手就挡住了羊羽的进攻!

  鬼面人一击肘击打在了羊羽的侧肋,羊羽直接飞出去撞在了天台的栏杆上。

  “你就这点能耐的话恐怕你今天要死在这里了——欧阳羊羽!”

  “要我死在这里?代价可是很大的,你付得起吗?”

  “神域——白色都市!霸体!”瞬间羊羽的实力暴涨,神域快速扩散笼罩了鬼面人。

  鬼面人不慌不忙的冲羊羽弯了弯手,这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自信可以打败这位天之骄子!

  “水元·湖镜!”一面镜子出现在两者之间,鬼面人被镜子照应道一个水镜虚影出现在羊羽身前。羊羽也是毫不废话对着虚影打去,招招都是要害!

  “厉害啊,利用水镜应出我的样子然后打我的水镜影像。借此避免和我贴身肉搏,我的水影打你又没有伤害,这水镜这样用用到极致了啊。不愧是天才,现在我都有点不舍得杀掉你了。”

  “火元·天火!”鬼面人打了个响指,身后数十朵火焰飘浮,火焰散发出的高温直接蒸干了原本被秋水浸透的天台。火球朝着羊羽飞去原本可以轻而易举躲开的攻击但却因十朵火球刁钻的角度封锁了羊羽所有的可躲避空间!面对着火球冲来羊羽也是丝毫不慌张硬吃下了三朵!

  “火元·地火吞天!”

  “火元·焰千尺!”

  巨大的岩浆柱包围了鬼面人,他吃了个全中!

  但羊羽没有一丝放松,在她的神域中她应该可以感知一切的,但是此刻她无法感知岩浆柱内部的情况!此刻不知是火焰的高温还是因为战斗的激烈此刻的羊羽满头大汗!

  “水元·水神将!”

  当火焰燃尽一个巨大的神像虚影充斥了羊羽的双目!听到这个招数羊羽十分吃惊,不只是因为它的巨大杀伤力!面前这个鬼面人竟然可以使用两种不同神元!这种能力目前只有两个人可以做到,他是第三个!此刻天地间紧密的雨水雀跃起来,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

  “水元·冰锥刺!”一个巨大的冰锥从天而降,羊羽看着冰锥双臂交叉在其头顶瞬间出现了数十层防御!不是她不想躲,而是这个这个巨大的冰锥覆盖的面积太大,她没有把握在其下落之前逃出范围,既然如此那就正面接下把!

  不过此时羊羽的心中也是不免在骂爹啊,这个鬼面人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她!甚至可以说是她遇见过得同辈中的最强者!这次她可能真的有麻烦了。

  就在冰锥快要接触到羊羽的防御时突然爆裂碎成了碎片,漫天的碎片直接略过防御贴在了羊羽的身上。

  当羊羽意识到不对时已经太晚了,海量的碎片朝她扑来,仅仅片刻就把她封在了冰里。随后羊羽被控制,她的神域也是快速消失,她知道这次可能要完了。

  “啧啧啧,欧阳羊羽你的实力还要提升啊,这种程度我怎么指望你和他交手呢?那一位可是连我都不敢与之交手的存在呢。”鬼面人自言自语道,语气中还有这失望的气息。

  “放心,那件事只能由你去完成,所以我不会伤害你的。但是既然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还是不记得我的好。”说完鬼面人单手扶在冰块上,手中有这闪电闪烁!

  冰块融化出一道裂缝闪电瞬间就奔向了羊羽,仅仅是一瞬间羊羽的“霸体”就被打破,羊羽也是被电晕了过去。

  “到你出手了,别看戏了。”鬼面人朝着天空说道。

  “你还真是狠啊,这般女子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一个女人坐在天台栏杆上冲着鬼面人说道。

  “她中了散心毒,虽然是李浩森无意间散发出的。李浩森还没有完全掌握玫瑰藤蔓,玫瑰藤蔓刺入身体后会释放毒素的。他实力不够释放的毒很少放出的毒毒性也很低。这种毒以她的实力出出汗就好了。可在体内积攒的久了也是麻烦。”

  “我可不想知道关于她的事,这是女人的嫉妒。”女人一个空翻就出现在了羊羽旁边。

  “你最好注意分寸,不然你会后悔的!”鬼面人呵道。

  “我还没那么无聊,她还有用,在完成那件事之前我不会动她的,”女人懒踏踏的回应道“还有一件事你注意一下,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并不怕你。要动我你也要当心的!”说完女人朝着鬼面人扔了一道闪电!他身后的栏杆直接被炸断。

  鬼面人冷哼一声也不再回应。

  女人轻轻捋了捋羊羽的头发,葱玉指点在羊羽的眉心处。指尖有闪光出现,片刻后女人松开手。

  “完成了,走吧。她大脑记忆的部分中我将其电信号改动了一下,她不会记得刚才的事的。”

  “走吧,现在还不是和叙旧的时候。”女人看了一眼恋恋不舍不舍的鬼面人说道。

  鬼面人也不在犹豫,打了一个响指一团火苗出现,慢慢的飘向了羊羽。静静地散发着它的热量,像是睡美人身边的骑士一般,默默地围着羊羽转圈,将秋雨的寒冷去除。

  当羊羽起身时已是深夜,紧密细小的秋雨还在忙碌的织着缎子。她扶了扶额头,站起身来。正当羊羽要回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睡着时她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羊羽你在那?快回来一趟,有新任务。”首领在电话的另一头焦急的说道。

  羊羽也是连连回应道,直接从天台上一跃而下。

  当羊羽回到二爷爷那里时大家都已经在屋里等他,屋里的气压低的厉害,所有人都面色严肃。

  “来了就先坐下吧,我再把事件说一遍。暗鬼可能已经知道水元湖的存在了,我们现在要想一个办法应对。”首领面色难看的说道,毕竟这件事主要责任在他。

  “哎,天命如此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当年姬氏一族为了封藏这个秘密在神元界引起了一场大屠杀,近万神元者丧生,姬氏一族从此也在神元界中树敌众多最后也没几人留存。这个秘密是时候公之于众了,”二爷爷叹息道,“水元湖是天地留给神元者的宝藏,是时候告诉天下人了。”

  “不行,姬氏世世代代守护着水元湖,怎么能因为我的失误放弃千年的誓约。而且一旦水元湖的秘密被公布神元界一定会再陷入大动荡!”首领严肃道,“这段时间我会派人找找暗鬼的人。”

  “你要和他们谈判?!你应该知道一旦这件事公布于众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二爷爷说道,言语中带着徐些愤怒。

  “这件事还没有那么遭,就算他们知道水元湖的存在也不会公之于众的。”翼杰说道。

  “为什么?”羊羽问道。

  翼杰看着羊羽回答道:“因为贪心,一旦将水元湖公布于众他们固然可以趁乱分羹,但是也是仅此而已了。而暗鬼是很有野心的,他们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他们想要的是全部!”

  众人听完翼杰的分析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下,以暗鬼的性子可能真的不会公布出去。但是暗鬼知道了水元湖的存在也不是一个事。毕竟是一个威胁。

  “这段时间我会加固一下水元湖的结界,这件事就先这样吧。康本浩森的事情怎么样了。”二爷爷看着康本说道。

  “浩森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立刻就可以去报道了。”首领没有提及李浩森的伤势是不想让这个屋里的气压再次下降。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看了看一旁低着头的羊羽。

  二爷爷点点头没有说话朝门外走了出去,康本面色难看,毕竟是因为他的失误才造成了这般麻烦。他的性格如此,从不会逃避责任。这应该就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

  随着二爷爷的离开房间再一次安静下来康本简单的说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了,刚刚遭遇到暗鬼的袭击王云旭那边他还有一堆事等他解决。

  羊羽和翼杰被首领留在了这里,首领让他们在这里等着李浩森痊愈直接带他去最近的分部报道。说着是让他们在这等着李浩森其实是让他们在这防着暗鬼的人,派其它的人来只会多增事端,尽是麻烦。

  “项链不错,谁送的?”羊羽看到翼杰的项链调侃道。

  “遇见姬木姐,以前给她的她又还我了。她还想见见你,有时间去吗?”

  “不了,都快忘记她长什么样了。”

  凉风擦过湖面将水汽粘在了亭中两人的身上。翼杰看着湖面中心巨大的水球也渐渐沉默下来。

  “回家了吗?”羊羽看着翼杰问道,似乎是为了让自己忽视湖中的人影。

  “没有,不想回去。别说我了,你怎么了?看着你衬衫边都糊了,别告诉我你去做饭了。”

  羊羽顺着翼杰的目光看到自己衣服的糊边也是一脸茫然,她不知道自己的衣服怎么会这样。“不知道,可能是在那里不小心燎到了吧。”

  “下午去干什么了?”

  “在天台吹风,看雨。你的方法还真是管用啊,平静了不少。你怎么知道这个方法的?你可不像是会琢磨这种东西的人。”

  “一个前辈告诉我的,他说‘累了就去天台吹吹风吧,很舒服的。’我也试过,挺有用的。”

  羊羽不想在这件事讨论过多,她搭理翼杰还是因为害怕他还在担心自己。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自己会再天台上睡着,真的是她太困了直接睡着了吗?她不知道在那个天台上发生了什么,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

  在一座宽敞的大厅里长长的会议桌旁坐满了人,并不是真人而是全息投影!首领将腿伸在会议桌上看着天花板。一旁王云旭笔直的站在一旁。贴身的作战服勾勒出完美的曲线。此刻她十分紧张,额头上汗珠若隐若现。如果不是作战服有调节温度功能你就可以发现此时的王云旭身上出的汗足以打湿一件衬衫!身为维序组(执行部下属)总队长接下来的会议如果不是她的作用特殊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参加!接下来是弑神组织高层会议代号——裁决!

  这场会议的参会人员是组织亚洲总部正副首领、部长以及九元老!

这里的人足以决定一半神元者的命运。这也是代号“裁决”的由来。

  王云旭的神经紧绷,会场上有两个座位始终空着,或许说只有那一个座位空着。那是自家首领的——皇甫霜!另一个据王云旭所知是还在旅游的康娜元老的——一个20出头的女孩子,她当然不会参加这种令人窒息的会议。

  亚洲总部首领,是除了康本之外弑神组织最高领导人,在神元界被人们成为“天后”般的女人。

  时间从指尖流逝,会议桌旁边一位部长的助手开始不耐烦起来,刚要说话就被自家部长冷若冰霜的眼睛瞪了回去。康本和赵苏烈(亚洲总部副首领)看到这一幕默契的选择了无视。看着时间的流逝王云旭变得更加紧张了,按照议程会议已经开始二十分钟了!

  随着一阵清香飘来王云旭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自家boss来了。每当有一个自己可以依靠的坚实后盾时无论在心理上还是身体上人们都会放松很多。这就像孩子依赖着自己的父母一般。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风衣的女人走进会议室。全身上下散发出强大的气场,纯白色的头发披散着散发出咄人寒气。幽香配着寒气让人不知所措,喜欢却又敬而远之!

  皇甫霜没有说话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丝毫没有解释自己迟到的的意思。康本干咳一声收起腿说道:“既然都来了就开始吧。”

  “这次的会议有两点,第一个主要针对暗鬼。”康本严肃道。

  听到这个主题众人也是眼神一变。

  “昨天暗鬼一众伏击了我,来了四位,想比这四位大家也都非常熟悉了,不用我再过多介绍了吧。”

  众人看着手中的文件没有说话,他们当然知道这四人的实力,也知道他们代表了什么。

  “针对这四个人就交给皇甫霜首领如何。”康本看着自己右手边这位高冷的女皇说道。

  “可以。”没有过多的话语简单两个字却有摄人心魂的能力。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说出这两个字需要何等的能力和魄力!

  康本刚要拍板决定,有声音响起道:“首领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草率?目前对于暗鬼的高端实力我们知道的只有十一人,这么做会不会得不偿失。”

  “楚元老你的话不无道理,可是这件事关系到组织的威严,不容轻视!他们敢明目张胆的伏击我就敢伏击其他人,如果不理睬对组织未来的发展很不利。”

  楚亦寒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就这么决定了,皇甫首领有技术装备上的问题都可以和孙瑜秋部长说。”康本说道。

  皇甫霜并没有说话,只是闭目养神。康本也是尴尬一笑快速略过。

  “第二件事和元老院有关。”

  康本话音刚落八位元老纷纷皱眉,这种场合下他们可不信康本会带来什么好消息。

  “哪位未知神元的拥有者我找到了,不幸的是他死了。”

  “什么?!康本这种玩笑可不好笑!”

夏克森说道。

  “这是真的,而且我有人证当时王云旭组长就在旁边。”康本转头看向王云旭。

  王云旭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开口说道:“没错,在最后的打扫现场的时候发现了青年男性一具尸体。经过对比和总部发出的数据完全重合。”

  听到王云旭的话八位元老神态各异,看不出喜怒。

  “女娃娃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确定吗?如果发现你做假证谁都保不了你。”夏克森淡淡道,看似平淡的话已经将王云旭推到悬崖的边缘。

  她能确定吗?当然不能。打理现场时在首领弄爆的车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在首领的旁敲侧击下她拿去和数据库对比发现和总部发来的那位未知神元者的数据完全相同。这又能表达什么呢?可以做手脚的地方太多了,比如这具尸体中提前被哪位神元者处理过,如果是一位普通人的话当热会在其体内留下哪位未知神元者的数据;再比如有人修改了数据库;再比如取出的化验标本在化验前被人暗中动了手脚……有太多的方法可以让两者数据吻合了,最主要的是她并没有亲眼看见此人被暗鬼斩杀,也没有在现场收集到他的神元波动。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一具焦黑的尸体,连面容都无法分辨。从他的身上得到的一切都不一定是真实的!所以一时间被一位元老质问自己是否确定自己又能说什么呢。说确定又有不一定的分险,说不确定数据就在那里。

  当王云旭还在考虑如何回答时只听见“啪”的一声。

  “我的人还没有轮到你来教,”皇甫霜冰冷道,“如果你不信可以自己查证,但是威胁我的人我就要管一管了。”众人也是一惊,没想到这位冷的冻人的女人一开口就这么犀利,丝毫没有给夏克森一点面子。

  吃了皇甫霜一个软钉子夏克森也是冷呵一声。

  “对于数据的真实性各位如果不信可以来这里查证,实在不行的可以带回一部分样本到自己的化验室化验,尸体就在亚洲总部的太平间里。各位可以派人取一部分带回去。”首领平淡道,说话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看不出心中有没有波动。众人听到这里也是纷纷选择了沉默。

  接下来的议程都是一些小事,没人有时间在这里消耗于是就草草结束了。

  在飞往美国的私人飞机上,夏克森左手端着高脚杯,摇晃的红酒沾满了杯壁。杯壁上的红酒一层层晕开,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一个响指他的身后出现四个人,各个是一身黑色的套装。

  “老爷有什么吩咐?”四人中的一位毕恭毕敬的问道。

  “你们四个去监视皇甫霜和康本,有什么事直接向我汇报。”

  “这……”四人面面相觑,皇甫霜和康本可都是出了名的难搞,同时盯两个这不是要玩命吗?

  “怎么不愿意?”夏克森面无表情的看着四人淡淡道。

  “不不不,我们这就启程。”

  “记住小心点,被他们发现我也救不了你们。把这个带上会用到的。”夏克森拿出两个透明的子弹,子弹中心有着一条血线!

  四人见到这水晶子弹也是猛的一惊,这东西用的好足以重创两人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机会!

  随着四人跳机有一位打扮体面的老者出现,夏克森看着他淡淡说道:“您老有什么事吗?”

  “夏克森元老好霸气,出手就是两支水晶子弹啊。”老者也不客气当着夏克森的面坐下自己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的事你还管不着吧?”

  “哈哈哈,我只是来提醒你一下,上面给你的东西不是让你随便挥霍的。还有仔细找找拿个未知神元者,他还没死。”

  听到这里夏克森没有一丝吃惊,毕竟他自己也认为那位未知神元者并没有死。他更好奇的是为什么首领没有把他带回来还要为他伪装一场假死。他感觉明白这些事他就可以得到一次难得的机会去绊倒康本!

  欧阳家府邸

  一位老夫人正在修剪院子里的植株,身后管家问道:“老夫人我们要不要调查一下?”

  “不用,她出手了就不会有破绽查不出来的。”

  “是,那其他人那里要不要派人盯着。”

  “随他们折腾吧,我们这次全当看官就行了。”

  欧洲

  一座宽阔的的露天泳池旁,三位老头正在享受着美好的阳光,此刻的他们的旁边几位金发美女正在倒酒。

  “唐本老兄你怎么看这件事?”

  “哈哈哈,我可什么都没看出来啊,不知道杰老弟看出了什么?”

  “除了觉得无聊没什么感觉。”杰随口回答道。

  一旁的杰斯独自喝着酒没有掺和两人的对话。

  聚会结束,夜幕笼罩时两波人马分别从唐本和杰的住处悄悄离去。

  南美洲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吵醒了还在睡觉的康娜,康娜穿着真丝睡袍睡眼惺忪的打开门,一位身穿正装的男人将一份文件给了康娜。

  康娜脸上写满了迷茫问道:“奈特叔这是啥?”

  “回大小姐,这是昨天组织开会的报告。”

  “呃呃呃,行吧我会看的,辛苦奈特叔了,你一定没吃早饭吧?这家酒店的菜品很不错的您要尝尝吗?”

  “大小姐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呃呃,没事这里的午餐也很棒的。您下去尝尝吧。”说完康娜就马上关上了房门,丝毫不给奈特说话的机会。回到屋里康娜将文件随手一扔又躺在床上睡觉去了。

  楚宅

  楚亦寒正在和一位老者下围棋,这位老者正是他的爷爷——楚幕风!两人在公园里对弈,楚亦寒眉头紧锁看得出局势对他很不利。

  “亦寒,这局棋你怎么看。”

  “爷爷这局我又输了。”楚亦寒淡淡道,语气中似乎充满了无奈,他已经习惯了。

  “走平四四,然后上八七。”

  楚亦寒按照爷爷的话下完后发现棋局瞬间逆转了!原本虚弱无力的黑子瞬间爆发出极强的战斗力将白棋团团包围!

  “这是通盘劫!”楚亦寒惊讶道。

  “不要只看一点,纵观全局这才是围棋吸引人的地方。虽然你舍弃了一部分但却获得了最终胜利。”说完楚幕风轻轻压了一口茶水,“把人都召回来吧,这件事你还没有资格触碰。”

  楚亦寒当然知道爷爷指的是哪件事连忙应道:“是。”说完连忙起身去部署了。一阵清风吹过摘了几片枯叶扔向了天空。楚幕风看着眼前的凄景也是轻轻一叹,拿起一枚白子落到了棋盘上,瞬间胜负已分!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黑子仅仅一瞬就被斩落马下。

  日本

  无情的凉风一次次撞击着房门,像是一个无赖般不肯离开。

  房内一个身穿和服的女人正在为一位老者沏茶,女人看着五十岁的样子。眼角浅浅的鱼尾纹不仅没有将她的颜值拉低反而又增添了些妩媚、真实。女人沏茶的流程行云流水,让人看的如痴如醉。修长的手指提着雕花的紫砂壶优雅的倒出芳香的清茶。四溢的清香挤满了屋子。老者双手拿起茶盏轻轻嗅了嗅,芳香净化了肺腑,使人心旷神怡。轻轻尝了一口,舌头似融化般沉醉在茶水中。

  “哈哈哈,老夫能喝到绘音元老亲手沏的茶真是有幸啊。”老人爽朗的笑道,正是木纳元老。

  对面端坐的女人是工藤绘音,同为元老,也是一位茶道大师。

  “木纳元老讨笑我了,这点拙技不算什么的。”

  木纳淡淡一笑,将茶水喝尽说道:“不知道绘音元老对这次的会议可有高见啊?”

  “哈哈哈,我一个妇人当然看不出什么,也不打算作什么。” 工藤绘音又斟了一杯递给了木纳。

  木纳听到这话也知道多说无益只得品起茶来。当一壶茶被喝完时木纳也是起身告别。临走时还不忘要了半斤茶。

  “主人,这次我们真的按兵不动吗?”一位忍者单膝跪在工藤绘音旁问道。

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身体的曲线。一缕头发盖住了左眼,蒙着面。唯有右眼裸露在外界,眼神中充满了冷冽的杀气。尽管如此,美丽的右眼还是吸引着男人们想要探讨这杀气下的容颜——伊藤希慧,她是工藤绘音手下最出色的忍者之一!

  “不用动,那个女人可不好惹,还没必要把关系搞得太僵。而且会有人帮我们调查的,”工藤绘音淡淡笑道“把这幅茶具收起来吧。”希慧听到一惊,平常都是让她把别人用过的茶具扔掉的今天怎么要收起来?

  绘音看到希慧的迟疑笑道:“木纳那老家伙在茶具上留下了神元标记。这副茶具就先留着吧。”

  飞机上,木纳将茶叶沏开饮了一口,却再没有了刚才那般滋味。

  “老爷,我们还要出手吗?”身旁一个应是管家的人毕恭毕敬地问道。

  “这茶不如刚才好喝了啊。

不用了,这段时间都休息休吧。”

  管家应了一声默默告退。木纳看着手中的茶水,涟漪荡花了他影像,一片舒展开的茶叶在杯中无忧无虑的荡漾着。木纳轻轻一笑将茶水一饮而尽。

  皇甫霜走出总部拍了拍王云旭,没有说话直径离开。身后的赵苏烈看着王云旭说:“没事,休息两天吧,听说你被吕爻龙打了一拳?”

  “是,在后背。”

  “不错嘛,那家伙的一拳可不好受,上次差点没一拳打的我挂掉。”

  “哈哈哈,赵首领长你这安慰下属的方式可真是别具一格啊。”康本笑道。

  “首领,你说笑了这是事实嘛。”

  “得得得,我不和你整着没用,见到皇甫霜没?我找她有些事。”

  “哦,皇甫首领刚才走了,还没一会呢。”王云旭指着前面说到。

  “行,我先走了。”没等两人回应康本就已经出现在十米开外了。

  赵苏烈陪着王云旭慢慢走在长长的走廊里。

  康本快速追到停车场见到一辆暗黑色兰博基尼正停在自己的座驾旁。康本淡淡一笑正要走向副驾驶时手机来了一个邮件,康本打开里面只有两个字——开车。无奈耸了耸肩走向了驾驶位。

  “还是谢谢你啊。”康本淡淡笑道。

  皇甫霜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窗外的繁华尘世,眼中没有一丝情感流露似是机器一般。

  “要我帮忙吗?”康本又小心问道,毕竟程了她的情。

  “你要是想帮我就不会给我整这么多麻烦事。”

  “能者多劳嘛,真的不用我支援吗?”

  “管住你自己就好了,元老院那些出手的蠢货就交给你了。”

  “我怎么知道会有谁出手啊?”

  “动动脑子就知道了。”

  “得得得,跟您说话真是累啊。这么毒舌不怕嫁不出去啊。”

  “呵,我可没想那么多。”

  康本听到也是轻轻一叹不再说话。这个冷的冻人的“天后”恐怕不会有男人能入她的眼吧。

  秋天是冬天的特使,正因如此她更容易俘获人们的喜爱。不必如王一般时时刻刻保持着高冷和不近人情,却又有着王一般的魅力——神秘又迷人。

  巨大的水球包裹住李浩森,如今他的外伤已经好了大半,原本体无完肤的肢体渐渐散发出生机。

  翼杰坐在凉亭无聊的摆弄着姬木交还给他的十字架。暗夜再次降临,十字架中似有光散发出来。

  “这么敬业啊,不休息一下?”羊羽站在他身后轻轻道。

  “这不是无聊吗,也没什么事做。”

  “无聊啊?那我给你一个新任务如何。”康本看着亭中的两人说道。

  “首领!”两人同时回道。

  康本却没有变化淡淡道:“十甫翼杰我给你的任务已经发给你了。”

  说完翼杰的手机传来邮件提示音,翼杰点开后眉头一皱淡淡说道:“你知道的这个任务我不会做的,老样子用我的S级任务抵消掉吧。”

  根据组织的规则S级任务完成者证件会被标记一次,而完成一次S级任务可以无理由拒绝一次组织安排的任务,二十次A级标记也可以抵消一次任务。S级标记也可以兑换成现金当然也可以转让给他人,而一次S级任务标记可以在财务部兑换五百万美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完成一个S级任务就可以让你一夜暴富,登上人生巅峰!

  “一定要这么做吗?你应该明白这或许不是一个任务。”

  “够了!我说了不会去做的。”说完翼杰就将自己的S级证件飞给了首领。

  首领也是轻轻一叹,用手机扫了一下。接过卡片的翼杰什么也没说几个闪烁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

  羊羽呆呆的看着离开的翼杰显然她被刚才发生的一幕震惊到了,很难想象一向以出色完成任务为标准的翼杰会拒绝一项任务。于是她问到:“首领是什么任务啊?很难吗?”

  康本坐下将手机递给了羊羽,羊羽看完更是震惊!这则难住了翼杰的任务竟然是——回家!

  “知道吗,翼杰完成过七次S级任务,而这是他第五次用S级任务标记抵消这个‘任务’。”首领缓缓道,这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他以为回到国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翼杰对家的态度,这也是将这次任务交给翼杰的原因之一。除了想要他破局还想让他回去看看,毕竟破局还有羊羽,结果现实却告诉他他错了。

  夜深了,神元湖中的水汽弥漫在这座福地。寒气使得凉风穿透了衣裳直击皮肤。羊羽没有拉上外套的拉链任凭秋风肆虐的剥夺着她的温度。首领看着湖面的水球轻轻一叹,羊羽似是没有听到叹息声一般,只是抬头看着翼杰消失的地方,也许她真的没有听到首领的叹息。

  竹屋外一位老者看着湖面也是一脸愁容,这时一位老太出现轻轻地握住他了的手。

  一栋豪华的别墅里唯有一台电脑屏幕散发出微弱的光芒抵抗着黑暗的侵蚀,皇甫霜坐在屏幕前认真的查看资料,高冷而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手边的清茶早已没有了热气却还是满满的一杯。

  这一夜对他们来说注定难眠。月光透露出宁静的芳香,默默地看着熟睡城市中那些还在奋斗的人们,此刻月亮在为他们真诚祈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