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神与弑 > 第六章

第六章


这家小酒馆开在公路旁,开车路过的人总会被它的装潢所吸引在此驻足。少数没有被吸引的路人也是会休息一下,毕竟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难得可以休息一下缓解舟车之劳。

  酒馆的门口一根粗柱子吊着一个繁体的“酒”字,颇有古时酒肆的感觉。木匾上端刻着三个十分典雅的字——思水忆。店内晕黄的灯光隔绝了门外的寒冷,一楼是开放式的。一般人大多都是点了一杯茶水在此小饮,缓解劳累。要是饮酒会有服务员将其引到二楼的包厢里,包厢里有一个保险柜要两把钥匙同时使用才能打开。服务生一把客人一把,唯有将车钥匙锁在保险柜里店家才会上酒。二楼每个包厢的风格都不大相同,有古风的、日式的、欧美的,还有一些以世界各地风景为主题的。

  每天这里的包厢只接待二十三人,在这里若是有幸你还可以看到一些明星,富豪甚至一些政要。

  “姑娘咱这里的酒可真是香啊!是咱们自己酿的吗?”

  “应该是吧。”我笑着回应道,当初店长知道我学过茶艺就招收了我。携着酒壶优雅的斟酒,完成时要求不可倾洒一滴。我从未想过少年时因为兴趣学会的东西会给我带来如此高薪的工作。

  “咱家的酒老香了,我都是转成跑来的。为啥不叫带走啊?”顾客又问道。

  “这是老板定下的规矩,说是只有姓‘言’的人来才可以把酒带走。”  

  “这是什么规矩?莫非他姓言?”

  “这便不是我能知道的了。”我轻轻答道,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被店长告诉不要打听老板的事。

  听到这客人也不再问,只要酒好喝一些奇葩的规则遵守一下也无所谓。片刻间我已经将酒倒好,弯腰说道:“请慢用。”谈吐优雅,缓缓退出了包间。

  一楼的人静静地品着香茗,没有人大声喧哗,都是自顾自的慢品着缓解劳累。我非常喜欢这里的环境,嗅着可以净化心灵的茗香,典雅的装潢安抚着城市带来的戾气。

  一阵清脆的风铃声传来,门口的风铃悄悄地碰撞着害怕打破这安静的氛围。一个看着二十出头的少年走来,一位中年男子连忙应上。他叫李彦麟,算是这里的管事店长。我跟着李彦麟不敢说话,平常李彦麟是不会主动出来迎客,除非来者和他有一方交情。否则即使是腰缠万贯没有交情李彦麟也不会出来,但和他有些交情的人恐怕都是些大鳄!所以我很好奇这个年轻的少年有什么值得李彦麟亲自出来迎接。

  正当李彦麟要领着少年上二楼时一个身影出现在楼梯口,是一个女人。女人穿着干练,黑色的套装给了她无怒自威的感觉,颇有风范。看年龄他们应该相差不大,估计与我相仿。

  “我能陪你一会吗?”女人直接开口问道,眼神中还透漏着些狡黠的目光。我看着这一幕确是有些吃惊,我是很久不见这般搭话的方式了。

  青年见到她的时候明显很吃惊,不过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认识的。

  青年尴尬的笑了一下默默地点了点头。两人直径走向了一个荷叶形的茶几,跟在店长身后的我快速向前去斟了两杯茶。

  “怎么了?能跟我说说吗?”女人看着眉头紧皱地青年轻声问道。

  “没,没什么,姬木姐你不用担心了。”

  “还没事呢,你的脸上大大的写了一个‘愁’,好像人家欠了你几百万一样。是叔叔阿姨吧?”

  青年没有说话不过看的出瞳孔的收缩已经告诉了那位名叫姬木的女子她猜对了。看到这里她也是沉默了下来,似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孝敬父母本是天经地义之事不过看他们二人的表现好像都有难言之隐我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乖乖站在一边,这是店长交代我的,要服务好这两位客人。

  沉默覆盖了这方小小的桌子,安静的环境让我第一次生出了不舒服的感觉。两人的气压之低让我十分不自在。

  “走吧,去二楼,姐请你喝一杯。”那位女子说道,青年也没有拒绝两人直径上了二楼。

  两人对酒豪饮,进去送酒时我发现包厢里到处都是空酒杯。两人也是谈了几年发生的大小趣事,一会笑声如雷一会涰声哭泣。

  最后一次进入包厢时少年已经扶在桌上睡了过去。看得出来他睡得很熟了。

  女人看着熟睡的青年,单手扶着香腮脸颊也是红润有色格外诱人。就连同为女性的我心跳都微微加快。她起身将少年的一个胳膊挎在纤细的脖颈上,走向前台。我在身后紧紧的跟着害怕两人一个不小心就摔下楼去,要是发生这种事我的奖金八成是要泡汤的所以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买单。”女子平淡的说道。

  我看了看上菜单正要说话只见店长前来说道:“八万六千块。”说完双手递上了车钥匙。我十分吃惊,不过也马上意识到这两人的不简单,立刻收敛了情绪。因为平常这是不允许的,如果客人喝了酒我们就不会将车钥匙交还给他们。只有当酒醒了我们才会和客人一起打开保险柜。这也是保险柜的主要用途。

  正当女子要掏卡付账时,少年衣兜里的一个木牌子掉了出来,店长连忙前去捡起。只见木牌上刻着一个歪七扭八的“言”字,似是小学生的字体。

  这时店长连忙弯腰毕恭毕敬道:“这次的费用由我们报销,您请回吧。”

  我是第一次见到有关“言”字的物品出现在店里。曾经我还上网查了查并未发现言姓的大家族。

  看到店长的举动我明白在这里“言”字的分量!

  看着木牌女子眼中净是愁绪,不知为何她的眼睛开始反光。接过木牌放到青年的兜里踉跄着将他抬到了车里。

  我不知道他们和那块木牌的故事,但冥冥中总是觉得那是一个巨大的悲伤的故事。

  姬木将油门猛踩到底,眼中净是朦胧的雾气。刚刚饮完的酒似乎对她没有任何作用。发动机咆哮的轰鸣声霸占了整条公路!

  将翼杰扔在了床上,姬木起身洗澡去了。冰凉的流水哗啦哗啦的冲刷着她的娇躯。姬木仰头任由凉水拍在脸上,流水疯狂的掠夺着她的体温。洗完澡姬木随意的套上了浴袍偶尔漏出的肌肤可以勾起所有男人的欲望。姬木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翼杰轻轻抚了抚他的头,轻声道:“如果我现在和你共枕会怪我吗?那两人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吗?我也爱你啊,可是为什么每次在后付出的人都是我呢?”言语间一股清流划过脸颊。此刻姬木双眼通红,抬头看着天花板,刚洗完的脸再一次布满了泪痕。说完姬木轻轻从后面搂着熟睡的翼杰也合上了晶莹的眼瞳。

  9月20号,十三小时前。

  阳光刺透了眼皮,唤醒了闭合的双眼。翼杰起床看着旁边陌生的景色猛的一惊直接从床上一跃而起。走出房间此刻姬木刚好将准备好的早点布置完毕。

  翼杰小心问道:“姬木姐这是你家吗?”

  “是啊,不然呢?昨天你醉得那叫一个烂啊,不过睡着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听到姬木的话翼杰也是有些羞愧,不过他也很好奇啊。和羊羽喝酒他先醉,和姬木喝酒也是他先醉,感情他的酒量是最小的啊。

  翼杰看看自己发现衣服都还在轻轻送了口气,不过这也一幕被姬木看到她戏谑道:“怎么没和我发生点什么你很失望?”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配喽?”

  “没有啊,姬木姐你听我解释啊。”

  话语间姬木朝着翼杰走来,渐渐的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姬木的呼吸了。正当要说什么时一张嘴,只见一个牙刷塞到了他嘴里。翼杰也是一懵,睁开了眼。

  “怎么想要你姐的香吻啊?还不去刷牙吃饭。”说完姬木也是提腿踢在了翼杰的屁股上。只见翼杰屁颠屁颠的去刷牙了。看着翼杰狼狈的背影姬木也是一笑,但那白驹过隙般的悲伤充斥双瞳的一瞬却格外让人心痛。昨晚最终她放弃了独占他的机会,因为她知道不会有结果的,那么做只会彻底断绝两人的关系。

  “姐,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哈?!你还知道你姐要上班啊,睡得跟死猪一样我去上班你怎么办。”

  “哇,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的。”

  “不是担心你,主要是害怕你把我房间弄乱了。昨天吐我一身衣服还没洗呢。”

  “啊?!等一会我就去洗。”

  “没关系今天我请假了。作为赔偿你今天必须陪我出去玩,好久没有出去过了。”

  “啊?!”

  “啊什么啊,昨天扛你回来你睡床我睡沙发,吐我一身,吃我的饭还不能陪我玩一天了。”姬木嗔怪道。

  “是是是,今天我陪你去玩好了吧。”

  “这还差不多,吃饭!”

  酒足饭饱姬木进内屋换了一件休闲的衣服。深蓝色的长裤搭配着一件浅蓝色的女式衬衫牛仔外套被她缚在腰上,经管已是九月中旬但中午的时候穿外套还是很热的。简简单单的穿搭确实将她衬得格外清新,似是某个大学的校花。翼杰则趁着姬木换衣服的空挡将那件吐脏的衣服用袋子装了起来放到包里。

  拥挤的城市里公交承担了大部分的人流量,关洲正在建地铁,不过目前好像只有一条线路建成了。

  两人选择了公交,因为公交慢一些,还可以看到沿途的风景。她不愿意快速的将这一天草草度过,因为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太阳懒懒的爬到半空中,害怕寒冷的他收缩了大量热供自己使用。车上的人不多,因为错过了早高峰的缘故,这座城市里的人们除了学生很少有周末的概念。每个月三四天的假期早已冲淡了周末的滋味,唯有孩子们才会对周末日思夜想。

  两人坐在一起似是默契般对昨晚的事一概不提。聊的无非是姬木在职场上的趣事和翼杰瞎编出来的“学生生活”。不过两人聊的倒是津津有味,笑容满面。

  直到一个背书包对女孩上车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女孩看着七八岁,应该是个小学生。走路的步态有些许异常,是左脚有些跛。女孩丝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扶着扶手端站着,目光看向车外。

  这班车的终点是在关洲市的边缘,所以车上的时间要一个多小时,路况不好坐两个小时也不必惊讶。几十分钟后女孩似乎有些站不住了,来回的换手也把书包取了下来。

  姬木看着女孩刚要起身只见翼杰已经站起来,对着女孩指了指空位。女孩似是要拒绝不过抬头一看翼杰正板着脸,脸上的神情告诉女孩她没得拒绝。女孩只得抱着书包低头走向了姬木身边的座位。

  见到女孩的神态姬木也是莞尔一笑,对着这位羞涩的姑娘说道:“别害怕,他没有恶意的。”

  一下子好像打开了女孩的话匣子:“姐姐他是不是面瘫啊?”

  听到这话姬木也是一怔,她没有想到女孩会这么说,反问道:“何以见得呢?”

  “看他凶巴巴的,表情也不变那不就是面瘫吗?”

  “哈哈哈,不是的,他平常就这样。”姬木笑道,又开口道:“那位凶巴巴的哥哥正看着你呢。”

  “没事,我的手里有他的把柄,他不会轻举妄动的。”

  “哦?什么把柄?”

  “他女朋友现在就在我手里啊。而且妈妈说男孩子在他喜欢的人面前总会十分的绅士。”

  姬木笑了笑刚要开口否认,女孩又开口道:“不过大姐姐你好像有些亏啊,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要做他女朋友,面瘫又不会疼人。要不然大姐姐你跟我走吧,我哥哥长得很帅的还会做饭,对女孩子也很好的。”

  这时站在一边的翼杰忍不住了说道:“你这小家伙,我好心给你座位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还在我面前挖我墙角?!”

  “切,我说的都是实话。妈妈说作人要敢做敢当!”

  “所以敢做敢当和你挖我墙角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这个,不管不管你就是配不上大姐姐。姐姐他一点都不知道让着女孩子,你不要做他女朋友了。”

  姬木听到两人的对话也是哭笑不得,不过她倒是很喜欢这个女孩子。爱一个人不敢表白只能小心的跟着他,维持着不近不远的关系。朋友以上,恋人未满;不期回报,不记付出。累吗?当然累,但因为爱他所以便不觉的累了。这时有人误把她当成了他的女朋友,她的心里或许有过一丝甜蜜,但不能沉迷,她知道那只是误解,路人的误解,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路人的误解。

  “小妹妹你自己坐车不害怕吗?”姬木轻声问道,声音暖暖的。

  “不怕,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不怕姐姐我把你带走吗?”

  “姐姐你这么漂亮一定是好人,不过那个哥哥看着就不像是好人。”说完小女孩还冲着翼杰吐了吐粉嫩嫩的舌头。翼杰则是冲着她将拳头举了起开,女孩不仅不害怕还冲他做了个鬼脸。

  风轻拂了老树秃秃的枝头,干枯的树枝敷衍的摇摆了几下。风似是觉得好玩用力摇了摇老树的枝条,晃醒了这位打盹的智者。树枝轻轻抽打着调皮的凉风,感到疼痛风吐了吐舌头夹带着时光逃跑了。

  姬木和翼杰一起送小女孩去了学校,因为是在郊外的缘故这里的空气显得更安静,凉凉的,没有市中心那般暴躁,充满戾气。

  校门口一个年纪与两人相仿的青年看到两人连忙跑来。一把抱住小女孩充满戒心的盯着两人。小女孩挣脱了青年的怀抱吃惊的说道:“哥,你干什么呢?”

  “你自己跑那去了?妈妈和我找了你好久了!”

  “我不是去上学啦吗,你和妈妈都不让我自己去我明明可以的!”女孩最后几乎是喊出来的,天真无邪的瞳孔充满了委屈的泪水。

  青年看着这个女孩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错我们在保护他们,可是又有谁能把握保护的尺度。也许保护已经成了他们的枷锁!女孩晶莹的眼睛毫不畏缩的和面前这位成年人对视!

  姬木看着这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只见他突然蹲下轻轻抚了抚女孩的头开口说道:“下次能提前告诉哥哥吗?”

  “嗯!”女孩的回答铿锵有力!似是宣誓一般。

  “哥,这位姐姐人可好的,还是她把公交车上的座位让给我的。”说话时还不忘记挤眉弄眼。这搞笑的一幕当然都被三人收入眼底。

  “你好,我叫王杰,是她的哥哥。今天多谢你照顾她了。”青年笑着对姬木说道,眼中的戒备已经消散。

  “没有没有,她挺自立的,也带给我们很多欢乐。”

  “她就是不怕生,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们了。今天可把我和妈妈累坏了。这小妮子下周末回家免不了被妈妈训一顿。”说话间王杰单手压在女孩的头上,拨乱了女孩的头发。画面十分的温馨,一位哥哥宠溺的拨乱了妹妹的头发。姬木看着面前温馨的一幕仿佛感受到情亲的滋味。

  “这位是你男朋友吧,你们挺般配的。这是我的名片要是以后需要我帮助的话可以联系我。”青年分别递给了翼杰和姬木一张名片。

  “你是媒体人啊?看着上面写的。”姬木看着名片问道。

  “是,谢谢你们送小妹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事可以打我电话。”说完王杰掏出在兜里震动了半天的电话。

  看着王杰带着小女孩离开,姬木和翼杰也是悄悄退场。

  “哥你真是的刚才那个姐姐那么漂亮当我嫂子不好吗?也不和人家多聊一会。”

  “你还说,为了找你你老哥我出动了所有人。董事会的会都没去,刚才又是董事会的老头打来的电话烦死了!”

  “切,我不管我失去了一个完美的嫂子你要给我负责!”女孩嘟着嘴说道。

  “人家有男朋友了,你哥我可不是那种人你还是想想回家怎么给母亲大人交代把。喏,老妈让我把你带回去,你的课不用上了。”

  “我才不怕呢!”

  “不怕你抖什么啊。”

  “呀,你真是烦死了。哥你给大姐姐的名片是哪一种啊。”

  “王杰,传文媒体工作人员。”

  “为啥不给你的另一张啊?”

  “没有必要,我也不想。而且我感觉这两个人都不简单,以后有缘会再遇见的。毕竟哪一位神元界的传奇也在呢”王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轻笑道。

  风拂起姬木的长发,没有丝毫的妆容却给人一种精致的感觉。

  “刚才那个人你认出来没?”姬木看着在一旁神游天外的翼杰问道。

  “啊,你说王杰啊。怎么了吗?”

  “啧啧啧,出国久了人都呆滞了。是不是要祖国母亲用她特有的教育模式让你缓一缓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就是传文媒体的总裁——王杰!”

  “很有名吗?”

  “是很有名的,年仅二十五岁就开创了一个商业奇迹,月入千万的啊!”

  听到这翼杰仍是毫无波澜,毕竟所走的路不同,不过他还是象征性的震惊了一下。

  只见姬木看着名片直接将它扔到了垃圾桶里,翼杰看到这一幕问道:“扔了干嘛?”

  “他没有告诉我们真实身份,说明他并没有深交的意思。既然如此何必强求呢。”

  听到这句话翼杰心中也是一惊,如果姬木知道自己也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会不会失去这个姐姐呢?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代价可能他支付不起。

  郊外的森林抵御了诚市的废气,浮躁的凡心不知不觉间沉醉在林间的鸟鸣中。

  任何时候自然母亲都会包容我们的小脾气用她的温柔、默默安抚我们的暴躁和悲伤。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森林浴是目前人们的解压首选。

  夜幕裹星河,繁星卫明月。时间总是在幸福时逃跑,哀伤时驻足,他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总喜欢看到别人的不幸。偶尔良心发现做一会医生治愈伤痕累累的你。

  “怎么回去?”翼杰问道,“这个点应该已经没有公车了吧?”

  “要不要送我回去?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吧?”姬木调侃道。

  “乐意之至。”

  “哈哈哈,逗你玩的。我已经叫车了你先走吧。”

  “没事的,我不着急。”

  “不过问,不深究,不拖欠,不评价。这可是我的待人原则,看你的手机一直在响好几条信息了吧,先回去吧不然你的教授骂你了我可不背锅。”

  聊着聊着姬木叫的车已经到了,匆匆告别翼杰看着姬木远去不由得松了口气。想想昨天的尴尬遭遇一头撞死的冲动都有了。

  于是乎羊羽就来着她那辆黑色的法拉利来接翼杰了。(详见开头)

  水元湖中心被巨大水球包裹的人猛的睁开双眼,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痛差点又让他晕过去。水球的巨大压力压的他动弹不得,一层薄薄的神元力覆盖在他的身上保证他不被湖水压死。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水球旁边,轻轻一碰水球瓦解。一张软垫接住了掉落的李浩森。软垫浮空旁边站着一个老人。

  “师傅!”

  “先别说话,醒了就好,你师姐出手太重你受了重伤。”

  回想起那天的比试他只记得强烈的白光刺瞎了他的眼睛,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之后的事他就不记得了。想想还是后怕,羊羽的绝招差点直接秒杀掉他!这还是不使用神域的情况!他不敢想象如果羊羽火力全开自己会败的多么凄惨。

  不一会羊羽翼杰俩人就会回来了,羊羽简答的介绍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就开始准备李浩森的加入程序。

  简单的身份认证后,羊羽从车上拿出了一台虹膜扫描仪和DNA检验装置,输入后夹带着李浩森的神元信息一同上传给了云端。

  夏国总部,一个漆黑的房间内一台电脑屏幕突然亮了起来。一个程序正在被执行,葱玉指一敲程序运行完毕。女人拿起手机打了个加密电话,说道:“完成。”还没等电话另一头回应女人就挂断了电话。合上电脑,手机被随意的扔到沙发上女人就开始脱衣服,搭了件浴袍走向浴室。暖光撒在女人的脸上——孙瑜秋!

  “喂师姐,组织成员老化的问题解决了吗?”

  “不知道,就目前情况来看应该是没有。”

  “啊?!那我这样去报道会不会被元老院的人认出来。”

  “放心,有人帮你窜改了你上传的神元信息,和那个未知神元信息已经不同了,不会被人察觉的。”

  “为什么不改以前的信息,这样岂不是以后都要改?”

  “以前的信息已经发放到元老院手中,每位元老都有一份。不好改,至于你担心的以后每次都要修改的问题这个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有人会帮你解决的。”再一旁的翼杰开口道:“你还是先休息吧,过几天去组织这个样子可不行。到时候等级检测到不了最低等级会很麻烦的。”

  “什么是等级检测啊?”李浩森呆呆的问道。

  “等级检测是为了检测成员能力的,分为申请和强制两种。申请就是认为自己的实力足够可以冲更高级但是距离下次检测还有很长时间由本人自己申请。强制则是每三年都会强制进行的检测,除了外出执行任务和重伤者都要参加的,当然未测者会进行补测。”羊羽解释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可以更好的下达适应本人能力的任务,以免造成大材小用和能力不足无法完成任务的情况,更好的调配人力资源。”

  “其他详细的要求都在这部手机里,这以后也是你的专属机,”翼杰将一部手机递过去“这部手机全球联网只要你在地球上不存在没有信号一说,当然这只是感念上的。还可以检测生命体征,自动报警。”

  “你先熟悉熟悉规则,我们就先出去了。”羊羽淡淡道。

  看着两人的离开,李浩森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两位对自己的态度好了很多,也是淡淡一笑。无论处于什么原因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比自己更强者的认可,李浩森也是如此。

  晚风随意的在湖面上作画,不一会一幅星空涟漪图就完成了。没有颜色的污染这是最纯真的画卷!

  凉亭里两人随意的坐着,任由晚风在身上流淌。

  “玩的开心吗?”羊羽看着夜空问道。

  “一般般而已,见了个朋友,散了散心。”

  “朋友吗?”羊羽低语道。

  “什么?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还不饿。你呢?今天干什么了?”

  “这是秘密哦,”羊羽看着翼杰淡淡道,“想知道就自己去探索吧。”说完漏出了一个狡猾的笑,直径离开了凉亭。

  见到羊羽离开翼杰也是一笑,其实答案很明显不是吗?

  翼杰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弄好了直接送过去就好了,我有点忙可能没法去取。”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逝,在水元湖日夜不停的滋补下李浩森的身体快速恢复。第三日时三人准备出发去组织报道。

  清晨的湖面泛起一层薄雾,深秋时节雾是此处的常客。幸得水元湖的存在此处唯有雾没有霾,毕竟水元湖有着净化天地的功效。

  三人穿着简单迈出竹屋只见二爷爷已在门口等候,二爷爷开口道:“你们两个小家伙一走又是经年,今天让我这把老骨头指点你们一二就当做是饯行礼了,跟我来吧。”

  “浩森你就先别参加了,你的伤还没有痊愈再伤着误了行程。”二爷爷轻声道。

  李浩森一听也是知趣的退入小亭内看着李浩森退走羊羽和翼杰对视一眼自然知道二爷爷得用意。无非是想教训一下他们两个又碍于没有由头才想出这招。借着指点让他们吃点苦头。

  羊羽倒是一脸平静,不过翼杰却是有点目光闪烁。看得出来此刻他应该再想:为啥羊羽犯得错自己也要背锅。明显翼杰是被羊羽牵连的但他也没在意太多毕竟这种机会还是很少有的。

  “我不用神域,你们若是在我手中撑得过一盏茶的时间就算胜如何?”

  一盏茶大概要十五分钟左右,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白色都市!”

  “百鬼弈神!”

  两座神域同时展开一黑一白,此刻的湖面上宛如出现了一个阴阳图一般。

  “怎么看呆了?”李浩森的身后传来一阵柔声,正是二奶奶。

  “等到你的领域进化成为神域也不会弱于他们的。”二奶奶看着两人的神域淡淡道,“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是让人意外啊,马上就可以触碰到神域的第二阶段了。”

  “师娘第二阶段是什么意思?”

  “神域分为三个阶段:阵域,铠域,器域,百为段。意思是一百平方米一下皆为阵域,此时的神域如同阵法可大可小身在其中自身得到加持敌人会削弱。一百到两百为铠域此时神域可化为铠甲穿在身上,战斗力防御力也是暴增同时对神域的应用也是更加炉火纯青。至于器域你还不必知晓,太早知道对你修炼没有好处。看着模样羊羽的神域应该是八十七八左右,翼杰的估计样该是九十一二左右。都不荣小觑啊,真是后生可畏!”

  在二奶奶与李浩森交谈时湖面上的三人已经交手数回合!二爷爷一手背后单手抵御两人的进攻显得游刃有余。此刻羊羽和翼杰的神域也是被他们自身压缩在三平米以内,经过先前的交手他们知道用神域笼罩住二爷爷对他的削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既然如此不如就将神域压缩到极致再全力展开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最大这样还可以交手一二。

  “神域·白色妖姬!”羊羽的身后一位巨神虚影出现,淡白色的虚影透露出不可侵犯的神威!宛如一座先天神灵!虚影出现的一刻起羊羽的一切属性都得到了全属性的提升,力量,速度,反应,攻击,感知,防御,神元。

  羊羽一个箭步踩着翼杰的肩膀跳到空中冲着二爷爷就要踢去。

  “小羊羽在空中实战攻击可是会把自己的退路都封死啊。”二爷爷一抬手一枚冰锥就要刺向羊羽,在空中无处借力怕是躲不掉了。

  “咚!”一声巨响果然命中羊羽,不过此时的羊羽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没有任何伤势!

  “神域·火神赋!”一个浑身是火的人影出现在翼杰面前没有丝毫犹豫翼杰直接撞向了人影,接下来翼杰周身全身燃起火焰如同刚才的火鬼一般!趁着二爷爷攻击羊羽的同时一记重拳砸向他。

  “怎么可能?!师姐硬接下了师傅一击‘冰刺’?!”

  “不是硬接的,如果我猜的不错是神元阵和霸体。先前羊羽踩着翼杰的肩膀时一道防御性的天阶神元阵就布在她身上了,紧接着启动‘霸体’再加上有‘白色妖姬’的增强接下一记不太强的‘冰刺’并不意外。羊羽所做的仅仅是吸引你师父注意并挨下一击,真正的杀招在翼杰,‘火神赋’可以将攻击提升两倍左右加上一击‘炎拳’你师父怕是不太好受。真是两个小狐狸啊。”二奶奶看着两人的操作评判道。

  听到二奶奶的评价李浩森也是一惊,仅仅是一瞬间就已经想了这么多吗?这两人的战斗经验和默契度简直可怕!李浩森明白这是经历过无数次搏杀换来的,不过此刻他对去弑神组织又是多了一份期待。

  “呵呵呵,不错嘛,实力有进步。这一拳有点意思,爷爷这把老骨头倒是好久没有这么活动过了。”

  听到这话羊羽和翼杰对视一眼眼神中没有多少喜色,反而是更加慎重。

  二爷爷轻轻一抬手只见无数冰锥出现在他的身后,有着“万箭齐发”的气势。

  “小家伙们准备好了。”话音刚落身后冰锥似箭离弦直冲两人而去。

  “火元·地火吞天!火元·焰千层!”

  “神域·双神降临·火神赋·木神赋!天阵·盾域!”

  火焰人影直径冲向羊羽,同时一个由藤蔓荆棘组成的人影双臂化为无数藤蔓缠住无数冰锥,但仅仅是几秒钟冰刺就突破了束缚直冲二人。就是这几秒钟一座巨大的岩浆柱出现,数米高的火墙也是同时出现在两人面前,冰刺毫无意外的扎进火海!也直接贯穿了火海!经过两轮的阻挡翼杰的神元阵也是布置完成,数枚光盾漂浮在两人面前快速移动抵挡着剩余的冰刺。

  在最后一枚盾牌碎裂的同时无尽的冰刺也是落幕。此时羊羽和翼杰已是汗珠紧密,不仅是巨大的神元消耗还有着高节奏的战斗,注意力的高度集中这都是要浪费精力的,当然更重要的还有着心理的巨大压力!

  “还不错嘛,时间也快到了接下这最后一招我的指点就为止了。接好了——冰蛇窟狱!”说完湖面上泛起了大雾,就连羊羽和翼杰彼此都看不见对方。

  当浓雾渐渐散去一座巨大的冰门拔地而起下霸占了所有人的视线,下一瞬万千冰蛇从门内爬出,蛇瞳盯着两人吐着蛇信子似是在打量着猎物。

  “麻烦,看着样子只要蛇窟没有关闭就会有蛇不断的从中出现!”翼杰看着巨大的蛇窟淡淡道。

  “那就打碎它!神域·白夜杀戮!”只见无数白衣人出现在神域之内,先前收缩的神域已经完全被打开因为此时他们的对手已经不是二爷爷了只是一座蛇窟而已。万千人影从各个方向冲向蛇窟,下一刻蛇窟破碎。紧接着千万条冰蛇突然发了疯一般退回蛇窟,最后一条冰蛇还没来得及进入蛇窟蛇窟就轰然破碎。小蛇呆呆的看着蛇窟消失的方向之后快速的爬到了二爷爷身旁在其脚边盘卧下来,蛇头埋入盘卧的蛇身中没有了先前的傲气此刻的它就惊弓之鸟一般,湖面上唯有三个人影和一盘蛇,静的可怕。

  翼杰看着被羊羽轻松摧毁的蛇窟心头涌出一股不安之意,二爷爷最后一招竟然这么简单吗?此时场面极度安静,隐隐可以听见呼吸的声音,因为胜利来的太简单了让他们不敢相信这就是二爷爷的最后一招。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湖面上没有任何变化,正当两人要送一口气时两人同时眉头一皱。透过清澈的湖水可以看到一条巨大的蟒蛇正在水中畅游,宛如那传说中的巨蟒——耶梦加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