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 > 第78章 梦想与黑白熊——未来

第78章 梦想与黑白熊——未来


第78章

日向创之前捡到了中山理久的手机, 在手机上看到了黑白熊影像以及那声‘发现尸体了’。

为了确定这段影像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日向创并没有把手机交给警方,江户川柯南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日向创把手机打开, 他开始从里面寻找可能有的标记, 七海也在筛选。

但是七海千秋始终只能用程序手段, 她会在所有数据中进行搜索, 而日向创用的方法是分析, 将中山理久整个人分析透彻, 并从中确定他会将秘密放在什么地方。

将手机滑动着看了片刻, 日向创直接点进了文件管理中心, 在走了几个文件夹后,日向创看到了名为‘谨慎’的文件档案。

“哇!日向君你找到了!”七海千秋放弃继续搜索文件,她飘过来看着这份文件,“好厉害。”

“中山理久是个画家, 还是一个谨慎认真的画家, 所以他才是那个最先发现问题的人,也会选择去寻找别人合作,所以, 按照这个行为模式来,就能找到这个文件夹。”日向创看着那份甚至被设置成其他格式的文件,“就是这个没错了。”

七海千秋帮助日向创将那份文件迅速转变为可阅读格式。

打开这个文件, 日向创便看到了中山理久留下的信息。

「我不知道是谁打开了这份文件, 当然,我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打开, 因为这样的话就说明,我可能已经……

我还是很怕死的,我真的很怕死, 我还没活够,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

但是,如果我真的死了,那么我希望看到这个的人是警察。

我的名字叫中山理久,是一个画家,现在正在开美术兴趣班,做这个是因为喜欢小孩子,也是为了赚钱补贴家用,这一切都很美好,一直到我和朋友一起参加了那场比赛。

我的朋友有抑郁症,是画画让他走了出来,他非常期待这场比赛的进行,他远比我更热爱画画,而我去参加也

是受他的影响,不过比起他的单纯爱意,我更多的是为了陪伴他一起参加。

但是他却突然自杀了。

我根本不相信这件事,他是那么期待,在死前的一个小时还在和我讨论该如何创作自己的画,他绝对不可能会自杀!

于是我开始调查他的死因,结果不管我怎么调查他都是自杀的,不可能有凶手,但是,我却意外的发现,参加这次活动的参赛人员不只有他一个人自杀,还有两个人,他们早已死去。

这是一场谋杀,警察先生请你相信我!

最先死的那两个人加上我的朋友是这一次比赛里最有希望成为冠军的人,他们才华横溢,就差这次比赛获得知名度。

而且,在知道这件事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当时在比赛现场,我们拿到比赛的题目时,所有人看着奖杯势在必得,那是正常的表情,但只有他,他看着奖杯,又看了看我们。

他的眼睛里溢满了仇恨,非常恐怖。

这绝对不是自杀,而是一场为了胜利自私的谋杀。

请一定要抓住他。

他的名字是:赤木瑛人。」

“赤木瑛人,他也是这次比赛的参加者。”七海千秋迅速找出这个人的资料,“他是一个贫穷的孤儿,是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从小就有绘画天赋,是被学校里挖出来的特招生,免除学费在学校学习,代价是成名后要留在学校做十年老师。”

日向创也回想起之前看到的资料,接着补充,“但是,最近赤木瑛人陷入瓶颈期,他无法画出满意的画作,甚至在退步。”

“学校里告诫赤木瑛人,如果再没有进步,他会被退学。”

“对。”七海千秋点头,“这次比赛几乎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得不到好名次,他的处境会变得极为艰难。”

“是他吗?”七海千秋小声呢喃。

“有可能。”日向创微微皱眉,“有成为绝望宿主的经历,也要必须获胜的原因,他确实很像绝望宿主,但是,到底是不是还要去亲自看看,每个人的绝望都不尽相同,说不定这份绝望对他来

说就是向上的动力。”

七海千秋认真的点头,“日向君小心。”

“我会的。”

找到赤木瑛人的资料后,日向创迅速离开,他之前将这份资料给了目暮警官,目暮警官大概正在派人将这些人保护起来,说不定要把人全部带到警察局严加看管。

毕竟失去自由是小事,没了命才是大事。

日向创要在警察将赤木瑛人带走之前找到他确定情况。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赤木瑛人的家里,日向创摁响了门铃,他深呼吸一口气,做好了或许见到的是尸体的准备。

好在里面很快就有了动静,不一会儿咔嚓一声,里面的人打开门,只不过只是将门打开一条缝,顶着黑眼圈的青年看着日向创,声音里带着一点胆怯,他说:“那个,你好,我不买报纸。”

“唉?”

“真的,我不能再买了,我已经订了五份报纸了。”里面的人声音有点结巴,“所以,所以,请离开吧!”

“我不是来让你订报纸的。”

“那我也不买保险。”对方看上去很害怕,“我也买了三份保险。”

日向创:……

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警员证,“你好,我是警察,请打开门,我有事要找你了解一下。”

赤木瑛人倒吸一口凉气,他匆忙把门推开,“抱,抱歉!警察先生你好,我从来没有犯过法,请不要抓我去坐牢!”

“我也没有想抓你去坐牢。”日向创看着他,“我说过了,只是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请不要害怕。”

“好,好。”赤木瑛人用力的深呼吸着,但是日向创能看到他的手还在不断的颤抖着。

是一个非常懦弱的人,容易害怕,不习惯和人相处,喜欢黑暗的空间,像一只柔弱的食草动物。

并不是表演,也没有伪装。

日向创并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连一个人是不是演技都看不出来。

所以,赤木瑛人确实是这种性格的人。

这和中山理久的消息中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是这样的,很快会有其他警察来保护你,我只是提前来确认你的安全,不要担心。”日向创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可以告诉我你上次出门是什么时候吗?”

“上次出门……”赤木瑛人想了想,“好,好像是去参加一个比赛,去拿题目。”

“对不起,我其实不太想去,但是被校长强烈要求,所以还是去了,我害怕人,好像还迟到了,大家都在看着我,我好害怕,于是全程低着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忘记了,之后就再也没出过门。”

日向创判断着他话里的意思,接着他才说:“是这样的,这场比赛的参赛人员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什么?!”赤木瑛人大惊失色,“为什么画画还会死人的?”

“先生,先不要紧张。”

“可是,那可是死人啊!”赤木瑛人惊恐的看着日向创,“警察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会有生命危险吗?我只是画画而已,不,不然……我不画画了吧。”

“唉?”日向创愣了一下。

赤木瑛人用力的摇头,“对,不画画了,不画画了。”

“可是,先生你不是画画特长生吗?”

“但是我不喜欢画画啊。”赤木瑛人理所当然的说:“我一点都不喜欢画画,突然被一个人找到,说来学校里画画就能吃饱,我当然要来了,画画只是吃饭的东西,但是我不能为了画画去死。”

“要不退学吧。”赤木瑛人呢喃着,“上次的便利店好像在招人,我可以去应聘。”

“但要怎么和校长说呢?校长会不高兴吧……好艰难啊。”

日向创平静的看着不断自言自语的赤木瑛人,他呢喃着,不断的说出一句话后用另一句话应和或者是反驳。

这是一个非常懦弱缺少和人沟通的年轻人,他并不喜欢画画,来到这里也仅仅是为了生存下去。

所以,他并不是绝望宿主。

退学对他来说没有丝毫意义,只是换个活法,他对画画没兴趣,或许那场比赛对他来说只有奖金对他有吸引力

,在这样的心态下,他的退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吃饱了,便不想再为此努力。

手机铃声响起,日向创看了一眼手机,接着他笑了一下。

“不要担心,您在这里稍微等等,我的同事马上就来了,我去接个电话。”

“好,好!”赤木瑛人连忙道:“我会留在这里认真的等。”

日向创转身离开,接着他接起了电话,电话中,七海千秋的声音似乎也有一些无奈。

“那个人……他应该不是绝望宿主吧?”

“没有绝望气息,没有绝望理由,也没有想要拿到奖品的诱因,确实不像是绝望宿主,如果说中山理久看错了也有可能,毕竟误会这种东西经常存在。”日向创声音平静,“但是,我却觉得不太对。”

七海千秋眨眨眼睛,“哪里不对?”

“七海你不觉得他实在是撇的太清了吗?”日向创微微皱眉,“从最有嫌疑到完全没有嫌疑,真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所以?”

“七海,我想麻烦一下你。”日向创说:“帮我监视他。”

七海千秋认真的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看住他的。”

看着七海千秋的身影从手机上消失,日向创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警笛声,他站在旁边看着警车上下来了几个警察,警察们和赤木瑛人沟通了几秒钟,接着他们便立刻乘上警车离开。

日向创看了看周围,确定周围没人后他推开了赤木瑛人家的房门。

之前他就发现了,赤木瑛人实在是过于胆怯,他害怕的连门都没锁就跟着警察离开了。

赤木瑛人的家里很乱,真的很乱,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画笔和画纸,那些半成品随意的被扔在地上,甚至有些还有几个脚印,看上去和他说自己不喜欢画画不谋而合,日向创伸手捡起地上的一张画,看着上面的颜料。

浓重的红色和绿色,没有署名,脚印正好踩在画的中间,看上去很脏。

“你到底喜不喜欢画画?”日向创呢喃着。

被踩到脚印的画被随意的扔在

地上,上面没有署名,而那些被署名的画作虽然随意摆放,但确实没有被踩上几脚,日向创将两幅画放在一起对比,片刻后他微微皱眉。

虽然画工乃至于画风都是一样的,但是,却有细微的不同。

把画放回原地,日向创从房子里走出来,他甚至随手锁上了门。

【这场事件中一定有媒介在,只是那些人自杀的东西可能是我们没注意到的平常东西。】日向创呢喃着,【出流,你说让我排除黑白熊影像去处理整场事件,但我现在却觉得,这个黑白熊影像绝对不能排除。】

神座出流看着他,【我只是让你清除它的影响,而不是让你把它排除出整场事件。】

【是啊,应该仅仅排除影响,不要被它牵着鼻子走,但也不能当作它不存在。】日向创靠在墙壁上,他单手插在口袋里,【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时候我们刚从新世界程序中苏醒,未来机关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内斗。】

【而在那场内斗中,就有一段致使参与者自杀的黑白熊影像。】

神座出流闭上眼睛,【继续。】

【已经没有其他方式了。】日向创呢喃着,【让那些人在短时间内自杀的媒介。】

【就是:荧幕。】

不管是手机屏幕也好,电脑屏幕也罢,现在这个数据世界,已经没有人可以完全脱离荧幕,只要将绝望影片发到这个人的手机上,在那个人看到的一瞬间,他就会被绝望影片影响,并实行自杀。

因为过于普遍,就算是所有死者身边都有荧幕在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毕竟那实在是太正常的东西了。

只有日向创,这个从贾巴沃克岛的自相残杀中走出来的人,才会注意到黑白熊影像,并延伸到荧幕。

【无法原谅。】日向创呢喃着,【将那个世界中绝望延伸到其他无辜的世界,并致使那么多人死亡,太过分了。】

神座出流轻轻的叹口气,【如果你在意这一点,不如注意一下警察局。】

【如果那个绝望宿主就在

这些参赛者中,那么,在参赛者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死亡。】

【如果你没有用生命来试探这个人的勇气,那就快一点,去救人。】

日向创迅速冲出去,他知道神座出流说的是什么,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是的,日向创并没有这个勇气。

他永远都不会拿别人的性命来试探这场绝望。

作者有话要说:  更了!好耶!

我好棒!

这些参赛者中,那么,在参赛者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死亡。】

【如果你没有用生命来试探这个人的勇气,那就快一点,去救人。】

日向创迅速冲出去,他知道神座出流说的是什么,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是的,日向创并没有这个勇气。

他永远都不会拿别人的性命来试探这场绝望。

作者有话要说:  更了!好耶!

我好棒!

这些参赛者中,那么,在参赛者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死亡。】

【如果你没有用生命来试探这个人的勇气,那就快一点,去救人。】

日向创迅速冲出去,他知道神座出流说的是什么,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是的,日向创并没有这个勇气。

他永远都不会拿别人的性命来试探这场绝望。

作者有话要说:  更了!好耶!

我好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