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第三十二章 她刚刚差点儿就踏上了奈何桥

第三十二章 她刚刚差点儿就踏上了奈何桥


  “王爷,选妃的画像该如何处理,若是被阿韵姑娘看见,定会与王爷赌气生疏。”
  霍陵倒是提醒了自己,皇甫啸雲想了片刻,说道:“你代本王收下,待人来取之时,就说没有本王看上的。”
  “是,王爷。”霍陵笑了笑,王爷的说辞,同他猜想的相差无几。
  “过了这么久,阿韵怎么还没来找本王?”
  心里的胡乱猜测,令他坐立不安,莫不是阿韵假装屈服自己,待到走出东院后,再趁机逃离王府……
  又等了半柱香的时间,皇甫啸雲终于坐不住了,他起身推门而出,朝西院走去。
  迅疾的步伐,快如疾风,就连霍陵跟在王爷身后也感到有些吃力。
  西院简陋,穿过还算干净的庭院,皇甫啸雲径直朝那堵颓废的黑墙走去。
  黑墙里的院子,静寂无声。
  一条弯曲的石子路,将泥土院子分成了左右两块,左边是一块挖好的地,右边的这块空地上搭着两个露天土灶,一个放着黑铁锅,另一个放着旧瓦罐。
  石子路的尽头是间老旧的屋子,若非亲眼所见,皇甫啸雲不会相信府中还有如此衰败的地方。
  推开“嘎吱”作响的漏风木门,皇甫啸雲愣在了门口,屋内的光景惨淡,除了地上那个用竹子拼凑而成的竹床,还有一个成色发黑的桌面摆在地上,皇甫啸雲找不出第三件东西。
  甚至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看到,衣服……
  皇甫啸雲这才恍然大悟,阿韵带上东西,已经离开了王府……
  “她走了吗?”低沉的声音问道。
  “小人这就去问。”
  霍陵同样猜到,阿韵姑娘已经离开了王府,至于阿韵姑娘不告而别的原因,王爷与他皆心照不宣。
  难怪阿韵向自己抱怨,王府没有人性,不给她饭吃,她要离开王府。
  原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在为自己离开王府找理由……
  皇甫啸雲在想,阿韵离开王府的时候,应是毅然决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站在门外良久,脑海里浮现出阿韵天真烂漫的笑容,如此纯净的笑容,又有几分是真心的?
  “阿韵……”
  就在皇甫啸雲睹物自责之时,他听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清润嗓音,从屋子的侧面传来。
  “要是有冰块就好了,不过用冷水敷了后,感觉舒服多了。”
  “汪汪……”
  换完衣服后,幸韵星先去了北院看望王二狗,但被崔掌事拦在了门外,她便站在门外,与王二狗说了几句话后,就回了杂院。
  “阿雲,你怎么来了?”
  走出后山,一进院里,幸韵星就看到身材伟岸的皇甫啸雲站在房门口,他一身紫衣,神情端重。
  “阿韵……”
  她没走,她还在王府!
  皇甫啸雲深情款款的朝阿韵走来,一手握上细臂,猛力将人拉进怀里抱紧,带着迫不及待。
  “阿韵,本王不该打你。”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沙哑,皇甫啸雲在心疼阿韵的同时,内心深处更多的是爱怜和疼惜。
  幸韵星沉浸在令她感到窒息的拥抱里,一脸的茫然无措,她只是去溪边冷敷了一下受痛的屁股。
  “我吸不了气了……”幸韵星的小脸平贴在宽阔结实的胸膛里,鼻子都快被压塌了,口齿不清晰的说道,“放开我……”
  为了能够吸上一口气,她只能卯足了劲的想要推开面前这个雄壮如虎的男人,可他却纹丝不动。
  最后,她只能举起无助的小手,在他俊朗的脸颊上狠狠地掐了两把。
  这手感,得劲儿!
  “你掐本王作何?”皇甫啸雲只是稍稍收了些力道,并未松开她。
  幸韵星终于抬起了头,她大吸了一口气,带着微微喘息问道:“我刚刚差点就踏上奈何桥了,你是想捂气我吗?”
  “本王没想过要捂你。”他理直气壮的说道,俊朗的面容上却是不曾有过的委屈。
  “你抱得太紧,我都吸不上气了。”
  他就像根绳子一样,把自己捆得牢牢的。
  “那是……本王……”皇甫啸雲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天生力大,你方才去了何处?”
  “我去了后山冷敷……”万一他要查看自己屁股的伤势,不行,幸韵星突然改口说道,“洗衣服。”
  “本王方才听你说,‘要是有冰块就好了’,你要冰块作何?”
  大手下滑到细腰间,似乎没有要停手的打算,继续向下滑去……
  “你……你住手……”幸韵星顿时就羞红了脸,她抓上正在“行凶”的大手,羞赧问道,“你摸我屁股干什么?”
  “本王担心你屁股疼,给你揉揉。”理所当然的口气答道。
  “那我要是胸疼,你是不是也要帮忙揉揉?”
  他好歹也是王爷,身份尊贵,又受过皇家教育的熏陶,怎么可以如此没羞没臊的摸她屁股!
  这跟她读过的文本里的王爷不一样啊!
  “未尝不可。”唇角勾笑,皇甫啸雲柔声答道。
  “你……不要脸……”幸韵星赧然骂道,慌乱的小眼神儿四处闪躲,结结巴巴的娇声继续骂道,“不许再摸了……”
  他不是看不上自己不够丰盈的身材吗,怎么突然对自己起了色心?
  “王爷……”
  霍陵急匆匆的跑来杂院,在问清楚情况后,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前来禀报,他刚踏进杂院,就看到王爷将阿韵姑娘搂在怀里。
  不,是禁锢在怀里。
  蹲坐在地上的旺财和招财也是异常安静。
  “王爷,都安排好了,阿韵姑娘以后住在东院偏房。”
  既然人找到了,他还是说点别的吧。
  “霍陵,拿些冰块送到本王的房里来。”
  他轻轻松松的将阿韵打横抱起,昂首阔步的走出杂院,朝东院方向走去。
  听到送冰块,而且还是送到他房里来,本就慌乱的心,不由得“咯噔”一跳。
  “送冰块干什么?”这次轮到幸韵星发问,轻颤的声音里带着心虚。
  “你以为呢?”
  他笑的邪魅,眸光深邃且带有侵略性,全无之前的豪气坦然。
  后院一角,杨驼子手持劈刀正在砍木头,一双阴鹜的邪眼在盯上皇甫啸雲后,他下意识的握紧劈刀,在心里盘算着,若是此时偷袭皇甫啸雲,他的胜算有多少?
  结果是零。
  因为跟在他们身后的旺财和招财,会最先扑来撕咬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