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书穿后抱上男二金大腿 > 第五十七章 我怀疑你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二更)

第五十七章 我怀疑你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二更)


  “阿雲……”甜腻的声音轻唤了一声。
  “何事?”
  两人安静的拥坐在一起,他抱着她,她依偎着他,虽是无言,但二人心意相通,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能让二人的心头像吃了糖一样的甜蜜。
  “余校尉成婚了吗?”她抬起脑袋问道。
  “还未。”他低头答道。
  “余校尉不远千里给我送来奶牛,我想送他个老婆。”
  “老婆?”
  对于皇甫啸雲来说,这又是个新词儿。
  “就是妻子。”
  “全凭王妃做主。”
  他二人额头相抵,笑颜相对,吻在了一起。
  余鸿鸣正巧在北院休息,幸韵星去找他送老婆的时候,他刚补完觉起床,正在院子里捧水搓脸。
  “参见王爷、王妃。”
  余鸿鸣是个粗汉,他抡起胳膊擦干脸上的水渍,不曾想衣服上的灰尘,又将本就粗狂的脸抹成了土黄色。
  “余校尉,你要妻子吗?”幸韵星瞧他这副憨厚的模样,不禁抿嘴笑起来。
  “末将就是个粗人,哪里会有女子看得上末将。”余鸿鸣挠头憨笑,“再说朔城苦,也不能拖累了人家姑娘。”
  “我只问你要吗,你要,我就送你一个。”
  人人皆说朔城苦,朔城到底有多苦,一会儿她要找阿雲问个明白。
  “要——”他声如洪钟答道。
  “你跟我来。”
  幸韵星将人带到北院的洗衣处,采薇几人正在清洗她换下来的衣物。
  皇甫啸雲说扔了再做几套新衣,却被阿韵一通说教,说他败家,不知道勤俭节约。
  阿韵就连骂人的样子都娇媚可人,皇甫啸雲不仅不还嘴,他边听边笑,只当是种享受。
  “看中哪个?”
  余鸿鸣一眼就相中了正在提水的采薇,采薇生得清秀,彩芬生得高挑,彩萍生得圆润,采荷生得水灵。
  余鸿鸣指向手提木桶的采薇,颇有微词道:“这等粗活,怎能让女子来干?”
  “她们四人皆是奴籍,怎干不了这等粗活?”幸韵星别有用意的反问道。
  “反正在朔城,没有奴籍之说。”余鸿鸣嘟哝一声,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采薇,过来。”幸韵星朝院儿里叫了一声,招手示意她过来。
  采薇放下手中的木桶,低下头、唯唯诺诺的走来问道:“王妃,有何吩咐?”
  “这位是余校尉,你觉得怎么样?”
  “甚好。”采薇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一对眸子盯着地面答道。
  “你都没看余校尉一眼,怎觉得好?”幸韵星笑着宽慰她道,“采薇,你不必害怕,王爷不是要卖你,而是想将你嫁给余校尉。”
  “方才……奴婢悄悄地看了一眼。”采薇把头埋得极低,生怕自己羞得通红的脸颊被人瞧见了笑话她。
  “你可愿意?”
  “全凭王爷、王妃做主。”采薇两手叠合、伏地叩首,满怀感激的羞怯声音说道,奴籍之人逃不过被买卖的命运,如今能嫁人了,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听采薇这话,是愿意了。
  “等明春去了朔城,就让你二人完婚。”
  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幸韵星在心里油然而生的成就感,终于让她体验了一把身为王妃、为民谋福的快乐!
  “末将谢王爷、王妃。”余鸿鸣难为情的憨憨笑道,粗粝的手指头都快把头给挠秃了。
  “今日这提水之事,就交给你了,余校尉。”
  “末将这就去提水。”
  可惜了他明日就要离开王府回朔城,他空有一身蛮力,恨不能将余下半年的水全都帮她给提了,瞧她那小胳膊小腿的,秀气得很!
  婚事安排妥当后,幸韵星也就没有继续留在北院的必要了,阿雲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她身旁,也不知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阿雲,你在想什么?”
  他们十指相扣,步伐悠慢的朝东院走去。
  “本王在想,婚事是你的主意,功劳却让本王给占了。”
  “我们夫妇同体,不分你我。”
  幸韵星朝他咧嘴一笑,还送上了一个迷倒众生的眨眼杀。
  “啊——”
  皇甫啸雲一手将人打横抱起来,凌厉的目光中带着克制:“韵韵,本王想打断你的腿。”
  “你就是个变态,放我下来!”小嘴开始口吐芬芳起来,“我的腿招你惹你了,你老是想打断我的腿,我真怀疑你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
  “本王的脑子里全是你。”皇甫啸雲笑着说道,方才,在他听到阿韵说出他们夫妇同体时,皇甫啸雲的心脏猛然一颤,有此良妻,夫复何求!
  “呸——”她俏生生的骂道,“你才是水,你们全家都是水!”
  “本王麾下的良将可不止余鸿鸣一人,祁俢他们皆未成婚。”
  “哼~”,她娇哼一声,故作不情愿的说道,“那得看他们的诚意了,彩萍她们还单着,倒不是不能嫁。”
  “以后将士们的婚配皆交由你,本王放心。”
  阿韵确实聪明,知道如何趁势收买人心,只用了一个奴婢就将余鸿鸣收拾的服服帖帖。
  “谁要给他们安排婚事了,余校尉大老远的给我送来两头奶牛。”
  说到奶牛,霍陵命人将两头奶牛牵到后院,养在了杂院里。
  “那是将士们的心意。”
  “反正我的眼睛里就只看到了余校尉。”
  她不过是在跟阿雲贫嘴罢了,谁叫他总是冷不丁的把自己抱起来。
  “韵韵,你说过,你的眼睛里只有本王。”他停下脚,听似委屈、实则在故意吃醋的声音说道。
  “你看。”幸韵星“啪”的一下捧上阿雲的脸颊,把眼睛睁得老大,“看到没,眼睛里只有你。”
  “看到了,韵韵,有眼屎。”
  皇甫啸雲对阿韵绝对是真爱,这点毋庸置疑。
  “秋干容易上火,帮我擦擦。”
  幸韵星对阿雲是绝对的信任,他不会嫌弃自己偶尔的低俗和恶趣味。
  “本王抱着你,空不出手。”
  幸韵星也不客气的偏过头,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眼睛。
  “还有吗?”
  “擦掉了,秋干物燥,确实容易上火,本王跟霍陵说一声,每日给你炖上一盅银耳莲子羹。”
  ------题外话------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