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盛夏 >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窗户微敞, 夜间的微风带着热意,一股脑的往房间里灌。

房间里,男人依旧保持着微弓着身子的姿势,盯着女人迷迷糊糊的睡颜。

不知道是不是太热, 床上的人忽的伸手扯了扯领口, 她今天穿的件薄薄的针织圆领衬衫, 领口被她这样胡乱一扯,顿时下滑一大截。

男人眼眸里, 隐约浮现了女人诱人的线条,他伸手, 几乎是有些烦躁地的将她领口往上提, 因为动作太快,指尖无意识的触碰到女人柔软的肌肤。

像触电似的, 男人手轻颤了下, 他无力地闭了闭眼, 呼吸越发灼热, 好半晌, 才平复了呼吸。

视线再度看过去时, 刚被他提上去的领口再度滑落, 更甚的是, 右肩处的衣衫已经完全滑落, 白皙的肩膀完完全全的落入男人的视线里。

她皮肤本就白,在这朦胧的夜色里,女人白里透红的脸颊,完完全全露出的肩胛线,诱人至极。

要不是她醉的不省人事,白萧恨不得将人拎起来暴打一顿。

辛好她面前的是他, 要是别的人,他有些不敢去想了。

偏偏床上的人醉的晕乎乎的,还在不停的扯着领口。

白萧索性闭上眼,随手扯起一旁的薄毯,撒气似的,直接一把将人盖住。

头顶忽的有些沉,盛夏心烦地伸手掀开,像是忽的酒醒,她猛地从床上弹起来。

房间里没开灯,光线很暗,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透过斑驳的月光,隐约看清了床边的那个身影。

像是不适应周围黑漆漆一片,她揉了揉眼睛,弯腰去开床头的灯。

房间顿时明亮起来,她眨了眨朦胧的睡眼,像是忽然酒醒了,看着床边的男人,“你怎么在这里?”

白萧不确定她是否酒醒了,毕竟刚从酒吧出来,在车上她几乎迷迷糊糊一直在睡觉,原本已经往后退了几步的人再次往前挪了两步,他声音淡淡的,“知道我是谁吗?”

大概是因为距离拉近,盛夏一下子就看清了男人脸上五个清晰的巴掌印,她没回答男人的问题,只是愣愣盯着男人的脸,“你这是……被谁打了吗?”

女人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男人的脸,“好像被打得还挺掺的,你过来,我看看。”

白萧确定了,她酒压根就没醒,真醒了,哪里会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她喝醉久了胆子是真的大,他还记得上次她醉酒,他刚把她放到床上,就被人拽住领带,狠狠往床上一拉,近在进尺,他眼底映着女孩的倒影,她醉态明显的问他:“你喝过酒吗?”

他摇头。

“那要不要试试?”话音刚落,女孩的红唇就覆了上来。她不满足于浅尝辄止,毫无章法的在他唇间反复试探,他被她弄得心痒难耐,化被动于主动,把人嗯在怀里狠狠亲了一番才松开她。

刚松开她,面前的人就星星眼的盯着他:“你这人,长得还怪好看的。”

那时他看着女人一脸无辜的样,气到恨不得将人就地正法,偏偏她说完很快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知道是谁她还敢邀请人“喝酒”,就像今天一样,知道自己酒品不好还喊和白显荣一起去喝醉,万一她没有及时赶到,她是不是敢邀请白显荣“喝酒”了?

白萧越想越气,这段时间,他一向迁就她,可这次男人站在原地没动。

他不允许她委屈自己,同理,更不希望她试图通过买醉来麻痹自己。

都说了他会陪着她,难道他这么大个活人,还不如酒精有用?

大概是见面前的人一直没有反应,床上的人再重复了一遍,她像是生气了,语气有些不耐烦了,“我让你过来,你听到没有。”

大概是因为喝醉了,女人脸颊微红,生起气来语气和平日不太一样,声音娇软,明明是发脾气的一句话,白萧却蓦得愣了半晌。

前一秒还在生闷气的人,这一秒瞬间没了脾气,他走过去,颇为无奈的在床沿处坐下,距离骤然拉近,他盯着女人微红的脸颊,忍住想捏一下的冲动,低低叹气,“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撒娇?”

“什么撒娇?”醉醺醺的人完全没听懂男人的话,见人听话的坐了过来,女人将身子微微前倾,近距离看着男人脸上五个手掌印,她看了数秒,极为认真的评价道,“哪个坏人,下手这么狠。”

白萧沉默。她凑得太近了,近到女人唇瓣一张一合间,温热的呼吸全都撒在他脸上,只要一垂眸,视线范围就是女人完全露在外面的肩膀。

男人额间隐隐冒着汗。

他是哪根筋不对,要陪这个醉鬼在这里挑战自己岌岌可危的自制力,白萧移开视线之际,快速伸手将女人的衣服往上拢。

这次,醉鬼倒是没嚷嚷着热去扯衣服,白萧不准备多呆,正欲起身之际,面前的人猝不及防的再次凑了上来,她伸手按住他肩膀,明明醉的不成样,态度倒还挺强硬,“你别动。”

白萧抬手,准备拨开她的手,怕弄疼她,他不敢太用力。女人劲是真大,双手一直狠狠按在他肩膀上,见他反抗,似是恼了,她提高音量,“你叫你别动啦!”

那个啦字很轻,像羽毛扫在他心尖,她清醒时说话压根不会这样,白萧被她一句话挠得心痒难耐,恨不得把人直接嗯在怀里。

醉乎乎的人见他听话的在原地没动,满意地扬起唇角,女人如葱根的手指抬起,温柔地触覆着男人的脸颊,她声音很轻,“亲一下就不痛了。”

她手指猝不及防的蹭到他脸上,男人战栗了下,紧接着,柔软又熟悉的触感在脸颊处晕开,女人的唇只在他脸颊她只轻轻碰了一下很快离开,蜻蜓点水的一个吻。

这事要是发生在平日,他可能会很开心,可这会儿,男人脸色越来越沉,她这个一醉酒就乱吻人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

男人眸色沉沉,声音因为烦躁没了温度,“知道我是谁吗?”

女人忽的凑近,桃花眼因为醉意带着几分迷离的醉意,有些勾人,她扬起唇角,“当然知道呀。”

男人的眸色因为她的话柔和了几分,他目光锁着她,似是在期待她的答案,半晌,女人抬手,戳了戳男人的脸,“你是被坏人打了一个巴掌的小可怜呀。”

白萧:……

他到底哪根筋不对,竟然对醉鬼的答案满怀期待……

--

次日盛夏醒来时,已经是早上8点,醉宿的后果就是脑袋昏沉沉的,她躺在床上,望着光秃秃的天花板,猛的想起什么,她记得她昨晚找白显荣陪她喝酒,再后来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她想起什么似的看了眼身上的衣服。

一套真丝睡衣,还是温雪送的那套情侣款,她当时搬家的时候一并搬走了,可从来没穿过。

难道她昨晚迷迷糊糊换了上了这套?

一边洗漱,一边给白显荣发了条微信:【昨晚你送我回家的?】

白显荣没回,洗漱完盛夏就准备出门去上班了,过了一晚上,再去回想自己买醉的行为,真是可笑至极,过了这么多年,她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她当初扔下她,她本以为自己早就心如止水,再见面也只是陌生人,可她终归是定力浅了些。

房门推开,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对面。以往一天不落的候在门口的人,今天没有出现。

她摇了摇头,压下内心涌起的那点异样感。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昨天碰到了那人,才会生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今天约了个模特拍一组杂志的宣传照,那模特有些名气,拍摄过程一直嫌弃盛夏名气不够响亮,拍摄过程并不配合,拍摄完,还不忘弯酸道:“能拍到我这个级别的模特,对你来说也算是非常幸运的了。要不是coco极力要求我到你这拍摄。”后面的话他没说完,但是什么,大家都懂。

他口中的coco是盛夏在md摄影时认识的一个时尚杂志的总监,手握不少时尚资源,偶尔还会和女明星传个绯闻。

“你长得挺不错,是coco喜欢的哪款,倒是有些手段,能让coco极力推荐你”

盛夏将人送到门口,被人讽刺她神色没有半分变化,波澜不惊的语气:“慢走不送。”

模特对她这副态度很是不满,刚刚拍摄时他就发现了,不管他如何刁难,这人都是一副淡淡然的态度,倒是显得他小心之态了,模特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coco应该是你能接触到的身价最高的男人了吧,你挺沉得住气,也难怪,你这样的个性,他应该会喜欢娶你这样的人回家当老婆。”

模特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人,扬长而去了。

一直跟在盛夏身边的李芹见人走完了,忍不住破口大骂,“x,什么人呀。狗眼看人低,追我们夏夏姐的人多着去了,身价碾压那个coco十倍的都有。”

回了办公室,李芹还不忘在四人小群里吐槽这事,吐槽几句也就过了,众人也没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

晚上6点,肖玲一边吃外卖,一边刷微博,视线撇到某条微博时,她忽的拍案而起,“今天那模特也太过分了。”

李芹立刻凑过来,“怎么了?”

肖玲把手机往她面前一递,“你自己看吧。”她气到不想说话了。

手机屏幕上,是今天那模特发的一条微博。【朋友给我推荐的一个摄影工作室,不太行,大家注意避坑。】下方配了一张工作室大门logo的图片,简影工作室几个大字清晰可见。

盛夏坐在位置上,正在倒腾工作室的宣传号,肖玲见她一言不发,有些着急。“夏夏姐,怎么办呀?这人在微博上诋毁我们工作室。”

盛夏笑了下,“这不挺好的吗?帮我们打广告了。”

肖玲:……

肖玲无语凝噎,她是不是应该感慨,她们夏夏姐心态实在好到炸。

肖玲看着模特的微博粉丝数,“这么一个模特,居然都有几百万粉丝,果然有颜有身材就是吸粉呀。”肖玲有点担心,“夏夏姐,几百万粉丝呢?我们就这么任由他在几百万粉丝面前诋毁我们嘛。”

盛夏目光忽的一顿,“你刚说什么?”

肖玲以为她听进去了,一脸认真的重复,“我们不能任由他在几百万粉丝面前诋毁我们。”

“不是,前面那句。”

肖玲有点懵,“是这句吗?他有几百万粉丝,有颜有身材就是吸粉?”

盛夏眼眸流转,盯着工作室的宣传号,脑子里忽的闪过一个想法。

--

君也。

白萧今天开庭,回到公司已经是下午6点,君也一行人见他这个点还出现在公司,有些纳闷,毕竟以往这个点,白萧早就去接盛夏下班了。

江月月眼尖,“你们看到没,老大脸上怎么好像隐约有手掌印。”

“不会吧。老大那身份那气场,谁敢扇他耳光。”

江月月也不太确定,“前女友呢?”

一直没开口的李明忽的加入话题,这点他还是很肯定的:“盛夏不至于。”

江月月抓住了关键,“除了她老大还会让别人扇耳光吗?而且,老大今天这个点都还在公司,我反正觉得,多半是夏夏姐扇的……”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

办公室外一群人讨论得热火朝天,办公室内白萧也接到了老师八卦的电话。他今天开庭的当事人是老师朋友,老师去旁听,虽然过了一晚,巴掌印消散不少,但仔细看,依旧看得到。老师当时他怎么弄得,他没答。

白萧有些无奈,“老师,您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八卦。”

“什么八卦不八卦。”老师语气很不赞同,“我这是关心你。”

猜到他不愿说,老师换了个说法,试探的问:“被你家猫抓的?”

“我家没猫。”

老师:……

到底谁是年轻人呢?

老师解释,“不是那个猫,是比喻。”

“比喻什么?”

老师第一次觉得这人智商有点不够,“就比喻你喜欢的人。”

沉默了好久,电话这段才道,“老师,可我喜欢的人,还不是我家的。”

老师叹了叹气,索性绕过这个话题,又聊了两句工作,才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男人颀长身影立在落地窗前,昏黄的光影透过玻璃徐徐撒进来,男人垂眸,手指不受控制的点开了那个头像。

他今天早上没等她,一整天也没给她发微信。

可她连问都没问一句。

男人越发心烦,直接按灭了屏幕。

--

白显荣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白萧正在回复客户的消息,他没立刻接听,消息回复完后才点了接听。

白显荣还记得白萧那句后面再找他算账,电话刚接听,就献殷勤似的开口道:“哥,帮你找个了兼职,你肯定喜欢。”

白萧显得没什么耐心,“有事就说。”

白显荣有些心虚,但估摸着这事和盛夏有关,他哥听了心情肯定由阴转晴,“小嫂嫂刚给我打电话了,找我给她当模特,帮她拍一组工作室拍的宣传照。”以往要是逮住这样的机会,白显荣肯定会狠狠嘲讽白萧一番,可今天大概是察觉到男人略显糟糕的心情,白显荣没多说什么,只是问,“哥,嫂嫂找过你没?”

白萧沉默了两秒才答,多余的话都没有,一个字:“没。”

“那要不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你吧,你好和小嫂嫂联络感情。”

“不用。”白萧想起那人今天一天都没联系他,心里堵得慌,“我没拍照的爱好,更不会给她当模特。”

白显荣想想也是,他哥从小就不爱拍照。就算追人,也不至于委屈自己去遭受镜头的折磨。

“行吧,那你不去,我再帮小嫂嫂另外找人。”

“等等——”白萧问,“你不去?”

“我不去。”白显荣说,“你不爱拍照,我还不是不爱拍照。”

白萧语气强硬,“你去。”

“干嘛要我去呀。”白显荣见势不妙,找借口闪人了,“哥,我妈妈喊我,不说了,我想了下,给小嫂嫂当模特这么好的差事,还是你去吧,我就不给小嫂嫂找模特了。”

白显荣电话挂断之际,他听到男人咬牙说了一句,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我去?才被人扇了巴掌,我不要脸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3 12:28:16~2021-09-14 13:25: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残阳浅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