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沈先生宠妻有方 > 第35章 035

第35章 035


035

地上的积水有些深了起来。

林子鸢迈开脚步, 细跟高跟鞋踩在雨水里面带起一阵水花。

她手拿一把黑伞,在男人面前停了下来。

她眸子有些亮的抬头看他,浅笑道:“怎么站在这里。”

沈思远把烟头掐灭, 垂眸看她, 安静几秒, 然后声音有些低沉沙哑的说道:“出来透气。”

这借口虽然有些随意但林子鸢却没有质疑。

下一秒。

她伸出手拉住他手掌, 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暗示。

沈思远低头看了眼。

湿润的空气中, 她略带栀子花香的味道传到这边, 让人浮躁的情绪有些消散去。

她声音很轻, 甚至让人怀疑她是在哄着闹脾气的小孩儿。

“也不怕感冒?”

沈思远刚才进去脱了外套, 此刻站在这边,只着一件衬衫,显得身高腿长, 清冷不可侵犯。

四月天气寒风还是有一些的,尤其是雨天。

她温声软语的关心, 让沈思远眼尾忍不住撩开一抹弧度, 下颌微扬, 往不远处示意道:

“关心我做什么。”

“那边有个人都快死了。”

林子鸢其实是打算进去叫沈家人来这边看看沈梁州的, 但沈思远在这里站着, 很难让人不怀疑他刚才可能是有些吃醋了。

沈思远也知道她想法, 心里面更知道林子鸢是个聪明的姑娘。

他待了一阵,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她揽到了怀里面, 刚才站在不远处的那股戾气像是忽然没了, 眸子里面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柔情。

“你没心疼?”他故意问道。

林子鸢摇头, “没有。”

沈思远勾唇笑了声,“你要是心疼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别把我认为成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林子鸢忽然有些讶异的抬头看他, 眨巴了下眼睛。

沈思远扬眉,“怎么。”

林子鸢:“我以前没发现,你也是有口是心非的本领。”

她看样子是在故意揶揄他。

沈思远也不生气,指尖掐了掐她下颌,“你说的都对。”

但不可否认,他此刻的确是愉悦的。

就连林子鸢都能看出来。

沈思远转身叫家里面的人把沈梁州弄进去了。

一群人看到沈梁州这个模样也是感叹,好端端的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

沈梁州母亲一向是个爱子的,见到儿子这副模样,整个人惊叫一声,然后差点哭出声来。

“哭什么哭,就应该让他长教训,不然以后还是会做出糊涂事出来,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因为你的溺爱,他也不会这么混蛋。”沈梁州父亲在一边恨恨道。

沈梁州被弄到二楼,顺便叫来了家庭医生给他看病。

客厅内。

沈思远坐在中心位置,了解下情况,然后声音清淡道:

“既然孩子不是梁州的,那么也没必要扯皮下去,给她一笔钱,打发了吧。”

沈梁州父亲:“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她扬言要把梁州负她的事情说出去,而且之前这女孩儿还到处说他们两个已经结婚了……”

现在看来,程芯大概是早有预谋。

沈思远:“那她想要什么。”

“她自然是想跟梁州在一起,可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便狮子大开口,准备要更多的钱。”

“她要多少。”

待听到沈梁州父亲说出来的七位数,林子鸢都有些震惊了。

沈思远却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轻笑一声,淡淡道:“钱无非是身外之物,给或者不给问题不大,但是若是这种解决方式未免也太随便了,要是别人听了去,还真以为沈家是一块肥肉,谁都能上来瓜分一块。”

之后沈思远和家里面的几位长者上楼商量着这问题。

林子鸢在楼下等了一会儿。

待沈思远再次下来的时候,她差点脑袋歪在沙发上睡着。

再一睁眼,男人幽深深邃的眸子正看着她。

“正打算抱你去楼上睡觉,没想到你醒了。”

林子鸢那时候半梦半醒,迷糊的很,说话语气无意识的就有些撒娇状态,她双手攀到他脖颈位置,低声说道:“沈思远,我想回家。”

她还是习惯在熟悉的地方睡觉,一开始刚搬到沈思远别墅那边她还适应了好一段时间,如今好不容易熟悉了那里,要是在别的地方住她恐怕也睡得不是很好。

面前男人似乎对于她的撒娇很是适用,他微微弯腰,双手轻松的就把她抱了起来,“好,我带你回家。”

他姿势是很标准的公主抱,程茵从外面一进来就看到沈思远抱着林子鸢往外走去。

“二爷爷……”

然而话说到一半,却收到沈思远的眼神,大概是暗示她怀里面的人正在睡觉,让她小声一点。

程茵立刻明白,点了点头,然后绕到一边。

看着二爷爷的背影,程茵忽然有些感慨。

林子鸢福气还是和好的,前脚刚和对她念念不忘的表哥分手,后脚就被二爷爷如此宠溺。

这桃花未免也太高质量了,不像她,到处招的都是烂桃花,还是让人躲不开的那种。

沈思远动作很轻,林子鸢是第二天一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房间里面了。

应该是昨天沈思远把她抱了回来。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坐在原地发呆一阵,然后收到了顾奕叶的消息。

这消息在圈子里面传的很快,就连她也听说了。

林子鸢简单的解释几句,顾奕叶的反应很直接。

“这难道就是沈梁州出轨的报应?”

“喜当爹这事儿任哪个男的都不能接受吧,而且这还不是自己的孩子。”

林子鸢:“他貌似没有当爹的打算。”

顾奕叶:“这意料之内,沈梁州那样的个性,才不会白白给别人养孩子。”

林子鸢笑了声,“你倒是了解他。”

顾奕叶:“不提他,貌似你的生日快到了,这次打算怎么过?”

她这一提醒,林子鸢才像是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快过生日了。

只不过她对于这种事情没什么概念,好在她还算是幸运,每年都有人替她想着,以前沈梁州还在身边的时候不管怎么样表面功夫都是做足了的,而且身边的朋友也都是真感情,没有一回落下。

顾奕叶:“话说我是真的想替你准备来说,不过你如今都结婚了,我要是贸然给你准备了,你家沈思远会不会不开心?”

林子鸢却没这个想法。

她跟沈思远认识的时间也没那么长,而且结婚之前也并没有那么多的相处。

若是她不刻意提醒,沈思远也许根本不知道她的生日就快要到了。

顾奕叶当时笑着发语音过来调侃,“那你就试试看,看沈思远这段时间有没有表示,要是没有,恐怕他还真的不知道。”

林子鸢按她所说,的确观察了沈思远几天。

沈思远依旧如常,沈梁州那件事情很轻松的就被他解决了。

的确如外人所说,沈思远在处理事情的手段上从不拖泥带水,处理的果断干净,而且自那之后程芯得到了她应有的好处也没有再出来叫嚣要到处毁坏沈家的名誉了。

那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沈氏新签了一笔合作的大单子,需要准备的事项很多,沈思远加班了一阵子,员工虽然放假,但是他却依然跟那边保持着联系,没有保持松懈。

今晚他难得回来吃一次饭,家里面的阿姨特意给他做了盐焗文昌鸡、水煮嫩牛肉,还有一些精致的家常小菜搭配上她新研发的蜂蜜提拉米苏。

沈思远挽起袖口,轻笑道:“您现在手艺越来越好了。”

“沈先生过赞了,亏着你和太太都是不挑嘴的人,我做什么都是轻松的,你们吃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沈思远视线又放到对面的林子鸢身上,问道:“你吃着感觉怎么样。”

林子鸢:“挺好的。”说完她又忍不住打趣,“我现在的心已经被阿姨拴住了,每天要是不回来吃饭还真的不适应。”

阿姨做的饭的确合她胃口,所以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面吃的。

沈思远也看出来她最近胃口不错,睫毛垂了垂,说道:“改天我可以跟阿姨学上两手。”

林子鸢惊讶的看向他,“嗯?”

男人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漫不经心的看来,唇角挂着浅淡笑意。

“人总是要进步,涉猎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有助于大脑的活跃,最主要的是——”

“我也想试试拴住你的心是什么感觉。”

她瞳孔转了一圈,然后又低下头吃饭。

沈思远继续道:“过两天——”

她精神有些集中起来,想着沈思远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毕竟过两天就是她的生日,他亦或者真的细心到这个地步了。

林子鸢抬头看他,“过两天怎么了?”

男人动作慵懒的擦了擦唇角,缓缓道:“我跟一位合作伙伴约好了要去马场,你要去吗?”

林子鸢沉默两秒,一瞬间又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沈思远这么忙,哪有空想起来那种琐碎事情。

她笑道:“我不会,就不过去给你出丑了。”

沈思远:“无所谓,我可以教你,最重要的是你开心。”

林子鸢到最后也没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但看样子是不太感兴趣。

沈思远只是说道:“那好,改日里面没有别人我亲自教你。”

林子鸢听着这话,也只能应了下来,“……好。”

又过两日。

林子鸢下班前就收到了顾奕叶的消息。

“子鸢,今天有安排吗?要是没安排我这边有聚会,你过来一起玩啊。”

她还没回应,便听到了外面的汽车鸣笛声。

她正好站在门外,听到声音往那边看了一眼。

是沈思远的车。

她快步走过去,说道:“怎么来了。”

沈思远打开车门,“顺路过来看你一眼。”

他似乎总是路过,对于这个说法,林子鸢也有些习惯了。

她歪头看他,“今天不是要去马场?”

“是,但中途想你,所以忍不住开车过来了。”

“回家也一样看我,你何必这么着急。”林子鸢笑着靠在车边,声音轻快。

她看起来倒没因为沈思远忘了自己的生日而生气。

要是他记得,那是应该感谢。

要是不记得,也不应该怪人家。

毕竟他是真的很忙。

而且按照他们的关系来说,若是不再进一步,他已经对她很好了。

她正说着,沈思远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倒的确是快到时间了。”

林子鸢正想催他赶紧去,沈思远松了松领带,声音略带懒散的说道:

“子鸢,你回头看看。”

林子鸢微怔。

就在她回头看的那一秒,后备箱打开,里面扎眼的红玫瑰布满了她的视野范围内。

玫瑰的热情与耀眼在那一刻达到了极致。

热烈,芬芳。

她短暂的眩晕了一下,接近着便感受到男人有力的双臂圈在她腰肢上,像是把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那一瞬间二人完全没有距离,拥抱的完全贴合,她甚至能够感受到男人身上滚烫的温度。

他声音温柔,带着清澈醇厚的质感,浅笑道:

“子鸢。”

“生日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二更。

感谢kayla的天空送来的地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