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杀出梁山泊 > 第八章:日后不可不防

第八章:日后不可不防


三人坐下后,吴用暗自思忖:

倘若能把这样的人物,拉到自己身边,对自己将来实现宏伟目标,定会有很大的帮助。

当下,内心非常兴奋,对王进道:“小生只听闻教头被高俅迫害,远走他乡。却不曾想到,能在这里与教头相遇,真是三生有幸!”

王进闻言,叹道:“我王进是一个粗人,本想凭一身本事,为国效力。却不想被高俅那厮迫害,不但报国无门,无家可归。如今还累及七旬老母,陪我四处逃亡。”

宋江、吴用闻言,也是一阵叹息。

宋江想了想,开口劝道:“教头且宽心,我给教头介绍一去处,包教头从此无忧。”

王进听后,抱拳道:“哥哥请讲。”

宋江道:“沧州有一位好汉,姓柴名进,人称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唤做小旋风。是大周柴世宗嫡派子孙,家有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的誓书铁券,无人敢惹。此人专爱结交天下英雄,许多落难的江湖好汉,都曾去投奔他,长期借住他庄上。”

王进听后,叹道:“我也常闻此人大名,只是无缘相识。”

宋江道:“教头不必焦虑,我与柴大官人素有往来,教头如欲前往,我可修书一封,让教头带着,交于柴大官人。余下一切,柴大官人自会安排妥当。”

王进闻言,起身向宋江鞠躬道:“有劳哥哥!”

宋江连忙回礼,让王进坐下。

王进坐下后,脸上却仍旧带着焦虑。

此刻,酒楼老板亲自端上三斤上等牛肉、一大盆鲜鱼汤,以及几盘荤素搭配的下酒菜。

同时,还给三人上了酒店最好的酒。

王进先替宋江、吴用各倒了杯酒,再把自己的酒杯也倒满。

端起酒,对宋江、吴用道:“王进有幸认识二位哥哥,实感三生有幸!只是王进生性木讷,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就用这杯酒敬二位哥哥,表示感激之情!”

王进说完,将杯中酒一干而尽。

宋江、吴用二人,连忙也起身,端起酒杯,干了杯中酒。

吴用有心想留王进在身边,刚才见王进听到投奔柴进时,面带忧虑,便知其内心另有顾虑。

想了想,对王进道:“柴大官人的大名,我也有听闻过,知道此人仗义疏财,喜好结交四方豪杰,被誉为当世孟尝君。只是沧州离此甚远,令堂年事已高,恐经不起车马劳顿。”

“是啊,小弟正有此虑。”

王进闻言,面带愁容,点头称是。

吴用又道:“教头如不嫌弃,可随我到东溪村,投奔晁盖哥哥。晁盖哥哥虽比不上柴大官人,出身皇族后裔,却也良田万倾,家境殷实。加上为人仗义,慷慨大方,平日投住在他庄园的江湖好汉,也都有一二十人。晁盖哥哥一生好武,如闻教头欲投他庄上,定心生欢喜。教头此去,必与他投缘。”

宋江闻言后,也开口赞道:“晁盖为人好义,仗义疏财,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他那里,倒不失是个好去处。王教头如果愿意去,找个日子,我也和吴学究一起陪你前去。”

“王进何德何能,得两位哥哥如此厚爱?”

王进闻言,非常感动。

向宋江、吴用连声道谢。

宋江道:“都是自家兄弟,教头不必客气。”

吴用也道:“本该邀教头到小生处住,只是小生家道中落,比不得晁盖哥哥家富裕,怕委屈了教头。晁盖哥哥与我自小相交,不分彼此,教头一切尽可随意。我与晁盖哥哥家相距只有几里路,可经常与教头相聚。”

王进听后,再三表示感谢。

三人相见恨晚,一边饮酒,一边海阔天空的聊了许久。

眼看天色即将入晚,王进不放心家中老母,便起身,先向二人告辞。

宋江掏出两锭大银,共二十两,递给王进,让王进先应急。

王进再三推辞,不收。

“只是让教头买些点心,孝敬于令堂,教头如何与我宋江见外?” 宋江心里发急,硬要塞给他。

“王进不知如何才能报答哥哥大恩?”

王进推辞不过,最后只得收了十两。

三人约好,三日后,一起前往晁盖家。

王进走时,宋江和吴用起身相送。

宋江乘王进不留意,又将另外十两银子,偷偷塞进他的包裹内。

吴用于边上看到,内心暗叹:

“这宋江,着实会收买人心,日后不可不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