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杀出梁山泊 > 第二十五章:淬毒暗器!

第二十五章:淬毒暗器!


吴用刚刚冲上前,准备去解救。

却见公孙胜双目精光锐利,透射出一股锋芒之气。

吴用心中一震,突然醒悟,只有练就上乘内气的武林高手,双眼才能射出这样锐利的锋芒。

公孙胜本身就是道家子弟,擅长修行,蓄练内力。

在拜罗真人为师前,就已经是个武林高手。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师从罗真人后,更是内力大长。

修得一身道术,精通奇门遁甲、玄学幻术,能撒豆成兵、变昼为夜。

更善呼风唤雨,腾云驾雾。

因此,江湖上都称他为“入云龙”。

内力修为已是登峰造极。

果不其然,就在两名精壮汉子飞马而至,对着公孙胜大声叱骂。

挥动手中马鞭,狠狠抽向道士时。

公孙胜突然一声怒吼。

吼声如晴天霹雳般,在半空中炸开。

吴用也禁不住为之一震。

那两匹快马,闻声,吓得一下子收起前蹄、竖起身子,两只后腿连连往后直退。

马上的两名汉子,被公孙胜的吼声,震得耳膜出血,大脑一阵眩晕,一下从马上摔了下来。

两匹受惊的快马,原本缩起的前蹄,刚好踩下,一下踩踏在二人身上。

二人顿时发出一阵瘆人的惨叫声。

后面公子哥和武士骑的两匹马,收势不及,也同时再次踩踏在那两名跌落的汉子身上。

二人本来就已经被踩得连声惨叫,此刻,再被后面这两匹马一阵猛踩猛踏,更是凄惨无比,一阵鬼哭狼嚎。

其中一名,被两匹马同时踩踏到头部,瞬间头骨碎裂,鲜血和脑浆像喷泉一样喷射而出。

红色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溅了一地。

让人惨不忍睹。

早已气绝身亡,死得不能再死了。

另一位虽然没有当场惨死,却也好不到哪里。

浑身被踩踏得胸骨断裂,胸膛内陷,嘴里不停的冒出,一口口夹带着内脏碎片的赤红色鲜血。

此人即使不死,也已经成了废人。

顶多就剩下半条不到的残命。

这正应了那句“人在做,天在看”的老话。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只是这报应,比打脸,来得更快。

“好!”

“好大的内劲!”

吴用一见,大声叫好。

那位武士打扮的人,以及那位公子哥,刚才也被公孙胜那一声吼叫,震的全身一颤,连忙勒紧缰绳。

好不容易,才将马逼停,双双下马。

那位公子哥模样的人,极为嚣张,晃了晃头,也不顾对方内力如此强势,自己是否打得过对方?

发疯般的冲到公孙胜面前。

二话不说,挥拳击向公孙胜的面门。

手脚敏捷、出拳迅速。

此人一出拳,吴用就看出对方的拳路,乃是少林金刚拳。

吴用前生虽然是个历史老师,但也是个武术迷。

练了十几年的武术。

还私下跑到少林寺,拜护寺长老为师,学的一手少林金刚拳。

所以,吴用深知此拳拳势古朴、遒劲雄壮,动如猛虎下山,威不可挡。

尤以招式灵活,发力迅猛、凶狠果决闻名。

利于近身搏斗。

是少林上乘拳法。

吴用看那公孙胜时,却似根本不知此拳凶猛,不但不闪不退,反而迎着对方的拳势,直接一掌挥出,迎面击向对方心窝。

可谓是艺高人胆大。

公子哥起初见对方不闪不避,内心暗喜。

因为他心中知道,自己一拳击出的力量,可以击杀一头成年大公牛。

对方除非是练就铜身铁骨,否则,只要被自己一拳击中,必定断骨碎心,仙祖无救。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功力,远在他想象之上。

而且,是上出十几倍。

自己的拳头刚击出,对方的掌风就已经到眼前,强劲的掌力震的他几乎睁不开眼。

公子哥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心知不妙,身形急变,脚步一转,迅速侧闪避开。

堪堪躲过公孙胜那迎面一掌。

吴用在边上,也暗暗赞叹公孙胜的掌力。

公子哥闪身躲过一劫后,冷不防纵身一跃。

整个人突然腾空而起,如飞鹰扑食,呼的一下,双掌从半空中击向公孙胜的天灵盖。

“小心!”

吴用惊叫一声。

看那公孙胜,却仍旧不闪不避,双脚站立原地。

待得公子哥双掌齐下,公孙胜料定对方人在半空,已无法变招时,才展开双臂,双掌不慌不忙,向上翻转,迎向公子哥的双掌。

公孙胜自恃内力深厚,并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明知对方从半空中俯冲而下的攻击,冲击力颇大,杀伤力极强。

却仍旧淡然从容,无所畏惧,挥掌迎击。

武功若没有高出对方许多,是断断不敢如此镇定的站着,硬接对方,从半空中俯冲而下的致命一击。

吴用猜想,公孙胜的内力,至少也在对方十倍以上。

所以,这一击,公孙胜不但可以接下这一掌,还能将对方击伤、震飞。

甚至让对方当场毙命。

但就在这时,吴用突然发现,公子哥双掌的掌指间,有一丝绿光一闪。

站在边上的那名武士,脸上正露出诡异的笑容。

“淬毒暗器!”

吴用已经来不及喊出声。

公子哥的双掌,离公孙胜的双掌,只有半寸之距。 

电光石火间。

 吴用已将随身携带的铜链,飞抛而出,击向公子哥双臂。

就在两人的双掌,堪堪就要碰上时。

公子哥突然感到眼前金光一闪。

未等他反应过来,突然双臂一麻,人已经不由自主的被一股巨大的卷力,抛向半空,翻身跌落在地。

“操你小依!”

公子哥身手不错,落地后就势一滚,见是一边的吴用偷袭,狠的咬牙切齿,嘴上骂了句粗话。

冷不防起身拔剑,唰的一下,闪电般刺向吴用要害。

长剑带着寒光,眼看就要刺中吴用。

吴用一闪身,侧身一晃,轻松避开对方剑芒。

吴用痛恨公子哥出手阴毒,手上突然发力,铜链迅疾抛出,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圈,唰的一下,将公子哥手中的剑击飞。

未等对方反应过来,吴用已经再次变招,铜链突然呈直线,像一个钢柱,狠狠击向公子哥头部。

这几下,事起乍然,险象环生。

吴用抛铜链,解公孙胜之危,公子哥长剑刺杀,吴用铜链甩飞公子哥长剑,铜链再次击公子哥……

凶招险式,瞬息之间,变幻莫测。

就连站在边上,与公子哥同道的武士,也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勿伤衙内!”

直到吴用将铜链化成一根钢柱,击向公子哥头部时,才突然反应过来,开口大叫。

随即,迅速拔剑刺向吴用。

吴用闻听“衙内”二字,心中一惊。

手上不由得慢了一慢。

公子哥死里逃生,连忙闪身跳向一边。

公孙胜刚才其实已经发现,公子哥掌指间有一丝绿光,知道有诈,刚想用内力将他震毙。

却不想吴用突然出手相助,心里对吴用顿生好感。

此刻,见那名武士挥剑刺向吴用,连忙拔出背上的古铜剑,闪电般刺向武士。

武士正挥剑刺向吴用,见公孙胜突然挥剑刺向自己,心知不妙,连忙一边向边上躲闪,一边将手中剑变招,削向公孙胜。

这名武士一向以出剑快闻名。

但公孙胜比他更快。

公孙胜刺剑的速度,快如闪电,是武士连想都想象不出来。

武士手中的剑,还未来得及变招。

便见眼前一亮,一道金光一闪而过。

是剑光?

是电光?

剑光没这么亮。

剑光没这么快!

电光是热的,为什么身上突然这么凉?

公孙胜拔出刺在武士胸膛的剑。

武士终于看到,眼前的金光,是公孙胜的古铜剑光。

不是电光。

绝望中,武士看到:

一股殷红的血柱,从自己的胸膛,向外狂喷。

“啊--”

武士大叫一声。

睁大双眼,人却不肯倒下。

睁大双眼,是因为他死不瞑目。

不肯倒下,是因为他不肯相信,自己已经中剑。

剑光没那么快!

剑光不可能那么快!

武士直到最后,倒下了。

却还是不肯相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