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我在天庭做仙官 > 第三十四章 整肃工作有序进行中

第三十四章 整肃工作有序进行中


  方鉴一觉醒来已经是地历七天之后了,他缓缓从床榻上坐起,只觉头脑昏沉沉的。

  他连忙掐了一个水决洗了洗脸,这才清醒了一些。

  随后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场景,这里一座十分简陋的木屋,但好在干净整洁。

  现在木屋的门窗被关的很严实,所以显得有些黑暗,不过对于一个真仙来说,黑暗并不能影响他们视物。

  方鉴起身来到窗边,只见一束束金色的阳光从缝隙中透入屋内,还带着阵阵百花香。

  他用木条将窗户支起,霎时一阵和煦温暖的清风带着花香拂面而来,方鉴深吸了一口气,发现灵气竟然十分浓郁。

  方鉴打开木门,迈步走出了小木屋,却见四周灵花遍地,芬芳怡人,还有蝴蝶翩翩飞舞,蜜蜂嗡嗡采蜜。

  “鸿清真人,你醒了。”此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只见前方灵花丛中闪过一道灵光,随后一位身着月白色道袍,清秀如玉的年轻人出现在方鉴面前。

  方鉴看了此人一眼,竟然是一位真仙,于是拱手拜道:“方鉴见过道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年轻人也拱手行礼道:“在下楚青裳,是这不周山的山神。”

  “哦?”方鉴闻言微微一讶,再次拱手道:“原来是不周山君,失礼失礼。”

  楚青裳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里是我平日闲暇小住的地方,十分简陋,让鸿清真人见笑了。”

  方鉴笑道:“哪里哪里,我还要多谢山君收留呢,对了,是谁送我到这里的?”

  楚青裳笑着说道:“那日鸿清真人喝太多酒,醉倒了过去,是诸位星君送真人到此的。”

  方鉴问道:“那诸位星君呢?”

  “当天就回天上去了。”楚青裳说完嘴角的笑意再也掩盖不住,“这几日的满天星斗...呵呵,真是一言难尽哈。”

  方鉴听到楚青裳的话,又看着他的模样,脸色不由变得有些怪异。

  这些星君不会直接醉酒‘巡天’吧,方鉴只是想了一下那场面...就打了一个寒颤。

  随后方鉴告别了楚青裳,离开不周山往东天府去了。

  这一次再没有人来拦方鉴的路,宝檀华菩萨的结果已经清清楚楚地告诉所有人,想对付方鉴,先找个比大日如来更硬的后台吧。

  所以当方鉴来到东天府的时候,受到了整个天君府超规格的迎接,就连九真天君都迎了出来。

  “天君亲迎下官,这如何使得。”方鉴来到九真天君面前躬身一礼说道。

  九真天君笑道:“哈哈哈,你这位天法官现在可不得了,凡是天上仙官哪个不知你现在镇压一位菩萨、夺走了一位佛陀法宝的丰功伟绩?”

  方鉴摆手笑道:“天君过奖了,镇压菩萨是大主使的法旨,与我何干呢?”

  “咦?”一旁的台华上人诧异道:“那不周山脚下的石碑...”

  “咳咳。”方鉴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我这次来东天府...”

  九真天君道:“本君知道你是来干嘛的,走,先进殿说吧。”

  随后众人进到青元天宫大殿,落座之后,九真天君看着方鉴说道:“鸿清真人,你可真是说弹劾就弹劾一点情面也不留啊。”

  “是啊,三十万功德,心疼啊。”台华上人一脸痛心地说道。

  方鉴倒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而是笑吟吟地看着九真天君与台华上人道:“功是功,过是过,交情是交情,都不能凌驾于天法之上。”

  九真天君闻言,指着方鉴笑道:“天法官的通病了,在其位,谋其职。你我执掌东天府,失职失察,被罚也是应该。”

  台华上人听了这话,当即笑道:“天君说的是。”

  闲谈完毕,方鉴便向九真天君道明来意:“天君,我此来是要整肃东天府及东胜神州人事,这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所赐‘紫微玄符’。”

  当方鉴拿出紫微玄符的时候,九真天君与台华上人立刻起身朝紫微玄符行礼以示尊敬。

  然后朝方鉴点头道:“好,那么从现在开始,东天府将全力配合鸿清真人整肃东天府及东胜神州人事。”

  接下来,一场巨大的,涉及到整个东天府和东胜神州的仙官整肃开始了。

  首先是东天府,从各大将军,神将开始,除破庙将军典容外,伐坛将军袁蹈,转牒使徐迥由东天府台华上人亲自审查,二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敢隐瞒,全部交代。

  不过二人倒是没有如捉杀将军范亨那般肆意妄为,顶多就是收了许多下界真修的礼,帮他们办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最后,二人各自被东天府上报太玄都省罚去了四十六万功德,但念在二人为东天府效力多年,还是让他们继续担任伐坛将军与转牒使一职。

  方鉴得知东天府对二人的惩罚后,也没有多说什么,那四十六万功德是二人收受的所有下界真修礼物的价值加上他们自己近千年来积攒的俸禄,可以说二人直接一夜回

  到了解放前,等于几千年下来就给东天府打了一场白工。

  接着就是方鉴这边了,东天府上百名书令史、数千亲卫神将全部被聚集在青元天宫外的重天云层上,然后方鉴带着破庙将军,以及脸色死灰一片的法坛将军和转牒使三

  人,面对着东天府的上百名书令史与数千神将道:“接下来我点名,凡是叫到名字的就上前来。”

  方鉴说完,一名花仙子抱着一张檀椅放到了方鉴身后,然后方鉴便在檀椅上坐了下来。

  又有另外四五名花仙子,各自抬着一张桌案,前后共搬来十张桌案和十张椅子摆在方鉴的前方。

  这些花仙子并不在整肃之列,因为她们只是天君府点化的花仙,是来伺候人的,没有半点权力。

  当桌椅全部摆好之后,转牒使上前递了一份名单给方鉴。

  方鉴接过名单,然后开始依次点了十个名字,然后,被点到名的十名书令史有些忐忑地迈步走上前来。

  “坐。”方鉴伸手一指对面的桌椅说道。

  这十名书令史有男有女,但每个人此刻都万分拘谨,方鉴让他们坐,他们立刻就坐了下来。

  接着方鉴又一挥手,只见两名花仙子再次上前,将纸笔放到了这些书令史面前的桌案上。

  “你们可知我是谁?”方鉴朝这十名书令史问道。

  只见一名女书令史一脸忐忑不安地道:“知道,您是天法院的鸿清真人。”

  “好。”方鉴点头,又道:“天法官是做什么的,你们知道吗?”

  书令史们纷纷点头,方鉴笑道:“知道就好,现在,当着我的面,把你们这些年的失职、渎职还有在任职之间所犯的错误全部写在纸上。”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方鉴右手在檀椅的把手上轻轻一拍,语气凛冽,一身真仙的威势立刻就放了出来。

  “在我面前最好不要撒谎,不要想着能够蒙混过关,你们写好之后我是要复查的,要是发现谁想糊弄过关。”方鉴笑道:“我就让他去人间当厕神。”

  听到这话的书令史们顿时被吓得脸色发白,再加上方鉴真仙的威势更是让他们汗流浃背,纷纷拿起笔来开始拼命回想自己这些年工作上犯过的错误。

  抱歉,在天庭当官,你想隐瞒掩盖自己的错误是不可能的,作为神仙,有的是办法查你。

  就这样,整场自书过错持续了地历三日,数千人中,只有十五个人交了白卷。

  方鉴将所有人的自述文卷收起,然后带着伐坛将军、转牒使、破庙将军三人一起进行复查。

  然后复查就花了地历整整三个月时间,方鉴带着三人硬生生将东天府近千年来所有的浩若烟海的卷宗文档、案卷记录全部核查了一遍。

  最后结果是,所有人都很规矩,没有在方鉴面前玩小聪明。

  在复查之后,方鉴将东天府所有官员的资料全部整理出来汇成卷宗,亲自送到了太玄都省太玄总计佑光真人手中。

  太玄总计专司负责所有仙官职司审查,无论是优是劣,是勤于职事还是渎职失职,都要登籍入册,以观后效。

  不过,太玄总计也没让东天府等太久,当方鉴报上去之后,先前那十五个交白卷的书令史得到了太玄都省的赏赐,每人赏赐十万功德。

  因为他们在东天府任职的一千多年里,竟然没有出现任何失职、渎职与错漏之处,这十万功德他们是应得的。

  而另外那些犯了错误的,太玄都省按照他们过错的大小一一做出了惩罚。

  最高的罚去了数万功德,最低的也罚了数千功德。

  这些书令史都是六品仙官,本来也没多少俸禄,而且并未犯下大错,所以大部分罚的并不多。

  至于那些神将,都是东天府自己招募的,所以便由东天府自己处置。

  于是九真天君看过方鉴的审查之后,当即便将那些犯有严重过错的神将夺去东天府牌符,斥三百木火鞭,然后逐出神将之列。

  这一次东天府足足有五百多名神将被逐出东天府,成为了一个‘光荣’的散修。

  至于那些过错较轻的,则全部被罚一百木火鞭,个个被打的皮开肉绽,卧床不起。

  而在整肃了东天府之后,方鉴又马不停蹄带着转牒使、伐坛将军、破庙将军以及三十多名书令史,开始对整个东胜神州整个仙官系统进行整肃清查。

  这个范围极大,包括了城隍、山神、土地、水神、门神、井神、灶神等等所有凡间仙官系统。

  总之,这是一项极为浩繁复杂的工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