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太极天尊 > 第十三章:庸医?

第十三章:庸医?


随着阳萧的一声大喊,这些看病的没一个敢向前去,都纷纷的朝后退,刚刚的那一幕这些人无法接受,在他们心里这不是在看病,这是在要人命。

终于一年轻人,走出了人群,向广场高台走去,那视死如归的气势,让人忍不住佩服。

人群中有人叫出:“那不是吴老二吗?这么久没见着他了,今天居然也来凑热闹?”

“他是个英雄,在这大家都害怕时,他默默的走了上去,我挺佩服他的。”一个瘦小的男子说道。

“你不懂,他为什么叫吴老二?”

……

阳箫看了看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子,面色红润,身体有点偏瘦,但是看不出来哪里有毛病。

“说说,哪里不舒服?”

吴悔有点尴尬的说道:“在我八岁那年,我那叽霸被狗咬走了,如今已经过去八年,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吴悔说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这八年来,他所受的委屈,没人能够懂。明明生在花丛中,夜夜听猫叫,因为被狗咬,害得自己吃了八年的狗肉,现在看到狗肉都想吐了,但还是得吃,因为他对狗的恨已经到达了比天还高,这是折磨人,折磨身,折磨心,不是意志力坚强的人,估计早去寻死了。

阳萧看着这个痛苦哭泣的男子,心里充满了同情,说道:“别急,我在一本古老的书籍中,看到过,关于这方面的记载,虽然记载得不详细,但是我可以试一试,就看你是否愿意了。”

吴悔激动无比,有机会肯定比没机会要强,伸出颤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阳箫的手说道:“我愿意试一试。”

阳萧推开吴悔那颤抖的双手,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会尽力。”

吴悔那颤抖的双手无处安放,心里紧张的不行,坐在椅子上,脚也有点颤抖了。

阳萧连忙叫道:“师傅,叫人搬来屏障,在把我们宗门养了十年以上的老公驴牵一头过来。顺便在把师傅你珍藏的重阳七色花拿出来。”

刘大根一脸雾水,点了点头,前面两样都叫弟子去取了,唯独那重阳七色花他舍不得拿出来,重阳七色花可是了不得的宝贝,人到老年,对异性失去了兴趣,吃下重阳七色花,在战十年又何妨。

刘大根可是把重阳七色花看得比名还要重要,哪里舍得拿出来,看着阳箫说道:“其它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包括我心爱的女儿,唯独这重阳七色花,不能给你,这可是我后半辈子的幸福,全靠它了。”

阳萧一脸不爽的说道:“师傅,振兴宗门重要,还是你后半辈子的幸福重要。只要给我重阳七色花,那么振兴宗门就在今天,到时候,云阳宗会天下皆知。”

刘大根不在说话,因为他把振兴宗门看得比命还要重要。默默的在去房间暗隔里取出重阳七色花交给了阳萧。

广场上的高台上,被屏风挡住了大家的视线,只见一头老公驴被牵了进去,引来了大家的不满,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下面排队看病的人开始嘀咕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还用屏风遮挡起来不让我们观看,刚刚是砍腿,现在不会是在砍头吧?”

“很有这个可能哟!见势不妙就赶紧溜吧!别到时候病没治好命给丢在了这里。”

“兄台言之有理,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如果命丢了,家里的媳妇很有可能叫别人叫相公,孩子叫别人叫爸爸。”

旁边那宗门药之一脉的女子忍不住说道:“你们就是瞎起哄,这要用屏风遮挡,那肯定是有什么秘密不想让你们看见,但绝对不是杀人,我们是在为大家免费看病,是名门大宗。

蚩梦大师姐我说的对不对。”

蚩梦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下,惹得旁边的男子们,口水都流出来了,还在那偷偷的看。

屏风内,阳萧让吴悔脱掉裤子,然后准备好了药粉,一把锋利的小刀。

吴悔尽管心里很怕,但还是缓缓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阳萧让几名弟子控制好十年的老公驴,然后快速的出刀,在老公驴还没有反应过来,那8======D就已经被割掉了,阳萧握在手中,在快速的对着吴悔下身就是几刀。然后撒上药粉,对准位置接上,单手聚阳元,把重阳七色花炼化,滴在了连接处。

药效瞬间就起了作用,血瞬间止住,连接成功了。

“咩!咩!咩!...”

“啊!...哎呦!....卧槽!....”

十年老公驴叫出了羊叫声,几名弟子拼命的控制住。

台下的人听的这些惨叫声,让人联想翩翩。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这惨叫怎么有种让人感觉到汗毛都竖起来了。”台下排队的人,全都忍不住后退,站前面的吓到泡到后面去了。

“好可怕呀!你们听听那惨叫声,这是在干什么?不会是分尸吧?”

台下的人都在纷纷猜测,只见屏风打开。那惨叫的老公驴最先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直接把这些男子吓得双腿一紧,连连后退。老公驴被强行拉走,大家在看向台上,那桌子上躺着的少年,这少年已经昏死过去,被几个弟子抬了下去。

阳萧叫着:“有请下一位。”

台下之人,你推我,我推你的,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有很多胆小的直接不排队了,跑去了观众身后,看戏去了,不看病了,有病也不看了,太TM的吓人了。

这第一天就此告一段落了,在也没人敢上去看病了。大家都很好奇,不知道那名少年怎么样了,反正还有几天时间,不急着这一时半会儿,俗话说得好,病急不能乱投医,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阳萧在次来到广场的高台上,台下的人明显比昨日少了许多,排队的一个都没有,阳萧也乐得一清闲。

吃瓜群众也不少,大部分还是些来看热闹的人。就是没一个人敢上去。

第三天,人更少了,没人上去。

第四天,人又少了一些,也没人上去。

第五天,基本没啥村民和外来修行者了。

第六天,一个瞎眼的汗子来到了广场,此人双眼失明,眼睛上有明显的刀疤,在云阳宗弟子的搀扶下,上到了高台上。

广场下,连云阳宗的长老一个都没有来,就只有几个闲来无事的宗门弟子在那聊天。

阳萧看着眼前这个双眼失明的汉子,年纪估计在三十左右,修为应该是在人族的二阳境巅峰,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这位兄台,你的眼睛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瞎眼汉子说道:“受伤是一年前,我去找过很多名医,都说我眼睛已经废了,听说你是很了不起的后起之秀,我就来试试,结果你们这云阳宗山路太复杂,我在山里迷失了放向,足足转了六天才来到这里,哎!说多了都是心累!……”

广场上那几个无聊的弟子听到这瞎子说的话,瞬间明白了。

“我就说嘛!怎么还有人来看病,原来是个迷路的瞎子,真的是情有可原。”

“此次的事宗主把声势搞得如此之大,最后呢?现在是没有台阶可下了?我们宗门的脸都被这该死的阳萧给丢尽了。”

“如果当初是我们药之一脉的大师姐出马,估计就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了。现在汗城中的老百姓都在说我们云阳宗的坏话。”

“说什么坏话了?”

“说我们云阳宗宗主眼睛瞎了,找来这么一个关门弟子,哪有什么真本事,有的只有害人的本事,谁去找他看病,还不如直接喝毒药,这样死得快一点,不受到折磨。”

“谣言如猛兽,宗门的名声可能要毁于一旦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