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太极天尊 > 第二十章:喝的药太烈?

第二十章:喝的药太烈?


吴悔听到那执法队队长的喊话,怎么就感觉是被安排好的,被坑了的感觉。

别人杀了人,自己第一个到现场,然后就被包围,自己成了杀人嫌疑犯,这是入了圈套呀!

如果事情一开始就被安排好的,那么这些人肯定知道阳萧昨晚叫人给我带信,叫我暗中调查妇女失踪一事。

而今早就给我传来消息说是有线索,结果我就把消息带给了阳萧他们,这就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想阻止我们调查妇女失踪一事。

可是我无悔虽然没文化,但是我又不傻,当初我电视电影也没少看,这如果真被这些执法者带走了,那么肯定会被扣上个杀人的帽子,所以不能跟他们走。

“阳大哥我们不能跟这些执法者走呀!如果跟他们走了,我们就真的称为了杀人者了。”

阳萧呵呵道:“这是当然,那么这些执法者就交给我们的雨承师兄吧,他可是云阳宗练功一脉的大师兄。雨承师兄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实力了,我们看好你哟!”

雨承早就想在蚩梦面前表现自己了,现在这是一个机会,可是从阳萧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很不爽,有一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

雨承抱着剑,朝布坊门外走去,其余几人站在他后面看戏。

雨承对着执法队的队长说道:“我是云阳宗练功一脉的大师兄,也是雨家的小少爷,今日我来此调查妇女失踪一事,并未杀人,能否卖我一个面子,让我们离开?”

执法者队长大声说道:“我们只听从于城主府,你的面子还不够,兄弟们速速将他们拿下。”

雨承也火了:“小小队长好大的口气,那我就让你们知道我的面子到底够不够。”

雨承拔出剑,看着轻轻的斩出一剑,居然引起一阵飙风,一道剑气快速飞出,执法者五人的身体瞬间断开,鲜血洒了一地。

执法队长带着剩余的五人连连后退,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年纪轻轻的雨承,没想到刚刚雨承轻轻斩出的一剑,最少有三阳境的修为,而自己这个小队长也就二阳境巅峰而已,根本没法打,赶紧回去搬救兵吧!故作镇定的说道:“好,今天我就卖你雨承一个面子。”

雨承呵呵笑道:“现在晚了,你的面子我看不上。”

雨承一个冲刺,跳跃,在空中对着执法者们挥出一剑,剑光一闪,六人齐齐倒下,地上尘土飞扬,出现一道深深的剑痕。

做完这些,雨承得意的回过头,对着蚩梦他们说道:“我这一剑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木倩:“雨辰师兄真厉害,刚刚最后那一剑真的是酷毙了。”

蚩梦:“雨承师兄是挺厉害的,不愧是练功一脉的大师兄。”

刘兰花:“还行吧!过得去,换我,我也不会比你差。”

雨承听到得意极了,这次总算在蚩梦面前表现了一回,用骄傲的眼神看向阳萧,希望能得到他的答复,最好是能让他觉得自愧不如。

阳萧用不屑的眼神看向雨承说道:“你那一剑也就那样。”

雨承心里大怒:“什么就那样?有本事咱们来比比,刚刚不知道是谁在那做缩头乌龟?”

阳萧直接双手背在后面,迈着小步伐向前走着嘴里说出:“和我比,你不配。”

雨承快要疯了,拿起剑冲过去,想要找阳萧拼命。蚩梦,木倩赶紧拉住了雨承,叫他别冲动,大家都是同门,现在还是查线索最重要。

雨承咬着牙收起了剑说道:“今日看着蚩梦师妹的份上我就饶了你。”

吴悔看了看地面的剑痕,心里已经涌起了强烈的波动,一定要努力修炼呀!当初玩游戏能超神,现在我也要成为大神,成为一代强者。

几人快速的离开了布坊,回到了雨家。

雨家后院,阳萧说道:“雨承呀!我们好歹也是你家的客人,这大清早的出去跑了一圈回来,肚子早就饿了,你做主人的是不是该给我们安排早点呀?”

雨承心里早已把阳萧的全家问候了一遍,但看着蚩梦在那附和着点头,也就想着这是看在蚩梦的面子上,他忍了,等有机会一定要让阳萧好看。“来人呀!为几位客人准备早点。”

几位丫鬟把一盘盘早点端了过来,有包子,馒头,玉米粥,桂花糕,咸菜等等。几人开始吃了起来,边吃边谈今日的情况。

....

城主府后院,一客房里,坐着两名男子,一名是城主的儿子独孤月,一名是肖家的公子,肖义。

肖义喝了一口茶说道:“那些执法者已经去了那么久了,居然还没有回来,应该是出事了吧。”

独孤月淡淡的说道:“一个十人的执法小队,就小队长是个二阳境巅峰的境界,想要拦住云阳宗的五名弟子,视乎还不够,其中那雨承可是被雨家称为最年轻一辈修行者的天才,拦不住他们我是早有预算,只是不想打草惊蛇,做为试探而已。”

肖义“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独孤月想了想:“那个百花楼的吴悔不是愿意做他们云阳宗的探子吗?目前就先拿百花楼开刀吧。”

肖义:“那个吴悔我熟,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叫他吴老二,现在有老二了,就出来作怪了,我要让他继续乖乖的滚回去做那个吴老二。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去安排。”

肖义悄悄的走出城主府,回到肖家,叫来了两名死士,给他们两安排了任务。

.....

晚上,百花楼,男人的天堂,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男人,走进百花楼,里面的姑娘,那是一个比一个长得水灵,让这些男人们一个个流连忘返。

那让人陶醉的琴声,还有这些扑面而来的胭脂水粉的香味,能让人产生强烈的兴奋。

这种地方也是鱼龙混杂,正当大家玩得最尽兴,最开心之时。

一个房间里跑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大喊着:“不好了,不好了,死人啦!死人了!”

一个个男子气愤的甩着衣袖吼道:“不就是死人吗?大惊小怪的,打扰了劳资的雅兴,来美人,继续喝。”

另一个房间也跑出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

这时这些游玩的男子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好奇的看着那跑出的女子。

楼主吴玉梅走了过去,说道:“什么死人了,带我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名女子,带着吴玉梅,走到了房间里查看,只见床上躺着的男子七孔流血,已经气绝生亡了,两名男子的死状一模一样。

吴玉楼做了这么多年的楼主心里已经有了猜想连忙问两名女子:“他们进房间之前可有吃过什么喝过什么?”

两个女子害怕的抱在一起说:“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吴玉梅说道:“你们俩先下去吧,好好休息一天,这事我已经清楚了。来人把这两具尸体抬下去,丢入后院柴房,看明天有没有人来领,没人来领就随便找个树林埋了。”

两个伙计急急忙忙的去打扫房间,收拾尸体。

吴玉梅走出房间,站在楼梯上,对着下面那些好奇的客人说道:“大家继续玩,只是两个不知道深浅的男人,喝了太多的烈性药,导致自己死在了床上,所以我在次劝大家,来这里玩,玩得开心很重要,但是不要乱吃药,不然死在床上我们概不负责。”

下面这些男子哈哈大笑,没想到还有这种人,真的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也就不在在意,继续玩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