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苏清欢南司城 > 第289章 自作自受

第289章 自作自受


苏清欢正准备给眼妆加点料,门就被人敲响了。

“清欢同学在里面吗?”

难道是小鱼叫人来催?

匆忙在脸上画了几笔就开门出去了。

门口的人苏清欢并不认识,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试探的问了一句,“你在叫我?”

女同学点点头,“我是舞蹈组的,话剧团那边到处在找你呢,我就随口叫一声,没想到你真的在啊,快回后台吧!”

苏清欢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

掀开帘子进入化妆间,阿靖学长正在发脾气。

“我不管那么多,徐佳清,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来当外援的,现在你要让我上台当笑话,想都别想!”

他阴沉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谁都不敢上前去劝。

少了最主要的配角,整个话剧有头无尾,就算硬着头皮上去演了,最后落得个不知所云的口碑,还不得被全校人剪辑成鬼畜视频,遗臭万年?

阿靖学长代表的也不只是他自己,其他的演员心里都在暗自打退堂鼓,只不过碍于徐佳清的咄咄逼人,不敢明说而已。

“学长,你先别急,万事总有解决的办法,你容我想想……”

徐佳清好脾气的安抚着面前的男人,眼神却时不时的往门口偷瞄,这一瞥,就看见了又丑出一个高度的苏清欢。

“清欢!”徐佳清抬高音量,边叫边朝苏清欢走了过去,“你在这里就太好了!”

苏清欢躲闪不及,硬生生被徐佳清抱住了胳膊,瞬间满脸黑线,下一秒,面带嫌弃的一根根掰开徐佳青的手指,“有什么话就说,咱俩也没这么熟。”

徐佳清倒是会装大方,嬉皮笑脸的讨好道,“你还在为之前的事跟我生气呢,好嘛,那我就再道一次歉好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阿靖学长拿着骑士头盔站起身,随口问道,“之前什么事?”

“没什么。”徐佳清忙解释道,“一点小误会而已,学长你放心,我们自己能解决。”

苏清欢无话可说,用“我们”这个词来形容她和徐佳清,也挺膈应人的。

见阿靖学长暂时被稳住了,徐佳清乘胜追击,对苏清欢发难。

“是这样的清欢,饰演女巫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联系不上了,现在话剧马上就要开始,只有你曾经熟悉过剧本,你看你能不能发扬一下风格,解了我们这燃眉之急?”

原来在打这个主意。

之前看剧本的时候,苏清欢就有留意过,女主角和女巫这两个角色最有爆点,两人之间有一场对手戏,女主挥刀斩女巫,在戏中成为一方佳话。

苏清欢拿到女主角的角色的时候就在想,女主角只是她不得已作出的退让,其实徐佳清真正的目的,是要她演丑角,角色被观众唾弃,在戏里被女主折磨。

原以为退出话剧就能避免这场冲突,没想到还是被徐佳清算计上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苏清欢的反应,阿靖学长尤为不耐烦。

“装什么矜持啊,女巫的戏也不少,更何况你这张脸,连妆都不用化,换上服装直接就能上台,苏……清欢是吧,现在学长命令你,接下这个角色,听懂了吗?”

众人没想到这个阿靖学长这么不尊重女生,一时间颇有微词,可在大局面前,又没人敢站出来维护苏清欢,只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一边期望会有奇迹出现,一边又期待苏清欢就是这个奇迹。

利益一旦出现冲突,那么别人的牺牲,就会默契地变得不值一提。

苏清欢看着一屋子所谓的“同学”,很清楚自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

点头与否,话剧的成败都会算在她头上。

她忽然戏谑地扯起嘴角,欣然的笑了,“好啊,我演。”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个人比较喜欢自我发挥,要是临时起意加戏了,各位能接得住吗?”

阿靖学长拿起头盔转身就走,“这个不用你操心,大家都是专业的,只要将王子解救公主的戏份成功演出,差不到哪儿去。”

徐佳清故作好心地拍了拍苏清欢的肩膀,“是啊,阿靖学长本身就是表演系的呢,只管相信他就行了!”

苏清欢一言不发的低下眸子,凌厉的眼神死死盯住肩膀上细长的手指,她在考虑是不是该随身带把刀子,或者下次穿件带铆钉的外套。

徐佳清后知后觉的跟随苏清欢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手指,莫名的一阵心里发慌,缓缓将手收了回去。

暗地里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表面却还趾高气扬,怀揣着让苏清欢当众出丑的期待,徐佳清拍了拍手掌,回到自己的座位补妆。

有好心的同学给苏清欢拿了戏服过来,“清欢,这是女巫的服装,你换上吧,再过几分钟就到咱们了。”

“谢谢。”苏清欢点了点头,随即去换衣服。

十分钟后,前台。

舞台上的灯光熄灭又亮起,道具组早已将话剧的背景布置齐全,台上俨然一座童话的宫殿。

“好戏,正式开场!”

音乐响起,幕布缓缓打开,徐佳清饰演的公主安静的躺着水晶床上,苏清欢作为女巫,手持魔法杖,正围着公主念咒施法……

剧情按部就班的发展,骑士登场,救醒公主,两人合力将女巫打伤,终于来到最后时刻,骑士将剑赠与公主,让她亲手毁灭这世间的恶。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剑将采取借位的方式,让台下观众看见女巫被刺穿心脏,最后倒地不起。

然而,当徐佳清手中的剑亮起挥出的瞬间,苏清欢敏锐的察觉到,那剑心分明是冲着她的左眼而来。

徐佳清嘴角挂着冷笑,毫不犹豫的朝着苏清欢的眼睛刺去。

她倒要看看,没了一只眼睛,苏清欢还有什么傲气!

电光火石的瞬间,苏清欢哄人从地上爬起,像一个英气的将军,一掌劈掉徐佳清手中的利剑。

“你干什么?!”阿靖学长和徐佳清都被吓了一跳。

马上就要谢幕了,临时发挥也不该是这个时候!

苏清欢将身上的斗篷解去,扔掉女巫帽,面向观众,威风凛凛,“英勇的王子,你通过考验,可择日迎娶我的女儿,两国建交,永不相犯!”

阿靖学长愣了一下,立刻会意,单膝跪地,抱拳道,“原来如此,女王用心良苦,定不负您所望!”

徐佳清看懵了,这咋回事,一个丑角,翻身成了女王,这架势,她好像也该跪一跪?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真的“砰”一声,被阿靖学长扯着跪了下去。

膝盖被木地板磕得深疼,徐佳清却只能强忍着疼痛。

苏清欢将手背到身后,居高临下的走到徐佳清面前,垂眸问道,“我的女儿,你不满意妈妈的安排吗?”

观众总是习惯性角色带入,今天要是当众承认了自己是苏清欢的女儿,那往后这四年大学生活,都得顶着“苏清欢女儿”这个名号了。

徐佳清真想回一句“鬼才是你女儿”,可是众目睽睽,她只能装出贤良淑净的样子,腼腆的点了点头,“满意的,您是最伟大的母亲!”

自作孽不可活,徐佳清自己心术不正,否则她也不会当众让她下不来台,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

苏清欢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观众,大方说出落幕台词,“苦难见证真情的可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