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作为太宰的幼驯染每天都在头痛 > 第47章 战间

第47章 战间


“斯库瓦罗先生,有些轻敌了。”

屏幕上,银发的男人长而滑顺的发丝被水沾湿,大半贴在身上。

作为挑战过无数人、无数流派的二代剑帝,他输给了初出茅庐的山本武。

在切尔贝罗尚未正式宣布胜利者前,水流依旧无情的注入战场,鲨鱼被放了出来,嗅着血味徘徊在他们身边的水坑里。

而切尔贝罗宣布了胜者,便无情的放着身负重伤的两名雨守在密闭的战场上自生自灭。

山本武并不愿看见斯库瓦罗死在鲨鱼口中,勉力想将人搀扶起来。

“放我下来。”斯库瓦罗叹口气,“……光遥,在这里啊!”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场内尚在落下的水、身边鲨鱼游动的深水坑——

猛然消失。

失去得以游动水域的鲨鱼,重重摔落在深坑里。

山本武微微一愣,勾起唇,“啊,是遥。”

场外,出手救人的太宰遥和切尔贝罗对上目光。

雨之战已经尘埃落定,太宰遥只是救人的举动,没有引起切尔贝罗的反弹。

“哈哈哈哈哈哈!”xanxus捂着肚子疯狂的笑起来,“这个废物!竟然让一个垃圾小鬼救了哈哈哈!这种没用的废物,活下来也只会被我杀死啊!”

太宰治无声的轻嗤。

被冰封起来果然副作用很大,枯长了岁数,心智年龄还停留在八年前。

原以为回天乏术的泽田纲吉神色放松下来,“小遥太可靠了!”

斯库瓦罗躺倒在地上,几乎叹息道,“就算我说什么身为剑士的骄傲……光遥你也不会在意的吧。”

他转头看向一边被齐整切割开来的墙。

太宰遥背着微光,脸上带着清浅的微笑。

“是呀。毕竟,总不能让纲哥他们这个年纪就背上沉重的人命嘛。”太宰遥随口说着不像理由的理由,侧身让迪诺的手下进来将两名伤患带走。

“哈……”斯库瓦罗道,“天真。在里世界,根本不可能手不染血。”

他看着太宰遥,意识逐渐模糊,“首领他……会、”

“斯库瓦罗先生就好好养伤吧。”太宰遥道:“不用担心接下来的事情。”

“哼,麻烦的小鬼。”

两名伤患被放上担架,抬出场馆。

“斯库瓦罗失败了,就不能活着离开这里!”xanxus亲自拦住了去路,“喂!切尔贝罗!我对不是守护者的这小子动手不违反规则吧?!”

“是的,xanxus大人。”

xanxus狞笑,“这小子一对我出手,大空之戒就属于我了,没错吧?”

切尔贝罗之间对视一眼,“是的,xanxus大人。”

泽田纲吉握紧拳头,“怎么这样!这根本就不公平!”

“等等。”一边安安静静的太宰治忽然站了出来,让xanxus朝他这里看过来。

“太宰君,小心!”泽田纲吉一惊,赶忙想将没战力的太宰治送回安全区。

“别这么紧张嘛。”太宰治语调轻松的说,“这种时候,只要呼唤召唤兽就好啦!”

泽田纲吉:“……召唤兽?”

太宰遥不忍直视的撇过头。

太宰治双手做成喇叭状,“恭—先—生!”

声音在空荡的校园里回响,余音绕梁。

众人尚未将“召唤兽恭先生”与云雀恭弥二者联想起来,云雀恭弥已然轻盈的从楼顶跃下,有意无意的挡在太宰遥和xanxus之间。

“哼,你的对手是我。”

狭长的凤眸冷冷淡淡,充满古典美的少年握着浮萍拐,披在肩上的黑色校服外套随着猎猎作响的风飞扬起来。

切尔贝罗:……

“无论是否已经参战,守护者之间都不能在场外战斗!”

“呵,无聊,全部杀掉不就好了?”云雀恭弥杀气十足。

xanxus倒是面无表情地收回似正在凝聚着火炎的手,“嗤。”

“怎么,想逃?”

云雀恭弥欺上前去,迅捷地朝不断闪躲的xanxus攻击过去。

双方的立场调转了过来,云雀恭弥毫无顾忌,而xanxus却必须顾虑大空之戒的去处而无法动手。

太宰治眯了眯眼。

果然,非常的守规矩。

是因为vongola指环的秘密吗?

太宰治想着,夸张的呱叽呱叽鼓起掌,“哇!不愧是最强召唤兽恭先生!看那被暗扣缝住的外套多么潇洒!矫健的身姿就像捕食的野狗一样!”

他大胆的话语太过冲击,让趁乱带着手下和伤患离开的迪诺、紧张却束手无策的泽田纲吉一行、站在泽田纲吉头上看戏的reborn都往云雀恭弥侧目了过去。

得到无数打量外套的视线,云雀恭弥怒极反笑,停下了对xanxus的紧追不舍,“果然,该第一个被咬杀的人是你啊,太、宰、治!”

他脚步一转,朝太宰治疾驰过来。

太宰遥:……

恭哥,无意间和骸先生达成了一致呢……

“呜哇,好可怕!”太宰治战力不高,倒是很会逃,像条滑溜溜的鱼一样,左躲右闪的,一时间云雀恭弥竟也奈何不了他。

太宰遥瞅准时机在太宰治身前竖起冰墙,很快被云雀恭弥一拐子击碎,透明的冰块飞溅开来。

但后头的太宰治并不在原地,已经在方才争取到的几秒内被太宰遥塞进人群里。

他则代替太宰治迎上了云雀恭弥的攻击。

他们身影变换极快,所经之处皆是冰棱水迹与碎石。

xanxus看了会儿,嗤笑,“内讧了吗?垃圾。”

他沉着脸,率先离开原地。

观战的巴利安一行和切尔贝罗彼此面面相觑,也随之离开。

明明雨之战打完了,巴利安也离开了,但就像xanxus说的,竟然同阵营之间打了起来啊!

泽田纲吉看着太宰遥和云雀恭弥似乎没完没了的战斗,紧张的左看右看,“怎么办啊reborn!”

reborn手中的列恩逐渐变换形状,“阻止家族成员间的争斗也是合格的首领该做的事哦。”

泽田纲吉看着列恩,表情逐渐害怕,“什……”

“谁是家族成员了。”太宰治凉凉的插嘴,“遥可不是十代的家族成员。”

reborn和太宰治对视两秒。

列恩趴了回去。

“没事,蠢纲。”reborn道,“遥只是在和云雀玩耍而已。”

泽田纲吉:?

打成这样叫玩耍?!

他还在怀疑人生,就见太宰遥忽的停止边闪边反击的动作,直直冲向了云雀恭弥。

“咦咦咦!小遥!”泽田纲吉惊恐的看着云雀恭弥的浮萍拐往逐渐近身的太宰遥击落!

下一秒,泽田纲吉瞪大了眼。

只见太宰遥双手抱住云雀恭弥的腰,抬着脸泪眼汪汪的说:“恭哥,别打了,白天才打过而已……”

云雀恭弥竟也没有推开人,只低着头冷冷道,“哼,娇气。”

太宰遥达到目的,很快就放开了云雀恭弥。

泽田纲吉:?!

他反射性的看向太宰治。

太宰治双手抱胸,倒也一副不介意的模样。

云雀恭弥斜睨过来,“总有一天要咬杀你,太宰治。”

太宰治丝毫不害怕,“恭先生舍得让遥小小年纪就守寡吗?”

“呵。”云雀恭弥只是冷笑一声,转过身消失在黑暗里。

太宰治撅起嘴,“遥——我被威胁了哦!”

太宰遥无奈的拍拍他的头。

说起来太宰治和云雀恭弥之间因为交易的关系,通信交流的时间还比他和云雀恭弥之间要多,也不知道怎么能不见面时沟通的很顺畅,却每次一见面都火药味十足的。

不过云雀恭弥明显对太宰治也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不会让太宰治每次都能安全的逃到太宰遥身边。

……最后“切磋”起来的还是太宰遥和云雀恭弥。

一套流程几乎要成为他们之间固有的相处模式了。

“小遥和云雀学长是什么关系?”

回家路上,等到只剩太宰遥、太宰治和reborn在场,泽田纲吉终于忍不住问。

reborn瞥了太宰治一眼。

“唔。”太宰遥沉吟着,“这个……”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

泽田纲吉尴尬道:“如果不能说就当我没问。”

太宰治打了个哈欠,懒懒道:“是亲缘关系啦。恭先生是遥的舅舅哦。”

“啊,原来如此。”泽田纲吉说完,才后知后觉的惊叫道,“诶——!舅舅?!”

reborn踩在他头上,“安静点蠢纲,要把整个并盛的人都吵醒吗?”

舅舅算什么,真要说起来,太宰治还是太宰遥的叔叔呢。

“不,可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小遥和云雀学长?!太宰君没在开玩笑吗?!”

“哥哥说的是真的。”太宰遥笑了笑,“恭哥是我的舅舅。”

reborn嘲笑道:“蠢纲,遥和云雀长的其实有点像哦。”

“是吗?”泽田纲吉傻傻的思考起来。

首先排除眼睛。

黑色的凤眼和圆圆的蓝色小鹿眼完全不一样。

呃……鼻子、嘴巴?

泽田纲吉思考半天,实在很难将云雀恭弥总是冷淡漠然的脸和太宰遥温和柔软的相貌连结在一起。

泽田纲吉:“是头发像吗哈哈哈都是黑色的。”

“噗!”太宰治憋不住笑了,“头发像、噗!”

太宰遥也笑,“除此之外都没有了吗?”

泽田纲吉摸摸后脑勺,“啊、我想不出来,云雀学长总是凶神恶煞的。”

太宰遥快走几步,面对他、倒退着走。

“这样呢?”

他说着,面无表情的沉下脸,稍稍眯起了眼,唇角微微下撇,摆出一个云雀恭弥平时常有的、有些桀骜又冷淡的神情来。

泽田纲吉愣了愣,“……这样看起来,真的有点像。”

只是,太宰遥的轮廓要柔和的多。

即使做出凶狠的表情,看着依旧没什么危险性。

“还是遥好看对吧。”太宰治闲闲道。

“是啊。”泽田纲吉反射性回答。

太宰治笑了一下,“再好看也是我的。”

泽田纲吉呆呆的,“咦、啊,是。”

太宰遥眨眨眼,不太明白这种事实为什么要特意点出来,悄悄地说,“本来就是哥哥的呀。”

太宰治拖着语调转移话题,“遥——我走累了。”

“……真拿哥哥没办法。”太宰遥说着,将太宰治背了起来。

reborn哼笑,“年轻真好啊,纲。”

“你也才两岁啊reborn!说的好像你是长辈一样!”泽田纲吉吐槽完,顿了一下,才道:“可是总觉得太宰君有哪里不一样了。”

太宰治抬抬眼皮。

reborn饶有兴味的挑起眉,“哦?”

“就是……虽然一直都很活泼,可是这两天好像放松了很多。”泽田纲吉微微笑了笑,“感觉太宰君放下了什么心事一样,真好。”

太宰治一愣,稍稍收紧了放在太宰遥身前的手。

太宰遥轻轻勾起唇角。

“vongola的……大空吗。”太宰治意味不明的看向泽田纲吉。

“纲哥有很神奇的特殊魅力哦!”太宰遥道。

“什、什么特殊魅力,我哪有那种东西啊!”泽田纲吉面色爆红。

reborn顺了顺鬓角,“哼,蠢纲,做的不错。”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忽然被接连夸奖,泽田纲吉手足无措、连走路都同手同脚起来。

深夜的并盛町安静无声,满是宁静平和的气息。

两旁的住家都已关起灯来,连虫鸣鸟叫都显得特别轻柔。

熟睡的街道上,唯有泽田宅还亮着灯光。

泽田奈奈不在家里,待在医院里照看重伤未愈的蓝波。

知晓他们在做什么事情的住客们,也只有碧洋琪还在等候,风太和一平早早就被她赶上床休息。

太宰遥简单的做了点粥给包含碧洋琪在内的几人当宵夜。

暖和的粥一下肚,终于让泽田纲吉依然不自觉紧绷着的心情沉淀了下来。

太宰治已经用餐完毕,先一步回到房里洗漱了。太宰遥双手撑着脸,微合着眸等大家吃完好收拾。

“我来收拾就好。”碧洋琪看着有些昏昏欲睡的太宰遥道:“小孩子早点上床休息才不会长不高。”

太宰遥从善如流。

然而,回房打理完自己,太宰遥身上的瞌睡虫似乎也跑了大半。

他从浴室出来,就见太宰治坐在床边一脸痛苦的在身上缠绷带,缠的歪七扭八、松松散散。

分明是有些滑稽的画面,却让太宰遥心里软的不行,上前接过了太宰治手里的绷带。

太宰治张开手臂,低头看着太宰遥耐心十足的替他拆了缠坏的绷带,全数重头来过。

“遥如果燃的起火炎,会是大空吗?”太宰治忽然问。

“不会。”太宰遥没有犹豫的摇摇头,自下而上的看他。

虽然火炎属性不能全然代表一个人的性格,但大空属性的人有很强的共性——能包容万物、容纳一切好与坏。

“我做不到的,对我来说,哥哥就是我的万物。”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听见想听的话,太宰治的手指依然不自觉缩了一下。

太宰遥没发现自己又直球击中太宰治,轻巧的藏起绷带结,“唔,这么说起来,实验室似乎对我做过类似的测试。当时候是说,我有……”

“雨的潜质。”太宰治接过话。

宛如镇魂歌,冲刷一切罪恶的雨。

可是不仅死气之炎很难作用在太宰遥身上,太宰遥本身也完全无法点燃死气之炎。

“是呢。”太宰遥也想起来了。

他并没有询问太宰治分明清楚他的实验报告上写明的可能火炎属性,又为什么要特地提出来问他。

只是点点唇,若有所思道,“哥哥的话,一定是雾。”

雾,无法掌握实体的幻影。

“诶……遥怎么这么肯定?”

“唔,感觉很像嘛!可惜,哥哥也燃不起火炎。”

火炎实际上就是生命能量,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拥有至少一种属性。

只是能将生命能量以火炎的形态具现出来加以使用的人,也如异能力者一样稀有。

或许是【人间失格】的缘故,也或许是本身就并非能燃起火炎的体质,太宰治同样无法点燃火炎。

“说到雾,骸先生现在真的在水牢里啊。”太宰遥稍稍皱起眉,“一定很不好受。”

太宰治轻轻将他的眉头抚平了,唇角带笑,鸢色的眼中却是化不开的暗光。

“遥可别心疼他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