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作为太宰的幼驯染每天都在头痛 > 第48章 终局

第48章 终局


“也太没用了。”太宰治嫌弃的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泽田纲吉,“遇见两个不重要的小角色就昏过去,也不怕笑掉人大牙。”

“喂!对十代目放尊重点,小心我把你的脚炸掉!”狱寺隼人毫无威胁性的放着狠话,被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忽视了。

泽田纲吉自从下午见到出现在并盛的柿本千种和城岛犬后,便惊吓过度昏迷至今,还是巴吉尔将他背来雾之守护者即将战斗的场地——并盛中学体育馆。

“纲下午遇见了谁吗?”因右眼被斯库瓦罗击中而绑着绷带的山本武倒是抓住了重点,转头问一边的reborn。

reborn:“嘛……纲醒了。”

泽田纲吉醒来后不久,柿本千种和城岛犬就带着雾之守护者在十代一行戒备警惕的目光中出现。

然而,在他们身后出现的人并非六道骸,而是和六道骸有着相同发型的女孩。

库洛姆·髑髅。

即使狱寺隼人不相信和六道骸明显有联系的库洛姆,泽田纲吉依旧接纳了她。

还因此得到库洛姆感谢的脸颊吻。

从库洛姆出现开始就一直趴在太宰遥肩上憋笑的太宰治,在泽田纲吉爆红的脸色下,终于忍不住还算克制的笑出来。

“救命啊遥,六道骸给了他最讨厌的mafia脸颊吻啊哈哈哈哈!”

太宰遥轻咳一声,“哥哥,那不能说是骸先生啦……”

“她才不是骸大人!”城岛犬似乎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再乱说话,小心我咬死你啊!塞、太宰遥!”

太宰治:“动不动就咬东咬西,果然和名字一样是条狗,还是个分不清目标的蠢狗。”

“什么狗,我现在是狮子啊!”城岛犬在意的点明显不对,“再认错动物小心我宰了你!”

“噗!”太宰治笑着道,“难怪六道骸现在还在监狱里,就是因为同伴太蠢了啊。”

“什么!还不都是你害的!太宰治!”

“冷静一点,犬。”柿本千种双手从背后穿过城岛犬的腋下架住他,“别给骸大人添麻烦。”

城岛犬犹豫了会儿,往一边啐了一口,悻悻的站定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他们这里的争执告一段落,那边,库洛姆也算初步得到泽田纲吉的信任,准备上场。

幻术师之间的对战,建立在欺骗感官的基础之下。

要是轻易相信了过于逼真的幻觉,在幻术师的骗术之中被操控了五感,便会被本不存在的幻觉所伤;反之,若是清楚那并非真实、五感不被幻术师所控制,就能在幻觉中安然而退。

“幻觉吗。”太宰治啧啧称奇的看着无数拔地而起的火柱,“完全是作弊嘛!呜哇,好热。”

虽然太宰治是完全能规避掉幻觉作用的,却因为好奇心使然,让他欺骗了自己这些幻觉是真实的,也就能感受到幻觉带来的效果。

就像好奇心过于旺盛的猫一样……

太宰遥见他伸出手想碰,吓的赶紧将人拉住了。

“哥哥小心点!会真的烫伤的。”

太宰治乖乖的收回手,“遥没办法把幻觉的火柱冰冻起来吗?”

“嗯,是的。”太宰遥似乎也不太理解,“虽然眼睛看的见,感知里却没有,能很清楚分辨幻觉与真实的存在。可能是因为这样,我也没办法冻结这些幻觉火焰。”

库洛姆只是刚接触幻术不久的少女,自然没办法与作为彩虹之子之一的玛蒙相抗衡,很快便落入了下风。

她的火柱被玛蒙冰冻住了。

也就是说,她的五感反过来被玛蒙控制起来了。

“嘶,好冷。”太宰治搓了搓手臂,“这些冰对遥来说也都是假的啊。”

玛蒙是当世顶尖的幻术师,他控制五感的能力极为强大,即使是在场同为彩虹之子的reborn和可乐尼洛也会被幻觉影响而感到寒冷的气息。

眼下,太宰治即使不欺骗自己幻觉是真实的,也能感受到幻觉的“真实”。

太宰遥点点头,“都是不存在的。”

太宰治兴致盎然的勾起唇,“遥完全是幻术师的克星啊。”

太宰遥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是呢,毕竟水分子没有人类的五感呀。”

没有五感,遑论被控制。

场上,被折断武器的库洛姆靠着六道骸的幻术制作出的内脏消失,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

“……”

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沉默中,六道骸借着库洛姆的身体现身了。

太宰治、太宰治要笑死了。

“遥、遥,他其实是、哈哈哈哈哈!”

本该紧张而冲击的出场,被太宰治环绕在体育馆的笑声冲淡了。

虽然他的笑声不算大,架不住场内恰好除了六道骸放狠话的声音之外就没有其他人说话了,导致笑声也特别突出。

太宰治犹未停止,一手搭着太宰遥的肩,一手捂着肚子,快乐的道:“在遥眼里,六道骸是不是穿着迷你裙在战斗啊哈哈哈哈!”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往六道骸的长裤看过去。

太宰遥不忍的遮着唇,还是顺着太宰治的意,肯定道:“……是的。骸先生、嗯,是用穿着迷你裙的库洛姆小姐的身体在战斗。”

城岛犬还火上浇油,怒吼:“就说该让那个女人穿男装了!现在好了,大家都知道骸大人穿短裙了!”

太宰治:“噗哈哈哈哈哈哈!”

六道骸保持微笑,额角蹦出井字号,“死吧!太宰治!”

他一出手就是杀招,缠着莲花的水柱在太宰治面前冲天而起!

太宰遥瞳孔一缩,迅速把太宰治护到身后。

“唔!”

一声闷哼响起,还将目光焦点在太宰治这边的众人才发现六道骸竟是在同一时间将玛蒙以莲花的根茎捆缚了起来。

简直让人怀疑太宰治是故意替六道骸转移视线的。

“kufufufu。”六道骸轻笑一声,“阿尔科巴雷诺,也不过如此。”

幻术师间的战斗堪称瞬息万变,太宰遥还没来得及确认太宰治有没有受伤,体育馆的地面就在玛蒙的幻术中旋转碎裂开来。

“哇!好有趣!”太宰治兴奋地任由自己从地板上掉落,又被太宰遥抱着放到了悬浮的冰面上。

“哥哥,小心点啊。”太宰遥鼓着脸颊,拉着太宰治的手不让他随意乱跑。

太宰治趴在冰上往下看,碎裂的地板下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掉下去的话,也会在现实中摔死吗?”他一脸跃跃欲试,“遥,不如我们就尝试一下吧!”

“死在幻觉里会被骸先生笑一辈子的哦。”太宰遥稍微模仿了一下,“会库呼呼呼的嘲笑哥哥哦!”

太宰治:……

太宰治想象了一下,面色发青,迅速坐回来,“变成六道骸的笑柄也太恶心了。”

他的恶心感似乎不只心理方面,随着幻术师之间战斗的白热化,不断相互侵蚀的幻觉也让观看者产生莫名的晕眩感。

“哥哥还好吗?”太宰遥担忧的摸了摸太宰治的背,轻轻将他环抱住了,“不舒服的话就暂时别看了。”

“还好。”太宰治说着,却没有离开太宰遥的怀抱,舒舒服服的靠在他身上继续观战。

太宰治过于常人的头脑能一次性处理无数讯息,比起已经栽倒在地的十代家族成员,他的反应确实要小的多,那点晕眩感甚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作为成功的实验体“轮回眼”六道骸,实际上也能称作是非人的怪物。

即使是彩虹之子玛蒙,也全然不是他的敌手。

六道骸轻描淡写的就让玛蒙完全陷入他的幻觉控制,在六道骸的恶趣味下吞进黑色的不明物体,身体逐渐放大、膨胀,最终爆裂开来,成为一片片黑色不明物质,轻飘飘落在地上又消失不见。

首次直面敌人死亡的泽田纲吉,震惊的质疑起六道骸残忍的手段。

六道骸将三叉戟拄在地上,竟是和颜悦色的解释了玛蒙实际上已然先行逃脱的事实。

太过平和的态度,反而让狱寺隼人更加戒备起来。

反倒是泽田纲吉在幻觉中一不小心看见为了掩护同伴而被关进水牢中的六道骸,和他为了同伴的自由选择与他最厌恶的mafia为伍的画面,对六道骸已经基本失去了戒心。

“我只不过是为了夺……”六道骸正打算说夺取泽田纲吉的身体,说到一半,又听见太宰治躲在一旁憋笑的声音。

“kufufu。”六道骸冷笑起来,话音一转,“我会来到此,都是被太宰治所害的缘故啊。”

泽田纲吉下意识维护道:“胡说,太宰君根本没有战力啊?”而且,他都看见了,六道骸是为了同伴……

六道骸可不管天真至极的泽田纲吉。

他最后会被关进水牢,恐怕都在太宰治一手掌握之中。

想到此,六道骸直直的注视着太宰遥,挑拨道:“人与非人是无法真正共存的,尤其是太宰治这种心黑手黑的家伙,永远都会将你摆在棋盘之上。要想清楚啊,遥君。”

什么,非人……?

泽田纲吉呼吸一窒。

在说什么啊,小遥哪里不是人了?

“就算哥哥要利用我又怎么样呢,我甘之如饴呀。”太宰遥笑了一下,“骸先生也累了吧,请您好好休息。”

六道骸带着莫测的笑容,“你可别后悔。”

“和骸先生不后悔选择加入vongola一样。”太宰遥难得不客气的将他的内心想法点出来,“我也不会后悔。”

太宰治也轻笑道:“别以你肮脏的内心揣测善良的君子啊,六道骸。”

“kufu,善良的君子?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话了。”六道骸微合上眼,“哼,算了。我有点累,这孩子就麻烦你们了。”

六道骸倒地的瞬间,身形变换,重归为库洛姆纤细的身影。

库洛姆缺失的内脏再次被六道骸补足,侧躺在地上睡着了。

城岛犬冷漠的打了个哈欠,“所以说,人类真没用。”

他和柿本千种丝毫没有理会库洛姆的意思,自顾自转身离去。

又是……不将自己归为人类的说法。

泽田纲吉不自觉握紧拳头,大喊道:“说什么啊!你们明明都是人类啊!”

柿本千种脚步微顿,稍稍侧过头,推了一下眼镜,“别把我们和人类混为一谈。”

泽田纲吉:“可是……”

切尔贝罗打断了他的话。

“由于云之战提前终止,目前战况为三胜三败,因此,明天将进行最后决战——大空之战。”

“大空之战将决定指环最后的去处!”

“可惜了。”xanxus单手支着头,“要不是被横插一手,云之战一定会是特别精彩的一战。老头子被继承人后补压着打哈哈哈!”

若是太宰遥没有发现真相,为了赢得战斗,莫斯卡里的九代目被汲取生命力的速度会加快,经历了云之战才被救出来的九代目,恐怕就不是现在这样,即使十分虚弱,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了。

xanxus此言一出,众人立刻想到奄奄一息的、面貌慈祥的九代首领。

泽田纲吉神情坚毅,“我会击败你!”

“……接下来就是互放狠话的环节。”太宰治趴在太宰遥耳边说,“遥有发现哪里怪怪的吗?”

“xanxus似乎……在刻意激起纲哥的斗志。”太宰遥也发现了,“真奇怪啊,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在大空之战上得到了答案。

“原来如此。”太宰治嗤笑一声。

场上,xanxus戴上完整的vongola指环,却因没有vongola血脉而被指环拒绝,受到严重反噬而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明知自己无法继承,仍要做最后的挣扎。”太宰治以仅有他和太宰遥会听见的音量道,“心中燃着愤怒的火焰,不愿承认自己对vongola的归属感,却又身体力行的将自己当做泽田纲吉的磨刀石。”

有趣。

“好矛盾啊。”太宰遥不太理解xanxus到底在想些什么,最终总结道:“大人真奇怪。”

“遥不用理解也没关系,就是一只无法接受事实真相的丧家犬罢了。”太宰治轻笑着,“走了,遥。接下来没什么好看的了。”

vongola指环的唯一性、见证指环去处的神秘种族切尔贝罗。

当世最强的七个彩虹之子、复仇者身上石头一样的奶嘴和不人不鬼的模样。

横滨忽然冒出来的“书”。

真是,太有趣了。

巴利安自然也做好了战败的准备,早早准备了后手,要将在场观战的所有人一网打尽。

就像云雀恭弥说的,全都杀死不就好了吗?这些无聊的争夺战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对太宰遥来说,这些后手都没什么用处。

刻意降低存在感观战的两个人要离开时,还是引起了观战区众人的注意。

“小心!红外线没办法停止!”迪诺见他们正准备离开,赶紧提醒道。

在巴利安打算破坏规则杀光在场的人时,切尔贝罗本想停止原先用来防范观战席出手的红外线装置,却发现装置也已被巴利安动过手脚。

来自装置内部的攻击甚至会使其产生爆炸。

太宰遥眨眨眼,“那从外部攻击不就好了吗?”

他语音一落,围着观战区的红外线装置霎时被外头忽然出现的冰刃斩断数节。

“啧,麻烦的异能力。”玛蒙倒三角的嘴又下撇了一下。

“大危机,嘻嘻。”贝尔菲戈尔面无表情的嘻嘻笑道,“五十个巴利安成员都不够塞壬打的,现在还要加上跳马和两个阿尔科巴雷诺,就算是王子也应付不过来。”

理所当然的,巴利安一行被拘捕起来,送回意大利候审。

隔天的庆祝会,太宰遥和太宰治并未参加。

“太宰君想知道指环的秘密?”

医院里,九代首领半躺在病床上,神情虚弱,眼中却含着锐利的光。

太宰治并未被他的气势压制,泰然自若的道:“这是我向vongola提出的报酬。和您的性命相比,这点秘密应该算不上什么吧。”

九代首领半晌不说话,只是注视着太宰治。

在凝滞的气氛中,太宰治依然不为所动,鸢色的眼平静无波。

“……后生可畏啊。”九代首领叹了口气,“我的性命宛如草芥,又怎么能和vongola的秘密相比?这本来是历任首领才会知道的事,不过,遥君所信任着的你,也能让我信任对吗,太宰君。”

太宰治不置可否的勾着唇。

九代首领屏退下属,沉默许久。

“七的三次方。”他说,“掌管着世界基石的三分之一,这就是vongola最大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