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凌风黄立 > 第68章 梦,醒了

第68章 梦,醒了


然而,凌云却并不知太上长老要放水,要想伤到太上长老,以他如今之力,难以办到。

心中一横,默念道:“太阿古剑,听从我的呼唤,我愿以百年之生命,献祭于你,请赐予我力量。”

太阿古剑微微颤抖,凌云的生命力涌入其中,化为力量,整个剑身周围弥漫着淡淡的白色雾气,而后被其吞噬。

凌云的头发出现了点点斑白印记,少年白头,不外如是。

大上长老心中一凛,不好,这小子净乱来,心中就没有半点顾忌。

太阿古剑作为天下第一名剑,同时具备神性与魔性,而这献祭换取的正是魔性力量。

魔性力量,贪婪,霸道,一个不慎,很有可能将他的生命力吸取一空。

太上长老幽叹一声,即便是他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只能尽力打断太阿古剑的吞噬之力。

而凌云也发现了不对劲,他无法控制生命力的流逝,虽以百年生命为祭,但太阿古剑的盗取却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太阿古剑的力量在增强,凌云却已满头白发,甚至眼角出现了微微皱痕。

太上长老见状,将斩心剑,单手横握胸前,左手双指并拢,抚过剑身。

“斩心剑呀斩心剑,你我相伴已有千年,世人皆知你为杀戮之剑,斩尽天下尽无心,却不知,斩掉的却是他们的魔心,苏醒吧。”

“斩心剑,戮魔!”

话音一落,苍穹上,落下一道血红光束,将凌云笼罩在其中。

太阿古剑与斩心剑的力量相互对抗,白色氤氲与血色光束胶着,凌云的生命力流逝减缓,但他却控制不住太阿古剑,自行斩出。

一道惊天剑气,划破虚空,太上长老正压制着凌云被吞噬的生命力,来不及分心,左臂直接被斩落,然而他却一声未吭。

这小子,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就像亲人般,怎可让他误入歧途,迷失于力量之中。

“斩心剑,净心!”

凌云浮躁的心绪渐渐平稳,将太阿古剑死死的抓在手中,使其不再狂暴。

良久,太上长老似是苍老了许多,“带着她,走吧!”

凌云抱着兰心柔,向山门而去,沿山而下。

转头望向生活了十五年的太阿山,将兰心柔轻轻放下,双膝拜山,“谢诸位长辈多年照顾,从此凌云,不踏太阿山。”

……

战鼓擂动,戈鸣震天,俨然又是一幅场面。

“无邪,云裂,小虎,率领军队从侧翼突围,情报有误,如今我们身陷囹圄,若有幸逃脱,定当把酒言欢。”

魏无邪,星云裂,王虎尽是洒脱一笑,“就这么些人,可还不够杀我们,更何况,就算死了,我们兄弟为伴,又有何惧。”

凌云等人不断的冲杀,侧翼的缺陷却被弥补,逐渐形成一个包围圈。

望着这里一层外一层的敌人,凌云摘掉腰间的酒葫芦,灌了口酒,甩给魏无邪,“无邪,要拼命了,喝一口?”

魏无邪接过酒葫芦,一饮而下,打趣道:“大哥,咱们这算是间接接吻么。”

星云裂,王虎哈哈大笑,“你这是要和心柔姐抢丈夫,哈哈哈。”

凌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额是个正常滴男人。”

……

经过一番玩笑,紧张全无。

凌云手持太阿古剑,剑指苍天。

魏无邪眉心显现邪心之眼,勾人心魔,幻境顿生。

星云裂双锏合一,化作长棍,横于胸前。

王虎两柄大锤,重重的砸在大地,单膝跪地,手掐神诀。

“凌天剑意,凤舞,离殇曲!”

“心魔之眼,引欲,焚业火!”

“锏棍道术,分身,戏游龙!”

“无限束缚,重力,沼泽!”

战场之中,风云变幻,天空之上,剑意化形,男子抚琴,悠然飘逸,一只只火凤凰,由琴而出,仰天而鸣,而后俯冲而下,肆虐战场。

敌军惨嚎不已,“啊!啊!啊!我的腿!我的腿没了!”

“好痛!啊!”

“好热!水!我要水!快!”

不仅如此,他们心中还升腾着压不住的欲望。

“女人!我要女人!”敌军的士兵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袒露的胸膛被抓出道道血痕,然而双脚却犹如陷入泥沼,动弹不得。

王虎分身万千,身若轻鸿,游走战场,顺势补刀,大喝一声,“我来开路!时间紧迫,不必恋战。”

……

茂密的树林中,四人相互搀扶着前行,气喘吁吁,背后拖下的斑斑血迹也来不及处理。

“他们很快就会追来,我去引开他们。”其实凌云心中还有一个疑惑,这次秘密行动,仅有他们四人知晓,而敌军就像布好了口袋一样,等着他们往里钻。

他不想去想,也不愿去想。

魏无邪面露担忧之色,“大哥,你一个人去,太过凶险了,还是让我去吧。”

“不行,你可以布置一些幻境,伪装场景,诱导敌人,有你在,你们才能顺利逃脱,不要再废话了,我去!”

魏无邪三人拗不过凌云,只得加速离去,以免成为拖累。

三人走后,凌云将痕迹抹除,向另一边而去,兜兜转转,来来回回,留下慌乱的脚步,以及凌乱的血迹。

最终,走到一处山崖绝壁,体内元力已经消耗一空,犹如待宰的羔羊。

仰卧在一块山岩,右臂肘斜靠,左手拿着酒葫芦,大口大口的灌着。

目光凝望着远处的彩霞。

黄昏,真美呀,可终究是黄昏啊!

对不起,柔儿,我的妻,有你,真好。

吾欲叹月兮,夜未寻。

吾托心念兮,飘飘风兮吹零乱。

酒入肠兮,甘苦似何兮。

剑客归途兮,岂卧病榻矣。

手持青锋证道兮,断路何以续。

风在飘,叶在舞,花若雨,放下酒葫芦,凌云从腰间抽出一支玉笛,横贴于口。

柔儿,这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今日便为你吹奏一曲。

声音响起,飘然悠长,却化相思,忧伤的旋律,伴随着风儿飘,叶儿舞,花儿落。

千里相念路在何,咫尺天涯翩翩雀,怎化你影,却化你影,仍化你影,莫留离殇泪,铭我心间岭。

……

悠悠的古曲,环绕在林间。

然而,这一幕,终被打破。

“在这里!在这里!他们在这儿!”

凌云收起玉笛,用太阿古剑支撑着自己,颤颤巍巍的站起。

仰天大笑,“哈哈哈,你们错了!不是他们,是他,这里仅仅只有我一人而已。”

敌军千夫长攻于心计,“你以为他们又逃得掉么?你以为我们如何知晓你们的偷袭?你以为你们之中没有叛徒吗?哈哈哈,你太傻了,为何要欺骗自己?不愿接受?”

几道言语,如针扎一般,刺痛着凌云的心,他所逃避的问题,被赤裸裸的揭开。

不过,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战斗,很快便稳住心神,不露声色道:“你们现在不是没抓到他们吗,我相信他不会一错再错的。”

“哈,你又何能知道,他是否是我们布下的棋子。”敌军千夫长似笑非笑,令人难以捉摸。

“挑拨离间的计策,就不必用了,反正我现在也逃不掉了,不是么。”凌云又向口中灌了口酒。

“是呀,将死之人,何必废话,不过,死前,能够让你痛苦,那是多么愉悦的一件事啊。”敌军千夫长突然间有些癫狂。

而后,恶狠狠地说道:“凌云,都怪你!你明明只是太阿山的弃徒,为何还要暗中相助,对付我们魔剑山!”

“一日为师,终生为恩,畜生又如何懂此道理。”

“啊,哈哈哈!可笑,这个世界,力量为尊!即便是为畜生,又有何人敢之言语,就差一点点,我们魔剑山便会君临天下,要不是你!我们如何会败!”

“道不同,不相为谋,因果轮回,善恶终有报。”

敌军千夫长歇斯底里的叫道:“别跟我讲那些大道理!什么因果,什么轮回,什么善恶,只要够强,什么都可打破!”

凌云突然间不再言语,

千夫长面露讥讽,“其实,你也明白这句话,只是放不下那可笑的良知,哈哈哈,凌云,倒是我高看你了。”

凌云却释然的笑道:“你错了,力量够强,那便打造秩序,维系因果,创造轮向惩治恶人。”

“哈哈,有意思,我有点不想杀你了,你真是傻得可爱又天真,这世间,善恶如何来分,这狗屁的世道,谁的双手没有沾满鲜血,你吗?”

凌云将酒葫芦中的酒一饮而尽,“我这一生,只杀妖魔鬼怪,若为人,心生邪念,既为妖魔,若为妖魔,救济苍生,亦为人。”

凌云目光灼灼的凝视着他,“动手吧,剑客,不允许自己檄械而亡。”

“好,虽为敌人,这一点,倒是让人饮佩,愿你下辈子做个恶人,到时,我们把酒言欢。”

凌云手持太阿古剑,冲入敌军,然而没有元力,仅凭肉身之力,难以匹敌众人。

很快,身上便遍布了刀痕,剑痕,枪痕,腹部被千夫长一剑刺穿。

剧烈的痛疼,面色却不动分毫,回身斩剑,劈向他的面门。

千夫长侧身,下意识的踢出一脚,正中凌云的胸口,将之踢下绝壁。

高空的失坠感,将凌云又带回了现实空间。

不知为何,他的眼角湿润了,喃喃自语道:“这就是我的过去吗,原来,我活了九世,摸摸怀中的彼岸果,柔儿,你已化果,我还有机会令你重生么。”

看着面前仍处于呆滞状态的邪恶君主,“看在你让我知晓过去的份上,便给你个痛快吧。”

风雷之枪疑于手,直接将邪恶君主的灵魂之火绞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