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眼底波澜 >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傅峥承刚到办公室手机就响了。

他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备注名称,给他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背对着他站着的陈罡。

他走过去拍了拍陈罡的肩膀,陈罡扭过头见到他,眼中一亮,就差把“你可算来了”嚎出来了,扯着他的胳膊把他拽到身边,握着鼠标把刚才一直在看的录像从头播给他看:“这是七点钟准时投递到我们官方举报邮箱里的视频,那边的同志马上就移交给我们了。刘局不让我们给你看,可我琢磨着你虽然要回避,但至少有知情权,而且我了解你,你是沉得住气的。”

陈罡说一句傅峥承就紧张一分,视频播放前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等看完视频,他的眼里一片鲜红,细密的血丝爬满了整个眼球。

视频是专程录给他看的,出自正在逃亡的邵易安之手。

邵易安原本计划偷渡出境,但因为手下的人反水引起了内讧,杀了背叛他的手下剁碎了塞进绞肉机再混入混凝土里,接下来便是他的猎杀时刻,接二连三地犯案,简直杀红了眼,如今无路可逃也无处可藏,竟然孤注一掷,垂死挣扎的同时开始自戕式的疯狂。

视频的背景音里全是女孩凄厉的惨叫。

邵易安手持一把染满鲜血的刀,露着邪魅的笑容预告:“傅峥承,我真不知道自己哪里比不上你,竟然两次都输给了你,我不甘心,不如我们再来比试一场。现在我手上握着十个女孩的性命,这些花一样美丽的少女每过一个小时就会消失一个,除非你找到我或者让我看到虞泠的尸体。我宣布,游戏开始。”

一播完陈罡就提醒道:“你冷静一点,这次的行动还是包在我们身上,你就放心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傅峥承看了眼时间。

现在是七点十九分。

距离邵易安告知的第一次杀戮还剩四十一分钟。

他攥紧了拳,冷意在眼底蔓延开,冷冷地说:“做梦。”

陈罡怔住,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说邵易安在做梦,舒了口气。

结果这口气刚舒完就听傅峥承说:“我去申请配枪。”

陈罡疑惑之后冲他大喊:“刘局不让你参与这次行动!”

傅峥承问:“他是怕我杀了邵易安还是误伤人质?”

陈罡摩挲着下巴分析:“据我所知,应该都有。”

傅峥承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那就没错,我是要去保护虞泠。你也听到了,邵易安提到了她。”

陈罡一点就通:“你是怕这十个女孩的家属真的傻到为了自己的女儿把虞泠推出去?”

他一说完就排除了这个可能性,“不可能,我们不会让这段录像泄露出去的。”

傅峥承比他考虑得更周全:“这段录像是哪来的,只有我们有吗?”

陈罡恍然大悟:“你是说……邵易安!邵易安要是狗急跳墙,很有可能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把视频散布到网上传播!”

傅峥承又点了点头。

陈罡摸了摸后脑勺:“不对啊,如果是这样,将要面对的不是穷凶极恶的邵易安,而是一时冲动的普通百姓,没有必要配枪啊。”

“你已经被邵易安牵着鼻子走了。”傅峥承有理有据道,“这段视频里只出现了染血的刀和女人的哭声,没有给他所谓的十个女孩一个镜头,他发这条视频的目的除了挑衅,还有引导我们大海捞针一样去找他。但是你看,我作为他点名提到的人被禁止参与这次行动,不配枪且在明处,如果你是他,是会诱捕一只不一定能等到的兔子,还是主动出击,一箭双雕?对于他来说,是我和虞泠害他落得今天的下场,碎了他的黄粱梦。”

陈罡犹豫了一下说:“要不向领导请示,抽调警力保护你俩,来一招引蛇出洞?”

傅峥承摇了摇头:“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我说的这些只是概率比较大的猜测,如果他手上真的握着十条人命,背后就是十个家庭,后果我们承担不起。”

“那……”陈罡欲言又止,叹了口气,“保重啊。”

傅峥承默然接受他的祝福,继续说公事:“待会我把邵易安近期出没的位置信息发给你,该怎么做你知道的。”

陈罡惊讶地问:“你哪弄到的他的活动范围?”

“说来话长。”傅峥承敷衍道,“只要能派上用场,来路不重要。”

陈罡“哦”了一声:“懂了,你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傅峥承话不多说,撩起袖子,露出一支和虞泠那支几乎一模一样的通讯手表,上面清楚地标示着虞泠当前所在的定位。

一个月前虞泠的父母就把它送给他了。



虞泠最近的心思都在傅峥承身上,即便是态度很端正,看起来很刻苦,也没有取得显著成效。

她不敢把自己的状态告诉对她饱含期待的父母和傅峥承,于是悄悄面对面跟杨晗抱怨,说学习又苦又累,还不一定能达到目标,成果和付出完全不成比例。

杨晗就伺机撺掇她入伙:“要不你到我这来呗,大不了我再换个扶贫对象。在我这你不用学习,也不用那么辛苦,还有一群人管你叫老板娘,多好。”

他这相当于告白了。

虞泠被他突如其来的暗示吓了一跳,以为他在开玩笑,漫不经心地说:“真的假的,我有男朋友的。再说我到你那儿能做什么呢?我笨手笨脚的,只可能给你添乱。”

杨晗一笑:“不用你做什么,你就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正握着笔给教材划重点的虞泠手一滑,一道油墨线贯穿了半张纸,突然格外激动地说:“你知道上一个对我说这种话的人对我做了什么了?他叫人把我掳走关进小黑屋里,当沙袋一样虐打,不停恐吓我,如果我不听话,就要强了我。这么廉价的承诺,怎么能张口就来呢?”

杨晗也没有想到她的反应竟然这么激烈,只是一试探,就爆发了,连忙道歉:“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是真的对你有好感。那天你急匆匆地赶公交,发现自己差点上错车后迈着小碎步跑回来的样子,不知道触到了我心里的哪个点,就觉得你挺可爱的。”

虞泠满头问号:“那你心里的那个点是挺奇怪的。”

这么无厘头的理由他也说得出口。

杨晗又笑了笑:“我妈精神有问题,我从小到大都活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她叫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不然她就会用割腕威胁我。拒绝的话她会先在手腕上划一道浅一点的口子,过一会再划一道深的,让我不得不对她百依百顺。后来我忍不了了,在高考的时候故意考砸,成绩出来的那天对她说,你去死吧,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跟她断绝了来往。”

虞泠不知道他这时候跟自己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一声不吭地等着下文。

杨晗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从被人逼迫着学习到逼迫别人学习,终于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主动学习的人,算是让我得到了救赎吧。”

这也行……

正当虞泠不知道该如何答复他的时候,惊喜地看到了傅峥承的身影。

她什么也顾不上了,二话不说冲过去扑进他怀里,兴高采烈地说:“你怎么也在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