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 > 第376章 好戏开场

第376章 好戏开场


  葛春如刚才看到牛氏那假惺惺的模样就想吐。
  可没想到她弟弟竟然信了。
  还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来刺她。
  什么叫为他收尸?当爹娘叮嘱的话没说?
  可看到弟弟这模样,完全是被牛氏哄骗住了。
  如果不管牛氏,他也不会跟自己走。
  葛春如气得半死,却又不可能真不管弟弟。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可是你姐姐,怎么可能不管你。”
  她只能憋屈的道:“行,你既然想带着牛氏,那你就带吧。”
  等回去了,她有的是机会掰正弟弟,收拾赶走牛氏。
  牛氏一脸泪汪汪感激的模样看向葛春如,“姐姐,多谢你没有拆散我和阿义。”
  葛春如:“……”说的她像是要拆散有情人的坏人一样。
  而且这牛氏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做这种姿态,太恶心和膈应人了。
  弟弟的眼睛真是被眼屎糊住了。
  关键她想骂,又不知道要骂什么。
  她冷冷地瞥了牛氏一眼,才对弟弟说:“我在马车上等你们,你们去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眼不见心不烦,说完就转身上了马车。
  这让葛春义更信了牛氏的话,姐姐就不是诚心来接他的,为的就是怕被萧元石的同僚说,姐姐怕被那些夫人说心硬,才来接他的。
  此时对葛春如这个姐姐的情分也淡了不少,怨气更深。
  行,既然姐姐和姐夫不义,就别怪他不仁了。
  于是拉着牛氏进去收拾东西。
  可一看到已经穿的破破烂烂的衣服和被子等,根本就没有收的必要。
  姐姐傍上了大将军要单独去享福,让他这个弟弟吃苦,哪有这么好的事。
  他对牛氏说:“不用收了,这些东西都不要了。”
  牛氏一副眼里都是葛春义的模样,“好,听你的。”
  然后葛春义就牵着牛氏去了后面的马车。
  要离开,自然要和监工头说一声。
  葛春如带着葛春义两人去见了监工头,因为萧元石已经招过招呼。
  所以监工头很爽快的就同意了。
  同时将河阳县那边传来的意思传达了一遍。
  这会葛春如姐弟都不知道萧寒峥成了河阳县的新县令,都认为这是萧大郎故意要拿捏。
  葛春义提起萧大郎来恨得不行,“姐,我之所以会被发配到这里来挖矿,就是萧大郎害的,你可千万要帮我报仇啊!”
  至于萧元石是幕后主使的事,他还不想说。
  等她姐姐收拾了萧大郎之后,回到北城安顿下来之后再说。
  而且她有些不确定自己的姐姐知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还要试探下。
  如果她是知道的,那他主动道明也没有意义,反而可能让她不管自己。
  但不管如何,萧元石害他的仇,他是要找机会报的。
  如果姐姐知道,他也不会放过她。
  葛春如还不知道弟弟已经完全和她离心了,也跟着对萧大郎等人很气愤,“这个仇当然要报。”
  这次她特意让萧元石派了一队亲卫,加起来有二十多人。
  等到了河阳县,她非要打断萧大郎的腿不可。
  还有老萧家的人,这次她也要好好的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
  于是葛春如带着葛春义两人直接去了河阳县。
  葛春义也换上了葛春如特意从北城带来的锦袍。
  连牛氏被换上了新衣服。
  两人躺在放着冰盆马车里,发现这才是生活。
  葛春义想着,反正他以后也废了,还是姐姐姐夫害的,那两人就得负责他的后半生。
  牛氏想着,她之前豁出去一博的做法真是太对了。
  现在跟着葛春义,一定要赖上葛春如和萧大将军,就不会缺钱花了,还能过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有丫鬟伺候的好日子。
  至于葛春义,一个残废能干什么?当然要靠萧元石了。
  三人各怀心思的赶路,两天后抵达县城。
  抵达河阳县的时间还早,葛春如带着两人在酒楼用了午膳,就带着亲卫去了县衙。
  这会萧寒峥和斐煜哲外出去查看附近村镇的情况。
  只有萧大郎在苦哈哈的办公。
  萧寒峥知道葛春如这两天快要来了,于是请梁佑潇等人将带来的亲卫放出去,查探和监视。
  只要发现人来了,就赶快去通知他或者他小媳妇。
  这会他不在,梁佑潇等人的亲卫发现葛春如一行人出现,派出一个人来立即去找时卿落。
  这会时卿落和梁佑潇三人正在挑选工坊的选址。
  听到亲卫来报,时卿落笑着说:“葛春如来的还挺快,走走,咱们看戏去。”
  奚睿几人也顿时来了精神,“对对,咱们赶快去看戏。”
  时卿落想了想,“你们先去县衙,盯着点别让萧大郎被弄死,我现在去老萧家,赶快将老太太等人带过去。”
  她听梁佑潇的亲卫说,葛春如带了二十多人来的。
  一来就冲到县衙,那妥妥的要收拾萧大郎。
  收拾萧大郎,当然要让老太太等人来看到,否则这戏还怎么唱下去。
  葛春如一个人唱,可不好看。
  奚睿三人一听就知道她的主意了,“好,老萧家的人来了才好玩,你赶快去接,我们先去。”
  然后几人纷纷快速的上了马车,兵分两路。
  时卿落和老萧家的人到县衙门口时,葛春如刚带着人进去没多久。
  于是她急忙扶着萧老太太走了进去。
  刚进去就听到萧大郎的惨叫声。
  “啊啊啊,你竟然敢让人打我,你这个毒妇,我奶奶一定饶不了你的。”
  萧大郎这会被葛春如带来的人,强行压在板凳上打板子。
  亲兵被葛春如吩咐过,所有下手并不留情,只是十板子下去,萧大郎的屁股就见了血。
  并且疼得哇哇的惨叫,对葛春如也是恨得不行。
  县衙里的衙役则都被打趴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
  萧元石的亲卫都是上过战场的,所以衙役自然不是对手。
  看到萧大郎被打的那么惨,葛春如姐弟,包括牛氏都觉得爽。
  “老太太来了又能如何?我为什么不敢让人打你?”
  “你将我弟弟害得那么惨,我将你打死都是应该的。”
  葛春如面色阴沉的吩咐,“打,我给重重的打。”
  她还将弟弟和牛氏搅合在一起的事,也算在了萧大郎的身上。
  萧老太太和王氏看到萧大郎被打,一下心疼坏了。
  老太太立即大喊,“住手,你这个毒妇给我住手。”
  葛春如听到老太太的声音,勾了勾唇,这老妖婆也来了,正好一起算账。
  她得意的转过身,刚准备奚落老太太几句。
  却看到了扶着老太太进来的时卿落,脸色瞬间变了变。
  她看着时卿落,完全被惊到了,“你怎么在这里?”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完,谢谢打赏和投票的亲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