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都市任纵横 > 第40章 相互伤害吧

第40章 相互伤害吧


“呃……呵呵,小雪,不得不说你真聪明。你不用谢我,这是作为公司保安和你的男人应该做的。”

“你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林慕雪无语。

“没办法,都是被生活逼的。”任纵横有些无奈道。

“别装深层了,说吧,那些花怎么处理的。”

“头两次,我让朱大壮带回家了,据他所说一份送给了他女朋友,一份送给了他老妈,周三、周五的被扔进公司外的垃圾桶里了,周四那份被我‘借花献佛’了。”任纵横将事实隐瞒了一丢丢。

“呵呵,小伙子,成语用得很贴切啊,看样子我就是那个‘佛’了。”林暮雪面带微笑,轻咬银牙。

林暮雪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可任纵横看在眼里却觉得有点瘆得慌。他可以肯定,如果不是现在抱着小丫头,面前的女人一定会狠狠地踹他一脚。

“呃……呵呵呵,还不是觉得浪费可耻,所以就送给‘老佛爷’您了。”任纵横讪笑道。

“哼,不逛街了,现在回家,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林暮雪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任纵横看着女人的背影,又转头看看抱在手上的女儿。小丫头看一眼一脸郁闷的爸爸,一双小手摊开,表示爱慕能助。他也只好垂头丧气地跟上女人的步伐。

一家三口回到家中,林慕雪让张婶陪着女儿在儿童房里玩。自己则带着任纵横进入二楼健身房,并将门反锁。

“现在,不许还手,让我打一顿,你拿别人买的玫瑰花敷衍我的事情就算揭过。”林慕雪语气强硬,不容反驳。

“嘿嘿,没问题,不过你打不到我的。”

“再加一条,你只能站着,脚步不许移动。你要敢动一步,我就永远不再理你。放心我不攻击你下半身。”

“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任纵横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干嘛要提醒对方自己能够躲开。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哼,是你自找的。”话音刚落,林慕雪上前就对着男人头部,一个横踢。

“哇,来真的。”任纵横赶紧后仰躲避,林慕雪的玉足几乎贴着男人的鼻子扫过。

任纵横身体很快恢复直立,林慕雪见一击不成,一记回旋踢,直击任纵横腰部,女人心中暗爽:这下看你还怎么躲。

躲是躲不掉了,任纵横做了个立正姿势,心中叹息:哎,左右侧面就给你踢吧,不让你揍一顿是不会结束的。

林慕雪的确是踢中了男人,但,是踢在了对方的手臂上。顿时她就觉得自己脚面生疼。咬牙坚持没有叫出声来。面色涨红的她,左右开弓,忍着疼痛攻击男人两侧。

可任纵横如同青松矗立,纹丝不动。连续高强度的运动林慕雪有些累了,气喘吁吁。她停下攻击,后退几步、调整呼吸。眼神一凛,启动、助跑,双脚离地纵身飞踢,向着男人腹部袭来。

任纵横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狠,因为规则限制,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便微微下蹲,就在要被踢中的那一刹那,他右手抓住女人脚踝,将其横拉,左手托住其腰,向上轻轻一抛。

只听“啊……”的一声,林慕雪整个身体在空中旋转着。与此同时,任纵横脚下的木地板发出嘎吱一声脆响。这是因为男人将林慕雪刚才那记飞踢的力量通过双脚全部卸到了木地板上,由此可见发起彪来的林慕雪可真的不是三脚猫功夫。

空中的林暮雪心想:这回玩大了。

正在担心之际,一双大手将她稳稳接住。林暮雪睁开美眸,看见男人一脸坏笑,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想下来却被男人紧紧抱着,挣脱不开。

“混蛋,放我下来。”林暮雪嗔怒道。

“嘿嘿,不放你下来你又能怎样?除非你叫声‘亲亲老公’来听听。”任纵横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我不,你……你不放我下来,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林暮雪很倔强,但也怕怕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都老夫老妻的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先亲一个。”说着就俯下身去,用嘴堵住了女人的红唇。

林暮雪想反抗,却是一点办法没有,嘴里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片刻她灵机一动,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狠咬了一下男人舌头。

任纵横一个激灵,顿时就感觉嘴里有一丝血腥味道,他气恼,大声说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说完就将林慕雪翻个身,让其趴在自己腿上,右手高高扬起,“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女人翘臀上面。

“啊”林慕雪惊呼,立刻感到一半屁股火辣辣的。

“叫不叫‘亲亲老公’?”任纵横咬牙道。

“任纵横,你个小气鬼,第一次送花给我,都是拿的别人的。你还想让我叫你‘亲亲老公’,门都没有,你做梦去吧。”林慕雪眼含泪花(真的很疼),嘴上却硬气得很。

“你叫不叫?”任纵横又一巴掌打下。

“你,你混蛋。我恨你,呜……呜呜,混蛋,我恨你。”林慕雪感觉都要崩溃了,哭泣着,眼泪滚滚落下。她的另一半屁股也惨遭男人的毒手,她要报复,逮到机会她一定要狠狠报复。

听着女人的哭声,任纵横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不过又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但想一想,在自己女人面前也没什么,况且这里又没有什么人看见,大丈夫就应该能屈能伸。

于是,他有些尴尬道:“那个,一直没发觉你屁股这么不经打,很疼吧?”

“能不疼吗?我那里什么时候被人打过,你快放开我。”

“咱们先说好,我放开你,可不许秋后算账。”任纵横要先得到女人的保证才敢放开。

“好的,我保证。”林慕雪知道现在的处境,只好示弱。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不许反悔。”他其实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嗯,当然。”

任纵横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对方,他放开林慕雪,自己站起身。女人在地上蹲下,低头左手捂着火辣辣的屁股。

在男人放松警惕之际,她忍着臀部的疼痛,猛地起身,右手伸出,一个“猴子偷桃”,紧紧抓住其要害部位。

那里可能是任纵横身上唯一的弱点了,他不敢太过用力,故而挣脱不开。只好弯腰求饶道:“疼……疼……慕雪、小雪、孩子她妈、我的姑奶奶,你快放手,要爆了,要爆了。”

“现在知道疼了,刚才打我屁股那股男人气概哪去了。来啊,相互伤害啊!还‘病猫’、‘老虎’,你的‘虎威’呢。想让我放手,先道歉。”林慕雪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女人,不然就凭她一个长得漂亮的女人又怎么能有如今的事业。

“好,我道歉,我为刚才打你道歉,我为‘借花献佛’那件事情道歉,我为自己所做错的一切道歉。这样总行了吧?”

“没诚意。”女人手中力道又增加了一分。

“老婆,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别再用力了,真爆了的话以后就没得玩了。我马上拿出诚意,你先放手,我现在就去买玫瑰花,999朵。这样可以吧?”任纵横真的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最疼处啊!

“哼,算你识相,以后如果再敢这么对我,看我不废了你。”林慕雪娇哼一声,终于暂时赦免了任纵横。

“咚咚……咚咚……”健身房的门被人敲响。

林慕雪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走去开门。门打开后,女儿林灵站在外面。

小丫头没管自己妈妈,走进来后,当看到爸爸还蹲在地上的时候,她回头看向妈妈,气鼓鼓责备道:“妈妈,不是我说你,上次也是,这才也是,你就这么喜欢欺负爸爸吗?别以为爸爸打不过你,他那是让着你。你就折腾吧,早晚爸爸会被你气跑了,到时候你就找地方哭去吧。”

任纵横见女儿帮他说话,痛苦的呻吟声就更大了,小丫头心疼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站在门口的林慕雪一脸茫然,这大小两个,一唱一和的要造反不成。

她狠狠瞪一眼任纵横道:“装什么装,还不去买花。”

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任纵横可真不是装的。他先起身进入卫生间,查看伤势,两颗蛋蛋都已经有些红肿了。

心里暗骂:真是个疯女人。

随即,集中注意力,手中泛起淡蓝色微光包围受到部位,红肿的症状慢慢褪去,没过多久就恢复如初。

一切处理好后,出来安慰小丫头几句,然后离开。

“妈妈,爸爸这是要离家出走了吗?”小丫头看着爸爸离开的背影问道。

“不是的,他去买玫瑰花给我了。”

“妈妈,爸爸都被你欺负成那样了,还去玫瑰花给你,他是不是被你打傻了?”小丫头转头看向妈妈。

“呃……不是。你爸爸这个人就是欠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两天不抽皮肉发馊’。还有,大人的事情,小朋友不要多嘴。”

“哎,妈妈,你这么对你男人,以后会后悔的。”说完小丫头下楼看动画片去了,留下林慕雪一人,不知道在那想些什么……

PS:感谢 书友59428311 1000纵横币以及4张月票。

特别感谢,为你加更一章,存稿不多还请见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