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COS真人穿越后努力捂住马甲保命 > 第103章 CH.103

第103章 CH.103


东京xx区xx公寓, 404号住着真宫寺一家。

共有三个成员:

就业于普通会社、脾气较为暴躁的上班族丈夫真宫寺大地;性格温柔经营着一家花店的妻子真宫寺花子;还有他们过完一周岁生日不久的孩子大海。

组成一个幸福平凡的家庭。

关于大地和花子的爱情故事,要从高中时期说起。

管理学校花圃的优秀学生会干部,和全校闻名的留级不良少年, 他们之间懵懂的爱恋始于樱花树下不经意的一瞥。

驱逐完其他学校的挑事者, 身高不扬的少年满身伤痕, 疲惫瘫靠在围墙角。

透过缤纷飘落的花雨凝望晚霞。

大脑放空,沸腾的血液变得平静,忽然有一片花瓣吸引了他的注意。

视线追随着落下, 交叠刹那有个高挑清秀的身影闯入视线。

——扑通。

大地听到自己的心脏,沉重地敲了下肋骨。

酥麻瞬间遍布整个胸腔。

不知道这种感觉代表什么, 回神时他已经站到少女身后。

这个人他其实认识, 也知道名字。

是班长,偶尔会因为作业问题来找他,不过每次都被他不耐烦地轰走。

但这个人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明知道无论重复多少次都是无意义,她都会继续。

见到对方手里捧着被践踏弯花茎的植株, 算不上是安慰, 甚至没找准重心。

他笨拙地说。

“还……挺好看的。”

少女看向他,最后慢慢笑了一下。

风携带香甜气味席卷, 将此幕永远保存进记忆。

第二天, 神使鬼差没有翘课。

不良少年看到自己满是涂鸦的脏乱桌面上,摆放着一朵洁白无暇的茉莉。

跌跌撞撞走到了一起, 他也奋发图强考上大学。

某次仇家找上门绑架了答应交往的花子, 大地付出瞎掉了一只眼睛的代价, 与过去彻底做了结。

大学毕业后, 他们很快在亲人朋友的祝福中结婚, 并孕育出爱的结晶。

由于第一次约会地点在海边, 所以给孩子取名大海。

今天一早, 准备早饭的妻子发现酱料瓶空了,让丈夫出门去附近便利店买。

不久忘带钱包的大地打来电话,不能放孩子一个人在家,于是花子抱上孩子也出门了。

最近工作繁忙没时间陪伴,刚好有机会,于是真宫寺大地给儿子买了不少玩具。兴奋的孩子非要自己走路,却不小心绊了一跤。

到家门口后让妻子先回屋,将东西搬进去的男主人,很快也看到了客厅沙发上不妙的蓝发缝合脸青年。

立刻挡在僵愣原地的妻子身前,被疤痕贯穿的一只眼闭合,狠厉独眼凝视那张莫名有些熟悉的脸,质问他是谁。

忽然肩头被花子握住。

感觉到一股劝说的力道,真宫寺大地头也不回地安慰。

“别怕,我拖住他,你先带孩子离开打电话报警。”

“……”

回答他的是妻子的沉默,以及肩头加重两分的力量。

真宫寺大地终于回头,却费解地看到认识多年的妻子,花子不善表达没有太多表情的脸上神情偏向复杂,注视那个非法侵入住宅的男人,准确叫出名字:

“真人。”

语气憧敬,信任且感慨。

“你认识他?”

独眼男人诧异问,有些吃味地蹙起眉头。

在他的了解中,妻子一直带着孩子在店里,不会跟这种看上去就很危险的怪人接触。

在见到真人刹那觉醒“诅咒”记忆的花御,记得从人类负面情绪中诞生的自己,已经在与咒术师的战斗中湮灭,现在却作为人类“复活”。

几乎霎时就明白,这是曾经它们首领的手笔。

但首领真人不知情的震惊情绪又是那么强烈。

直觉一直很准确的花御,从人类与咒灵两世记忆的旋涡中挣脱,启唇声音还没发出……

如同出现时一样突然,蓝发缝合脸保持未从震撼中脱离的状态,眨眼间又消失了。

花御怅然若失地凝视那块空处。

诞生不久便加入怪人集团,始终听从真人命令行动,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家人真人刚才没有下达任何指令,这让它不知道作为“森林恐惧”的自己接下来要何去何从。

身体里方才已经觉醒了术式,但咒力量同曾经相比不足一提,不足它继续为了守护万物而毁灭人类——人类的另一半也在阻止这个危险想法。

仍旧喜爱自然,但不会选择那样偏激的方式。

花子给了从浑浊中诞生的它,看到人类光明面的眼睛,过去不曾拥有的立场与角度。

“怎么回事……咒术师还是异能者?”

真宫寺大地,或者说漏瑚,还没恢复记忆。

个头娇小的男人嘟囔:“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看不到灵魂但是花御能判断,这两个分别是她丈夫和孩子的人类,就是自己曾经的咒灵同伴,按下对方拨号的手,朝他缓慢摇头。

花御相信真人不会丢下家人,而在他回来找到它们之前——

就由它守护这个家。

真宫寺大地脸色难看,“我要解释,那个男人是谁?”

见对方还没恢复记忆,花御有些困扰,回答不出来。

真宫寺大地脸色愈沉,换了个问题:“你们认识多久了?”

花御不擅长说谎话。

“在见到你之前。”

男人额头鼓起青筋:“上次见面呢?”

“三年前。”

微松了口气的同时,想到妻子方才的眼神,真宫寺大地脑中滚过旧情复燃几个大字:“……”

回来时大门是锁住的,他深呼吸让自己赶紧平静下来。

“那个真人他有钥匙吗,怎么进来的?”

真宫寺花子摇头表示不清楚。

职场将男人打磨得光滑不少,知道已经是有孩子的人了,不能再像少年时一点就炸闹矛盾,真宫寺大地最后选择相信妻子。

没有再阻止对方说一会必须去警局备案以防万一,同样没觉醒记忆的陀艮已经饿了,细心替孩子洗手擦净灰尘,花御走向厨房将炖好的汤盛出。

收拾好后停顿了一下。

像这个家中过去无数清晨一样提高声音。

“开饭了。”

餐桌上。

人类进食的体验,初恢复记忆有些新奇。

片刻后,心有不甘的真宫寺大地突然放下筷子嚷嚷一句:“总之你必须跟他断绝联系!”

花御:“……”

没听到妻子回答,他有些别扭地瘪嘴,声音弱了些还有点委屈。

“喂,知道了吗?”

花御:“……”





真田鸠见在离开警署后不久,系统就上线了。

脑中响起熟悉无比的电子音,了解到他做了些什么后,沉默三秒表示问题不大。

来之前已经检测到有生命体与之交换,让他找个没人的地方:[先送你回原世界。]

修补这类意外消耗的能量由主系统报销。

于是青年就近拐入公共厕所,想到穿越前不久系统邮件的那个提醒,其中应该有联系于是询问。

经过视线短暂模糊。

真田鸠见发现自己还在厕所隔间,只是新旧和小广告内容有细节上的变化。

系统联通数据确认世界无误,这才道:[是■■■。]

“■■■?”

[用你能理解的话来形容这一现象,最直观的一个词就是时空风暴。]

[偶尔会发生类似突然穿越,或者其他世界暂时性影响这样的情况,等风暴过去就能恢复。]

“原来是这样啊……”

真田鸠见一言难尽地摸摸自己解除无为转变后的蓝色后脑勺。

他连接上导航去看所处位置,发现因为地图相似,与另个世界几乎一样。

系统说应对■■■接下来会有些忙,不能一直盯着他,离开去忙碌前忽然说:[它会持续相当于这个世界一周的时间。]

“嗯嗯。”

一早的穿越像是个小插曲,真田鸠见戴上兜帽继续往安全屋去。

[为防止你再遇到这样的情况……]

电子音安静了一下。

时间稍微有点长,青年奇怪地在脑中呼唤了一声。

[系统?]

xxxx01才继续说道:[要跟我回系统空间看看吗?]

青年走在路上脚步一顿,有短暂顺拐。

相当于是头一次带人回家,系统也有些紧张:[我是担心再发生这样的事,把主系统的能量耗光……]

它的声音被反应过来的真田鸠见激动打断:“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