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19章 第十九章人设与剧本

第19章 第十九章人设与剧本


正如苟华士所言,第二天练习生们,就从两人组队为战,转为了集体练习。重点从舞蹈学习,变成了练习走位和配合。

经过昨天莫闲那一通洗白操作,谢亦怔悲伤地发现,自己失去了让人退避三舍的魅力,一天训练下来,简直被岳老师摧残还累。

谢亦怔丧丧地进了盥洗室,正准备锁门洗澡,不想王厉却推门挤了进来。

谢亦怔顿时警惕心大起,拎起喷头护在自己身前:“我劝你不要乱来,盥洗室虽然没有镜头,但我要是鼻青脸肿走出去的话,凶手也只可能是你!”

“你想什么呢。”王厉翻了个大白眼送他,反手关了门,压低嗓子道:“我只是想私下问你些事儿。”

“什么事?”

谢亦怔正合理猜测着,王厉是不是终于意识到自己反复刷厌恶值的可疑行为,就被王厉口中那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搞蒙了。

“你说什么?”

王厉于是又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你是莫影帝的人吧?”

什么叫我是他的人啊!站在浴室里,思想从来就没纯洁过的谢亦怔,脑中一时间闪过了很多需要打马赛克的画面。

谢亦怔很快收起了自己无稽的联想,反问:“是什么给了你这种错觉?就因为昨天莫影帝那两句评论?”

王厉摆摆手:“别装了,但凡有点关系的都知道那个替你给节目组打招呼的人,背后站着莫影帝。”

“你到底想干嘛?”谢亦怔抄着手,有些不耐地瞪着他。

“我听到了个新的消息,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你一下。”王厉紧盯着谢亦怔观察他反应:“开赛前,节目组本想找你聊聊人设剧本,结果被莫闲的人给拒绝了。”

“所以呢?这有什么好提醒的。”谢亦怔有点不明白。

“你还不明白吗?”王厉的口气就跟多为谢亦怔不忿似的:“他对你的照顾就是表面功夫,根本没想让你在节目里走远。”

谢亦怔恍然:“搞半天,你是特地挑拨离间来了啊!你这切入点有点弱啊,这种造假一条龙服务有什么可稀罕的。更何况我和影帝本就没关系,不必费心挑拨。”

王厉:“哼,你还真是个圈外人,什么都不懂。不过以你的热度,节目组之前没找,不久后也该找你问了。到时候,你就会明白节目组定制的人设剧本有多重要了。”

“不是人人都跟你似的,乐于贩卖隐私,赚取眼球的好吗?”话不投机半句多,谢亦怔抬手打开门,示意人赶紧滚蛋。

王厉配合地将盥洗室还给谢亦怔,心底却无半点不满。因为他想要试探的东西,已经隐隐有了结果——

谢亦怔明显对人设剧本的事持排斥态度。所以,莫闲不让节目组找谢亦怔聊这个,到底是无心照拂,还是额外迁就呢?

谢亦怔麻溜地洗完了澡出来,王厉就开口说了句:“刚选管来找你了。”(选管:选手管理,选秀类节目特有的工作人员,可类比为一对多的助理或者班主任。)

“这大晚上的,选管找我什么事儿?”谢亦怔擦着头发,漫不经心道。

“谁知道。”王厉呵呵一声:“说不准就是找你去聊人设剧本呢。”

“那我去找选管问问。”谢亦怔放下手中的毛巾,便出了宿舍。

谢亦怔也不知道选管在哪儿,不过跟着亮灯的地方走总不会有错。

在路过会议室外的走廊时,谢亦怔忽然听到了一句陡然提高的斥责声自走不远处的小会议室传来。

“让你说你就说,支支吾吾的,你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一说起见不得人,谢亦怔可就很想见一见了。转头就凑到了门边,往里头看去。

只见会议室里灯火通明,却没有安排摄影机,只有五个穿着工作服的节目组人员,组成一排坐在会议桌后头拿纸笔记录着什么,还有一位学员站在他们对面的空地上,就跟面试似的。

那是个素人学员,叫陈陶深,谢亦怔能记得他,还是因为他和搭档组成了个“涛声依旧”cp,目前热度很高,成为了各个想靠基情出圈的学员,争相学习的对象。

陈陶深长得文质彬彬,声音也有些斯文弱气:“我家里人去的早,家庭方面没什么可挖掘的……”

工作人员不耐地直接打断了他:“挖不挖掘我们说了算!你不懂,综艺就是这样,越是难堪,越是想看,越是卖惨,越是爆款。你父母双亡也算是个难得的记忆点,你不说细些,我们怎么帮你呈现给观众?”

陈陶深只咬着牙,一声不吭。

工作人员:“不知道怎么说,那就我问你答,你爹妈是什么时候没的?怎么没的?你来选秀的原因,能不能和你父母扯上点关系?”

程陶深的神色难堪,好半天才从嗓子里挤出一句:“我没想拿这个当话题。”

“装什么清高呢,别说你和屠旧天天那么你侬我侬的,不是为了红。要是你一轮游节目组才懒得管你,你一个没背景的素人,要还想走下去,那就老老实实配合节目组的工作!问你情况还不是为了给你做人设,定剧本,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

谢亦怔没有再看下去,不管陈陶深是开口还是咬牙硬撑,接下来的画面,只会更难看。

‘还真是王厉所说的人设剧本定制!’

要是节目组也这么跟自己聊……谢亦怔才刚假设了个开头,拳头就硬了。

想到选管正在找自己,谢亦怔眉头皱起,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才行。

节目组对没背景素人的态度,刚刚他已经看得清清楚楚。谢亦怔相信等轮到自己头上,待遇也不会比程陶深好多少。到时,若因此直接撕破脸,没准自己就要被节目组“合理淘汰”了。

“系统,我现在有多少厌恶值了?”

【这两天又涨了点,已经突破二十二万了。】

“节目播出效果不错啊,涨得挺快。搞得我都不舍得离开了。”

【你疯了吗,要离开。】系统一听谢亦怔这话瞬间炸毛:【没了节目,你上哪儿再找个这么好赚厌恶值的地方!】

“是啊。”讨论间,谢亦怔已经溜达到了个僻静处,他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机,找出计霖的号码,播了出去。

“虽然食言而肥不太好,不过还是厚着脸皮再求个助吧。”

电话彩铃声在电话中响起——

“都说好,下个路口就分手。谁也不许再次回过头,两个人沿着街一直走

谁也不能够停留,为什么,又是下一个路口……”

谢亦怔听着歌词,又忆起这首歌名《和平分手》,感觉自己有被针对到。

“什么事?”

当计大经济人冷淡的声音响起,谢亦怔可以确定自己就是被针对了。

谢亦怔想起自己几天前才说不用对方再帮忙,结果转眼就打电话求助,脸顿时有点疼,但该说话还是要说:“计老师,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搅您。是这样的,节目组想找我聊聊人设剧本之类的事,但我个人并不希望有人关注到我的生活环境家庭状况之类的。听说您之前已经帮我拒过一次,这次也只能再麻烦您帮我打个招呼了。”

“没问题。”

电话那头说话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莫闲。

“算不上帮忙,就算为了自己,我也会去打招呼的。毕竟不管是扯到你生活的地方,还是扯到你母亲身上,都会增加司机那事儿被发现的隐患。现在的网友啊,个个都是列文虎克,不得不防啊!”

莫闲这话说得理所当然,仿佛真是全然为了自身利益似的。

然而计霖却在一旁无情拆台:“司机那事儿的首尾我已经处理干净了,不必担心我的办事能力,就算有人发现也不会怎样。”

莫闲只能干笑两声:“小心无大错嘛,这种麻烦还是能免则免。”

“现在的状况不一样了好吗?”

计霖瞪着莫闲,仿佛在看一个中了美人计的昏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