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天降一口锅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天降一口锅


【什么事?】系统的声音里难得显出了几分紧张。

‘你忘了吗,明天就要给我做全身检查了。要是检测出我脑子里的肿瘤,你猜节目组会怎么安排我?所以,你最好有办法能干扰一下检查结果。’谢亦怔这么说着,语气却不见多焦灼。

系统好一会儿才吱声——

【干扰是干扰不了的,但可以帮你把肿瘤治疗一下,只是未免太不划算。之前跟你说过的,治疗只是复原,所以要让你的肿瘤缩回去,所用的办法只能是主动调理,耗费是治疗的十倍。而以你现在的这点厌恶值,又无法做到根治,癌细胞迟早还是会扩散。】

‘不对啊,在调理之后,再治疗进行复原,不该是复原到调理后的健康状况吗?’谢亦怔看了眼自己擦伤的皮肤,擦伤好了之后总不至于再还原出以前的伤疤吧?

【你说的这个,对其他伤处都适用,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法对你脑子里这个肿瘤进行治疗复原。】

谢亦怔想了想癌症的特殊性,倒也隐隐有了猜测:人体的免疫系统,通常是不会主动攻击癌细胞的,因为癌细胞拥有正确的表面蛋白质,所以免疫系统会默认这是身体的一部分。既然不识别,自然也就无从治疗起。

‘那以我手上这二十万厌恶值,可以处理到看不出的程度吗?’

【哎,出了王厉这事儿,你多半是没法留在节目里了。与其让咱们耗费的海量厌恶值打水漂,不如直接承认是你推的人算了,起码还能在走之前再赚一大笔。】

‘你觉得,以我的性格,在明知那个视频会得罪任奢的情况下,会一点预防报复的准备都不做?’

谢亦怔在脑海中发出一声嗤笑:‘虽然任奢公司的手段,比我预想中的要更龌龊一点,但好在更绝的手段,也代表了更不可控的后患。’

【你准备怎么搞?快说来听听。】

“叩叩叩……”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破了门内的寂静,也打断了谢亦怔与系统的交流。

谢亦怔:“请进。”

病房的门被推开。谢亦怔抬眼去看,来人却叫他有些意外,他还以为会是节目组的人。没想到,竟会是这货!

来人手里拎着个大口袋,自我介绍道:“两位晚上好,我叫苟华士,是王厉的经纪人。”

说着苟华士转头看向选管:“不知您吃晚饭了没?这是饕餮斋的外卖,您照顾人辛苦了。方便让我和谢亦怔聊聊吗?”

选管接过外卖,一脸笑容地果断把谢亦怔留给了对方:“行啊,我出去吃,你们慢慢聊。”

谢亦怔目送选管离开,大门合上,这才对着苟华士开口:“王厉的经纪人?该说是任奢的经纪人才对吧,最起码也得说是吴豫的经纪人才对啊。”

苟华士径直在谢亦怔的病床旁坐下,还悠悠替他整理了一下被角:“看来你有费心了解过我啊。”

谢亦怔将被子蹬开,表情一如既往地欠扁:“没办法啊,谁叫我一个小视频触到了某些人的痛点,总得防备着有人小心眼,非得报复回来才解气不是?”

“哈,你那小视频确实让人不不舒服,但我们公司那么大体量,还不至于跟你个小素人计较。”

苟华士嘴上这么说,表情却是得意得很,就差在头顶上插个牌子,写——就是我干的,怎么滴?!

苟华士抬手又将被子给压了回去:“我来找你,主要是因为你害王厉受伤。王厉虽还没醒,但等他醒来,你做的脏事,就彻底压不住了。所以我想提前和你聊聊,看看你对此有没有什么补偿方案,如果态度合适,我也不是不能放你一条活路。”

谢亦怔扯着嘴角,语带嘲讽:“你希望我拿出什么补偿方案?”

“那就要看看你背后的公司能拿出什么了。”苟华士阴恻恻地答道。

“我没公司,素人一个。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谢亦怔很是光棍。

“出这么大事儿,就别惦记着装素人了。”苟华士并不买账:“马夜草不是你的经纪人吗?别跟我说你不认识他。”

谢亦怔心说:实不相瞒,我还真不认识他。

虽然形势不妙,但谢亦怔也无意再借莫闲的光:“马夜草只是我的临时经纪人,签不签我还要由我在这场选秀中的表现决定,王厉这事儿一出,大概他也不会再管了。”

“真的?”苟华士对这一新发现显然持欢迎态度,脸上那虚伪的笑都真诚了两分。

“实话实说,我是很欣赏你……这张脸的。”苟华士抬手,似乎还想用行动表达一下欣赏,却被谢亦怔一把拍开。

他倒也不介意,轻笑一声继续道:“我可以给你一个签到我手下的机会,只要你签进来,那你也就是自己人了。既然都是自己人,自然也不会再有故意伤害这种说法。”

“我发现,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欸。”谢亦怔嗤笑:“把人腿脚打折,然后再丢给受害者一个项圈,问人愿不愿意跟在自己后头爬?”

“你这话怎么说的。”苟华士脸上的笑淡了下去,声音变得又冷又腻,仿若一条攀着人缓缓往上爬的毒蛇:“就算你咬死不承认,又有什么用?虽然摄影机拍不到升降台下的情形,但能作证的人可不止一两个。更何况王厉伤得那么重,腰椎受损,甚至有可能因此残废。就现在这个情况,送你去坐牢也不是难事。”

“少危言耸听了,王厉受伤撑死就是害得我退赛。更何况,就算你们公司的人众口一词又怎么样,我根本就没动机害王厉。”谢亦怔饶有兴致地看向苟华士,似乎在说请继续你的表演,一点都没有被威胁到的样子。

苟华士笑了起来:“我之前也不明白你害人的动机,但是,在我看到第二期节目的素材之后,就什么都知道了。”

说着,苟华士掏出平板电脑,调出一个视频点击播放——

画面是两人一左一右双屏对比,画外音里是跟拍导演的评判声。

“就刚刚你们两位的表现来看,谢亦怔胜在表情管理很好,王厉的胜在动作到位,细节把控得很好。王厉,你的表现,可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舞者。我们评价的标准是舞技,就目前来看,你确实做得更好一些。”

结果已定,但画外音里却突兀冒出了谢亦怔的声音——

“谁输谁赢?”

画面又切回到两人身上,谢亦怔与王厉面对面,似乎在对峙。

“你觉得你跳的比我好?”王厉反问。

画面中的谢亦怔竟然理直气壮地道:“当然啊,不然呢。”

画面再度被切,变成了练习室的全景,学员们来来去去,暗示着时间飞速流逝。中间一行字幕,清晰地写着——

经过节目组的协调,谢亦怔选手最终还是承认了这个比赛结果,跳二号位。

……

“哎,我也是没想到,你竟然为争一个舞蹈位做出这种恶事。”苟华士自顾自地叹息着,仿佛真是在为谢亦怔走上歧途而痛心。

“你说,要是节目第二期的内容播出,这个圈里还会有你谢亦怔的立足之地吗……或者说,整个社会,谁还会接受你这样心胸狭隘、手段狠毒的犯罪份子?”

前脚出事,后脚视频都准备好了,饶是谢亦怔也被苟华士的害人效率给惊到了。

“颠倒顺序,断章取义,栽赃陷害得还能更明显一点吗?有本事放完整版啊。”谢亦怔冷眼看他:“飞冤驾害、赶尽杀绝,你是认定我一点底牌都没有了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