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帮你立个人设,不用谢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帮你立个人设,不用谢


第二期的播放量,在节目放送的第一时间,就将第一期给远远甩在了后头。

点燃星光第一期剪的是初舞台,谢亦怔靠着一手拉仇恨的骚操作成为了最被镜头偏爱的崽;第二期剪的是各cp的组合以及练习,卖点本是各cp的有爱互动,靠着马夜草对节目组的施压,执着于单干的谢亦怔依旧成为了碾压所有学员的镜头宠儿。

妮娜本是个普通的吃瓜群众,奔着吃瓜吃全的目的才来看的第二期,开场就将倍速播放直接拉满,然而,当那个舆论中心的少年,带着一脸的不以为然率先踏上星云遍布的舞台,当无数星辰汇聚于他脚下,照亮他那天赐一般的俊美脸蛋。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很诚实地调慢了速度,拉回了进度条。

再一次的夜色骤降,星云璀璨,再一次的独享盛景,直到选手们纷纷上台,破坏了这美若幻梦的画面。颜狗妮娜面对谢亦怔这颗被绕行孤独星辰,不由发出感叹——

“哇,怪不得会被泼污水,只要谢亦怔还在台上站着,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都终究是妾!”

说来好笑,之前别家粉丝最初落井下石时,没少带着谢亦怔“臭脸”、“欺负人”的截图,结果发现有不少吃瓜群众三观跟着五官走,表示这个恶毒美人好带感。不得不赶紧换图,宁可画面糊成狗,也绝不再给谢亦怔刷脸的机会。

然而现在第二期播出,从cp搭档成功,到舞蹈考核第一,再到彩排出事,谢亦怔和王厉双双被送往医院。镜头三百六十度地充分展示着谢亦怔无可争议的颜值,之前的负面关注终究是换成了对谢亦怔这个人的兴趣与欣赏。

就在广大网友们围着点燃星光第二期双眼放光之时,谢亦怔也在马夜草的主动邀约下,同步看起了第二期的内容。

马夜草坐在一旁指着节目给自己表功:“整个第二期,都是我盯着剪出来的,前面那些,都是基本操作,最精彩的,还得是收尾这块儿!”

节目的最后,是对王厉的探访。

王厉躺在病床上,对着镜头侃侃而谈:“……谢亦怔眼见我快跌出升降台,立马就伸手过来拉我,人是拉住了,但他也没能站稳,结果被我拖累得一起摔下台。没想到,在我昏迷的时候却传出了那种谣言,我在这里郑重澄清,谢亦怔是我的恩人,我很感谢他为我做的一切。”

谢亦怔看到这里,不由失笑:“有了王厉亲自下场替我澄清,应该不会再有人拿我当罪人了,谢谢你特意为我安排这段。”

马夜草却是摇摇头,挤眉弄眼地道:“接着往后看,澄清这段是节目组的安排,我的安排,可比这个有意义多了。”

谢亦怔的视线投回节目,只见前来探病的工作人员又问:“你们在搭档合作时,相处的其实并不算融洽,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想你对谢亦怔的感观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吧?”

王厉:“说实话,之前我确实觉得谢亦怔这人挺不好处的。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怎么说呢……就觉得谢亦怔这人,和猫有点像,和小猫咪一样没有什么坏心眼,但就是手贱。是看到玻璃杯在桌子边,就忍不住要拿爪子去推推看的那种人,还要一脸无辜地看你抓狂。

“就像初舞台那会儿,一边唱‘长的丑’一边指着我们这些学员,你说他是不是手贱?对了,他还和猫似的唯我独尊,你看他抢一号位理所当然那样儿,根本就是猫爪子不在上不舒服,不是针对谁,他可能就是觉得两脚兽都是废物,为了表演不被搞砸,必须自己上才行。“

剧组人员被王厉一启发,也忍不住道:“你这么一说,还真和我家猫主子一个德性,忽冷忽热,搭不搭理人全看猫主子自己的心情。”

王厉点头:“可不是嘛,一边嫌弃你一边护着你,是猫咪本猫了。”

话音落下,画面淡去,再度浮上来的,是谢亦怔自己蜷缩在床上酣睡的乖巧模样,节目组还丧心病狂地给他p上了黑色猫耳朵和猫尾巴……看上去,浑然天成,确实是猫咪本猫,还是超超超级可爱的那种。

第二期,到此结束。

马夜草指着弹幕中那对“谢猫猫”密密麻麻的告白赞叹,得意洋洋:“你看我帮你立的这个人设,贴不贴切,精不精彩!有了这个猫咪人设,以后你在节目里再怎么甩脸色,犯众怒都不会有人再揪着不放了,他们只会觉得猫猫可爱,猫猫做什么都是对的!”

谢亦怔狠狠抹了把脸,心说什么仇什么怨,你竟对我下这等断人前程的毒手!但嘴上还是只能挂起一抹假笑,咬牙致谢:“您真是有心了!话说,你怎么想起了搞这个。”

“我这次来,本就是为了帮你和剧组谈人设的事,掺和进王厉受伤的事儿那纯属赶巧。当初莫闲给我提的要求还挺多,又要我把事情包圆,不让节目组问到你头上;又要我尊重你的隐私和自由,不能用人设来限制你。”

马夜草说起这个,那叫一个神采飞扬:“这样的非人要求,我居然也能办得这么漂亮,想一想,我都佩服我自己的聪明才智!嘿嘿,难怪莫闲要请我来当你的经纪人,这个活儿一般人是真干不下来。”

“那还真要多谢莫闲的费心安排了。”谢亦怔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又给莫闲记下重重一笔,力透纸背!

马夜草此刻干劲满满,大方表示:“话说你后头还有什么安排吗,需要我配合的地方只管开口。”

“不了,不了,后续已经安排妥当,不敢再劳动您这样的大才。”谢亦怔猫脑袋摇成拨浪鼓,他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讨厌鬼而已,只求这位赶紧收了神通,这份厚爱实在是要不起。

“诶,王厉这家伙还挺会打蛇随棍上啊。”马夜草看了眼底下的评论区,忽而道:“评论里有人在带风向,凑你和王厉的cp,管他叫猫奴。”

“你怎么知道是王厉买的?”谢亦怔虽然膈应,但他相信王厉应该和自己同样膈应。

“就算不是他,也是他公司买的。要是他不点头配合,前期这cp营销的钱不就砸水里了?”经验丰富的马夜草侃侃而谈。

“哇,这么快就和公司和解了吗?”谢亦怔嗤笑一声:“我还以为他会和苟华士拼个鱼死网破呢。”

马夜草:“王厉又不是傻子,既然还能上台,自然不会就此和公司撕破脸。更何况,苟华士又给了他不少好处,这会儿王厉已经是苟华士手下艺人了。”

“还签在苟华士手下?”谢亦怔眯了眯眼:“看来苟华士前景可期啊。”

“我知道你委屈。但圈里的事儿向来这样,什么脏的臭的都捂在手里,全指望着这点脏臭能换铜臭呢。你既是什么证据都没找着,自然上不了谈判桌。现在澄清都出了,舆论也基本平息了,对他们而言,这事儿就算翻篇了。”

马夜草叹息一声:“要不是我好容易搞到个名单打上门去,信不信,他们连这点镜头补偿都不会给你。节目组还多少要点脸,捷足公司和苟华士嘛……你看他们还请水军来瓜分你的猫设热度就明白了。”

谢亦怔勾起半边唇角:“你们娱乐圈真有意思,若有人倒入血泊,行凶者便大肆请客,知情者乃至帮凶都可借此饱餐一顿,而受害人只需残羹冷炙打发,甚至还要将这剩饭剩菜再舀两勺回去,做下顿的添头。”

马夜草拍拍谢亦怔的肩膀:“别不服气了,这圈子里,你是什么身份,就享受什么待遇。你毕竟还要继续参加选秀,节目组表态说算了,你要是还在那儿不依不饶,倒霉的就是你自己。

“一个未出道的素人,别说只是受了点擦伤,就算腿真的摔断了,也是要不来苟大经济一句对不起的。不想再受气,就赶紧红起来。当然,你要是公开表示背后有莫闲罩着,那自然另说。”

谢亦怔赶紧道:“我真不是……”

然而不等谢亦怔解释完,马夜草就表扬道:“这个态度就对了。你要是敢公开,就算莫闲同意,计霖也不会放过你的。”

“行吧……”谢亦怔放弃纠正:“我只要知道不管我这边发生什么,都扯不到莫闲身上就行。”

“事情都了结了,你这边还能发生什么?”马夜草失笑。

谢亦怔笑而不语:是否了结,该受害者说了算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