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别粉我没结果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别粉我没结果


待到谢亦怔回到宿舍,进入没有摄像头的厕所,脸上的笑容遽然退去。

“谢亦怔现场撕吴豫”这个话题已经上了榜,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话题底下也出现了一大堆的牛鬼蛇神。像是任奢的粉丝,已经是群体出动参与进来了。任奢也真是个二十四孝好儿子,不光亲自跑来节目照顾吴豫,连粉丝也要一并召唤过来为吴豫摇旗呐喊。

自家粉丝的处境眼见着是每下愈况,毕竟现场情况并非人人都能看到,但节目的剪辑版却是随时都能截图出来当证据的。再加上自己之前一再传出的恶名,可以说,托自己这个猪队友的福,自己的粉丝,先天就处于了不利地位,一不小心就会被各种黑料甩一脸的那种。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谢亦怔现场撕吴豫”热门话题下基本已经全是一面倒的声讨谢亦怔、同情吴豫了。唯一一个不同的声音,来自玉兔东升。要不是玉兔东升本人一直在控评,面对那些有组织的水军和粉丝,自家粉丝怕是连这最后一块根据地也别想留住。

不过,以吴豫背后的势力……这块根据地应该也快保不住了。

就像是为了印证谢亦怔的想法,玉兔东升忽然发了条新的博文——

“差一点,我就要要删掉之前发的repo了。领我去现场的群主刚刚找我,让我删掉发的repo,还拿踢我出群威胁我,拿之前签的保密协议恐吓我。说实话,我的嘴都张开了,但答应的话就是出不了口。我真心觉得为这个给自己惹麻烦太不值得了,但我就是没法点头。理由就是谢亦怔之前被三方逼着签和解条约时说的那四个字——我不愿意。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错的是我吗?需要改正的是我吗?理应屈服的是我吗?凭什么我一个观众,连说句好坏的权力都没有?凭什么我自己的博下,不能想赞同谁都赞同谁,想拉黑谁就拉黑谁?

“我知道吴家已经把我打成了谢亦怔的粉,觉得我发这那些就是在故意黑某人,私信里也早被问候我全家的话挤爆了。你们只管挂只管骂,我之前确实不是谢亦怔的唯粉,但我现在是了,我就粉他那点面对垃圾从不妥协,该打脸就打脸的心气!”

博文后头是一段录音,录的正是群主威胁她的那些话,事实上,对方说得比博文中写的更露骨,对方甚至提及了她大学生的身份,说什么如果学校知道了她为了追星这么疯狂,一定会给处分。

面对对方的一再催问,玉兔东升始终没有给出回答。但每一个听众,都能从那发着颤的呼吸声里,窥见姑娘红了的眼睛。

……

谢亦怔定定地看着手机,表情活像是被谁冷不丁推进了温泉里——

蔽体的衣服被瞬间浸透,那水自顾自地贴上来,烫得他胸腔胀痛。身为一个裹着层层衣服的人,谢亦怔只觉得这暖意沉重黏糊,陌生又别扭。

谢亦怔按熄了屏幕。本打算这就放下手机,手却像是有了自己的想法,迟迟不肯松开。就像是虽爬出了温泉池子,可被浸透了的外衣,却还带着那水的余温,被这长夜寒风一吹,反叫人忽然不适应起这一贯的寒凉来。

打出生起的十多年,自己都是一个人挣扎求存,怎么变成讨厌鬼后,反倒是多了一群非要帮忙的队友?放他一个人默默挨骂不行吗,一个二个的怎么都那么想不开,非要往浑水里蹚!

以往的粉丝吵架,他尚可当做秀粉圈的日常看待,告诉自己,不是为自己,也会为别人。但维护自己到这种牵扯现实生活的地步,他又要如何才能闭眼捂耳,不看不听?

心里像是有个小泉水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催他:你得做点什么,你不能由着那些帮你的人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谢亦怔苦笑:可他该做什么?选管那句话说得没错,粉丝都是“越撕越团结,越虐越死忠”。他在这个舞台上是注定要做一个恶人的,若是此刻站出来护着粉丝,他们只会越加喜欢自己,然后一次次被自己拖入泥潭,平白受罪。他不想要死忠,他只想大家都避得远远的,别再靠近自己这个祸害。

系统见谢亦怔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不由以己度人,出声问道:【怎么?你要借机下场给自己招黑?】

谢亦怔紧皱的眉头顿时一松:“我觉得你这个办法很不错。”说着点开了玉兔东升的评论界面,开始飞速打字。

一分钟后,玉兔东升新博的评论区里多了一位叫“恶人本人”的劝导者。

“姑娘,你别意气用事,为了一时之气追星不值得,等你真当了粉丝,就会发现更气人的还在后头,特别是追谢亦怔这种扫把星。

“玉兔东升,你知道追星代表什么吗?代表从此你就低人一头,代表随便一个不追星的人都可以随口骂你脑残。

“代表你辛苦做的澄清解释,别人不会看,只会骂你水军洗白。你认真做的安利推荐,别人不会信,只会嘲你控评刷数据。

“你的repo写得再中肯客观又如何,一旦你成为粉丝。你的粉丝身份就直接给你定了性,你若批评他人,就是在黑别家捧自家;你若褒奖他人,就是在跪舔献媚,在试图绑定碰瓷,在给自家丢脸给别家引流。

追星有什么意思?人不是人,是数据,爱不是爱,是刀柄。珍爱生活,远离追星。”

……

长长的一段,不得已还得分几次发,劝得也是相当苦口婆心了

玉兔东升没回话,吴豫粉丝倒是先回应了——

“哎,姐妹,听你口吻,老蛇精(任奢粉丝名)了吧?仔细想想,陪着任哥一路走来,最初的快乐确实越来越想不起了,满心都是粉圈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总有生不完的气,掐不完的架……

“@玉兔东升,虽然我们立场不同,但还是诚心劝你一句,如果不是因为爱而追星,那么当粉丝确实‘人不是人,是数据’,没什么乐趣可言。”

眼见着自己粉丝没被劝走,反倒差点把任奢粉丝劝走,谢亦怔崩溃捂脸,按自己的嘴炮功底,不当如此啊!

系统对此也很有些看法:【你说这些干什么?你难道不该鼓动粉丝撕得再激烈点吗?】

今晚收获颇丰的系统难得有了兴致多说一些,教导道:【我以前有个宿主就是从不自己上,只放任门客以他名义四处攀咬,效果很不错。你要是不擅长引导舆论,也可以直接大号站出来,支持你粉丝骂人,厌恶值肯定更多,粉丝也会更忠心。】

谢亦怔只当它在放屁,压根不理,一心等着看玉兔东升是否幡然醒悟,回头是岸。

不想,玉兔东升反倒是越发固执,她回复谢亦怔道:“我现在发的repo,不还是有人预设立场横加指责吗?在这个网络世界,管你什么身份,都一样要被杠。当不当谁的粉丝又有什么区别?”

谢亦怔这次劝得就很不客气了:“你是不是傻?当然有区别,当粉丝要你花钱,要你做数据,要把你洗脑成和其他粉丝一样的样子,只对明星有利的样子,指哪打哪的样子。粉圈,就是个大型pua现场。你是缺人来pua你吗?姑娘。”

谢亦怔也是做过粉圈相关功课的,却始终没法懂粉丝心理,哪怕自己也是个艺人了,他依旧觉得劝人追星,天打雷劈。

谢亦怔此话一出,这下别说玉兔东升,连还在活跃的任奢粉丝也都一起沉默了。比起谢亦怔那些的野蛮生长的粉丝,蛇精们对此的体会无疑更加深刻,尤其那些接触过脂粉(职业粉丝)的,当场对号入座被扎了个透心凉。

谢亦怔久不见玉兔东升回复,终于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来。这就对了嘛,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只是碍于粉圈氛围没人点破而已,但只要说明白了,大家还是很听劝的。莫闲那个死脑筋我劝不走,你们这些小姑娘我还吓不跑吗?

谢亦怔关上手机,洗漱躺床,终于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一早,谢亦怔一打开手机,就收到系统提示,说他特别关注的玉兔东升又发了新的博。

大概是因为回应太长,她索性发博将谢亦怔的话自己贴了一遍,再作出回答。玉兔东升是在他评论后三个小时发的,字句间已经褪去了怒火的余热,只留下认真思索后的真诚——

“如你所言,追星就是个单方面的供养关系。也确有明星引导粉丝为自己做牛做马,但你也不能否认,确有明星对粉丝是无所求的。粉丝爱他如爱一朵偶遇的玫瑰,他们为玫瑰浇水驱虫,不是为了将玫瑰连根拔起带回家中,而是为了等一朵花开,成全这一场偶遇的浪漫缘分。

“就如我见谢亦怔,这世上虽有千千万万朵玫瑰,可这一朵在我眼里就是不一样的。他像是一个偏要与世界争个对错的狂徒,明明什么依仗都没有,脑袋却始终高扬。这样的人,如果没有粉丝的爱与支持,怕是很快就会消失在舞台上了吧。我不能一边指望着他带给我欢喜与精彩,一边又任由他孤零零地在野地里承受风吹雨打。

“别看我说得好听,其实我能为谢亦怔做的极少,愿意付出的其实也不多,我暴雨里为他撑不起伞,烈日下为他引不来泉,但若我的手可为他挡一丝雨,我的汗可以为他缓一秒渴,又何妨小小地帮他一把呢。我不过也是,想等一朵花开,然后开开心心地对闻香而来的人说,‘他开花超好看的,对吧?’”

……

玉兔东升这条评论后头经过一夜已经变成了大型表白现场,都怪玉兔东升开了个坏头,底下满满的都是无怨无悔的单向爱意。

“这本质不就是‘哥哥只有我了’的伪命题吗?我好不容易把粉劝退,你倒好,转眼就把人又给骗回来了!”

谢亦怔手指划过那一条条表白,泛红的脸上满是无奈的笑意。他好像……多少有点明白这些粉丝的心理了。牛奶面包的冰冷权衡,总不如飞蛾扑火的炽烈浪漫来得动人。有人执意要手握尖刺养一朵玫瑰,无关是否清醒,只问是否愿意。

“只可惜,我不是值得等待的玫瑰,只是个讨人厌的仙人掌而已。但你们既然非要养仙人掌,那我就努力开个花给你们看看吧。”

此刻的谢亦怔便是个被温泉水暖了一夜的旅人,就算想爬出池子也迟了,手脚绵软得根本使不上劲,只能接着躺平接收这一份不曾奢望的暖意。

无可否认,他在知道莫闲因自己而失去投资是后悔过的,他在看见任奢于众人的欢呼中成为导师时是懊丧过的。但现在,他心底再不存一丝犹豫、半点迟疑。

曾经他对娱乐圈所谓的规则不屑一顾、对所谓的流量嗤之以鼻。觉得凭自己的一贯手段也能赚够厌恶值,星途如何不必考虑。但如果自己注定要背负着拖累他人的恶前行,那又何妨去成为这个圈子中所谓的“上位者”,以流量为资本,掌控话语权。

就这样吧,如莫闲和马夜草希望的那样,展示实力,全力以赴,早日红起来。待他成为众人眼中的强者,看谁还来“帮扶弱小”,到时候就轮到他伸出翅膀,把人强行往翅膀下塞了,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