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50章 第五十章天降正义的剧本

第50章 第五十章天降正义的剧本


“我来吧。”【奇凡】上前一步:“看着眼下这个场景,让我很有共鸣。”

众人当然没意见,纷纷退开,给摄像腾地儿。

助手递上吉他和话筒,【奇凡】毫不客气地在堆满了衣服的沙发上扒拉出块空地,坐下之后拨弦开唱——

“头发油了,它又油了,为什么头发总是油得那么快……”

【奇凡】那被天使亲吻过的声音如泉水般涌出了他的喉咙。那实在是一把好嗓子,哪怕将此浪费在一些狗血滥调上,那嗓音独有的魅力依旧能把俗物照亮。让人恨不能将听觉都敬献给神明,只求他将耳朵永久地封存在这溢满歌声的铜壶刻漏里。

……

弹幕在歌声响起的瞬间就炸了,奇凡的嗓音条件,是真的很优秀,奇凡亲手所写的曲子,也是真的很好听。问题在于——

“啊啊啊,为什么要拿顶级红酒拌臭豆腐?谢亦怔你这么糟蹋奇凡,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歌词令我不忍多听,歌声令我不住回味,杀人不过头点地,谢亦怔,你何必如此折磨我!”

“我不管,奇凡你必须把这歌的完整版重新填词唱给我们听,不然我……我就天天给你寄情书骚扰你。”

……

一曲听罢,主持人递上话筒:“能说说您现在的感受吗?”

【何童】挠了挠自己的油头,倒也没生气,只是道:“即兴演唱吗这是?我一直以为只有rapper才会一言不合,就开麦嘲讽,没想到唱民谣的也这么横了。”

主持人:“那你有被打动吗,有想洗个头,啊不,有想出门的冲动吗?”

“怎么可能,听完更丧了好吗?”【何童】自嘲一笑:“还出门?我不出门碍着谁,都有人非要上门来批评讽刺一通,出了门那还了得。”

“你以为我在唱歌嘲你?”【奇凡】开口。

“难道不是?”眼下简直就是你歌词的具象化啊!

“当然不是,《头发油了》是我的心血之作,早就写了,并不是针对你。”【奇凡】:“不信我把这系列的另外两首也唱给你听听。”

说着【奇凡】再度开唱:

“我妈来串门,说闻到一股怪味……”

“我的内裤到底几天没换了哟,一天两天三天还是四天了呢……”

【何童】看了看自己堆了一电脑桌的零食泡面和快餐盒,又嗅了嗅自己满是汗臭的体恤衫,由衷感叹:“这特喵的就是在针对我没跑了!”

……

弹幕再度被奇凡的两句歌声给炸了出来——

“谢亦怔有毒吧,之前我恨他糟蹋好曲子,现在我却超想听《饭菜馊了》和《内裤臭了》完整版怎么破?”

“奇凡的高音绝了啊,好想作为铃声。请问,我该如何将内裤这句作为手机铃声又不被人视为变态呢。”

“奇爸爸,我今天就要听到三首歌的纯吟唱版,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奇凡一直静静看着那些,自第一次开唱起,弹幕中便不曾停过的,以各种形式对自己的歌声表示肯定的话语。心像是被什么充盈着,慢慢地鼓胀开来,软软蓬蓬地将干缩成一截枯根的身体,撑成了圆滚滚的天灯。

明明只是一点微末火光,却因身处浓稠墨夜,得以被众人看见,被仰望,被赞美,被痛惜,被期待……他看向谢亦怔,看向他的夜空,无声地说了句谢谢。

……

此刻小短片中的剧情,竟是一反之前的搞笑风,难得的正经了起来。

【奇凡】没管【何童】什么神色,放下吉他自顾自地说道:“对于这三首歌,有很多人表示很有共鸣,也有很多人指责我,歌词很丧很恶心啊,表达出的价值观一点都不积极啊。

“可是谁规定,人活着就一定要积极向上乐观开朗,勤劳整洁每天出门呢?宅着不行吗,丧一点不行吗,他们爱活成什么样那是他们的事儿,但他们凭什么要求你也活成他们那样呢?”

【何童】连连点头,看向【奇凡】的眼神渐渐不再带有敌意。

【奇凡】:“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觉得我这么丧丧地活着挺舒服的,我写了首新歌,叫《又没钱了》,你想听吗?”

【何童】在他身边的衣服堆上坐下:“好呀。”

“花呗的还款提醒到了,房东的催款电话到了,手机的话费只剩下两块了……”

一首歌唱完,【奇凡】环顾四周,所有人都沉浸在了一片愁云惨淡之中,似乎想起了自己曾经被没钱所支配的恐惧。

“真是……触动灵魂的音乐啊。”【明仁欣】抖着嗓子感叹。

“你们喜欢就好。”【奇凡】。

众人冷漠脸:并不喜欢,谢谢。

【奇凡】不以为意,哈哈一笑:“现实嘛,就是这个样子,很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我们总是习惯于拒绝和回避,但它们总是客观存在,并且不断困扰着我们。头发总是会油,饭菜迟早会馊,内裤一定会臭,钱嘛,总是不够。何妨直面它,接纳它,承认生活很丧,自己很糟,会轻松很多唷。”

……

小短片中奇凡这话是说给众人听的,但电脑前的网友们,面对奇凡那直接投向屏幕外的视线,不免生出一种这话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感觉。

“其实我就挺宅的,与其说是不愿出门,不如说,是畏惧着被世俗定义为糟糕的自己,曝光在众人面前,被各种指指点点。”

“我也……但说到底,又有什么可心虚的呢,大家其实,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区别而已。”

“没想到,这会是扫把星写出的剧本。我居然真的有被这个神经病一样的短片治愈到,有点开心,又有点纠结。”

“剧本再怎么治愈,也不改变谢混蛋糟蹋歌曲的事实!为什么非要把奇凡定位成这什么颓丧派歌手啊,他是不是有病!”

谢亦怔美滋滋地吸收着网友们对歌词的怨念:没错,寡人就是有疾,谢谢诸位老铁赐药!

【吴豫厌恶值+40】

谢亦怔在密密麻麻的弹幕中细细一找,果不其然看到网友们讨论起了《无处可避》中,高音明明出自奇凡,镜头却切给吴豫的事儿——

“听到现在才意识到,《无处可避》的高音部分和奇凡的音色一样诶!所以那个超惊艳的高音其实是他唱的吗?节目组为什么没给他镜头,害我差点错过这个宝藏男孩!不说了,这就去翻奇凡的海选视频。”

现场的学员们自然比网友们了解得更多,此刻已然议论起来:

“我记得奇凡的初舞台还秀过一段五连跳的花腔海豚音,可惜节目组压根就没把他唱的高音部分剪进去。想想都讽刺,选秀节目里,一个大主唱反倒是靠着演戏才有了展示歌喉的机会。”

“要不是这次谢亦怔给奇凡特地安排了唱歌的戏份,奇凡还不知道要给别人当多久的免费垫音。”

吴豫的脸色随着众人的讨论越加难看,谢亦怔却是对那张泛着黑气的脸微微一笑:正义虽迟仍到,祝开心!

……

“谢谢。”【何童】对着【奇凡】笑了起来,像是由衷感谢这一场际遇,他开口,说出了很多观众的心声:“歌手【奇凡】,你很棒!”

主持人【明仁欣】:“恭喜【奇凡】率先在比赛中拿到了一分。现在,让我们前往第二位听众那里。看看谁,能用歌声打动那位听众。”

【谢亦怔】毫不礼貌地询问:“你们节目组千挑万选的第二位听众又是什么情况?”

【明仁欣】礼貌微笑着答道:“第二位听众,是一位长期住院的老人,会面的场景,就定在病房里。”

【单志业】:“希望第二位听众的心态能比第一位平和些吧。”

然而等场景切换的时候,会面的地点却神奇地变成了在医院楼顶。

……

说起来,这段场景也有些故事。毕竟,医院也是人关钟组用得上的场地,谢亦怔报节目组要拍医院场景的时候,自然又是“不凑巧”,需要等关钟用完场地再说。

而跟医院借场地,可不像是跟愿意捞外快的居民那么好谈,当时关钟那得意样可别提了。

结果,谢亦怔转头就上了医院天台,对他那所谓正在拍摄中的病房,看都没看一眼。毕竟,谢亦怔为了防他和节目组这一手,剧情早改成了——

……

“老爷子,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跳楼不可。”

“丙老,您先下来再说。别冲动!”

“大爷,您这都一把岁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两眼一闭就过去了,何必非要从楼上往下蹦呢,到时候血糊淋剌的多难看啊?”

仰头看着眼前的跳楼现场,【明仁欣】做震惊状:“怎么会这样,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这要和说好的一样,你们节目组就该停播了。”

抓到机会就要吐槽节目组的人,当然是【谢亦怔】这货:“我们赶紧走吧,这么大个带着logo的巴士杵在这儿,小心回头人发博说你们节目为了搞新闻,又吃人血馒头。”

主持人【明仁欣】如梦初醒:“对对对,赶紧走赶紧走。”

没想到,楼上那老爷子眼神儿还挺好,竟是站在高台上连连招手:“那电视台的,别忙着走啊,上来聊聊啊!”

跳楼者为大,【明仁欣】也没辙,人命关天,总得配合,只好扭头带着歌手和团队上了楼顶。

主持人【明仁欣】哭丧着一张脸问好:“丙老,咱约定的会面地点可不是这儿。”

丙老大张着腿跨坐在楼顶边缘,笑呵呵的:“你们就是我儿子给请的那什么《温暖了寂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