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粉丝行为爱豆背锅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粉丝行为爱豆背锅


选手们一脸麻木的看着谢亦怔再度成为本环节的热度中心兼大赢家……唉,谢亦怔不死,吾等终究是妾!今天依旧是想拿麻袋套猫的一天。

这一环节的录制,就此结束。而这期综艺在网络上的热度,却开始了飞速攀升,尤以《选秀精华录》为最。

没办法,谢亦怔这剧本太秀,粉丝们随便剪切点啥出去,都分分钟上热搜。才播完半个小时,挂在热搜尾巴上的就已经有选秀精华录,中枪明星盘点,反向许愿,歌词有毒,老年妆太牛了,反向许愿,谢亦怔为什么还没被打死……

不说谢亦怔的地图炮,单说奇凡唱歌的片段放出去,就钓了不知道多少无辜路人进坑。好听的歌,大家都乐于分享;超级好听,却如此有毒且扎心的歌,那更要分享啊!现代网友如此善良,怎么可能不拉着亲朋好友有难同当?

在大家听完之后,谁又能忍住不撸袖子上来看看是哪个缺德鬼在暴殄天物?哦,是谢亦怔啊,立刻反手刷一波——谢亦怔为什么还没被打死!

谢亦怔粉丝面对着越来越多前来征讨谢亦怔的爱歌人士,已经如咸鱼一般躺平了:对不起谢猫猫,这种姿势奇异的烂摊子全娱乐圈粉丝都没有相关处理经验,我们先撤了,你自己保重!

而谢亦怔本人面对粉丝们无情的抛弃行为,自然是……喜不自胜。就是这样,让爱豆一人做事一人当,坚持不洗白、不抢救、不奉陪的三不原则,这才是粉丝该有的美好素质嘛!

而随着奇凡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喜爱,吴豫之前玩儿的那出冒名顶替的把戏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并且随着奇凡的粉丝群不断扩大,这笔旧账的恩怨也跟着越闹越大。

其实按照节目组的最初的安排,吴豫和奇凡当时一个唱低音部一个唱高音部,镜头切给吴豫一个人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把正在唱低音部的歌者错认为在唱高音部,那只能怪观众眼神不好。

偏那个时候,有位叫“玉兔东升”的网友,指出了高音出自奇凡的事实。而当时,吴豫的粉丝偏又跑去对着指出真相的评论疯狂输出。结果风水轮流转,当时仗着人多势众各种讥嘲,转眼间全成了自家爱豆居心不良的铁证。

然而,又因为玉兔东升是谢亦怔的粉丝,所以在吴豫粉丝眼中,整个事件俨然变成了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算计——

上一场,谢亦怔窥见剪辑漏洞引得粉丝误会,便指使玉兔东升这个号,在吴豫身后悄然埋下祸端。这一场,谢亦怔借编剧之便,更是直接引爆伏笔,让可怜的吴豫哥哥百口莫辩。

这个论断,不管网络看客们信不信,反正吴豫本人是信了。毕竟,谁能比他更懂谢亦怔呢?这家伙才不是什么可爱猫猫,他就是一条乱咬人的心机狗!自己被谢亦怔针对不是一次两次了,冷不丁再被谢亦怔扎上这么一刀,不光不意外,甚至还有点“怎么又是你!怎么老是你!!”的熟悉感。

这位太子爷也不憋着,直接堵在谢亦怔寝室门口索要说法:“巴拉巴拉……现在你诡计得逞,网上到处都是骂我的声音,你满意了吧?”

谢亦怔当场就被这天降横喜给砸懵了。万万没想到,自家粉丝不过是随手留个评,竟还能在一期之后结出如此丰硕的果实,还直接硬塞进自己喉咙里。

谢亦怔当即笑弯了眉眼:“哎呀,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能有这样意料之外的发展,我也是很惊喜,啊不,很惊讶啊!”

见谢亦怔这喜气洋洋的德性,吴豫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指使粉丝挖坑害我是吧?你给我等着!”

吴豫指着谢亦怔放完狠话,转身就走,唯余动听的系统提示音回响在谢亦怔耳边——【吴豫厌恶值+444。】

谢亦怔心花怒放搓手手:要报复我?那你可搞快点啊!我怕你再迟一些,就糊掉了。

吴太子的报复手段,来得很快。

吴家直接请了业内手腕最强也最臭名昭著的公关来洗白吴豫,报复谢亦怔。他们先是直接混入谢亦怔或是奇凡的粉丝队伍,对吴豫进行令人不适的谩骂羞辱。

甚至以谢亦怔粉丝的名义,p了吴豫的血腥图,又让吴豫粉丝以受害者的姿态,将事情闹上热搜,给全体谢亦怔粉都添加了‘网暴者’的名头。

谢亦怔的粉丝这次没有一个人躺平,他们又是劝删申诉,又是追着跟人解释说这是别家批皮。但……粉丝的声音无论内容为何,路人只会觉得吵闹。人不过是随意吃个瓜,看个热闹,发个评价。干嘛要在乎事情的真假?

在将谢亦怔粉丝欺人太甚这一论断灌输给网友们后,为吴豫开脱的声音,就“自然而然”地冒头了。

“吴豫从来都没说过高音是自己唱的吧?自顾自地认定是他唱的,又自顾自地认定他在冒认。感情话全让别人说了。”

然后,怀疑论者出现了。

“也是奇怪,本来只是个小误会,就算真有什么也是奇凡和吴豫的事,为什么谢亦怔粉丝一直在那儿上蹿下跳的?还打着帮奇凡伸张正义的旗号,网暴吴豫,什么心态啊。”

接着,阴谋论者现身了。

“我怀疑,谢亦怔粉丝的行为是得到了某人授意的。谢亦怔一直都很针对吴豫,说是霸凌也不为过。初舞台唱《长得帅死的快》的时候,他第一个指着唱的,就是吴豫,骂他‘长得帅,绝对渣男绝对坏,长得帅,一定死得非常快’。第一次公演舞台,他当场让吴豫丢了个大脸大家也是都知道的。还有各种花絮片段里谢亦怔对吴豫层出不穷的讥嘲和讽刺……

“谢亦怔这样仇视吴豫,我也不知他是出于打压强敌的心态,还是因为苟华士迁怒他人的心态。我只知道,以他对吴豫那恨不能杀之而后快的态度,完全可能布下这样一个局。先找水军引导风向,把高音绝美的帽子扣在吴豫头上,再安排玉兔东升……”

网络世界,贩卖阴谋者,为指路明灯。制造仇恨者,为正义战神。粉丝那换汤不换药的口水战大家都看腻了,如这般充满恶意与算计的故事才是网友们的佐餐佳品。

在经历了这一步步的铺垫后,谢亦怔布局害吴豫这件事,不过几天功夫就从牵强附会变成了顺理成章。推论成了定论,谢亦怔替代吴豫成为了人们口诛笔伐的罪人,一个不择手段打压对手的小人,一个仗着后台欺辱队友的霸凌者。

营销号们才不管谢亦怔是不是真这么卑鄙阴险,他们只想抓紧机会做一个洞察一切的智者,借着这场热度赚足眼球,顺便以唾弃谢亦怔的姿态彰显自身道德的光辉。

董笙笙从自己被认定为谢亦怔安排的棋子起,就在不停地做出解释:

不是这样的,谢亦怔安排自己布局什么的纯属无稽之谈!

她指出“高音部是奇凡唱的”这点时,甚至还不是谢亦怔粉丝。

她只是作为现场观众实话实说而已,她那时只是单纯觉得奇凡不该被埋没而已……

然而,谢亦怔一语成谶,当玉兔东升成为粉丝,从此她就再不被网友视作平等对话的对象,她辛苦做的澄清解释,不会有人看,一句轻飘飘的水军洗白就为她做的一切定了性。

在这场舆论的狂欢里,谢亦怔的粉丝就像是海上的孤舟,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巨浪,一次又一次地被浇透淋湿,成为众人讥嘲围观的对象;一次又一次地被按进水里,哪怕张开嘴也发不了声,只会被那汹涌而来的浪潮呛得近乎窒息。

……

谢亦怔是在吴豫跑上门来耀武扬威的这一刻,才知道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段时间,节目组以给赞助商拍广告的名头,将人气靠前的学员,一并送去了没有信号的深山老林搞拍摄。谢亦怔身为人气第一,自然也在其中。

对于节目组这种搞法,谢亦怔当然不会毫无猜测。但大概是因为苟华士那一出,给他的印象太深。谢亦怔只以为吴豫是准备在这既无监控又无信号的绝佳场所,对自己痛下毒手,毁个容、废条腿什么的。

然而,他猜错了,节目组只是忌惮他的手段,想让他暂时当个聋子瞎子,别出来阻拦这一场对无辜者的屠杀大戏而已!

吴豫终于在谢亦怔脸上看到了自己渴盼已久的怒火与恨意,他咧开嘴角,嘻嘻一笑:“你不是一直都厚脸皮的任由人骂吗?怎么这次就生气了呢,不应该啊!”

谢亦怔压住心底疯狂灼烧的邪火,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暴露出太多情绪:“你报复我还扯上粉丝,就不怕火力分散到我粉丝身上,反倒给了推诿罪名的机会吗?”

吴豫指着谢亦怔的鼻子,恨意和快意在口腔的开合中搅缠膨胀:“我就是要把粉丝搅进来,谁叫你用粉丝搞我?我要以牙还牙,让你和你的粉丝,一起被辱骂、被践踏、被踩在脚下不得超生!”

谢亦怔没有发怒,他只把那只指着自己的手指捏住,往上一掰。然后在吴豫杀猪一样的惨叫声中,轻描淡写地回了他五个字:“你给我等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