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终于有粉丝名了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终于有粉丝名了


谢亦怔全球粉丝后援会,以一篇公告给了谢亦怔答复。不是就地解散的公告,是一个关于粉丝名就此确定的公告——

“经后援会全体讨论决定,谢亦怔粉丝从今日起,定名为‘猫尾巴’。

众所周知,猫尾巴有他自己的想法。虽然大多时候都与猫猫同心合意,同步着猫猫的喜怒哀乐,却是独立于猫猫的存在,不会什么都听猫猫的。

猫尾巴很有用,可以帮猫猫维系平衡、探查情况、驱赶蚊虫、传达情绪、保暖护体,还可以变成逗猫棒,逗猫猫玩。

虽然猫猫总是一不小心就忘记猫尾巴其实是自己的一部分,有时还会傻乎乎地上演‘追尾’大戏,扑咬自己的尾巴。但猫猫也比谁都看重自己的尾巴,任何敢踩猫尾巴的人,都一定会被猫猫挠花脸。

猫尾巴在这里单方面宣布:猫尾巴本就是猫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猫尾巴永远跟着猫猫。

ps如果猫尾巴的传说是真的,希望我们可以给谢猫猫添上无数条命,护佑他快活一生,长命百岁。”

谢亦怔呆呆地看着后援会公告,仿佛真的感受到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自屏幕中伸出,软乎乎地抽在自己脸上,糊了自己一脸。

“真是……好嚣张的猫尾巴。”谢猫猫像是忽然发现有人把手覆上了自己的爪爪,飞快地把爪爪抽了出来:“还想逗猫玩,还说我傻乎乎,反了天了你们。”

猫爪翻飞,回复后援会:“看在你们诚心诚意要给我当小尾巴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地收留你们吧。”

看着小尾巴们飞速凑过来,在猫爪下各种打滚卖萌,谢亦怔嘴角高高扬起:这才对嘛,猫爪永远在上!

网民们没想到自己今天不光见证了何谓“连八百营销号都洗不白的爱豆”,还能见证何谓“连爱豆自己都赶不走的粉丝”。真是,自打娱乐圈来了个谢亦怔,什么姿势新奇的瓜都有了。

……

虽然外界被谢亦怔这一出搞得人喊马嘶,但选秀基地内部,却还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录制工作。没办法,之前为了调走谢亦怔耽搁了太多活儿,而演艺力考核环节的票数统计结果也已经出来一天有余,哪怕知道今天不是个好日子,节目组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录淘汰环节。

这个环节,由任奢导师单独主持。节目组本以为,录制现场搞不好会打起来,毕竟不光吴豫和任奢倒霉,好几个出自捷足的选手,也是被谢亦怔坑得一脸血。

没想到,这几个被株连的选手,虽然候场时聚在任奢身边嘀嘀咕咕,很是愤怒焦虑的样子,但一见谢亦怔来了,却跟一窝耗子见了猫似的飞快跑走,别说去找谢亦怔算账了,看那架势,简直恨不能躲到桌底下去。

节目组不懂,这一天,倒霉催的渣男选手们不约而同的领悟了一个道理——不要惹谢亦怔,会变得不幸。不要放任身边的人去惹谢亦怔,会跟着变得不幸。

连任奢本人都选择了假装没看到谢亦怔了事。唯有吴豫,在见到谢亦怔的时候依旧是一脸“你给我等着”的反派样,没有太堕他吴大公子往日的威风。

在节目组的招呼下,大家分组坐定,看大屏幕公示各组短片的成绩。

《选秀精华录》的票数自然是一骑绝尘,哪怕有“黑科技”暗中分票,依旧凭借无可匹敌的骚气被观众们捧上了第一的宝座,还是票数超第二名两倍那种。

单志业甚至惊喜地叫出声来:“哇,有这么多票分到我们头上,看来是不用担心被淘汰啦!”

何童就低调很多,他只是冲着谢亦怔露出两个酒窝:“谢队,我下期还当你队友行不行?”

奇凡闻言附和:“我也是,整个节目里,我只认你一个队长。哪怕你不做队长了,我也是你永远的队友。”

单志业紧接着附和道:“嗯嗯,我也是你永远的cp。”

谢亦怔故作无奈口气嚣张:“看在你们诚心诚意要给我当小弟的份儿上,我就也勉为其难地收下你们好了。”

单志业一把揽住了谢亦怔的脖子,将人扯得东倒西歪:“你管谁叫小弟呢?”

奇凡趁机伸手撸了一把谢亦怔软乎乎的头毛:“虽然认你当队长,但猫猫你也不要太嚣张啊。”说完伸手又揉了一把……难怪莫导师逮到机会就要揉猫脑袋,手感太好了,简直上瘾。

何童在一旁看得心痒痒,也忍不住抬起了试探的小胖手。

谢亦怔赶紧一个缩身,挣脱了单志业的禁锢,捂着脑袋抗议:“再动手动脚,我就把你们这帮犯上作乱的家伙踢出队伍!”

就在此时,一声播报像是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将几人的笑闹声瞬间砸沉碾碎——

“……第三十一名,何童,淘汰!”

谢亦怔几人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导演组的方向。

“怎么可能!”谢亦怔陡然起身:“何童的票数怎么可能在三十一名,且不说《选秀精华录》的票数加成,单看他一人分饰两角的精彩表现,个人票数也不可能低。”

节目组居然难得的愿意给出解释:“很遗憾,短片给的票数加成虽高,但观众们的对小组个人的投票,主要集中在你和奇凡身上。

“或许正因为何童一人分饰两角过于成功,观众们才没能及时发现这一枚璞玉,就算后来知道了他有多么出色,再想投票,却也没机会了。

“而且,按照规则,大家的分数由导师打分,作品分,以及个人得票组成。何童前期的个人票数确实偏低,就算有了这一期的累加,也终究是惜败于第三十一名。”

谢亦怔压根没有去听节目组的鬼话,他只狠狠地看向了任奢。任奢却是假作未见一般,埋头去翻手上的流程表。

谢亦怔又看向吴豫,吴豫回以挑衅的一笑,并无声地做出三个字的口型,那三个字是——“你的错!”

一只手忽而搭上了谢亦怔的肩膀,谢亦怔扭过头,却见何童嘴角依旧挂着两个酒窝,他说:“别介意,没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以谢亦怔的头脑,自然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一切。

“我把吴豫坑到这种地步,还暗示了任奢是才是那个祸端。无论是任奢还是捷足公司,只要还想维持和无际影业的关系,就必须尽快做出行动以表态,以安抚。捷足的大股东江仁庆本就是制作人,要改票数并不困难。他们动不了我,索性就让你因我而淘汰,惩一儆百,让所有学员都看清楚和我站在一起的下场。如果不是我……”

何童拍拍他的肩,阻止了他的未尽之言:“那你还记得,当任奢拿淘汰要挟我的时候,我是怎么说的吗?”

谢亦怔哑然,却依旧是梗着脖子,瞪圆眼睛,满心不甘的模样。

何童抬手,揉了揉谢亦怔的头毛。谢亦怔也一反常态的没有抵抗,乖乖任撸。

“手感果然很好啊!”何童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眉眼弯弯:“这样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说完,何童收回手,转身向舞台走去。在谢亦怔和何童说话的这会儿,节目组已经公布完了八位淘汰学员,并召唤他们上台去说临别感言。此刻,七人已经在台上集齐,只等何童。

奇凡接替何童揽住了谢亦怔,谢亦怔挣扎了一下想要躲开,却被奇凡更加用力地扣住了肩膀。

“你们何必……”谢亦怔话没说完,喉咙就被胸腔里溢出的鼓胀暖流哽住,再难发出声音。

“坐下来吧,何童要说临别感言了。”

谢亦怔被奇凡拽着重新坐回位置上,遥遥注视着何童拿起话筒,张开嘴巴……

“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乱录制流程。”

谢亦怔猛地循声望去,正对上莫闲那一双恍如天上日,又如水底日的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