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外挂玩家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外挂玩家


似是察觉到了谢亦怔的目光的温度,正在与人说话的莫闲竟是扭头看了过来,见谢亦怔攒眉蹙额,微微一讶后,便抬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谢亦怔,示意他稍等一会儿,待他应付完眼前人就过来。

谢亦怔微微颔首,扭头看向自己两位队友,却见他们一个暗藏愠怒地低头不语,一个神色恹恹地垂脸沉思,都没注意到自己这边和莫闲的互动。

谢亦怔一手揽住一个人,低声道:“抱歉,又拖累你们了。”

“队长,你真要按节目组说的……”奇凡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他固然愿意帮谢亦怔,但他真的不愿再经历一次明明是自己在唱歌,灯光却尽数聚集在他人身上的无力感了。

“怎么可能!”谢亦怔拍了拍奇凡的肩:“我又不是傻的!节目组玩儿这一出,那就是挖坑给我跳呢。信不信我前脚公演完毕,下一秒我假唱的丑闻就会传得全网皆知。更何况我之前还对此开过的嘲讽,若坐实了色仁行违,保证身败名裂,死的比吴渣男还难看。”

奇凡一口气松到半截又提了起来:“那我们怎么表演?说不准节目组的目的就是要借此逼得你只能当个背景板。”

“他们的算计,有一个基础,那就是我谢亦怔唱不了这个。”谢亦怔撇嘴嗤笑:“但他们怎么就那么肯定我唱不了呢?”

“声乐导师那里,应该能对你的嗓音条件做出准确评估吧?”奇凡诧异:“你之前总不至于还藏拙了?”

谢亦怔笑而不语。

奇凡正想再问,就见莫闲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奇凡看看谢亦怔又看看莫闲,非常识趣地表示:“我和单志业先走了。”说着就拖着单志业离开了现场。

“之前看你表情不对,怎么,抽到的歌有问题?”莫闲率先开口。

谢亦怔扫了眼在不远处朝这边偷瞄的工作人员:“你现在来单独关照我,都不带遮掩了吗?”

“我都带人来给你撑腰了,还有什么遮掩的必要?”莫闲失笑。

莫闲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谢亦怔的表情立马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我还是先和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吧……”

莫闲随着谢亦怔的叙述,面色越来越沉,再开口时,已是难掩歉疚。

“抱歉,我本来想的是,江仁庆之所以敢这么搅风搅雨,不过是仗着制作人身份,在节目组里足以一手遮天。只要让你被更高层的平台方看到,对他多少也算有所扼制,没想到却是自作聪明给你帮了倒忙,对不住。”

“你有什么可对不住我的啊!”谢亦怔跟莫闲说这个,纯属吐槽,本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眼下看到莫闲跟自己一本正经的道歉,简直全身都不自在。

“要论起来也是我失算再先,之前任奢来我宿舍挑衅的时候,我拿苟华士威胁过他一回。那会儿,我看他对这个还挺忌惮,于是认定他不敢再在我跟前蹦跶,这才直接发文和吴豫撕破脸。没想到,他居然还是替吴豫出头了,我这才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居然还有这么一出,这倒是解释了一些事。”莫闲若有所思道:“我想你有必要知道一下这个——今天下午,苟华士出事了,他从楼梯扶手上直接翻了出去,摔到下一层的阶梯上受了重伤,眼下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事实上,要不是我安排的人及时拉了他一把,他没准就因为脑袋磕在台阶上,当场死亡了。”

谢亦怔悚然而惊,旋即了然:“难怪今天晚上任奢是那么个态度,明明都冲我再度下手了,对着我却是一种偏于回避的态度。呵呵,如果苟华士不是重伤而是死亡,恐怕他就是另一副嘴脸了吧。”

“回头等苟华士清醒过来,你要不要和他见一面?”莫闲提议:“以你的手腕,若能掌握住任奢以及捷足高层的把柄,想必会有无数种办法逼得他们彻底滚出你的视野。”

“行啊,等苟华士醒了……”谢亦怔正点着头,忽觉不对:“你……知道了?”

莫闲望进谢亦怔那瞪得溜圆的大眼睛里:“自家剧组忽然多了一大笔投资,你以为我会连查都不查一下吗?发现你乍然暴富,我自然就要好好查查,与你暴富发生在同一期间的苟华士进监狱是怎么一回事了。在和苟华士私下聊过后,我才知道,原来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竟是做出了那么多惊人的大事。”

那层一直隔在两人间的纱帘被莫闲干脆利落地一把扯下,坐在帐中的谢亦怔这才惊觉,自己那心狠手毒、不择生冷的真实面目已然暴露于人前。

谢亦怔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有些戳破假面的难堪,又有些不必再竭力维持形象的释然。

“知道了这些,你就没什么想当面问我的吗?”他不信,莫闲在知道了自己全然不如他所以为的那样清白正直后,会一点芥蒂都无。

“我当然有很多想问你的。”

莫闲抬手揉了把谢亦怔头顶的呆毛,声音如他手上的动作一般轻柔——

“我想问,谢亦怔,你一直都是一个人战斗,一个人挣扎,不累吗?

“我想问,那个时候,你告别马夜草,孤身踏入会议室拿命去搏一线生机时,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我想问,事到如今,你若再遇困境,能否分我一点信任,不要再一个人硬撑,不要连一个伸手帮你的机会都吝于给我,好不好?”

当失了那层纱帘阻碍,帐外人也无需再避忌,终于可以将自己那一直压在心中的话,直白地呈现在帐中人眼前。

谢亦怔预设了千万个或暗藏失望、或略含指责的问题,却唯独没有算到,等着自己的,竟是一片全然接受的温柔海洋。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谢亦怔真的不明白,纵然莫闲一次又一次对自己另眼相待,一次又一次对自己大加赞赏,一次又一次对自己伸出援手,这个问题却始终盘旋在心底,不曾落地。

莫闲看着谢亦怔此刻仰头望向自己的模样,像是看到了一只忽然被人捡回家的小野猫,面对着温暖松软的猫窝,和满满当当的小鱼干,却踟蹰着缩在门边,不肯迈步。

“当然是因为你值得。”莫闲说得真挚又笃定。

“不值得的……”

谢亦怔垂下眼,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冲动,伪饰的纱帘既已扯了大半,那索性把剩下的那点也撕扯干净,让这个执意闯入帐内的人彻底看个清楚!去留由他,但起码他谢亦怔,无愧于心。

“你还不知道吧,当初你在香满路的东口撞到的那个人……”

“我知道是你。”莫闲飞快地抢过话头。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是在大庭广众下找谢亦怔说话了,因为现在他真的很想抱抱眼前这只小猫,亲亲他的额头,让他别再这样故作平静地看着自己,声音却难以自控地发着颤,仿佛随时准备着迎接自己弃他而去的命运。

“我不光知道是你,我还知道你是为了救小动物才被我撞到的。我只是不明白你干嘛非要装成一个坏人。”

一直笼在心底的阴影豁然消散,谢亦怔整个人都为之一轻,但旋即升起疑惑:“你怎么会知道……”

谢亦怔敢拿自己十多年的生存经验保证,自己那时候的动作,绝对不可能被汽车摄像头拍到。

莫闲没忍住,又撸了猫脑袋一下:“因为我在车的其他地方,也装了隐蔽的摄像头啊。”

想到以往的种种竭力遮掩与纠结心思,谢亦怔几乎炸毛:“所以你一直都知道……”

莫闲摇摇头:“那倒没有,毕竟那时候你一脸血根本看不清五官。我怀疑过你就是谭迁,但后来又打消了这个猜测。直到你那次从升降台摔下去,身上的擦伤却在出院后,很快恢复到不留半点痕迹时,我才再一次捡起了这个猜想。

“可惜我那次不过借机试探了两句,你就反应激烈……于是我就没敢再问。毕竟论起来,你并未亏欠过我,反倒是我要多谢你,愿意冒险告知我司机和花千树会所勾结的事。”

谢亦怔叹息一声,神色复杂:“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完了……枉我还一直为此纠结,想着当初若是能以另外一种方式相识就好了。”

“怎么会?我一直觉得,我们的相逢,一切都刚刚好。你看,我们于鱼龙城共处,香满路相识,花千树结缘,岂不是正应了那首诗——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出自辛弃疾《青玉案》)

有的人,自觉两人间已推襟送抱,再无阻隔,于是便得寸进尺地想要往帐中人的塌上爬了。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你觉得呢?”莫闲放软了声音,那泛滥成灾的温柔几乎要将谢亦怔拖入他执掌的海洋里直接溺毙。

这是告白吧?这是告白没错了吧!谢亦怔一直以为莫闲这片海是要渡自己,没想到竟是要泡自己。

“你既然都知道我的种种手段了,怎么还会看上我?”

莫闲笑了:“猫猫,你是不是把我想得太好了点。我虽然看似璞玉浑金,但其实也是会在车上隐蔽地方额外安装摄像头,在经纪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清查账目,还暗中安排人盯着苟华士以作后手的人呀。”

对啊!谢亦怔瞬间醒悟。以自己的敏锐都被眼前这人给蒙了那么长时间,那这家伙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是个令人自惭形秽单纯好人吧?

谢亦怔退开两步,心底生出一点点小警惕,唯恐自己被这个切开黑的两脚猿哄晕了,直接叼回窝吃掉。

看到猫猫竖起飞机耳,一副试图藏到角落去的模样,莫闲无奈摇头:“我以为我们早有默契,结果你竟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算了,不逼你。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帮你解决掉公演舞台的麻烦。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地方吗?放心,滴水之恩,不会要你以身相许作为报答的。”

以身相许?以身相许!谢亦怔再度退后两步,半个身子都隐在立柱后头,以一副暗中观察的模样道:“暂时不用,我已经有思路了。如果节目组不识相,我再联系你。”

说完不等回复,猫猫就一溜烟地跑路了,今天这场对话的信息量太大,他得好好消化一下。当然,在消化之前,他得把正事做了——

“系统,我想对嗓子进行优化,应该可以吧?”

节目组自以为得计,但却不知道谢亦怔其实是一个氪金玩家,只要氪金,就会变强。音域不够广算什么麻烦?分分钟搞一个歌唱家的喉咙出来,帮你开眼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