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仇人见面不相识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仇人见面不相识


奇凡当即就气笑了:“既然知道缺德就不要这么干了呀。”

“奇凡,单志业,你们最近多了很多粉丝吧?”谢亦怔忽然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显然不想就综艺的事多谈。

说起这个,单志业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多亏了你为我设计的水中舞,我现在总算是能在那一群反向祈祷的人里头,看到几个真粉了。”

说起粉丝,奇凡也不由得弯了弯嘴角:“第二次公演之后,粉丝就一直在涨,最近我家粉丝还找出了之前造谣我刷票的来源,没想到竟然是屠旧故意透话出去,暗示的粉丝。

“小姑娘一个个的,凶得很,直接去血洗了屠旧的广场,甚至还把‘涛声依旧’那群cp粉也给引了出来,还是程陶深主动安抚粉丝,才没让事情越闹越大。”

(广场:粉圈术语,指在微博上检索某个明星后,显示出的界面内容。可以通过发带关于明星大名单微博,来实现对广场内容的控制,美化就是洗广场,丑化就是屠广场。)

“粉丝们携手守护一个人的姿态,向来动人。”谢亦怔看着两人,忽而低叹一声:“可是,携手守护一个幻影的姿态,却也很悲哀啊。”

奇凡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单志业却是为谢亦怔的言下之意,打了个寒战。他严肃开口道:“你不会又要玩一出为粉丝揭露渣男的把戏吧。提醒你一句,断人前途,犹如杀人父母。惹下吴豫这个仇家,还不够你警醒的吗?”

谢亦怔失笑摇头:“怎么会!我不管搞谁都是出于个人利益,什么时候是为了粉丝了?”

单志业才不信:“要不是为了你那群被水军欺负得嗷嗷叫的猫尾巴,你平白无故地去找吴豫死掐是为什么?嫌自己星途太平坦,嫌自己仇家不够多,不够强?”

谢亦怔心说:我上次收拾吴豫或许确实是为了粉丝,这一次我找事,也确实因为嫌自己的仇家不够多……

自之前公演舞台之后,谢亦怔就有了一个模模糊糊的猜想。他想要冒一把险,试试能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但是为了不把自己作死,必须先搞到足够的厌恶值作为保障。而某些羊,一直在自己眼前反复蹦达,不薅白不薅。

但是这样的理由是注定不可能诉诸于口的,谢亦怔只能勉强透些说得过去的口风:“别劝了,我和吴豫掐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了。要是不趁着这次综艺的时候把他送走,那等到最后决赛成团,大家成为队友,那才叫遗祸无穷。”

“要我说,你当初完全没必要为了粉丝跟吴豫斗气。粉丝被骂就被骂呗,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你管他们呢。居然为了粉丝得罪圈中大佬,是不是傻。”单志业这话似乎憋在心里很久了,哪怕话说到一半,谢亦怔就面露不快,他也依旧倔强地把想说的话吐了个干净。

谢亦怔看进单志业眼底:“我一直不太明白这一点:为什么这圈里的大多数人,都理所当然地把粉丝当做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粉丝们之所以会被利用不是因为他们愚蠢、他们活该,而是因为他们真情实感地相信着、喜爱着某人不是吗。”

单志业不以为意地道:“因为粉丝自己心里也清楚,所谓的爱豆就是一场人设营销的游戏啊。大家逢场作戏,爱豆表演一番感恩与荣幸,粉丝表演一番追捧与热爱,有什么真情实感的必要。”

谢亦怔听得皱眉:“摸摸自己的心口,那些为你而来的粉丝,真的都只是逢场作戏吗?”

单志业却是忽而暴躁起来:“怎么不是?当初我做广播剧cv的时候,一个个粉丝嗷嗷叫着夸我苏,要我露脸,说不管我长得怎么样,他们都会永远爱我,结果呢?一看到我的真实长相,就全都变了脸,跑得比谁都快。“

谢亦怔想到单志业之前随口提起因削骨手术受的罪,不由沉默了一会儿,才再度开口:“可是,总还是会有人不在乎你的真实长相,一如既往地喜欢你吧?”

“我怎么知道?反正露脸当天掉了一半粉之后,我就直接退圈了。谢亦怔,身为过来人我话就放在这里。别以为现在你众星捧月,粉丝无数,就真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了。这都是泡沫,只要你有点什么丑闻传出来,这些轻飘飘的泡沫,立马就会破碎,说不定还会反过来溅你一脸的水。好自为之吧。”单志业说完转身就走。

奇凡也没想到聊着聊着,这俩人居然就聊崩了,左右为难地干笑两声,试图打个圆场:“他也是担心你。单志业私底下跟我说过,他其实蛮担心你这种过于认真心态的,太把粉丝当回事,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我知道。”谢亦怔望着单志业离去的背影,抱歉地笑笑,言语却不带半点妥协:“但做一个讨厌鬼,从来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为任何人。粉丝反倒是受我拖累居多,谁都可以觉得猫尾巴被骂理所当然,唯我不行。”

……

综艺比拼这个环节管的并不严,允许学员们离开基地进行录制,甚至可以一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不带,只要最后能拿出成品就ok。而这也就大大方便了一些交易的当面协商。

目前节目里只剩下前20强,也正是到了各家背后势力,开始商量着要如何给节目组交赞助费,如何进行资源置换,决定最后出道位的时候了。托谢亦怔锲而不舍搞事的福,《点燃星光》每个学员都被连带着大大地出了圈,拥有了不低的知名度,也难得的拥有了一些话语权。

故而趁此机会,有圈中大佬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各位学员与其背后势力前往参与,当然这些学员里面不包含谢亦怔,以及与他关系好的一些学员。这位圈中大佬正是吴豫他爹吴占吉,更妙的是,代表节目组来谈的是制作人江仁庆,代表导师参与其间从中说和的则是任奢。

娱乐圈向来是一个分派系的地方,而以将江仁庆为代表的捷足派系,无疑想要借无极影业的势,在点燃星光播放完之后,也依旧牢牢抓住这一份流量红利,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而这也是任奢公演时,死活要给谢亦怔找不痛快的原因所在。

邀请之事做得很隐秘,谢亦怔本不该知道这些的。然而不巧,捷足公司埋伏着一位谢亦怔的熟人——安井。安井一直都念着谢亦怔替自己背下曝光王厉这个黑锅的情,所以在听到这个事儿的第一时间就将消息告知了谢亦怔,谢亦怔也在听到这个事儿的第一时间,就将这场宴会上的所有人都列为了本次薅羊毛的目标。

别看有的人之前还一副对女装避之不及的样子,但为了能够赚到大笔的厌恶值,某些人那也是女装说换就换,不光换了,还将自己捯饬得格外漂亮。微微卷曲的黑色长发披散开来,唇上抹了夺目的正红,与明明包裹严实、却将傲人曲线尽数勾勒的丝绸旗袍相得益彰。

以防被人认出,谢亦怔还丧心病狂地借系统的力量,改变了自己的一些五官特征。当然为了回头综艺播放时可以解释得过去,改变范围也控制在了特效化妆可以达到的地步以内。

于是,宴会当晚,拿出一整个楼层举办自助晚宴的酒店里迎来了一位桃夭柳媚的大美人。

该怎么形容,众人看到“她”踏入宴会场的感觉呢?比烟花于夜空中夺目绽放,多出一丝神秘;比玫瑰斜倚于水晶瓶内,多出一丝热烈;比烛顶灼灼燃烧的火焰,多出一□□惑;比风中飘摇的朱红发带,又多出一丝难以捉摸。

门口的迎宾甚至没有问她要邀请函,因为那张脸就是最好的通行证。若这样的美人被拒之门外,那绝不是这位美人的损失,而是在场所有男人的遗憾。

没有人能想到,这位旗袍美人的皮囊之下,会藏着谢亦怔这个行走的炮台。连吴占吉这个因为儿子被欺负,而对谢亦怔恨之入骨的家伙也不能。因为作为此间的主人,他已经第一时间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并且以一种正常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对某人露出的殷勤之姿,微微躬身,自我介绍道——

“小姐你好,我是吴占吉,无极影业的董事长,也是这次晚宴的举办者。看您有些眼生,不知是哪个公司的艺人啊,怎么一个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