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犀利狡猾又缺德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犀利狡猾又缺德


熟悉的厌恶值提示声响起。几位帅哥学员的脸色也变得格外难看起来。

对于这一届的所有学员而言,谢亦怔都是个心理阴影。不管粉丝涨了多少,知名度提了多高,每一次随着他们的身份被认出来,紧随其后的问题始终都是谢亦怔在吗?搞得他们的存在价值仿佛就是去给谢亦怔当门童。

“想也知道,吴总不可能请谢亦怔那种人来吧?”学员之一,屠旧冲着大美人翻了个白眼,在价值千金的男子自尊面前,再美也是要挨怼的。

“为什么不请呢?请过来让他见识一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不好吗?”谢亦怔这话一出,几个位学员顿时眉头一松,再度露出笑模样来!

“难怪你会问他在不在?毕竟你们女孩子一说起晚宴,总是难免会想起艳压呀,撕逼呀,陷害报复呀,这些不入流的小把戏。这场晚宴可远比你所想的要意义重大,谢亦怔那种人可没有参与的资格。”依旧是屠旧这货在哔哔。

“一场晚宴而已,意义能有多重大呀?”谢亦怔在来之前就从安井那里得到了这场晚宴的相关信息,哪里会不知道晚宴的意义所在,不过有些话总是要交给别人来说才更有效果。

该死的男性自尊可不允许自己被眼前的大美人质疑,屠旧当即卖弄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不过反正我现在有空,就姑且给你解释一下吧。

“《点燃星光》最后的成团学员是要签给平台方两年的,也就是说出道学员们创造出的大部分价值,都会归平台方。最初各家公司都没想到,在选秀节目早没了新鲜感的现在,《点燃星光》还能火成这样,所以让利比较多。但现在若还按照之前的协定来进行利益分成,那损失未免就太大了些。

“而这场晚宴就是为了让各公司和我们这些预定要出道学员们携起手来,定下协议,共同向平台方表态施压,以求一个更加公平互利的结果。”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不怀好意的大美人故作不信:“你唬我的吧,节目的制作人江仁庆也参加了咱们这个晚宴,能由着你们这么闹?”

“唉,跟你们女人解释起来就是费劲。”嘴巴上虽是这么抱怨着,看屠旧那好为人师的姿态,却是一点都不介意再多说一些。

然而屠旧还没开口,就被另外一位签在捷足公司下的学员抢了话头。男人啊,你的名字就叫卖弄!

学员冲着美人微微扬眉,凑上来压低声音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江大制作根本的利益所在可不是荣乐平台,而是在我们捷足公司。按照原本的协定,在出道后,荣乐平台是会把出道团交给我们公司进行运营的,所以我们公司才会送那么多学员来参与这档节目。

“可现在被谢亦怔那个搅屎棍一掺合,我们公司原本定好的出道艺人都快被淘汰干净了不说,平台方也隐隐有了要为了谢亦怔换个运营公司的意思。身为制作人,节目再火,钱到不了自己手上,又有什么意义?你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谢亦怔疯狂点头,很好,现在江仁庆也被拖下水了。真是我的好队友,会说你就多说点。

屠旧却是不高兴了,小声指责那位捷足叛徒:“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呵,就准你说不准我说?”捷足叛徒压根儿没给他面子。

一旦有美女围观,男士们竞争意识总是格外强大,这可悲的雄性本能啊。

谢亦怔撩了撩散落到唇边的卷曲发丝,再度为自己打扮成大美女的英明决策,鼓了个掌。虽然一直觉得红颜祸水这个说法有失公允,不过他谢亦怔做红颜,那必是要当个祸水的。

“哇,你们都知道的好多哦。”美人眨巴着那双电力十足的眼,语气里还可耻地带上了一些小崇拜:“不像我,好多地方都想不明白。这会儿我还在疑惑,为什么吴总办的晚宴,却没看到吴豫的身影呢?”

这时,又是另外一位学员抢了话头:“这个倒没有什么隐秘可言,吴豫是因为忙于拍综艺,才没过来参加晚宴,听说他要跑好几个地方,时间有些紧张。”

“你过来不会就是为了问吴豫的吧?”屠旧这位吴豫的一号狗腿看来也没少给吴豫当门童。

美人娇娇怯怯地解释:“最近吴豫那事儿不是闹得挺大吗?我就是有点好奇他本人是个什么样子。”

别看这些学员平日里和吴豫都是称兄道弟,一见如故的样子。一听到美人是因为丑闻才对某人感兴趣,还是止不住暗搓搓地高兴,控制住不要幸灾乐祸地笑出声来,已是他们给吴豫最后的体面。

“真实情况其实也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不堪。”屠旧这位好狗腿。主动替吴豫解释道:“那些女人都是自己贴上来的,又算不上什么正经的女朋友。吴公子在女人这种事上还是很大方的,只是那些女的贪得无厌、不知分寸,才会闹出那么多事儿来。”

谢亦怔实在不愿意附和这样的鬼话,索性闭口不言。

屠旧却是越说越起劲:“别说吴公子,就算是我,也老有女粉丝哭着求着想要跟我发生点什么。又是发照片,又是送礼物,随便对那些梦女笑笑,或者回个消息什么的,一个个的就端起了正牌女朋友的架子,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捷足叛徒在一旁跟着吐苦水:“唉,如果只是被那些漂亮姑娘们围着还好说。你是不知道,有些胖妞和丑女居然还好意思,当着我们的面喊我们老公。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长相。”

又一位学员跟着吐槽:“可不是么,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敢以女友粉自居。上次我跟个白富美说谢谢她的礼物,有个坦克居然以为我说的是她。她也不想想自己送的什么,手工饼干。咱们这些□□豆的,谁会把来源不明的食物往嘴里塞啊?”

眼前的场景眼见着就变成了一场抱怨(炫耀)大会。这些男爱豆们一个接着一个抱怨自己被女粉丝们的围追堵截、自荐枕席搞得不胜其烦的“痛苦”经历。仿佛没了这些经历,自己就不算是个真正的当红爱豆了一般。

谢亦怔就抱着手臂,静静地看他们表演。

这些辣鸡们的言语并不让谢亦怔感到意外。他在母亲身边和直播间里,见过太多这类男人了。他们嘴里常常会聊起女人,仿佛有多喜欢女人似的。事实上,他们从没有把女性当作人来爱,他们喜欢的只是通过任意操纵和践踏女性,彰显出的个人能力而已。

而进了这个圈子之后,这种男人更是遍地都是。爱豆这类总是被粉丝惯着宠着吹捧着的人,往往也是最容易丑态毕露的人。单志业问他为什么要为粉丝得罪圈里人,真的不为什么,他谢亦怔就是单纯被丑到了而已!不让这些丑人滚出自己的视野,念头实在是不通达。

大概是觉得“自己有很多女人可搞”这点,是件分外值得骄傲的事。这群学员在踩着粉丝立完人设之后,竟还恬不知耻地转过头来问美人儿的感想。

“你说这些女友粉是不是很烦?”

大美人微微一笑:“我倒是觉得,你们应该很快就不会再为粉丝的事烦恼了。”因为你们快就不会再有粉丝了。

说完,谢亦怔转身离开,他已经不想再和这群辣鸡玩意儿呼吸同一块地方的空气了。

谢亦怔前脚找借口溜出了晚宴,后脚就把视频发给了花总。花总在电话那头踹椅子的声音,隔着手机都嫌刺耳。

“江仁庆打得好算盘,这会儿把出道位定好,到时候平台签下的艺人,十个里九个都是他江仁庆的走狗,要是集体闹起来,说不得我还真得让步。”

“可不是吗?”谢亦怔一副义愤填膺的口吻:“所以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乔装打扮混进去了。花总您这么照顾我,我可不能眼看着他们把您当傻子糊弄。”

花总可不认为谢亦怔是什么知恩图报的乖孩子,却还是点头道:“行,我承你这个情。”

“花总,我有个主意,可以让他们这算盘落空。”天使面庞的大美人发出恶魔的低语:“任奢和这几个学员的精彩言论,您也看到了,不如干脆把这些东西,作为我本期的综艺比拼内容放出去。既能给咱们节目赚一大波热度,还可以把这些白眼狼全部淘汰出去。捷足公司他们不是嫌利益分配不公吗?那就让他们带着自己的艺人直接单飞不就好了嘛。”

花总那头陷入了可疑的沉默,好半天,谢亦怔才隐隐听到一句花总发出一句不像回复的声音——

“你到底看上谢亦怔什么了?这种一旦结仇就往死里折腾对手的小气鬼你也敢肖想,是嫌自己活得太舒坦了吗?!你还好意思叫我多给谢亦怔一点尊重,就这样的凶残人物,我哪敢不尊重?”

“呃……我听到了哦。”谢亦怔弱弱提醒。

花总倒也不尴尬,反而发了个视频邀请过来。

谢亦怔接通视频,不光看到了花总,还看到了一张把花总衬得格外平凡的帅哥脸——为什么哪儿都有你啊?莫闲。

此刻,花总那头也看到了谢亦怔今夜这张绝世妖姬的脸。

莫闲跟个呆头鹅一样,盯着谢亦怔直接傻在了那里,花总倒是感叹出声:“原来是色令智昏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