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令人意外的过往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令人意外的过往


最初网络上的舆论,似乎都在朝着对于谢亦怔有利的方向发展。一方面夸他是娱乐圈难得的名校生、大学霸;一方面又赞他三观正,一路走来都在打抱不平、伸张正义。

那吹捧劲儿就跟谢亦怔自己花钱找水军,狠炒了自己一波似的。也确实有别家粉丝因此开嘲,说谢亦怔前脚把自己的竞争对手都踢走,后脚就踏着他们的尸骨吹嘘自己,吃相太过难看。

就在网友们被“谢亦怔”一天一热搜疯狂吹自己的架势,搞得有点儿逆反的时候。网上忽然爆出了一个大新闻——学信网上竟然查不到谢亦怔的高中学籍!而入学的当年的考生里,也没有谢亦怔这么个名字!

之前谢亦怔名校毕业生的身份,炒得有多么火热,现在这个新闻反转起来就有多么惊人。一个没有高中学籍的人,也就是一个连高中都没有读的人,且没有经历高考,是怎么上的名校?凭什么上名校!

再联系谢亦怔那一贯表现出的谁都敢惹的嚣张态度,舆论自然而然的就转向了——这家伙身后肯定有个大靠山,不光能保着他在娱乐圈里面横冲直撞,甚至还可以让他这样一个连高中都没上的人,免考进入国内一流的大学。再加上之前“谢亦怔”一直在吹自己的学霸人设,丑闻一曝就更是令人反感作呕。

教育资源两极分化向来都是整个社会的痛点,这一波“爱豆仅初中毕业,却能就读一流名校”的丑闻很快就越闹越大。一些不关注娱乐圈的人也纷纷对此表示愤慨,并要求严查谢亦怔名校大学生的身份之后,到底藏着什么徇私舞弊的龌龊事件。

下到猫尾巴上至花总也纷纷催促谢亦怔赶紧发个澄清。谢亦怔当然不是没法澄清,他只是看着那些汹涌而来的厌恶值,难免有点舍不得,一天就净流入上千万,而且随着丑闻扩散,每天的净流入还在不断往上暴涨,不是他不明白事情拖得越久澄清效果越差,但网友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谢亦怔的仇家显然比谢亦怔更关心舆论的时效问题,他们也是在想顺着学籍去查谢亦怔的高中初中,以便挖掘丑闻的时候,才意外发现的这个事儿。其中是否涉及徇私舞弊,他们自己心里也是没底的。所以趁着谢亦怔尚处于人人喊打的不利境地之时、他们又火速放出了一个大丑闻——

他们曝光了谢亦怔进过整容医院的事儿,拿出了他在整容医院的住院证明。

谢亦怔有很大一部分粉丝都是冲着他的脸来的,甚至还有不知是否为披皮的猫尾巴喊出过“学历是假的也没关系,脸是真的就行。”这样的口号。现在发现脸也有可能是假的,大批粉丝越发动摇,之所以没有立刻脱粉,不过是念在曾喜欢过的份上,愿意等一个澄清,给谢亦怔一个解释的机会而已。

而自整容丑闻出来后,谢亦怔的厌恶值每日净流入量,直接翻了一番。眼看着自己的厌恶值,在仇人们的不懈努力之下,即将突破2亿大关。谢亦怔每天都要用尽全身演技,才能维持住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免得一不留神笑出声来被别人视为被气出了精神病。

谢亦怔不在乎自己多挨两天骂,教育部却不可能像正主一样躺平当咸鱼,任由负面舆论不断发酵。于是,在谢亦怔这个正主还在喜滋滋挨骂之时,教育部先给出了澄清,此时,距离丑闻爆发仅过去四天——

“教育部注意到近日网络上对公众艺人谢某考入古都大学是否合理合法一事提出了疑问,我部及时责成当地教育厅展开了调查行动,现将调查结果公式如下——

谢姓同学xxxx年,是以社会考生的身份,到当地的教育局高考招生办进行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报名。按照我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实施办法》规定,只要为我国守法公民,身体健康,且具有高级中等教育学校毕业或具有同等学力,均可以社会考生身份报名参与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

谢姓同学虽无高中学籍,但其于xxxx年,以曾用名‘谢一’,按照规定进行了面向全社会的,全省普通高中学生学业水平测试,并顺利通过,可视为具有高级中等教育学校同等学历。完全符合报考条件。依据《关于做好普通高校招生报名工作的通知》等文件的规定,社会考生和高三毕业的学生享受同等的报考待遇,在录取时也享受同等的录取权益。

谢姓同学xxxx年,以‘谢一’这一曾用名,通过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以高于古都大学当年录取分数线52分的成绩,被古都大学图书情报学专业录取,合理合法,并不存在任何违规行为。

感谢大家对招生及高考报名工作的关注,教育部也将持续加强监督和管理,确保招生考试工作的公平公正。”

广大网友被教育部科普了一发什么叫社会考生,又去查了下“谢一”名下的种种成绩,总算放下了对谢亦怔学霸身份的质疑,不过同时又升起了一个新的疑惑,谢亦怔到底是为啥没有读高中呢?难道是小时候身体不好?

倒是没有人对谢亦怔改名这个事儿有什么意见,毕竟顶着“谢一”这个名字,总感觉有点糊弄的样子。

然而有个人,却是在看到“谢一”这个名字的第一时间,就激动得不能自已,并且火速放下手上的工作,不远千里冲到了谢亦怔跟前。

彼时谢亦怔,正窝在寝室里感叹——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现在也就剩下整容丑闻一个独苗苗,能够给自己带来些许慰藉了。只要莫闲或计霖不多事,突破2亿还是很有希望的。谁想,一抬头就看到某影帝推门而入,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夸张的说,谢猫猫当时就给吓得原地蹦达了起来。

“猫猫,你以前叫谢一?”影帝一进门就激动地握住了猫爪子:“那你对玉光省图书馆的‘莫等闲’有印象吗?”

谢亦怔一愣,旋即以一种全新的目光看向莫闲:“别告诉我你就是莫等闲!”

“所以还真是你。”

莫闲弯了眉眼,温柔在眼底化开成一汪浓稠的蜜:“莫等闲是家里长辈为我起的名字,但我爸一直都觉得过于招摇。等家里老人过世了,就把我的名字给改成了莫闲。

“没有想到,我们在多年以前就已经相知相识,可恨我那个时候怎么就觉得,唯有用文字交流才叫纯粹,没想起要见你一面。”

“怎么会这么巧?”谢亦怔现在还有点不可置信。因为莫等闲这个人,在他的生命中,就像领着爱丽丝进入仙境的白兔先生,亦师亦友,亦像是自己寂寞之中幻想出来的一个美好存在。

谢亦怔小时候没人管,偏脑子又转得快,很难和其他整天疯跑的小孩混成一块,后来偶然在公共厕所捡了本故事书,自此便一头扎进了书本构筑的宏大世界。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谢亦怔就已经成为了图书馆的常客,那时候他看书没有什么方向,大概就是按照分类一本一本往下扫,看得下去就看,看不下去就丢回去换下一本。直到某一天图书管理员偶然提起,也有一个小孩像他一样天天来图书馆。只不过对方向来是借了书回去看,不像他从不外借,只是在图书馆内看。

于是才上小学的谢亦怔小朋友,就要来了那位上初中的莫等闲小朋友的阅读记录,开始沿着他阅读的足迹一步步前行,看他看过的故事,念他念过的诗句,品他品过的道理。不知是不是那位图书管理员将自己的事也告诉了莫等闲。后来某一天,当谢亦怔再度打开莫等闲看过的书时,他看到了,莫等闲夹在书里的,写给自己的信。

那时候的莫等闲小朋友很有几分书生气,也不打招呼交朋友,也不聊私事做介绍,就写了一篇对这本书的读后感,然后又说起自己下一步准备看哪个门类的书籍云云。

那时候的谢一小朋友虽然没有书生气,但防备心却很重,他在信的背面也写下了自己对此书的读后感,并附上了自己的一些疑问。并且说起自己下一步想要补充哪方面的知识,希望莫等闲能够给出一些建议云云。

很快,谢一小朋友就在莫等闲的下一本书里,看到了给自己的回信。莫等闲像个小伙伴那样讨论着自己的读后感中的种种观点,时而拍案赞赏、时而不以为然。又像个老师一样细致地为自己一一解惑,并给出建议。

他们就这样隔着一前一后的两本书当起了笔友,翻过了一年,又翻过了一年。谢一小朋友本以为这位笔友会一直陪伴着自己,然而三年后的某一天,当他满怀期待的打开书时,却没有看到莫等闲留给自己的信,而图书馆里也再也没有莫等闲新的借阅记录……

“难怪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难怪你提及的所有书,我都恰巧知道。难怪我们俩的三观这么契合……”莫闲还在兴奋不已的絮絮叨叨,却冷不丁被谢亦怔一把推开。

“呵呵,当初给我写信的是你,当初随随便便就断了联系的也是你!莫等闲,难怪你当初名字里要多个等字,就活该别人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等你是吧?”

谢亦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明明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但当他知道眼前的莫闲就是莫等闲时,还是忍不住地感到委屈。他在他们书信交流的一年半后,其实已经搬了家,距离图书馆有些距离了。但他为了赴这位笔友的无言之约,依旧每日跨越半个城来到这间图书馆。哪怕莫等闲不告而别,他依旧傻乎乎地又坚持了半年,就怕莫等闲回来找不到自己。

“什么叫随随便便就断了联系。你没有收到我给你留的信吗?”莫闲有些愕然:“那时候我家里长辈忽然离世,父亲一过来处理好长辈后事就要立刻带我走。我虽不方便亲自去图书馆,却还是把给你的信夹在了书里面,让保姆替我把书送还了啊。在信里面我写了我的新地址和联系方式,一直等着你寄信过来。但你后来一直没有收到你的消息,还以为是你不愿意和我在现实里继续当笔友,还遗憾了很久……”

谢亦怔以自己对莫闲或是莫等闲的了解,也相信他不会是那种连句话都不留,抽身就走的人。但现实情况偏就是……“我没有收到你说的那封信。”

莫闲脑中不由浮现出包子脸的小谢一,将书翻来覆去找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没有没有找到自己给他留下的一字半言时的失落模样。他也不难想象,手腿短短的小谢一,是怎样日复一日地踮起脚尖、笨拙地翻看借阅笔记,期待着莫等闲,这个名字再一次出现在借阅记录上,最后却一次一次的失望而归。

“对不起。没有收到你回信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不对,该回来看看的。”莫闲的心一瞬间闷得发疼,他的小谢一,他的谢猫猫,回想起当年的笔友时光,本该如自己一样满是欣喜,而不是现在这样,只剩下了自己被无故抛弃的茫然和委屈。

“怎么能算是你的错?顶多算造化弄人,活该我倒霉吧。”已经长大成人的谢亦怔,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会耿耿于怀的谢一了。

“不,是我的错。那时候我怕你没有钱买邮票给我寄信,就在信里面夹了几百元。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莫闲越想越觉得自己那时候脑子有坑,后悔不迭。

“别说,那时候我还真没钱买邮票寄信。”谢亦怔失笑,况且能以更强大成熟的姿态与莫闲重新认识一遍,也不失为一种奇妙的体验。“算啦,我们这不是重逢了吗?”

“是啊,我终究没有错过你。”莫闲突然凑近,在谢亦怔的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步履匆匆的白兔先生,终究是为爱丽丝停下了他的步伐,这一次无需爱丽丝费心追赶找寻,他早已折身来到他的面前,张开怀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