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哇哦,你还能罢工呢,不知道你要怎么个罢工法?’谢亦怔不以为然地在心中笑问道。

【别忘了,你脑中的癌细胞还要靠我来压制。】系统冷冰冰地提醒。

谢亦怔慢条斯理地应付着系统:‘但癌细胞要扩散也需要点时间吧?之前为了应付体检,肿瘤不是已经被压制得几不可见了吗,短期内,我应该还是很安全的吧?还是说你有手段可以让我病情恶化?’

【如非必要,我不想和你闹得太难看。所以你最好别逼我。】系统意有所指地威胁。

‘相处这么久,我以为你是了解我的。我这种人,向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放狠话对我可没什么用,有本事就试试。’谢亦怔说着又将合同翻了一页,十足挑衅。

系统似乎被激怒了,语气冰寒:【看在你以往表现还不错的份上,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避开人群,免得一会儿肿瘤发作起来被人看出不对,刚出道就退圈。】

谢亦怔划拉合同的手指停在了原地,面上却没有多少惊惧之色。他谢亦怔打出生起就没什么好运道,能遇上一个莫闲已经是侥天之幸,哪儿能有那么大的福气,再撞上一个全心全意为宿主服务的金手指。他这次故意激怒系统,本也是为了试试,这个号称系统的东西若反噬起来,能做到什么程度?

“唉,喝了酒头晕,合同我回头再看。”谢亦怔收起手机,重新端起酒杯,冲还在一旁等着自己答复的马夜草笑了笑。

“也是我太心急了。”马夜草善解人意地开口:“一想到庆功宴结束,你们这些选手就要各回各家,休整三天,就想趁着你还没走之前,当面把事情敲定。”

“是啊,我总得先把私事处理一下。回头咱们电话联系。”谢亦怔敲了敲装手机的兜,扬起一个安抚的笑。

“那早点回复哦,莫影帝可是一直等着你点头呢。”马夜草笑嘻嘻地举了举杯,又挺着肚子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

谢亦怔才打发走马夜草,莫闲后脚就凑了过来,无情地拆起了经纪人的台。

“要不要签在我的工作室,看你自己的意愿。主要是你以素人的身份与平台签约,背后没有公司支持的话,人气再高也会受些委屈。当然,不管你签不签,我都会照顾你的。只是,签在我手下,那我替你出头就变得理所应当,不然,恐怕会传出一些对你不太好的说法。”

“今晚我可算是听够了各种好话,你就别再往我的耳朵里灌蜜了。”抱怨的口气,嘴角却是不自觉地翘起。

莫闲的目光在整个宴会厅里逡巡了一圈,最终又落到眼前人带笑的精致小脸上,眼底浮起一丝恶趣味的笑意:“听见人赞美你,我说,‘的确,很对’,凭他们怎样歌颂我总嫌不够。”

谢亦怔闻言,眉梢微弯,压低了嗓子,接上他的未尽之语:“但只在心里说,因为我对你的爱,虽拙于词令,行动却永远带头。”

两人举起酒杯,悬空轻碰,如一个一触即分的贴面吻,念诵的声音却重叠在一起,温柔厮磨:“那么,请敬他们,为他们的虚文;敬我,为我的哑口无言的真诚。”(注:以上诗句均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85首。)

谢亦怔笑着啜饮了一口杯中酒液,头部却猛地炸开剧烈疼痛,恶心感跟着窜上喉咙,酒液还没咽下,又被尽数吐回杯中。

‘不是说半小时吗?’谢亦怔低下头质问系统,唯恐被眼前人窥见自己陡然惨白的脸色。

【答应我,别再和莫闲这家伙有任何交集好吗?】

这是谢亦怔第二次听系统说这句话了,不过和之前抱怨性的絮叨不同。这次的口吻,森冷的威胁之意,再无掩藏。

“你怎么了?”莫闲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谢亦怔的异常。

“可能酒喝的有点多,反胃。”谢亦怔抬起头来,脸上虽失了血色,神色间却不见半点痛楚。

莫闲抢过谢亦怔手中的酒杯,眼底是掩藏不住的担心:“我立刻叫马夜草送你回去,对了,我还带的有解酒药,这就给你拿。”

说着莫闲就要扶谢亦怔往边上坐,却被谢亦怔抬手阻拦:“你怎么老是这样啊?总是大剌剌地把我往怀里拥,总是兴冲冲地想当我的依靠,就没见过你这么上赶着的人,就不怕吃亏吗?”

“不怕,我怕的是你连吃亏的机会都不肯给我。”莫闲注视着谢亦怔,那一双眼,清澈见底,满满的爱意就像是湖底的小石子那样坦坦荡荡地摊开来,任由拾取。“所以,你也不要害怕,好吗?”

头部的胀痛越发明显,就像有人拿着棒子,一下一下狠狠砸在他的前额上,让他眼前发黑,脚下发软。但谢亦怔仍是站的笔直,望向莫闲的视线也没有半点偏移。

“我不怕。”声音里还压着痛苦带来的本能颤抖,谢亦怔嘴角却是扬着的。

清澈见底的小池塘里,忽然迎来了晨曦,一池子水都漾起了金灿灿的碎金。莫闲被这从天而降的惊喜砸中,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本以为谢亦怔还要过好一段时间,才能克服自己的童年阴影,重拾对情感的期待与信任,没想到……

“你这是答应了吗”莫闲还有些不敢置信。

“嗯,答应了。你有什么好惊讶的?我这人向来贪婪,走之前总是要捞点什么,才不算白来一趟。走了!”

谢亦怔摆摆手,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宴会厅,一个人迈入暗夜。

……

逼仄的扫帚间里,之前在宴会上还众星拱辰的新晋流量,此刻正趴在地上狼狈地缩成一团,还得用仅剩的力气死死捂着嘴,才不至于因为过大的干呕声招来麻烦。

系统发出叹息:【你说你何必非要跟我争这口气,辛辛苦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开心吗?】

谢亦怔痛归痛,脑子却是清醒的:‘你为了催长我的肿瘤。付出了多少厌恶值?不觉得肉痛吗?’

系统嘴硬:【如果这些厌恶值,可以换来你远离莫闲,那就没什么可肉痛的。】

谢亦怔:‘哈,你跟我闹这一出是为了莫闲吗?我看不是吧。你只是觉得我越来越不听话,所以有必要抽我一鞭子,教我学乖。至于理由是莫闲还是别的什么,其实并无区别,不是吗?’

系统:【看来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啊。你既然阳奉阴违死活拖着不愿凑足两亿厌恶值,那我也就只能给你一点罚酒尝尝了。】

谢亦怔:‘我不知道厌恶值满了两亿会发生什么,但以你一贯对厌恶值的贪婪吝惜、和对宿主安危浑不在意的态度来看。横竖不可能是为了帮我彻底根治脑癌才攒的厌恶值。攒齐了可能立马出事,但拖着也就是吃点苦头而已,你说我会怎么选?’

系统:【原来你是担心这个……行吧,我跟你坦白。我最初问你要4亿厌恶值,是因为治你的脑癌需要2亿,而我自己升级也需要2亿。我确实藏了些小心思,我想要先给自己升了级再给你治疗。要知道隐瞒这个,会惹来你那么深的猜忌,我就不瞒着你了。】

谢亦怔:‘呵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