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九章 辟邪剑谱

第九章 辟邪剑谱


  
江风逐渐听得明白。
林震南是觉得王家作为洛阳豪霸之家,中土之内的礼品没几样瞧得上。
所以才想到了海商的头上,看看异国番邦那里有没有什么新奇玩意儿。
与海商的贸易占了福州经济很大一部分,自然有许多东南沿海大家族开设的商号。
不过嘛……
正因如此,真要有什么好东西,自然也是会先落到他们手中。
轮不到看似风光,实际上在官场上没什么得力靠山的福威镖局捡漏。
崔镖头与另外一名季镖头,是林震南手下最为得力的人选。
迅速就想到了其他途径。
自“闽人三十六姓”东渡琉球后,就在那里繁衍生息。
一二百年,六七代下来,与闽地的关系已经弱上不少。
虽然许多发迹后,又回来添置了宅落,但大多空置。
只有每隔数年回乡祭祖时,或许才会住上几天。
其余时候,基本上都是住在会馆或者客栈当中。
某种程度上,客栈掌柜,要比那些商号的管事更早接触这些海商。
他们手中有什么货,自然也瞒不过这些掌柜。
做镖局这种生意的,黑白两道,三教九流,都要有所接触。
悦来客栈的底细,自然也瞒不过他们。
悦来客栈遍及****,消息互通,可不仅仅局限在福州一地。
如果能够用好,自不难找到足以让众宾客眼前一亮,王家满意的礼品来。
崔镖头,或者说林震南,就是想让悦来客栈做回掮客中介。
齐掌柜搓搓手,明显有些异动。
红叶斋先祖手创这门基业,本意未必是为了敛财。
但是传承过百年下来,早已变了最初的心意。
最近的老小两任红叶更是私德败坏,为了钱财,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办得出来。
上行下效。
创收能力如何,已经成为红叶斋衡量属下业绩能力的一项重要指标。
也难怪这位齐掌柜会动了心思。
江风暗暗摇头,收回视线不再关注。
除去“琉球海商”等寥寥几个字眼外,再没什么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地方。
江风深知海贸之利,更清楚接下来的两三百年是什么样的大争之世。
因为天灾人祸,又整整错过了这个时代,导致文明的中心,从原本的华夏西迁。
开拓海外,大有可为。
只可惜……
江风现在虽然有了些筹码,不算是空手上牌桌。
但尚且称不上自由之身。
至于财,或者人,欠缺得更多。
纵然江风心中有无数想法,也只能感慨一句“时机未到”,暂时压下。
饭是要一口口吃的,把握当下能够把握的,才是长久之计。
而现在……
恰好就有一件东西,是江风最容易入手的。
————
夜色深深,陷入寂静。
仅仅只剩微弱虫鸣声。
和衣而睡的江风腾地张开眼睛,从床上起身。
打开包裹,江风借着窗户处透过来的黯淡星光,换上身鱼皮密扣的玄色夜行衣,绑好佩剑。
然后……
飞身扑下,脚尖在墙头上轻轻一点,如鹰隼般斜向上掠起。
等到落至屋顶处,身法豁然一变,变得鬼魅灵动异常,奔上窜下无有不便。
正是青城派独树一帜的“蛇行狸翻之术。”
江风白日的侦查不是白费功夫。
福州城中街道纵横,甚是错综复杂。
然而江风东一转,西一弯,却没有半分迟疑,在屋顶上窜出两三里后,最终转入某条小巷。
小巷尽头,是一间黑门粉墙的宅落。
墙头盘着一株根茎已成坚硬木质的老藤,已经不知过了多少个年头。
向阳巷。
林家祖宅。
林家自林远图起,传承至林平之,已历四代,差不多小一百年的光阴。
林家祖先老宅是向阳巷一事,莫说是外人,就连福州本地人都没几个记得。
若非如此,以余沧海筹谋不知多少年,一日发动,同时灭尽南北十省福威镖局分号的心计手段,绝不可能放过这里,早就将“辟邪剑谱”翻找了出来。
本来,江风对这门必须自宫,才能真正修成,对他而言,连鸡肋都算不上的的“神奇”剑法没有兴趣。
也没想着,把它带回去增进刘喜实力。
但是,现在嘛……
江风则是突然多了些其他想法。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收益将是无法想象的高。
江风知道,记载《辟邪剑谱》的袈裟存在于佛堂之内。
但具体是哪间就实在记不得了。
幸而林家搬出老宅,早就不知多少个年头了,四下无人,江风尽可放下心,慢慢搜寻,不必提心吊胆。
从厢房,走到后院,最终在西北角停下。
“是这里了。”
江风轻呼口气,看着房间中的布置,小小斗室当中,居中悬着一幅简笔水墨画。
达摩老祖背对众生,盘膝而坐。
正是描绘他在嵩山少林面壁九年,最终大彻大悟,破壁而出的的情状。
达摩左手负于背后,捏着剑诀。
右手食指,则是虚虚指向某处。
佛堂靠西位置,依次放置有蒲团、木鱼、钟磬等物,还有厚厚一叠佛经。
无一例外,统统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灰尘。
“也不知道当年林远图在这里诵经念佛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套《辟邪剑谱》会导致自家香火断绝。
会不会以为是自己逃离师门还俗,又犯下无边杀孽导致的因果报应……”
江风只是暗暗感叹一声,就收拾好心情,运转内力,纵起身子,单掌拍向达摩食指所指的方位。
然后迅速抽身掠远。
蓬的一声,泥沙灰尘簌簌而落。
紧接着,就见一团物事从屋顶洞中缓缓荡荡地飘了下来。
是一件和尚所穿的袈裟,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本来大红色的袈裟颜色自然而然褪色变浅。
江风眯眼看去。
果不其然,袈裟上面密密麻麻写有无数蝇头小字。
并不十分齐整,而且还多有涂抹更改。
显然不是规划好后,慢慢书写,而是仓促为之。
匆匆浏览一遍,大概证实是真本无疑后,江风便自将其收起。
他没有带走,而是用心神勾连刚获得没有几天的萧廷/阿卑罗王人物卡,内力缓缓注入其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