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十二章 有敌来袭

第十二章 有敌来袭


  
林平之继承祖业,自然不可能再染指江别鹤经营的势力,与江风也不会有任何利益冲突。
反而作为师兄弟的他们,可以彼此守望互助。
林震南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妙不可言,完全想不出江别鹤以及江风会开口拒绝。
最多,到时候他再让江别鹤分些福威镖局在江南左近几家分号的红利作为束脩就是了。
这些付出的好处,从今后生意的增长上就能找补回来还绰绰有余。
“这个林震南给儿子找师父的眼光,真是……”
想到得意处,林震南脸上不禁流露出笑容,让江风再次暗暗腹诽起来。
按照原来剧情,林震南会在临终之前为岳不群收下林平之而兴奋。
现在,更是主动撺掇着儿子拜师江别鹤,实在算不上高明。
当然……
从外人角度来看,这两个选择实在不能说错。
江别鹤惯于营造名声,为人处世表面上温文尔雅仁义无双,是人人敬仰的“江南大侠”。
岳不群更是华山剑派掌门,“君子剑”的名声响彻江湖,人尽膺服。
嵩山势大逼凌其他四岳时,被恒山等派视为唯一可以抗衡左冷禅的希望。
而且比起佛口蛇心,暗地里犯下无数恶事的江别鹤来。
岳不群在劫夺林远图留下的袈裟之前,确实也没做什么不符身份的事情。
两相比较,其实还是拜在华山剑派门下,更为合适。
等到江别鹤出卖旧主,卷走秘笈和财富的事情被翻出来,他在江湖上的名声可就彻底臭到家了,作为他的徒弟,难免会受到牵连。
而且,最起码岳不群在传授武功剑法时并没有藏私。
只不过气宗以“养气”为根本,少说得花费一二十年的苦熬基础,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就一流高手就是了。
反观江别鹤,留上两手几乎是必然,就连江风也不例外,更何况是林平之了。
对于林平之拜入江别鹤门下,江风自无不可。
有利可图,江别鹤大概率也不会拒绝。
不过……
江风心中清楚,太过容易到手的东西旁人是不会珍惜的,得吊着林震南才行。
“江某区区一介小辈,哪里敢替师父做主?!
等面见回禀他老人家亲自做出决定才行。
更何况……”
眉毛皱起,对着林震南摇摇头,江风拖长声音。
“远图公的‘辟邪剑法’精微奥妙无双,乃是江湖一绝。
令公子不去修炼自家祖传功夫,反而拜入家师门下,这个如果传将出去……”
听出江风话里推辞的意思不是太过坚决,林震南精神一振,将刚才考虑的说辞原样搬出来。
“您也知道,师傅教不了自家儿,就连孟圣人都说‘易子而教’,遑论林某不过只学到了家传剑法的几分皮毛。
如果平之能够与江少侠成为师兄弟,那可真是他莫大的幸事了……”
————
日暮西山,红霞漫卷。
马蹄声哒哒震地响起。
“成了。”
江风推开房门,心中暗忖道。
如果不出意外地话,应该是林平之游猎归来了。
“史镖头,将这头獐子带到后厨,给华师傅料理了,今天晚上给兄弟们加加餐。”
一勒缰绳,林平之飘身跃下马匹,将长弓、箭袋还有左肩上那只猎鹰交给上来的趟子手打理。
林平之一扬马鞭,吩咐着史、郑两个镖头还有趟子手白二、陈七解下绑在后面马匹上的猎物往后院抬去。
华师傅是林震南重金请在镖局的厨子,烹饪功夫委实不差。
几味冬瓜盅、佛跳墙、糟鱼、肉皮馄饨,更是驰誉福州,算得上是林震南结交达官显贵,拓展生意的本钱之一。
做完这些,林平之这才收拾收拾身上锦衣迎向林震南夫妇,抱怨四起。
“家里来了什么贵客,值得爹你派出季叔叔去山上找我,眼见我就能够逮到那只大野猪了……”
林震南虽然对唯一独子的林平之极为宠爱,但也深谙“堂前教子,枕边教妻”的道理。
林平之话未说完,他就已经板起脸来,开口呵斥道。
“住嘴,你这小子!
那是‘仁义无双’江大侠的爱徒,论辈分你得称呼一声‘世兄’才行。”
林平之不以为然撇撇嘴。
“别人都说少林武当,畏之如虎。
但是咱们十省镖局中八十四位镖头,各有各各的绝招。
聚在一起,难道还敌不过什么少林、武当、峨眉、青城和五岳剑派么?
更何况只是个……”
最后半句说出口,但是意思很是清楚。
显然是说江别鹤既无帮派,又不是门派出身,不过只是个散人而已,自然更不必要如此尊重。
林震南这回是真生气了,举起手中旱烟管向着林平之肩头。
江风眼下就在镖局当中,如果被他听到,白白浪费了自己一番苦心不说,搞不好还要平白结下门仇家,让林震南如何能够不怒。
事出突然。
饶是林平之自幼与父亲拆解惯了,心中清楚林震南当下所使的正是“辟邪剑法”中的第二十六“流星飞堕”。
自己应该以第四十六招“花开见佛”应对,但一时间竟是完全没能反应过来。
眼看紫铜铸就的沉重烟杆就要落实,忽听“叮”的一声轻响。
银光闪动,林震南右臂随之摆荡在空中划过半个圆弧,松松垂下。
林平之心头巨震,快速扭头沿着银光所来方向看去。
他看得明白,所谓的银光不过只是粒小小碎银而已,重不过三钱,却能将少说也有两三斤的铜制烟管磕开。
林远图传下的不只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另有近身肉搏擒拿的“翻天掌”,还有暗器上的功夫“银羽箭”。
林平之剑法、掌法普普通通,但因为喜好弓猎的缘故,暗器所需的眼力、准头还是不赖的。
自然也能知道自己与方才那粒碎银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更何况……
林平之五官外貌继承了王夫人,颇为眉清目秀。
这算是他一项忌讳,平日里只消有哪个男人向他挤眉弄眼地瞧上一眼。
或者不干不净地说上句“兔儿爷”、“花旦”之类的话,林平之势必就会一个耳光打过去。
但实际上,林平之对此也是颇为自傲的。
然而一见到江风,则是不由得自惭形秽起来。
“年轻人总是气盛,实在再正常不过。
家师最欣赏的就是少年人的这份锐气,常说当今武林太过死气沉沉,没有半分朝气。
便是他听了,也不会因为这两句话生气。
林总镖头,又何必动怒甚至出手呢?”
林家财势虽大,但因为打理镖局生意需要四处奔波的缘故,子息繁衍上,可谓单薄。
林震南、林平之均是独生,要论宠爱儿子,其实林震南并不比王夫人逊色。
其实刚一出手,就已经有些后悔。
“犬子无知,令江少侠见笑了。”
现在江风出手挡下,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立刻收了烟杆,讪讪笑道,待面向儿子时神色一下严厉起来。
“今天没有江风江少侠说情,定要掌烂你的嘴巴,还不快些谢过你江世兄?”
含笑摆摆手,江风这才看向林平之,言辞温和道。
“林公子是吧,苏公有云:‘田猎以讲武’,我们江湖中人游猎演武其实算是本分事。
江某也对此颇感兴趣,只可惜江南一带水多山少,顶多也就是些野兔、山鸡什么,极少见到这等大物……”
“那感情好。”
见江风表达了支持自己的态度,林平之腰杆一下挺直起来,用手拍拍自己胸脯,开口保证道。
“这附近的山林就没我不熟悉的。
明天,明天一大早我就带江大哥出去转上两圈,少说也得打只花豹回来。”
林震南与王夫人对视一眼,心中均感欣慰。
他们两个平时不喜林平之游猎,是因为觉得不务正业,从不对镖局的事情上心。
但是谁能想到坏事也会变好事,江风、林平之年纪仿佛,如果能够借着打猎的机会拉近彼此关系,那可比林震南奉送什么礼物可要有用太多。
————
月上中天。
月光流泻而下,宛若水银铺地,如水如画,将福威镖局后院演武场照耀得亮堂如白昼。
两道寒光闪烁不定,呼啸成风。
交接拆练,若合一契,心有灵犀般。
手中长剑在林平之左胸位置虚虚一点,留下道指肚大小的孔洞后快速抽回,林震南退后数步,插剑回鞘。
“不错,这个月来每日都有长进,今儿又比上次又多坚持了四招。”
“然而,距离江少侠差得还是太多。”
林平之对自己进境却不怎么满意。
之前也就罢了,他在福州坐井观天,只以为家传的“辟邪剑法”已经足以称雄天下,自己在江湖中也算是一号人物。
但是在亲眼见过江风之后,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难得儿子有了知耻上进之心,林震南自然不会打击,极力鼓励道。
“江少侠剑法未必就强出咱们爷孙多少,主要还是内力精湛。
你如果能够拜入江别鹤大侠门下,苦练几年,也未必就比他弱了……”
两人正自说着,忽然听到两声惨呼接连响起。
距离自己所在的演武场并不遥远。
“有敌夜袭!”
毕竟是开镖局的,林震南最基本的警觉心还是不弱。
一把将林平之抓到身后,同时迅速将佩剑重新拔出,横在胸前。
就要提声招呼镖局中的镖师、趟子手。
动作一气呵成,速度快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