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十四章 四方登场,好戏开锣

第十四章 四方登场,好戏开锣


  
与于人豪这一战,江风受益匪浅,对于“松风剑法”以及“摧心掌”的领悟胜过之前数日之功。
炼成度一下跃升到了40%之上,而且并未停止,还在缓缓地增长。
只是“青城四秀”中的一个就能带来如此好处,让江风不由得开始期待接下来与余沧海的较量了。
江风大致估算了下,等到和余沧海战毕,“长青子”的炼成度起码能够达到一半以上,能够节省差不多两三年的时间。
“江少侠,这是怎么回事?!”
就和六扇门中捕快一样,林震南父子,此时才带着镖局中的镖师与趟子手“姗姗来迟”。
饶是他久历江湖,看到于人豪仰躺在地面上的尸体,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
福威镖局干得是押镖这碗饭,纵然宗旨是不轻易与人动手,但也总有见血的时候。
但那些剪径强盗大多出现在较为偏僻的官道旁,杀了也就杀了,到时候把尸体往荒郊野外一抛,死无对证。
但现在可是不同。
福州是闽地首府,福威镖局距离府衙极近,拢共没有四五百步。
即便是入室窃贼,杀之无罪,总也是桩麻烦事。
“能有什么……?!”
江风鼻哼一声,收功睁眼,随意扫视下于人豪死不瞑目的尸体,不以为然道。
“不过是两个翻进来的小毛贼而已,想要对我动手,结果学艺未精,把自己性命丢在了这里……”
听到还有个同伙逃,林震南嘴里说不出的苦涩。
不过他也知道生死相斗,刀剑无眼,怪不了江风太过辣手。
林震南也只能长叹一声,转过头来先吩咐一众镖师、趟子手把嘴巴闭严实,再去通知衙差捕头。
江风冷眼旁观林震南一应处置,暗暗对他能力进行评估。
匆匆料理妥当,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围在旁边的人散去近半,林震南这才有暇再去询问江风。
“江少侠和贼人动了手,可曾看出他们的来历,知道为什么会闯进来与我福威镖局为难?!”
江别鹤主要在江南一带活动,没有来过闽地,江风也是刚到没有两天时间。
如果说是他把贼人招来,实在太过勉强,林震南猜测对方目标多半还是自家。
这也是他没对江风流露半分怨气的根本。
“他们武功甚是驳杂,瞧着不止一门,不过幸好我还记下了两三招剑法……”
嘴上说着,江风长剑晃动,“唰唰唰”连递三招。
“群邪辟易”、“钟馗抉目”、“飞燕穿柳”。
江风没有切换到“萧廷/阿卑罗王”来催动“林远图”,又刻意藏了拙。
故而这几招使得似是而非,不那么纯熟。
但明眼人一看即知,无一不是林家“辟邪剑法”中的招数。
“爹,这不是……”
林平之阅历不足,胸无城府,本能地开口惊呼。
“闭嘴!”
先是训斥他一句,林震南环顾四周,面沉如水地呵令众人彻底散去。
然后,方才对自己儿子以及听到动静赶过来的王夫人使个眼色,将江风邀至后府内院当中。
“少侠有所不知。”
待江风坐定,林震南也自在腹中酝酿好说辞,阴沉着脸开口。
“那便是‘辟邪剑法’,普天之下,本来应该只有我福州林家会使才对……”
“这么看来,他们两个人潜进镖局,就是为了偷学林家武功了。”
静静说出林震南心中所想,江风旋即摇头。
“没那么简单。
‘辟邪剑法’名声虽盛,但我观他们两人武功传承也颇为精妙,似是不在之下。
想来也是名门正派出身,按说不该做这种卑鄙勾当才对……”
一面说着,江风再次抖动手腕。
这回使出的,可就是“松风剑法”了。
青城派远在蜀中,极少在江湖上行走。
林震南虽然听说过“无影幻腿”,但还真不识得这门剑法,揪住胡须,冥思苦想起来。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这门剑法确实不凡。
江风所谓的不在其下,只是照顾自己主人的说辞而已。
“管他们什么来历,这几天让镖局的兄弟们加紧巡逻。
他们不来还好,如果再敢来犯,那就送他们和那个死掉的家伙一块去地下团聚……”
林平之初生牛犊不怕虎,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见自己父亲陷入沉默,忍不住就要插嘴。
不开口还好,他一说话,林震南立刻关注到他。
“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外面不大安稳。
这两天你就不要出门了,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就行。”
“爹爹……”
林平之立刻傻了眼,赶紧乞求,同时拉上江风给自己作保。
“有江世兄一道,又能有什么事情?!”
林震南转念一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
江风的武功,就算是把整个镖局的镖师绑在一起都敌不过,儿子和他在一起,确实比在福威镖局中还要更加安全。
————
翌日。
手勒缰绳,徐徐放缓马速,望着前方路旁那个迎风招展的青布酒招。
跟着林平之一道出来的郑镖头生平最好杯中之物,立刻被勾起了腹中馋虫。
他舔舔嘴唇,拍拍马背上绑着的黄兔、雉鸡,力劝道。
“少镖头,江少侠。咱们去老蔡那里喝一杯怎么样?
新鲜的兔肉、野鸡肉,正好炒了下酒。”
畅游了半日,林平之正是最为欢畅的时候。
自然不会拒绝,一勒马,飘身跃下马背,缓步走向酒肆。
江风没有与他争先,更没有特意显露功夫的打算,老老实实翻身下马。
只是眼睛悄悄眯起,看向了酒炉旁边那个正在料理酒水的青衣少女。
少女一身家常青布,头束双鬟,插着两支荆钗,看上去和普通酒家女没有区别。
但落在事先提了注意的江风眼中,那就是满身皆破绽。
动作生硬不说,一对皓腕更是白皙柔嫩,绝不是做惯了粗活的农家女所能拥有。
华山剑派,岳灵珊。
江风暗暗摇头,又将视线转移到带着咳嗽声躬身从内堂里走出来的白发老头,也就是经过乔装的华山二弟子劳德诺身上。
年前,令狐冲在汉中恃酒发疯无故用一记“豹尾脚”将“青城四秀”中的侯人英、洪人雄从酒楼上踹下去。
自己被打了三十杖不说,还使得劳德诺带着岳不群的书信去往青城赔礼道歉。
进而探知到青城派举派上下都在暗中练习“辟邪剑法”的事情。
“这个时间,岳不群应该确实对‘辟邪剑法’没什么想法……”
江风暗暗估算道。
如果岳不群真有夺取“辟邪剑谱”的心思,亲自过来。
都不用扮演什么恶人,在余沧海把事做完之后,再以正道大侠的身份出场就是。
既得名,又得利。
而不是派出劳德诺与岳灵珊这对组合了。
劳德诺年纪虽大,却是带艺投师,资历与武功尚且比不上令狐冲,也就江湖经验更加丰富罢了。
岳灵珊年纪更轻,身为女子,膂力天然不足,还是自己察觉后,一定要来凑这个热闹。
江风其实略有不解。
这场冲突的中心,毫无疑问是在福威镖局。
他们两个却在福州城郊外盘下这家酒肆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在附近找家客栈暗中观察无疑更加妥当。
总不至于两人有预见之能,事先预知到青城派门人会打此经过,然后余人彦再死在为岳灵珊出头的林平之手中。
不过这些细枝末节,在江风的武功之下,并不重要。
看着史镖头正要将猎物交给劳德诺洗剥干净,料理烹炒。
江风抢先一步,先行取下只黄兔、野鸡向劳德诺递去,然后趁着他伸手去接的刹那……
双臂一圈,反手握住对方脉门寸关位置,鼓荡内力,侵入其中。
劳德诺身子顿时一僵,一对浑浊的老眼霎时睁至最大,脸上肌肉抽动不休。
“果然……”
江风不出意外地念道。
猝不及防下,劳德诺根本来不及反应,本能地运起了体内真气抗衡。
柔韧中又显雄奇,只是并不融洽统一,分明兼有两家之功。
“二……爷爷……”
江风这下出手,快如闪电不说,更是极为隐蔽。
其他人没有一个发觉,只有岳灵珊隐约看出了些端倪,“二师兄”三个字正要出口,才仓促记起现下扮演的身份,硬生生转折过来。
她也不知是应该出手,还是静观其变。
打破僵局的,是一阵奔腾而来的马蹄踏地声。
两匹马来势极快,刚才还在二三十丈外,只是眨眼功夫,就带着烟尘出现在酒店之外。
青城派余人彦、贾人达,如约登场。
四方齐聚,好戏眼看就要开锣。
看着两人将马系在榕树下,向店里走来,江风没有继续为难劳德诺,原本铁一般揪紧的十根手指头,还顺势拍拍他肩膀,似笑非笑打趣道。
“老人家年纪不小,身子倒是十分康健啊!”
余人彦两个刚刚赶到,更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未知未觉地继续走来,在三方中间大喇喇坐下,叫嚷道。
“拿酒来!拿酒来!
格老子福建的山真多,硬是把马也累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