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十五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第十五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要什么酒?”
虽然多了一个江风,但冲突还是按照原先世界线上演。
岳灵珊虽然做了易容伪装,但是身形婀娜玲珑,声音也十分清脆动听,宛若银铃。
立时引来了余人彦的关注。
余沧海虽然道士,在不禁女色,收娶了好几房妻妾,生养了好几个孩子,不止余人彦一个。
要说受看重程度,余人彦怕是还比不过“青城四秀”那几个。
有其父必有其子。
听到岳灵珊嗓音,余人彦先是一愣,然后就突然伸出右手,向她下颏托去,言行举止极为轻薄。
“可惜,可惜!”
看到这里,江风知道是自己该出手的时候了。
将酒杯往桌面上重重一放,江风身子不动,也不拔剑出鞘。
右臂一旋,反手便即向侧方刺出。
正正击中于人豪手腕位置。
青城派弟子中,贾人达武艺平庸,人品更是猥琐。
余沧海固然不喜欢他,其他师兄弟也都看不起他,不愿与他往来。
虽然资历胜过大多数弟子,但地位却十分不堪。
之所以没有被扫地出门,就是因为抱上了余沧海儿子余人彦的大腿,整日奉承逢迎对方。
现在看到自己的靠山被江风一招制住,立时窜到余人彦身旁,张嘴就骂。
“格老子的,你这龟儿子……!”
竟是没有选择奔出去从马鞍旁取下随身兵器。
“死到临头,嘴里还在不干不净!”
江风冷哼一声,终于起身,将身法展开,化作一道青烟。
舍了余人彦,提掌对着贾人达胸膛拍去。
乍去倏来。
江风重新坐回原位。
伴随着清脆骨骼断折声,贾人达“砰”地后仰倒地。
江风这一掌,没有运上青城派独门的“摧心掌”劲力。
但以两人内力的巨大差距,即便江风习惯性藏拙收了几分力道,也已足够将其胸骨打断。
“江兄……!!!”
“江少侠……!”
林平之与史郑两镖师,白二、陈七两个趟子手同时惊呼出声。
福州城是福威镖局的地盘,看着余人彦两个外地人当着他们面撒野寻衅,他们早就看不过眼,想要压压他们的气焰。
只是没想到江风居然如此辣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非死即残。
昨晚的蒙面黑衣人如此,今天对上余人彦两个川西人同样也是这样。
“江风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江风将横在桌上的长剑徐徐拔出鞘身,头也不回道。
“看你也是用剑之人,报上姓名来历,取了武器,再来与江某一战!”
“贾老二!”
余人彦急步抢将过去,查看了下贾人达伤势后,脸上肌肉抽搐几下,拔足狂奔。
取了兵刃在手,却没有回到酒店里来,而是直接跃上马背。
长剑一挥,就欲将缰绳割断,纵马向北奔逃。
余人彦不傻,他武功比贾人达虽然要强,但也没高明太多。
贾人达结局就在眼前,他怎么可能再去和江风比拼。
最多等见了余沧海后,让自己爹帮忙报仇就是。
“弄巧呈乖,上不了台面!”
脸上挂起淡淡讥诮笑容,江风左手在筷筒上一拂而过。
一根青竹筷子被丢掷出,飕飕的破空劲响传出。
竹筷撞在右手虎口位置,将手掌斜向贯穿。
鲜血淋漓而下。
“嗷呜……!”
余人彦吃痛,五指松开,不仅手中长剑坠地。
就连自己,也身子一偏从马鞍上滚落下来。
林平之愣住了不要紧,江风把手一指,代替他发号施令。
“去,将那小子给我绑回来!”
林平之没走过江湖,史镖头却是阅历丰富,也远比贪杯误事的郑镖头更加靠得住。
余人彦两个都已重伤,贾人达更是八成救不回来,大家已经结了死仇,无法善了,自然不可能放任他活着离开。
“留个活口,别要了他的性命。”
看出他眼中杀气,江风及时开口提醒,再对林平之讲解道。
“我看他们两人方才躲避的身法,与昨晚那两名蒙面黑衣人颇有几分相似。
左近的江湖人物,你们福威镖局应该都认识。
突然冒出来四个陌生人,其中多半就有什么干系……”
听到这句话,林平之急忙定眼看去,原本的惊骇胆怯荡然无存,眼中只有怒意。
“江兄,你确定?!”
“你们是福威镖局的?!”
听到江风嘴里吐出“福威镖局”这几个字,从地上翻身站起的余人彦好似找到了救星,急匆匆开口。
“我爹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我和贾师兄这回是领命过来回拜你们福威镖局的,
你们回去一问林震……林总镖头就知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纵然余人彦心中看不起福威镖局,但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小命,也不得不收敛了性子,称呼对方一句“林总镖头”。
林平之平时整日里游玩打猎,对镖局里的事情从不上心,自然不知道其中真假。
但听余人彦说得有板有眼,脸上神色不由得就是一缓。
史镖头却是听说过,急忙凑近来压低嗓音给他解释道。
“总镖头想要打通蜀中商路,把镖局生意从云贵与晋陕连为一片。
所以从三年前开始,每逢春秋两节,都会派兄弟们备好厚礼。
去青城派的松风观,峨眉派的金顶上拜会两派掌门余沧海与严松。
只不过余掌门从来没有开门见客,我们的人到不了半山腰,就被他送出了山。
现在有没有派人回拜,那是谁也不知道……”
江风轻轻晃动佩剑,语气越发平淡。
“青城派年轻一辈中素以‘英雄豪杰,青城四秀’为首。
余掌门派出的弟子,应该不止你们一个吧,最起码应该有四人中的一个出面才不算失礼……”
余人彦有伤在身,急着需要诊治,否则右手怕是就要就此废掉,哪里还敢啰嗦。
“没错,爹爹他这回一定派出了四名弟子,于人豪于师兄早早到了福州城打前站,等我们聚齐后再一道登门拜访……”
江风点点头。
“两个加两个,确实是四个没错。”
这回,林平之完全听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再看向等同于“不打自招”的余人彦时,眼神就又起了变化。
右手向后一扬,林平之吩咐道。
“给他包扎下伤口,再堵住他的嘴,路上小心,别让他跑了去……”
余人彦青城弟子的身份基本是没跑了,但最晚闯过来偷窥练武的是不是也是青城门人,毕竟没有确切证据,难以证实。
但……
无论如何,林平之都知道此事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处理的范畴,必须得将余人彦活着带回去交给父亲林震南掌眼过后才行。
“两位看了场这么久的好戏,不该说些什么吗?”
放林平之在那里继续和余人彦纠缠,江风嘿然一笑,又自返回酒肆,将劳德诺、岳灵珊两个堵截住。
“大爷在说什么,小老儿完全听不懂。”
劳德诺年纪不比岳不群小上多少,江湖阅历极为丰富。
能被左冷禅派来充当卧底一事,武功或许不行,但是心智以及随机应变的能力堪称一流。
将岳灵珊挡在身后,弓身缩肩,瑟瑟发抖,甚至连声音都在因害怕而颤抖,演技属实不赖。
“小老儿和宛儿,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少镖头几位,今天也没来过这里……”
劳德诺城府心机再高,也超不过岳不群。
武功更是不济,否则左冷禅也舍不得派出去到其他门派做卧底。
搅搅局可以,终究难成气候。
劳德诺身份特殊,牵扯到嵩山、华山两派,以后或许还有用,今天动手实在浪费。
江风冷冷嗤了一声,就别过头去,不再看他,只是凝目注视着岳灵珊。
“令祖倒是嘴硬,不过姑娘你,也不愿承认么?”
嘴上说着,江风没有回鞘的长剑忽然挥出,用劲不用力,剑尖在岳灵珊脸上划过,恰恰触碰肌肤而不再进半分。
粉末碎屑簌簌落下。
为了避免泄露身份,岳灵珊做了易容。
脸上肌肤不仅黑黝黝的,十分粗糙,更是装扮有许多痘瘢瘀痕,极为丑陋。
此时,在江风的“回春妙手”之下,终于恢复了本相。
露出张雪白灵秀的脸蛋,在渐暗的日光下,越发显得秀丽娇艳。
两颗明如秋水的乌黑眼珠更是灵动,滴溜溜转动不住。
“啊……你……?!”
岳灵珊手指在脸上一摸,触手光滑,立时就明白过来自己的伪装已经被江风破去。
看着江风清朗飒爽的英姿,岳灵珊脸上不由得飞起抹红霞。
谁家少女不怀春?
江风本就丰神如玉,刚才出手又是因为替她解围,再加上“玉郎”江枫一笑的天赋加持。
三者加持下,虽然只是初见,岳灵珊心思就已经忍不住荡漾起来。
直到身后劳德诺轻轻咳嗽一声,岳灵珊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
事已至此,继续狡辩下去也是无用,反而平白被人怀疑。
而且岳灵珊两人过来,目的确实也相对单纯,岳灵珊并没有做坏事被人揭穿后的心虚。
左手抱右拳,冲江风拱手行了一礼,岳灵珊脸色一正,肃声说道。
“华山岳灵珊暨二师兄劳德诺,见过武林同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