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十七章 战余沧海

第十七章 战余沧海


  
“依我之见,林总镖头最好还是把派出去的那些人收回来为好……”
冷眼旁观着林震南安排布置下去,暗暗评估,江风始终未发一言,直到临近门口时,方才丢下一句。
“呃……?”
林震南神情一愣,没有理解江风什么意思。
劳德诺旁观者清,江湖阅历又丰富,瞬时明白过来,清清嗓子,咳嗽一声提醒道。
“依林总镖头之见,令镖局那些镖师、趟子手身手比之青城弟子该当如何?”
事涉生死,林震南本身见识也浅,虽然佯装镇定,实则仍是不免乱了阵脚。
林震南行镖,向来是人情加银钱开路,能不动手绝不动手。
而江湖中有名声的好手,自然也不会窝在镖局当中做个小小的镖师、趟子手。
不要说掌门余沧海随时可能出现,单单碰上任何一个青城弟子,这些武功平庸的镖师都讨不了任何好。
又何苦将他们派出去,平白葬送了性命。
真正合理做法,反而应该是将人手一并抽调回镖局中来,收缩防线。
甚至可以再知会官府,使足银子把衙差之类也搬来一队才对。
就算余沧海不惧官场中人,事情闹得更大,林震南等就越发安全。
“江少侠说得是,是林某考虑不周……”
能够将福威镖局发展到今天这地步,林震南绝非蠢人,劳德诺只是提了一提,便迅速惊醒。
将一应镖师、趟子手重新召回,只是轮班把守在镖局各处位置,尤其是自己所居的内堂之外。
江风艺高人胆大,自是十分放松,浑不在意。
林震南阖家三口却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甚至鞋袜衣服都不敢解下,兵刃同样放在枕边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只要稍有动静就立时警醒。
一夜无事,风平浪静。
直到旭日东升,一线晨曦自东向西缓缓推移过来,将晨雾驱散后,才真正有了动静。
一条寸许来宽的血线弯弯绕绕,将福威镖局整个围了起来。
青石板路上,用淋漓鲜血写就的两排大字。
“杀人者死!”
“出门十步者死!”
看着这些,江风双手拢入袖中,暗暗摇头。
“余沧海身为一派掌门,行事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劳德诺、岳灵珊也是一般感觉。
余人彦落在福威镖局手中成为人质,双方已然摆明了车马。
青城派居然不是上门讨要,而是玩这种装神弄鬼的把戏,确实有些上不了台面。
江风心中清楚,血线一划,标志着余沧海,还有其他青城弟子都已经汇聚在福州城中。
继续拖下去,已经再无必要。
脚尖轻轻点地,江风身形一晃,已经掠出数丈,越过那条代表着生死界限的血线,面朝某个方向,朗声开口。
“江别鹤门下弟子江风在此,还请余掌门现身一会!”
这一声,江风已是运上了内息,气发丹田,声浪滚滚而出,直达百步。
长青子当年败在林远图手中,故而青城派对“辟邪剑法”极为忌惮。
福威镖局又是在福州发家,作为总号的这里镖师数目与实力也最强。
余沧海不敢大意,除去明面上的于人豪做前锋外,自己以及“青城四秀”中的剩下几个也都一并压了上来。
人数一多,就格外显眼,自然瞒不过江风的感知。
“江别鹤武功平平,没想到运气倒是不错,居然收了个好徒弟。
看样子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样子,倒是让老道好生羡慕啊。
就是动手未免过于狠毒了罢……”
被江风道破了行藏,余沧海再无法继续隐藏下去。
否则传将出去,说他被个小辈吓破了胆,不敢现身,之后在江湖上就再也混不下去了。
江风显露了手不菲内力,余沧海自然也要压过一头。
身形一掠冲天,在街上寥寥几个行人头顶连点三次,就已经稳稳落在镖局门前的石狮子之上。
身法之快,竟是比声音还要更快一步。
人已落地,声音方才缓缓传至。
犹为难得之处,明明是在提纵运气当中,余沧海声音却平稳得过分,不见有丝毫发颤。
不仅轻功精绝,真气之凝练精纯,亦是可见一斑,稳稳压过了江风一头。
青天白日,余沧海又自负武功身份,当然不可能蒙面伪装,身着一身青色道袍,大喇喇立在那里。
夸中带讽地称赞了江风一句,他看也不看怒目而视的林震南夫妇,甚至也不去问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余人彦状态如何。
只是凝目看向在松风观中住过几天的劳德诺,暗暗皱起眉头,喝问道。
“岳师兄倒是好生清闲,不在华山上享福,居然把你派了过来,这是想做什么?!”
余沧海虽然自视极高,但也清楚岳不群无论是武功还是在江湖中名望,都远在自己之上,素来忌惮。
自己率众逼迫福威镖局的事情被华山门下弟子撞破,余沧海难免心虚,更加担心岳不群有可能就在附近。
“岳掌门光明磊落,可不会像某些人一样藏头露尾,行迹鬼祟。
余掌门不用找了,岳大侠不在这里……”
余沧海心思如何,江风一望即知,毫不客气揭破,然后左手快速抽鞘甩钉在身后水磨青砖地面上,剑尖颤摇指向余沧海。
“前夜昨日击败你门下的人,统统是我,要论与青城派的仇怨,江某还在福威镖局之上。
也莫要说其他了,在场中人哪个猜不到,你真正目的在于福威镖局家传的《辟邪剑谱》,至于为师报仇不过只是个幌子罢!”
阴微心思被揭穿,余沧海再也按捺不住,脸上青气一闪,低吼出声。
“小子找死!”
冷冽寒光对日一闪,已经“铿锵”振剑出鞘。
武林中人当着余沧海面称他一声余观主。
但在背后,则往往戏称他作“余矮子”。
就是因为他身量极为矮小,脸孔也甚是瘦削。
看模样,年纪比林震南略大,已过五旬。
但身材却顶天不过七八十斤重,宛如七八岁幼童,让人见了不禁发笑。
所以他方才落脚,才刻意停在石狮脑袋之上,以免还得仰头看人。
然而此时一剑在手,余沧海气度却是浑然一变。
渊停岳峙,自有一派大宗师的风范。
“青城四秀”当中,于人豪已死。
罗人杰远在湘中,除去福威镖局在长沙分局后,就直往衡山城,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没有前往事先约定的江右之地汇合。
侯人英、洪人雄两个,眼见师父已经拔剑,招呼一声,各自带着五六名师兄弟紧随跟上。
眼见着就要与林震南等人短兵接上。
局势变换之快,竟然让林震南派人将余人彦架到阵前的时间都无。
场中无人比江风对各方实力高低最为清楚。
林震南一家三口联手,足以对付青城四秀中的一个。
福威镖局中镖师、趟子手虽然不济,但是胜在人多,三四个联手对付名普通青城弟子,也不在话下。
只要余沧海不出手,就算劳德诺、岳灵珊两人不愿和青城闹翻,手上收有几分力道,也足以保证双方持衡。
故而,江风可以放心纵身跃到墙头之上,对着余沧海挑衅道。
“这里太过逼仄,施展不开。
余观主你我换个场所再战如何?!”
年纪摆在那里,江风就算打从娘胎里练功,满打满算也才不过十八九岁。
更何况,余沧海自忖已经大致摸清了江风根底,自然更加不会害怕。
两人轻功身法俱是快极,只是三两个起落,就已掠至后院演武场中,各自占住一角。
到了这地步,双方也不再说什么废话了,直接挺剑而上。
江风端立不动,余沧海则是彻底将青城派轻功发挥出来,提剑疾行,化作一溜儿青烟,围着演武场绕圈。
每绕一个圈子,手中长剑便刺出十余剑,俱是“松风剑法”中的得意杀招。
每剑之出,都带有极响的嗤嗤破风声,看似与“松风”如松如风的内涵有所偏差,其实是他剑力过于强劲的缘故。
只可惜……
余沧海剑法虽精,对上江风却是全无用处。
无论余沧海剑光如何迅捷,江风都不见有丝毫惊慌。
他一剑刺到,江风则是随手一格就能轻易化解。
即便余沧海转到身后,江风也不跟着转身,掌腕只是一翻,便护持处后心等要害。
“这……这……怎么可能?!”
余沧海越战越快,占尽了所有攻势,然而心却不可避免地沉了下去。
像江风这种打法,那是自信武功远在对手之上,无论对手如何都逃不出自己掌控时才行。
然而,江风武功明显未到这一步。
最起码,余沧海能够看到,双方灌注了内力的长剑每回接触,江风身形就会微不可查地晃上一晃。
而这,已是占了“不动如山”的先天优势。
虽然内功造诣,放眼小辈中已经是一等一的罕见,但与自己确实还有一段差距,还不足以支持他如此冒险。
那么……
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江风对“松风剑法”,乃至自己出招习惯的了解都熟悉到了极致。
无论招式如何变化,都早在对方的预料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