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三十四章 绝学动人心

第三十四章 绝学动人心


  
“但说无妨。”
江风微微颔首,沉声道。
“某家也不是不讲情面之人,只要你们说的有礼,必不会苛待你们。”
“很好。”
离歌笑点点头,不过看其神色,显然没怎么当真,只是依次屈下手指,道出条件。
“离某与几位朋友在公门中的底子不算清白,但他们盗亦有道,并非作奸犯科,欺凌弱小之辈。
如果阁下想要令我们行不轨之事,大家还是实打实战上一场再说吧……”
言及此处,离歌笑声音忽然一肃,神态严谨起来。
其余三人,哪怕是手臂被震断的柴胡,也不禁挺起胸膛,直视回望向江风。
江风将四人神情尽收眼底,哈哈大笑。
“放心,这回让你们做得可是扶危救急,行侠仗义的事情。
如若四位届时觉得不妥,尽可扭头便走,江某绝不阻拦!”
江风这话,说得掷地有声,斩钉截铁。
四人纷纷对视,不由暗松口气。
离歌笑表情显见得缓和许多,再次开口。
“应无求请我出山,是为了追索赈灾金被夺一案而来。
现下已经耽搁了许久,我们不能分心在其他事上太久……”
江风微阖眼皮,这点就更不成问题了。
拢共他也就这两三天需要离歌笑四人,只要拖到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这场戏落幕即可。
之后四人如何安排,那是下一步的事情了。
“第三呢?”
离歌笑摸摸鼻子,忽然尴尬起来。
所谓的“立法三章”,不过是他刚才临时想出来想要拖延时间的。
仓促之间,能够想出两条已经很是难得了,哪里还能想出第三个条件来。
“酬劳怎么算?”
双臂一错,乾坤双刀重新连结起来,然后向下一顿,插在地上。
燕三娘冲江风伸出只白净手掌,脆声道。
“歌先生不仅允诺寻回赈灾黄金后,我们三个各分一份,更是先付了尊‘白玉观音’给我作为订金。
阁下可不是想要让我们给人做义工吧……”
燕三娘生性叛逆,无拘无束。
最开始还震惊于江风年纪轻轻,就有如斯武功。
但听江风说了几句,感觉到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之后,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出乎本能地想要讨价还价一二。
“拿钱做事,那是理所当然。
不过江某可没有那么多黄金珍宝作为酬劳,怕是要让几位失望了。”
江风先是慨然点头,然后话锋忽地一转。
“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江某倒是愿意奉献出两三门武学来作为交换……”
四人微微一愣,显是没想到江风会提出这等建议来。
武功这东西,说金贵也金贵。
余沧海能为了本不知道是否存在的“辟邪剑谱”连灭九家镖局,背上数百近千条性命血债。
说不值一文,就是不值一文。
对于对武功不感兴趣的人来说,与破砖烂瓦没什么两样。
端看人了。
显然,眼前这四人不可能是对此毫无想法的市井百姓,尤其是在被江风以武力压制过后。
不待他们反应过来,眼睛依次扫过,江风目光最后落在燕三娘身上,悠悠说道。
“燕姑娘身法精绝,又随身带有分水峨眉刺,应当与峨眉派……”
“住口!”
燕三娘脸色忽变,伸向江风的手掌往回收,重新抓向乾坤刀。
长刀挥洒开来,拦腰扫向江风。
竟是不顾武力差距,要与他真正战上一场。
要知道峨眉出身,乃是她的逆鳞,绝不愿让其他人知晓,在江湖上行走也从未打着“峨眉派”的旗号。
离歌笑、柴胡、贺小梅神情同样不怎么好看,没想到燕三娘居然会对这个词如此敏感。
“不必。”
脚不点地,江风平平滑开三尺,避开凛冽刀风。
不见他有丝毫惊慌,甚至还有暇举起左手,示意离歌笑三人无需上前。
左掌在空中划过半个玄妙弧度,紧贴刀面,寸劲发力,江风嘴上不停。
女子膂力大多天然弱于男子,燕三娘也不例外,双手执双刀才是她习惯的用法。
被江风内劲一震,只觉气血翻涌,脚步虚浮,连退数步,再无法抢攻,只能听江风往下说。
“如果再学了青城派的‘蛇行狸翻’之术,必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听到“蛇行狸翻”几个字,燕三娘面上凝重起来,犹疑问道。
“你与余矮子是什么关系?!”
峨眉与青城同在蜀地,虽然往来不多,但对彼此底细还是十分了解的。
燕三娘知道侯人英几个,清楚他们所谓的青城四秀,武功平庸,绝不可能是江风。
甚至……
江风给她的感觉,甚至不比自家师父无垢师太,以及掌门严松气势弱上半分。
余沧海教调不出这样的弟子来。
江风笑而不语,摆足了神秘姿态。
燕三娘本就聪慧,迅速反应过来,举一反三。
“那么,你刚才施展的就是‘摧心掌’了……”
柴胡舔舔嘴唇,难掩兴奋。
他精通十八般武艺,拳脚腿掌无一不精,但却没一门真正绝学傍身。
这些年,将武功由外练到内后,也是清晰感知到自身不足。
“摧心掌”可是最正统的内家掌法,如果能够学会,贯通内外。
裨益之大,不难想象。
他当年是因为不敌离歌笑,才被逼着立誓绝不对外显露功夫,只靠扛大包卖苦力过活。
如果学会了“摧心掌”,说不定就能找回当年的场子。
虽说柴胡心中对离歌笑当年放自己一马,没有擒捉归案十分感激,但这并不妨碍他同时在心中畅享将其打败。
“不要看我,我对打打杀杀什么的没有兴趣。”
贺小梅合上折扇,轻轻敲打手心,耸耸肩,满脸无所谓道。
“歌哥怎么说,我怎么做就是了……”
江风呵呵一笑,没有多加言语。
萧廷、阿卑罗王,两个身份自由切换之间,无人能够识破。
便是因为身怀门奇异武功,一经运起,便可调整改变筋骨皮肉,乃至毛发肌肤色泽。
贺小梅人称“千面戏子”,最擅易容,和这路手段极为契合。
只不过这门武功对江风也有大用,他就是靠此,才如此堂皇地出现在四人面前,实在不便传之他人。
而且对内功要求极高,贺小梅武功在四人中属于吊车尾存在,学了也无法施展。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将柴胡两人表现看在眼里,离歌笑不禁暗暗摇头。
江风武功虽高,但如果集结了他们四人之力,未必不能和江风掰掰手腕,争取出个更好条件出来。
毕竟……
江风摆明了是需要他们四个做事,而不是纯粹就为得击败他们,耀武扬威。
没想到,江风只是随便抛出几门武功,就一下子让人动摇起来。
甚至就连燕三娘,脸上的怒气也明显比之前减弱不少。
同时,离歌笑也是为江风的手笔之大暗暗咋舌。
武林之中,多得是敝帚自享之人。
就连亲生父子之间,都难保不会留一手杀手锏,就更不必说没有血缘的师徒了。
江风面不改色地将两门绝学拿出来交易,毫不担心会被柴胡、燕三娘研究出其中破绽,气魄不可谓不大。
他不知道,绝学秘笈这些,对于身怀“扮演系统”的江风而言,虽不能说是烂大街的白菜一样。
但也实在算不上珍贵,如果有人真以为能从江风显露出的武功找出针对他的破绽,那才是真正的大错特错。
“很好,看来大家意见已经统一了。”
江风轻拍手掌,将众人注意力拉回,然后回头看向悄悄凑过来的那名锦衣卫。
“接下来还要劳烦这位兄弟带几件锦衣卫的飞鱼服过来,应大人应该早已备妥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