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三十七章 请君上钩

第三十七章 请君上钩


  
东厂刘喜是江别鹤的干岳父。
这点,武林中人知道的不在少数。
江别鹤还是很有些手段的。
东厂虽然势大,但在朝野间的名声却是臭到了家。
难为他在利用东厂为自己铺路,同时也负责东厂安派下来的肮脏任务时,居然能够在明面上分割清楚,瞒过了无数人的眼睛。
甚至给自己挣来了个“仁义无双”的名头。
但是江湖上可不曾听说江别鹤与东厂的对手锦衣卫有什么牵连。
甚至江风还是直接对话的锦衣卫指挥使应无求这一级数的人物。
“那个,应该与燕姑娘无关罢。”
江风轻轻摇头,云淡风轻道。
“好奇心太重,知道的太多,可不一定是件好事……”
说到此处,江风突兀出手,对着燕三娘抓去。
两人相距不过一臂而已,自然是瞬息即至。
燕三娘虽然轻功身法绝佳,但怎么也料不江风说出手就出手,距离又太近,完全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
避无可避。
不过,江风没有去擒捉燕三娘的手臂,或者试图制住她身上其它要害,只是在她头上一拂而过。
青丝如瀑,倾泻而下。
给本来英气勃发的燕三娘平添了三分女子的柔美气质。
燕三娘急忙伸臂,用一只手捉住长发,气呼呼看向江风。
江风手中凭空多出两件物事。
一方鲜红发巾,还有燕三娘曾经用过的峨眉刺。
摩挲一下,将发巾递还给燕三娘,看着她重新系上。
江风手指不住旋转那根银光闪烁的峨眉刺,以一种平静但无法拒绝的口吻说道。
“这东西暂且押在这里,就当是你随意跟随窥探我的代价……”
燕三娘将峨眉刺藏于发间,随身携带,当做是最后底牌。
显然,这东西对于她来说,不仅仅只是件防身之物那么简单,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你……”
柳眉竖起,燕三娘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
论理,她违反了规矩,没有继续留在客栈当中,等待下一步指令。
论武,她又不是江风对手,无法从其手中重新将峨眉刺夺回。
燕三娘暗咬银牙,一字一句道。
“说,你想让我做什么?!”
峨眉刺对江风毫无意义,以她的聪慧,自是立刻猜出对方扣下峨眉刺,是要作为筹码进行交易。
“认得华山弟子中最老的那个劳德诺吗?”
算算时间,众人差不多也该落座了,没那么多多时间浪费。
江风也不攀扯,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这两日,就劳烦三娘跟在他身边,看看他都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
尤其他独自一人时,更要加倍注意……”
“还以为你要说些什么,原来就是这样。”
松了口气,燕三娘把手一摊。
“这么点儿小事而已,何必如此小题大做。
把峨眉刺还我,绝对不会出差错的……”
江风倒也没继续留着峨眉刺,眼见目的达到,便自将峨眉刺跟着递了回去。
离歌笑说三人盗亦有道,应该还是没错。
燕三娘想来还不至于当面应承下来,转身后就翻脸不认账。
所以他只是尽可能地提醒众人道。
“小心,再小心。”
见燕三娘似有不信,江风补上一句道,
“说不定到时候会遇上高手,他们未必比你派掌门弱上分毫……”
劳德诺是个极好的内线与鱼饵。
无论是对哪一方都是如此。
江风把他留到现在,就是想着能够借着钓鱼的机会,把嵩山派的高手钓出几个来。
躲在嵩山顶的左冷禅不可能,但“嵩山十三太保”就没那么困难了。
最起码……
“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
“十三太保”中排列最前的三个一并来到了衡山城。
远非后面七八个充数的可以比拟。
随便折上一个在这里,对嵩山派都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