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综武:开局扮演玉郎江枫 > 第三十八章 塞北明驼

第三十八章 塞北明驼


  
“刘正风、天门道人……”
给燕三娘交代清楚,叮嘱她稍待片刻再进去。
江风收拾一下,昂首阔步而进。
他没有与华山派等弟子以及其他江湖客那样待在外面花厅,而是穿廊过道,径入内里那座花厅。
比起外面数百人的喧闹场面。
这里规模和声音都要小出许多,连带上刘府中人,也才不过二三十号。
但含金量与份量却要远远超出,随便拿出一个出去,都是可以在江湖上掀起阵风雨之人。
最上首,五张黄花梨的太师椅并列而放,不分先后高低。
即便空置,也不肯撤下。
显是为五岳剑派掌门而备,算起来,他们也称得上是此地半个东道地主。
就连刘正风这个真正的主人,也只能屈居下首主位。
五张座椅当中,倒有三张没有主人,除去被架在火上,裹挟着不得不来的莫大之外。
就只有靠东那张坐了个魁伟道人,方脸阔膛,面如重枣,正是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
当今五岳剑派,除去在左冷禅手中大兴的嵩山派派,就要数泰山派势力最盛,弟子最多。
不过……
人数上百,形形色色。
人一多了,里面的事情也就麻烦起来。
正如衡山派莫大、刘正风师兄弟暗中不合一样,泰山派也有如此问题。
而且还要更加严重。
毕竟刘正风醉心音律,对掌门之位没什么想法,
然而泰山派掌门之位,向来只在长脉传承,已历百来十年。
其他支脉根本无法染指分毫,矛盾怨气早就积蓄下来,就等一粒火星将其引爆。
五岳掌门当中,又要数天门道人的年纪资历最弱。
上面除去有好几位“玉”字辈的师叔外,甚至还有名师叔祖耆老在世,颇多掣肘。
天门道人性子又烈,受不得激。
莫大与他则是恰好相反,明哲保身,遇事退缩不敢出头。
这两人,无论是谁,都斗不过左冷禅。
至于分坐下首两侧的一十八位江湖群雄,武功声望地位,本就稍逊,又非五岳剑派门人,就更没有资格插手这些了。
刘正风身着一身酱色茧绸袍子,身材则是矮矮胖胖,满脸堆笑,看上去就与财主没有两样。
不见有丝毫高手的气质。
向大年代为呈递上江风请帖,又凑到刘正风耳边低语几声。
刘正风脸上立时生起明悟,提声高呼。
“原来是江大侠的高徒,大年、为义,还不快些看座!”
江风初出江湖,本来未有资格与这些老江湖并列。
但他此番是代表江别鹤而来。
“江南大侠”的名号,足以争得一席之位。
如果余沧海到来,也有他一个位子,现在自然不需再提。
“江少侠,快快过来……”
见到江风,卸下馄饨摊担的何三七微微点头,定逸师太反应就要强烈许多,热情招呼江风在自己身边坐下。
旁观之人无不意外,恒山派虽说尽为女子,大半又是出家人,向来与其他江湖中人少有往来,即便其他四岳也是一样。
未知江风怎地如此受她看重。
江南安庆与恒山远隔千里,也不曾听说江别鹤与恒山女尼有什么往来。
“方才老尼说道咱们正道二代年轻一辈中出了位难得的俊彦英才,指的就是江风江少侠……”
看到众人神色,定逸越发满意。
江风救了她门下的仪琳,定逸师太有意要替他在天下群雄面前好生宣扬一番。
当即将余沧海、田伯光连续败在江风手中之事叙述一遍。
当然,为了恒山派清誉,关于田伯光掳掠仪琳的事情按下未表。
堂中众人看向江风的眼神立生变化。
青城派虽然远居蜀地,与其他江湖门派接触不多,但余沧海毕竟是一派掌门,宗师级人物。
堂中除去天门、莫大等寥寥数人外,其他人都不敢说对上他有必胜把握,大抵在伯仲之间而已。
只是因为一本剑谱,居然就如此轻易地死在江风手中,连朵水花儿都未能溅起来,实在是太过魔幻。
有余沧海“珠玉”在前,田伯光区区一个下五门的淫贼,理所当然地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一时间,厅中气氛莫名。
天门道人在那里击掌叫好,其他人则是各怀心思,看向刘正风的目光中也略有变化。
刘正风身为衡山派二号人物,却在壮年忽然宣布封剑归隐。
不要说普通江湖客,就算是厅中这些人,也有许多无法理解。
但是现在听说余沧海丧命在江风手底下,才觉得刘正风急流勇退,选择实在是再正确也没有。
刘正风暗暗苦笑一声,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多么仓促,多少透着古怪,难以让人信服,没想到江风算是帮了自己一把。
就在这时……
“师父!”
厅口处突然响起声惊呼,跟着闪进一人,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为义!”
侍立在刘正风身边的向大年急忙奔出忙声问道。
“出了什么事?!”
刘正风脸上笑意也是一沉。
向大年、米为义是刘门弟子中最得力两人,不仅待人接物老练通达,武功根底也颇不弱,放眼江湖,也算是把难得好手。
现在又是在刘府当中,无论是谁,既然是来参加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总要给他三分面子。
按说不该如此惊慌才对。
“莫非,是冲着我来的?”
刘正风暗暗想道。
“大堂外闯进来一个怪人,武功奇高。
他不知怎地,与其他几位朋友起了冲突,已经连伤了六七人,弟子几个远不是其对手……”
见到自家师父,米为义明显松了口气,恢复镇定,有条不紊地将事情道明。
说到最后,米为义脸上不由浮现出羞愧之色。
“此人好大胆子,莫非视我五岳剑派无人不成!”
刘正风尚未表态,天门道人已然按捺不住,重重一拍扶手,勃然大怒,就欲腾身纵出。
定逸师太也好不到哪里去,两条浓眉竖起,隐现煞气。
“天门前辈暂且息怒……”
江风摇摇头,朗声站起,抱拳对天门、莫大、定逸等人环施了一礼。
“不过只是个跳梁小丑,何须两位前辈出手,就由江风试试他的成色便是……”
说完这句,江风不待天门说话,掸掸衣袖,按住腰畔剑柄,缓步走出厅门。
见江风出面,天门道人神情稍缓,与主人刘正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暗暗点头。
见定逸师太将江风夸赞的天上有,地下无,又听说余沧海败在了江风手中,他们自也难免心生好奇。
由眼下反而是个难得的机会,让他们看看到底是真还是假。
刚才这阵场面闹得实在不小,江风方自步出花厅,便见到大堂门口处聚着二三十号人。
以刘门弟子为首,十数名好事的江湖客跟着凑在一起,将某人团团围在当中。
只不过虽然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他们气势却明显处在下风,距里面那人足有六七尺距离,不敢逼近半步。
那人稍有动作,便将他们吓得连连后退,呼呼喊起来,手中明晃晃的刀剑不能给他们带来丝毫安全感。
“原来是他……”
江风把眼一望,就忍不住暗自笑出声来。
居中那人长相奇异,辨识度奇高。
体态肥胖,后背高高驼起不说。
满脸横肉的面孔上,白瘢与黑印交错密布。
既古怪,又丑陋。
天下间驼子本就不多,踏足江湖的更是少之又少。
其中武功足以压服刘正风亲传弟子的。
唯有一人。
“塞北明驼”木高峰。
木高峰武功不俗,放眼江湖也算是一流人物,但是人品却极为低下,趋炎附势,不顾信义。
而且睚眦必报,一旦跟他结仇,非要撕扯下块肉过来。
大凡名门正派,总有亲友弟子。
木高峰却是独来独往一人,自然就没有弱点。
他为人又机警,实在令人防不胜防。
本来他与林平之、五岳剑派等无甚牵连。
就是在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上听说了“辟邪剑谱”的事情,心生贪念,才主动搅和进这滩浑水当中来。
进而掳走逼死了林震南夫妇,与林平之结为死仇,最后丧生在林平之的“辟邪剑法”之下。
饶是如此,他临死之时也用驼背上皮囊里面的毒液暗算了林平之一把,毒瞎了他的眼睛。
此人心性之阴狠毒辣,可见一斑。
这个世界,因为有江风的插手干预,剧情早已大变。
林震南夫妻安然无恙,青城派则是非死即伤。
按说不该再有木高峰的事情,江风来衡山城前本来还寻思着是否要专门将他寻出料理了。
万万没想到,江风不去寻他,他倒是主动撞上了枪口上来。
“正好。”
江风心中暗暗一喜。
福州位居东南,在江湖中和蜀地一般算是偏远之地,商贾之气盛行,武斗之风也算浓烈。
但除去莆田南少林外,基本上没有什么说得上名号的人物势力。
他在此地击败余沧海,没几个江湖人看到,其实难免有些浪费。
这点,在花厅那里表现得就很明显了。
即便有定逸师太背书,天门、刘正风等人对他战绩仍然半信半疑。
现在……
木高峰送上门,可不就是帮他扬名立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