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无限模拟人生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牛家满门忠烈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牛家满门忠烈


  “杀!”

  “杀杀杀!!!”

  业城,漫天的喊杀声中。

  无数大赵人在蛮国士卒的逼迫下,顶着致命的箭矢,不要命地冲到城墙底下,沿着刚搭好的云梯而上。

  前面一人刚摔下来,后面就有一人迅速补上。

  城墙上除了着甲士卒外,还有许许多多衣着或普通或富贵的人守城。

  他们或手持长枪,准备随时刺向沿着云梯上来的人,或齐心合力向云梯倾倒粪水、热油和滚木。

  在这之中,还有一群负责后勤之人不断走走停停。

  他们伏地身子,一方面躲避从下方射来的箭矢,一方面给守城之人运送物资,一方面把伤者和死者运下城墙。

  其中一个体型犹如成年人般的憨厚少年格外迅速。

  他运送物资和搬人的效率,往往是其他人的三倍,甚至是更高。

  “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位于憨厚少年胸前长命锁中的江仁,将视线拉高,注视着城外黑压压的军队,以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的行军帐篷。

  思索间,他的记忆回到了数年前。

  丰宝十三年。

  那年,收到入学名额的万景浩告别了家人和司老,带上行李跟随商队前往了业城,并进入了城内最好的清风书院。

  初入学,他就展现出超越大多同窗的天赋。

  无论是诗词还是歌赋,无不处于前三之列,更是在短短半年间,以所有分类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同届当之无愧的首席。

  也是在书院中,他遇见了朝思暮想了七年的黄兰曦。

  初见面时大家闺秀般的黄兰曦,在万景浩运用从江仁那里学到的糕点技术,所制作出的美味糕点面前,很快就露出了吃货本性。

  两人之间,仿佛回到了儿时树下的快乐时光。

  只是那时的两人是纯粹的玩伴,但如今已至少年少女的他们,在一次次相处中,朦胧的情绪悄然而生。

  就在两人关系急剧升温的时刻。

  牢牢霸占第二名的同窗牛登文,对黄兰曦也有所窥探,见到万景浩与黄兰曦如此亲密,于是用自己太守之子的身份,给万景浩带来了不少麻烦和危险。

  若非背后权力关系复杂的书院山长黄泽书出面。

  再加上数次危急关头时江仁的提醒,万景浩早就不知死在哪个角落了。

  丰宝十四年。

  也就是第二年。

  十三岁的万景浩通过院试,成功考取了秀才功名。

  获得了免除差徭,见知县不跪、不能随便用刑等特权,使得牛登文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对他下黑手。

  丰宝十五年。

  也就是第三年。

  十四岁的万景浩通过乡试,成功考取了举人功名,并得到了第二名亚元的成绩。

  至于乡试第一名解元,则由太守之子、万年老二牛登文所得。

  谁也想不通牛登文是怎样爆发,才能在乡试中压万景浩一头,但据小道消息传闻,曾有人看到乡试主考官,于考前数天出入太守家。

  这一年。

  万景浩与黄兰曦的感情经过两年的发酵,几乎只差最后一层窗户纸。

  但也是在这一年,被调到业城做了将近十年山长的黄泽书,忽然收到了调回皇都的圣旨,不日就将出发。

  收到消息的万景浩,终于与黄兰曦倾诉心肠。

  情投意合的两人,也顾不得礼仪,就一同去见了黄泽书。

  黄泽书对于两人到来并无意外。

  但出于自身身份地位和不想女儿委屈的原因,他虽未拒绝万景浩的提亲,但定下了必须殿试上取得前三甲成绩的约定。

  只有万景浩达成了殿试前三甲这个条件,才能迎娶他的女儿。

  殿试每三年一次。

  在此之前,还必须经由会试取得贡士功名才可参与,而黄兰曦最迟也只能等到十六岁,也就是说万景浩只有一次机会。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同意了。

  比起毫无希望的拒绝,殿试前三甲虽难,但起码还有成功的可能。

  黄泽书和黄兰曦临走时,还将他的恩师司老也一同带走。

  送别他们后,万景浩开启了悬梁刺股模式,除了吃饭睡觉和解决个人卫生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学习。

  若非日月精华的帮助,他身体在这个过程中早就不知崩溃了多少次。

  丰宝十五年。

  也就是今年。

  边境突然传来战事,位于大草原的蛮国调集大量军队于境外集结。

  不过半个月。

  无数大赵人认为是铜墙铁壁般的边境防线,就被蛮国的铁骑摧枯拉朽地破开。

  拥有数千年历史底蕴,立国已超百年的大赵,以及其中的数千万人,全都赤条条地暴露在豺狼般的蛮国铁蹄之下。

  短短一个多月,战火就已经烧到了临近边境的叶城。

  仓促之间。

  万景浩只来得及把家人从村里转移到业城。

  而对江仁提议带上家人逃往大赵腹地的想法,他第一次拒绝了江仁。

  因为不想年迈的父母进行奔波,再加之相信支援很快就会来临,他最终留在了业城。

  在蛮族大军的包围下。

  接收了不少逃亡之民,人数已经膨胀到二十万之巨的业城,斩杀了前来劝降的前大赵书生,并立下誓言誓死守城,等待支援到来。

  在蛮族大军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如今已是第十天守城。

  “十天时间……”

  从回忆中醒来的江仁,默默注视城外那些犹如炮灰的奴隶军。

  一个个骨瘦如柴,脸上满是恐惧和菜色。

  他们原来都是大赵人,但被蛮族大军俘虏后,不论曾经身份如何,如今都变作了送死的奴隶军。

  在家人被挟持的情况下,在身后满是屠刀的情况下。

  哪怕明知前面也是绝境,这些奴隶军之人也只能不断冲锋,不断送死。

  “城内的军用器械不多了,其中也包括原材料。”

  “即便已经紧急命人拆掉城内无人的建筑,用来制作军用器械,面对蛮国每日数波的冲击,也只是杯水车薪。”

  “要不了几天,或许就只剩下生化武器粪水了。”

  “到时,就只能用命去填。”

  “与器械所不同的是,粮食倒是储存了不少,即便有足足二十万人,只要省一点用,也足够吃上个三、四个月。”

  “只要在这段时间,援军能赶来……”

  江仁想到这里,心中轻笑一声,对此并不抱希望。

  业城大多数人还沉醉在大赵曾经的辉煌盛世中,以为现在还是那个无数次以小博大,杀得外族人头滚滚,哭爹喊娘的大赵。

  这也是在得知蛮国入侵后,仅有小部分人选择逃亡的原因之一。

  大部分人都坚信,朝廷的援军一来,就能让野蛮残忍的蛮国军队,付出血与泪的代价。

  “站在他们的角度看,这其实没什么问题。”

  “但对于学习了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我而言,这个朝代已经进入了十足十的末期。”

  “民间盛行土地兼并,官场贪污腐败严重,军队又多是贪生怕死之辈。”

  “即便没有蛮国入侵,大赵离崩坏也不会太远。”

  “在这种情况下,援军不来则以,来了恐怕也是送人头。”

  这时,江仁想起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听到的旁白。

  ——皇帝贤德,官宦爱民,风调雨顺,五谷丰熟,正是一片盛世之象。

  “这是反讽吧?”

  “这年头,连系统的话也信不过。”

  “不过,战争对我,或许算是一件好事......”

  江仁将注意力集中在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未曾变化过一丝的身体。

  此时此刻,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死亡,他能感觉到身体传来极其轻微的的异样之感。

  如果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大概是——痒!

  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壳而出。

  但它的力量还不够,远远不够。

  “造成这种变化的原因,是血液?还是生命?”

  江仁思索间,就听到周围传来一声惨叫。

  只见万景浩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少年,忽然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在他的脖间是一支箭矢。

  由于城墙的高度。

  在到达位置一定距离前,大多数弓箭手都无法将箭射上城墙,少部分射上来的箭,大多也失去了力量和准头,少有能命中之箭。

  更不用说,像这样命中的还是致命部位。

  “莫宵,你没事吧?”

  万景浩飞速上上,扶住了中箭少年的脑袋,看着深入其脖子中的箭矢,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能焦急地看着。

  莫宵是他的同窗,也是同窗中少有几个关系不错的人。

  莫宵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万景浩连忙将耳朵凑上去,并且安慰道:“没事的,莫兄,你一定会没事的……”

  莫宵虚弱的声音传到他耳中:“万兄,转告……我爹娘……恕我不能尽孝……”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

  莫宵脑袋垂向一边,失去了声息。

  “我一定会帮你转达。”

  万景浩看着双眼还大睁着,似乎不甘心一个敌人没杀就死了的莫宵,心情沉重地保证道。

  战争,又哪能不死人。

  江仁平静地看着,并不担心万景浩会就此消沉,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与他关系好的人死了。

  “呜!”

  城外的蛮国大营中传来收兵的号角声。

  霎时间,听到声音的蛮人和奴隶军都飞快转身退去。

  部分身处于云梯上的人,为了能早点回去,下落时一个不慎从高空摔在地上,身体抖动几下就失去了生命。

  经过这波全神贯注的守城战,所有守城之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或靠在墙上,或瘫坐在地上。

  比起前几天每次击退敌军时,都会热烈欢呼的情况,现在他们只想抓紧每一分休息的时间。

  万景浩与同为后勤士卒的几人,合力将莫宵和周围几个死者抬下了城墙。

  “这是今天第三波进攻。”

  “从最近几天的经历来看,大概率不会有下一波进攻。”

  随着万景浩的行动而移动视线的江仁,心中默默想道。

  时间临近傍晚。

  所有没有守城任务的人,都被叫到了靠近城墙的一处空地集合。

  这其中,包括刚准备休息的万景浩。

  也包括他已经学成出师,现被委任制作军械,并且已经结婚生子的兄长万石。

  “景浩,今日可是发生了什么?”

  有着一身腱子肉的万石,见弟弟脸色不太好,于是关心地问道。

  万景浩苦涩笑道:“莫宵死了。”

  万石知道这个名字。

  也知道对方是自家弟弟在书院中,关系最好的几个同窗之一。

  他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无声地叹了口气,并且轻轻拍了两下万景浩的胳膊。

  人群传来一阵喧哗声。

  只见最前方的高台上,城内官职最高的太守牛坤元走了上来。

  作为文官的他主管后勤事务,偶尔也会在四面城墙之间转一转,宣扬坚持抵抗、等待援军、我等必胜之类的言论。

  “可笑......”

  万景浩听到牛坤元虚伪的话语,心中不继冷笑。

  这个数次险些置他于死地的牛登文父亲,表面上一心守城,实则是个坚定的投降派。

  若非掌管军队的大部分武将不同意。

  由牛坤元带领的文官集团,恐怕早已打开城门,起舞奏乐的把蛮国大军迎了进来。

  至于城内百姓是生是死,就不在他们的考虑中了。

  他们唯一在乎的,只是自己和自己背后的家族。

  “承蒙先皇厚爱,赐予我牛家一块满门忠烈牌匾......”

  “我牛坤元在此立誓,纵使我牛家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会向城外那群蛮子投降,我牛家与业城共存亡!我牛家——满门忠烈!”

  高台上的牛坤元满脸忠义之色。

  言谈举止间,完全就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

  “满门忠烈?”

  万景浩听了,忍不住嗤笑一声。

  一旁的万石看向自家弟弟,疑惑地问道:“太守之言可是有不对的地方?”

  万景浩问道:“兄长可知那块满门忠烈的牌匾,牛家是怎么获得的吗?”

  万石摇头,不解地看着他。

  “百年前,牛家当时的家主作为一城之大将,被数十倍于自己的前朝军队包围。”

  万景浩见周围没人注意后,继续说道:“因为那座城位置特殊不容有失,家主命一队士卒突围送信。

  然后就举全家之力和城内所有士卒,共同抵挡了前朝军队三天三夜。

  在最后一个牛家之人力战而亡时,终于迎来了援军,使城内数以万计的百姓获救。”

  “不愧是满门忠烈……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万石眉头皱起,感觉有些奇怪,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惊呼道:“既然牛家全部战死,那获得了牌匾的牛家是怎么回事?是牛家旁系吗”

  如果是旁系的话。

  那这块牌匾还真是名不顺言不顺。

  “是直系,那名直系违反家主命令,乔装打扮混在了突围送信的士卒中。”

  万景浩停顿了一下,看向高台上的牛坤元,讥笑道:“忠烈已死,小人尚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