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开局签到七个神仙姐姐方尘方九冉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流浪汉方尘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流浪汉方尘


“我家小方尘出生之后,应该也会跟这些小朋友一样可爱吧……”。

流浪汉心酸的这样想着。

不错,这名流浪汉就是从京城一路步行来到昌泉市的方尘,从那日回到京城亲眼所见小七等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

方尘便是终日借酒浇愁,沉浸在醉生梦死当中。

方尘完全放弃了使用真气将那些酒精逼出体内的手段。

他原本就是想要活在醉生梦死当中,等待着三年之期到了之后,吞天邪魔帝吞噬人类世界,那时候,他就可以去上路陪伴爱人们了……

这一刻,他擦了擦火辣辣的嘴角;

“他妈的,又给老子卖假酒……”。

流浪汉哭笑不得跺了跺脚,下次还是喝二锅头好了。

反正都是工业酒精,换做普通人或许会喝出毛病,不过对于他而言,就是喝纯纯的医用蒸馏酒精,也喝不死他……

话罢,他摸了摸被油渍浸湿的衣衫。

其实就连方尘自己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在这一年的时间当中,明明自己没有一天修炼。

可是丹田内的真气底蕴却是自发的开始缓缓提升了上来。

如今,方尘居然莫名其妙的达到了灵境九转的级别。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一阵雷鸣声在虚空中响彻。

轰隆隆——

今天竟然是有着几分要下雨的征兆,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掏出一张泛黄的合影,盯着上面笑颜如花的少女咧嘴傻笑。

他也是在回来了之后才惊奇的发现,自己和渺渺,紫瑶,诗韵她们,居然连个合影都是未曾留下。

手中这张和小七的合照,还是当时方九冉要嫁到九天寻仙阁的时候,和方尘一起拍的。

这也算是方九冉存在过这人世间唯一的证明了!

“嗝~”。

打了个酒嗝,流浪汉便是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收好,旋即找了个房檐避雨,他双眼微眯一口又一口的喝酒。

看着一路上行人不断车来车往,感受着回忆内的一幕幕过往。

他心里才会好受几分。

就在这时,方尘面前的视线突然变得混黑一片,有着大片大片的阴影出现在了地上,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这才不悦的揉了揉眼睛;“乌云来了吗?”。

听到这话,面前挡住方尘视线的几道高大人影彼此对视了一眼,皆是哈哈大笑出声。

“这流浪汉真是傻了”。

方尘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这才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着面前几道陌生的面孔。

方尘不悦的挠了挠腿毛,慵懒的说道;

“你们是谁啊,嗝~”。

一说话都是一嘴的酒气喷出。

几个小青年的笑得更欢。

“喂,把你身上的钱交出来,不然的话,我们可不敢保证会对你做些什么,虽然我们也不太想欺负流浪汉,不过你最好还是识趣一点……”。

领头的小青年直接掏出了一把蝴蝶刀在方尘眼前晃悠了一下,方尘见状,下意识地抬起一只手掌。

小青年见状,还以为是这流浪汉想要动手,一刀便是对着方尘手掌砍去,不过下一刻,便是出现了让他一生难忘的画面……

咔嚓——

方尘什么都没干,可是那蝴蝶刀却是寸寸断裂了。

“卧槽!”。

这一幕可是有够骇然的,小青年吓了一跳,连忙倒退了数步,摔倒进了泥水当中。

方尘见状,模糊的视线都是能够瞧见这几个小混混狼狈的模样,顿时哈哈笑了出声。

“一群傻帽”。

那几个小混混满脸铁青之色;

“老大,这家伙……”。

“估计是什么障眼法,哪有人的身体比金属还硬的?我还不信邪了……”。

领头的小混混鼓足了勇气,又一次冲向了方尘。

方尘哭笑不得,小爷我现在都这样了,还有人脑残的送上来让我踩?

“干嘛非要找死?”。

砰——

一脚下去,那小混混的头领直接成了空中飞人。

这下其余的小混混彻底慌了,奶奶个腿,一脚踹飞一个一米八的成年人,这他妈是正常人的脚力?

“鬼啊!”。

惊慌失措的大喊了一声,那些小混混们便是四散逃窜,方尘悻悻的摸了摸鼻尖,隐藏在长发当中的一双眼睛重新恢复了那种颓然。

他舔了舔嘴唇,自顾自的笑了出声;“小屁孩……”。

噗通——

下一刻,方尘直接躺倒在了地上,雨水就这样沿着房檐滴落打在了他的身上,他那粗布麻衣的外套竟然丝毫没有被雨水浸湿。

方尘又是猛灌了一口白酒,醉醺醺的抬手,五指缝挡住了视线内的阳光。

方尘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上浓密的大胡茬,喃喃自语道;

“我走遍了每一个跟你们相处的地方……”。

“那里每一个地方都留有属于你们的痕迹和我的回忆”。

“可是,你们究竟去了哪里呢……”。

他无力的摊开了手掌,朦胧之间醉醺醺的他直接陷入了睡梦当中……

……

“方尘大哥,方尘大哥……”。

“醒了,他醒了!”。

“爷爷,快拿点水过来”。

待得方尘下一次醒转的时候,耳边有着一道略微有几分熟悉的清脆声音在召唤着自己,方尘这才有些烦躁的张开了那双明亮的眼睛,入目是在一个干净洁白的房间当中。

旁边一道娇小可爱的身影一脸激动之色。

盯着那张俏脸良久,方尘这才想起了对方是谁,他有些惊讶的开口道;

“季……季明明?”。

季明明笑了笑;“是我,方尘大哥,您还记得我啊!”。

当年在昌泉市和曲芍花博弈的时候,方尘三番四次的帮助了这位药门季家一脉的后裔,也是直到曲芍花逼宫的最后关头。

方尘才知晓,季明明这个看上去背景普通的小丫头片子。

居然是药门季家一脉的子嗣。

方尘撑着胳膊从床上爬了起来,房间内正对着窗户就有一面镜子,看到镜子当中的自己,方尘第一时间愣住了……

脏兮兮,乱糟糟长发,就这样黏在额头。

胡子更是宛如野草一般杂乱无章的生长。

方尘摸了摸下巴,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面孔,他不禁有几分愣神,这个人,是自己吗?

“方尘大哥……”。

季明明的小手又在面前晃了晃,方尘这才回过了神来;

“抱歉,你刚说什么?”。

季明明小脸一红;

“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啊,我是看你发呆,喊了你两三声而已”。

闻言,方尘吧唧了一下嘴唇;“这样啊”。

季明明抿了抿红唇;

“方尘大哥,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碰到了一些事情,你的家里人在哪?我帮你联系一下他们吧?”。

自从那日回到了京城,又一路醉生梦死的与酒相伴来到昌泉市,方尘早已失去了时间概念。

至于手机什么之类的东西,早就在某次睡倒街头的时候被小偷顺走了……

“家里人?”。

方尘闻言愣了愣,旋即轻笑了一声;

“不用了,话说,你把我带到哪里去了?是你捡了我?”。

季明明点了点头;“跟同学一起去临泉山脉徒步去了,结果刚巧碰到了下暴雨,想着先找个旅馆住下再说,结果就刚好在房檐底下看到了你”。

“当时我第一眼还没有认出来,我和同学们都吓了一跳呢”。

“还以为是有流浪汉被冻死了……”。

“话说,这里是哪你看不出来吗?”。

这话一出,方尘顿时愣住了,四周打量了一番,突然有种熟悉之感涌上了心头,这个地方,还真是有些眼熟啊!

不过可惜,一时半会方尘又是想不起来是哪里。

还是旁边的季明明见状,轻笑着说道;

“这里是林家,我把你捡走之后送去了医院,医生说你没事,我就通知了李飞龙他们,李飞龙又找了林子凡和林天先生,然后林家的人就将你带到了这里”。

“他们说这里是你曾经在昌泉市的住处,一直都有人打扫的”。

说完这话,方尘瞪大了眼睛猛地起身。

一阵记忆再度伴随着背脊涌上心头,不错,这里可不正是自己在昌泉市的住处吗?

当初,小七和他的别墅被秦勇炸了之后,林家当真是生怕方尘再度出事,连忙在林家庄园内给方尘和小七腾了个住处。

小七……

悲痛涌来,方尘胸口又是宛如被人重锤砸下一般,痛的无法呼吸,旁边季明明第一时间觉察到了方尘的异样;

“方尘大哥,你怎么了?”。

方尘摇了摇头,面露苦涩犹豫了一下;

“有酒吗?”。

“啊?”。

“给我随便拿点酒吧,啤酒,洋酒,白酒都行”。

PS;很多人觉得上一章方尘的反应不合理,但其实面对这种情况我觉得根据方尘的人设是很合理的铺垫,方尘一直都很累,他努力的意义和目的就是为了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他从来不是一个胸中有大义的人,是上层博弈和使命推波助澜让他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而且别忘了,如今的方尘原本还是即将出生两个孩子的父亲啊,孩子没了,老婆也消失了,他的身份从一个丈夫,一个准爸爸瞬间回到了一开始,从零开始的时候,一无所有,方尘当然会颓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