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祓师 > 第十三章 危机四伏

第十三章 危机四伏


  前路漫漫,凶险未知,一个机智、冷静,且极富侵略性的队长,远远好过一个和和气气软了吧唧的队长。

  王万钧和温柔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要不然之前也不会一心想进柯瑞的队。

  此刻,感受到江尘生身上散发出的气场,两人在心惊之余,其实更多的是庆幸。

  江尘生接着说道:“我估计,眼下大部分人应该还没意识到自己有超能力,在这种无边黑暗的环境里,能保持镇定的人也不会太多,趁着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咱们必须尽快为接下来的生存竞赛积累优势。”

  王万钧:“生存竞赛?”

  江尘生沉默片刻,最终是没有回应王万钧的疑惑,只是嘱咐王万钧和温柔时刻调整好心态,切忌让自己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而后他就回身朝更深的黑暗中走去。

  其实从第一个补给点出来的时候,江尘生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仉若非为什么要为他们配备战术斧?

  地窟内长年不见光,根本无法生长植被,战术斧当然不是用来砍木头的,加上战术斧的体积小,重量和凿子、铁锄一类的工具也无法相提并论,更不用指望用它凿石破壁,挖出一条能通往外界的隧道。

  既然如此,这些锋利无比的战术斧,到底是用来砍什么的?

  是那些畏惧光线的金属怪物,还是,其他与试者?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这个地窟到底有多大?

  仉若非究竟在地窟中投放了多少物资?

  如果地窟超乎想象的大,以至于一两个星期都无法走穿,如果仉若非只在地窟中投放了极其有限的生存物资。

  当众多与试者都在漫长的路途中发现了自己具备超能力的事实,而于此同时,他们又发现地窟中的物资,根本无法满足所有人的生存需求,到了那时候,血腥的争斗必不可免。

  如果一切都如江尘生担心的那样,那么这场所谓的砥试,其本质,就是一场严酷的生存竞赛。

  但眼下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江尘生担心的事一定会发生,所以他才没有将这些担忧告诉王万钧和温柔,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慌乱。

  前行两百多米,江尘生才在隧上找到了自己的战术斧,如果不是斧嵌入了石壁,它估计还要再飞很长一段距离才会落地。

  江尘生探出一只手握住斧柄,奋力一拔,随着“咔嚓”一声爆响,石壁上崩裂出一个硕大的破洞,飞尘四溅。

  在经历过两次破石之后,战术斧依然锋利无比,仅仅是斧刃上出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豁口。

  江尘生也说不清楚,这枚小小的战术斧究竟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它的硬度和韧性,远远超越江尘生以前见过的任何一款战术斧。

  王万钧拿手电朝战术斧上打着光:“这玩意儿真够结实的啊。”

  “不是一般的结实。”江尘生一边应着,一边将战术斧收好。

  温柔则端起手电,让光线直直打向前方。

  距离三人不到十五米的正前方,就是这条隧道的末尾了,那就像一面是被人用斧子劈开死胡同——在那面将隧道堵住的石壁上,呈现出两道触目惊心的大裂口。

  借着光线,能看到裂口中各连着一条人工建造的隧道,一条通往西北方向,一条朝东北方向延伸。

  眼前这个岔路口和之前出现过的任何一条岔路都不一样,难免让温柔心中有点不适。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两条人工打造的通道中,处处弥漫着让人心悸的危险气息。

  江尘生凑到裂口前看了看,两条通道看上去没有区别,无法通过外表推断出哪条安全,哪条凶险。

  在片刻的思考后,江尘生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硬币,将它抛到半空,待其飞到最高点的时候,立即出手,用右手将它拍在了左手的手背上。

  正面西北,反面东北。

  翻开右手一看,反面!

  江尘生也没废话,立即招呼王万钧和温柔钻进了右侧的裂口中。

  直到进了人工隧道,王万钧才快步凑到江尘生跟前问:“江哥,你刚才是不是投硬币了?”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江尘生心里也明白,王万钧其实是想问,用投硬币的方式来做选择,能靠谱么?

  回头看一眼温柔,发现她也是一副疑虑重重的表情。

  江尘生笑了笑,将刚才那枚硬币塞给王万钧:“这是一枚有魔力的硬币。”

  王万钧接过硬币来,用手电照着反复观察,实在看不出这枚硬币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这玩意儿有啥仙根吗?”

  江尘生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从外表上看,它和一般的硬币没什么区别,可每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的时候,它就显现出灵性来了。”

  “灵性?”

  “对啊,你只要把它扔到半空,拿右手把它往左手上这么一拍,就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样的决定了。实践证明,每一次它给我的建议都是对的,你说神奇不神奇?”

  王万钧当时就惊了:“这么神?”

  江尘生点头:“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了,你记住啊,只有实在不知道怎么做决定的时候,才能用它。”

  王万钧赶紧将硬币收起来,一面还舔着个脸冲江尘生乐:“谢谢江哥!”

  温柔在后面看着王万钧那副见财不要命的样子,硬憋着才没笑出声来。

  傻子都能看出来,江哥这是在逗他玩呢,也就是他这种比傻子还白痴的人才会信以为真。

  不过温柔也不得不感叹,江尘生竟会用这样一种开玩笑的方式,将他刚才不知该如何选择的窘境说出来,还籍此化解了王万钧和她心中的紧张情绪。

  虽然疑虑犹在,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此刻,江尘生反而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他和温柔一样,也感觉到了四溢在空气中的危险气息。

  那不是某种味道,也不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单纯就是一股气息,一种感觉而已。

  走在这条高度不过一米九的隧道中,浑身上下的寒毛都有种要乍起来的感觉,而且心口隐隐发寒,仿佛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正试图冻结江尘生的血液。

  而这幽闭无比的黑暗隧道,似乎又在某种程度上放大了这种感觉。

  起初三人都以为隧道是笔直的,可走了一段时间以后,指南针却显示,他们的行进方向已从东北变成了正北。

  江尘生停下脚步,用手电光扫着隧壁。

  可以肯定的是,这条隧道必然带有弧度,不然行进方向不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但由于隧道过窄,光线和视线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根本无法通过一道光、一双眼,判断出隧道的弧度究竟有多大。

  这时王万钧突然嚷嚷起来:“前面就是出口!”

  江尘生一回神,才发现王万钧已经将手电光调成了聚焦状态,此时他将手电举到肩膀的高度,让光束笔直打向前方。

  可在光束之外,明明只有肉眼看不穿的黑暗,哪来的出口?

  不过江尘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是王万钧的视力已进化得越发适应黑暗,他肯定能在光线的最外围,看到一些江尘生和温柔都看不到的东西。

  想到这儿,江尘生拍了拍王万钧的肩:“保持光焦,过去看看!”

  三人凑在一起慢慢向前走,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小心。

  从几分钟前开始,就能听到从前方传来的阵阵呜鸣声,那声音如泣如诉,如同夜鬼嘶鸣,虽然大家也知道,那声音有极大的可能性是风声,但还是被它搅得心神不宁。

  前行百米左右,江尘生也看到了隧道的出口。

  但出口外依然只有黑暗,谁也说不清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直到王万钧嘀咕一声:“全是石头。”,江尘生才向他询问:“外面什么情况?”

  王万钧说:“外头应该是个天然溶洞,到处都是一两米高的石笋,地上潮的不行。”

  江尘生:“石笋密集吗?”

  王万钧点头:“密啊,特别密,宽的地方也就一米多宽,窄的地方压根没法走人。”

  江尘生不禁蹙眉,石笋这么密集,一旦进了溶洞,行动必然变得极为不便,试想,如果在那里遭到袭击,恐怕连跑都没得跑。

  再加上弥漫在空气中的危险气息越发浓郁,江尘生总觉得肯定要出事。

  哐!

  就在江尘生正寻思着要不要退回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地面上传来了急促的震感,空气中也弥漫起了潮湿的飞尘气息。

  江尘生心叫一声不好,立即朝身后打光。

  光线在黑暗中延伸了不到三十米,就被一道锈迹斑斑的铜门死死挡住。

  王万钧和温柔也迅速回望,一看到身后的铜门,两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惊恐的表情。

  江尘生留意到两人的表情,立即挥拳,一拳打在了身侧的墙壁上。

  四棱砖垒砌的墙壁先是传来一阵石砖崩裂的碎响,随后,又回荡起了非常清脆的嗡鸣声。

  听到那阵嗡鸣,江尘生也是一阵头皮发麻。

  看样子,在石头打造的墙壁中,镶嵌了非常厚实的金属板,想突破隧壁离开这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别紧张,保持警惕,跟我走。”江尘生朝王万钧和温柔招一下手,而后便加快脚步,朝着石笋林立的大溶洞走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